1997年出國之前,我對臺南充滿好評,對臺北很感冒;那時還沒有捷運,交通混亂,空氣差。但十幾年後,南北竟然整個倒過來,臺南已經不是人住的地方,恐怖到極點的混亂交通,行人完全沒有地方走路,每天只能冒生命危險走在快車道上,一邊走路一邊得不斷回頭,小心閃躲後面飛奔過來的各種車輛。可以這麼說。如果有人可以在臺南因為交通違規,例如蛇行或飆車或逆向行駛而被警察攔下開單,那我就佩服你。

 

交通如此,更不用說污濁的空氣和極度嚴重污染的河川,以及四處可見、任意排放的各種廢水油污;還有更荒唐的,四處黑影幢幢,黑道氣燄高張,而政府是完全不存在不作為的。

 

我有時也很想入境隨俗,沒事故意逆向行駛,或是表演飛車特技、蛇行超車等等,很想體會一下究竟這樣的生活方式有何快感?否則的話,為何臺南人這麼滿意這樣一種完全沒法想像的恐怖生活方式。

 

不管什麼民調,不管問什麼題目,只要是綠營掌權,臺南人就會給他滿分,即便爛到實在完全超乎想像的爛,還是會在所有項目上得滿分。我是臺南人,我知道臺南人如何行事。

 

 

 

台南警察局內規車禍有死人頭七天保證取締
我來回答陳真醫生台南綠黑共治,尤其是違規停車,先提示2個新聞一個東寧路撞死人一個則是昨日新聞賴皮震怒七天內開6000張罰單【TVBS新聞】【其中有一張是我的】,各位知道什麼叫警察局內規嗎?

 

只要該路段出現死亡車禍,該路段就會連續七天嚴格取締之動作,這就是警察局內規,平常台南警察就不常取締,何況是育樂街整整5年不曾拖吊機車,最後一次拖吊我也有份被罰900,已經是5年前的事,平常若真的有在取締違規停車副帶效應則會連小攤販一併取締,我敢爆料代表有所本,也代表台南人眾所周知皆知的事,我不怕你們警察會找我麻煩。

 

同樣道理發生在高雄,亦是如此,就能解釋高雄某些區為何能騎機車不帶安全帽,警察可以視而不見因素在此,例外說明警察酒駕取締是南北不一樣的,北部通常會以引導式讓用路人接受酒測,南部則會以警燈示意,該路段酒測,但絕對不會設置在燒烤店【有賣酒】路段,警察是要保護人民生命財產的不是給民進黨縣市長當北京哈巴狗的。

 

其實也是因為大開方便之門'自然造就地方首長高民調'哪怕是死了34人'輕鬆當選連任'後遺症就是地方稅入短收'超過舉債額度上限'常跟中央要錢'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民進黨的幫派化
    2015年5月23日 蘋果日報 陳致曉(反南鐵東移自救會發言人、紐約大學理工學院博士)

    台南市議員林宜瑾日前投稿貴報指控,徐世榮與詹順貴不了解南鐵東移案,在資訊扭曲下對賴清德妖魔化。此文不僅反映林議員的虛偽、無知,更凸顯政黨運作的幫派化。
    當地居民的訴求就是鐵道原軌施作不東移,施工期間臨時軌所需土地則在東側向居民「徵用」後歸還居民。此設計非原創於居民,幾乎全世界都採此原則來避免擴大徵收民地,早於85年完成的台南鐵路地下化計劃即是此設計原則的具體實踐。此計劃需徵收民間土地僅0.23公頃,徵用民間土地0.63公頃,也就是說所需拆遷土地為0.86公頃。但是98年南鐵東移版卻需徵收民間土地2.2公頃。兩者相較,東移案較原軌案擴大土地徵收9.57倍,擴大拆房土地2.56倍。85年案與98年案同採明挖覆蓋工法,並無不同。賴清德所謂「工法不可行」、「居民訴求導致徵收更多土地」、「徵用會拆遷更多戶」顯然是謊言。
    包含時任民進黨發言人的林俊憲、其他縣市民進黨民代、綠營名嘴等,也都曾在居民無法參與對話的媒體上以上述謊言為賴清德辯護,甚而以「南鐵東移案是對賴的政治鬥爭」、「居民因為補償談不攏而抗爭」、「居民為私利阻擋台南進步」對居民抹黑。更惡劣的是,賴清德的護衛者甚至施壓在台灣民主發展扮演重要角色的「台灣長老教會」高層,對協助南鐵居民的台南神學院學生施壓,要求不要協助抗爭,或請居民「不要對抗賴清德」,因為要留下賴清德對抗萬惡國民黨。
    賴清德為何要以瞞天大謊、強暴程序推動這個他口中「為了公益」的東移案,我們不得其解。但是,面對綠營治下這麼大幅人權侵害、涉及三百多戶身家性命的重大公共政策爭議,作為宣稱民主進步的政黨及重要黨職民代卻拒絕釐清是非真相,而以「是否自己人」為標準來評判本案。這個現象彰顯了南鐵東移案「明星政客挾其民調獨裁強暴的民粹化、政黨運作僅重利益交換的幫派化」的重大社會意涵。
    面對強勢明星政客、政黨與政府,居民能夠做的也僅是論理。居民獲徐世榮、詹順貴、王偉民等學者專家的協助下,形成在政策、法律、與工程的民間論點,也對南市府提出的諸多理由與文獻仔細研讀。我們發現:賴清德以「地質」、「工法」、「交通」、「城市發展」所建構的諸多南鐵東移理由,全都禁不起檢驗。居民與學者專家這麼多的努力,無非僅是希望能以理說服來改變政策。但是,賴清德對這些理性訴求完全不正面回應,而僅是以「高得票率證明南鐵東移正當性」,更以「居家拜訪」、「照顧方案」來模糊焦點。當民眾及公民團體要求以「聽證程序」來釐清本案「土地徵收必要性」這個基本人權的課題時,賴清德強辭拒絕,甚至在都市計劃委員表示資訊不足的情況下,仍獨斷拍板通過本案。
    賴清德原可追求土地正義來提升其形象,但他卻選擇強暴奪財。本來這只是賴清德一人的獨裁暴虐;但莫名的護衛與刻意漠視,卻導致民進黨的道德危機。民進黨的道德危機在2016後可能成為整個台灣的災難,因為:你、我、一般民眾都不是他們的「自己人」。
  • 呆丸哈哈哈
  • 國民黨完了,台南政治也進入永遠的黑暗時代
    2015年03月06日21:28 蘋果即時 作者:楊澤泉(台南縣市政監督聯盟發起人)

    民進黨又開始進行黨內初選。民進黨已經國民黨化了!剛選完議員又要選立委。也許他們可以說賴市長剛選完就要選總統,而且要徵詢民進黨大老辜寬敏,不是徵詢台南市民。要非民調落差太大,他早就落跑了。議員剛當選又選立委有何不可?何況幾位要連任的立委也志不在此,他們同時正在規劃選候補市長。這種交相為賊,毫無政治責任,把人民當投票工具,只想當人民的主人,實在非常可惡。除了罵他們「可惡」以外,我們還不知道怎麼說?我想要說的是,台南人已經被民進黨綁架,好像他提名誰我們就只能接受,台南人真的可悲!
    當然,民進黨的獨霸台南,另外一個關鍵因素是因為國民黨不長進。國民黨心態根本就抱定必輸,幾位主要領導者也毫無鬥志,只是固守城池。國民黨中央也毫無制度架構可言,任令失敗者繼續掌權,從來不培養徵才,遇到選舉隨便抓個人來當差,郭添財和黃秀霜就是例子,他們根本就是犧牲品。完全沒有像民進黨論功行賞,先敗則負起責任。國民黨在市長與立委早已在台南消失,在可見的未來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民進黨籍的政客就認為,只要初選入圍就是保證成功當選。因此,去年11月29日許多當選的議員也跟著選立委,因為市長才剛當選就已經要選總統,若非民調落差太大早就老跑了。幾位跟著參選立委的,至少有五位已經摩拳擦掌,任期未滿就要補選市長!台南的政治早就已經被這些政客玩得團團轉,台南有何民主聖地可言?那只是歷史。現在的真相根本就是民主廢墟!
    在管理學有一套理論叫做SCP ( Structure, Conduct, Performance),也就是結構、行為、績效。績效決定於兩個向度也就是結構或者叫做制度,以及行為。也即民進黨從草根的反國民黨而逐步成長,建立的南霸天的天下。而國民黨卻缺少這樣的制度的設計、行為的表現,致使政權拱手讓人,立法院的代表也完全失守,市議員早就讓民進黨過半。如果說台南的國民黨早已病入膏肓,不為過。
    問題是:讓一黨獨大,所謂的全面執政,全面也腐敗!在賴清德以議長賄選而冠冕堂皇的施壓司法,不進議會公然的踐踏民主制度,台南市民好像也沒什麼反彈。標榜所謂的「公開政府,全民監督」也形同空話,而且遙遙無期。在第三勢力仍然毫無著落的情況下,台南根本就是民主廢墟!國民黨應該學學民進黨的論功行賞,敗選負責,培養人才並建立制度!否則,國民黨完了,台南的政治也將邁入永遠的黑暗時代!
  • 呆丸哈哈哈
  • 賴清德是尊重或踐踏民主憲政法治?
    2015/06/12 風傳媒 詹順貴(律師/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

    台南市長賴清德自本屆直轄市、縣市長及議員改選後,以李全教涉嫌以賄選手段當選台南市議會議長寶座為由,迄今拒絕出席議會進行施政報告與備詢,遭台南市議會決議移請監察院彈劾。日前(2015年6月8日)監察院約談賴清德,賴入院前受訪時竟表示,監察院無權介入地方政府的府會爭端,其僅係基於對監察院的尊重而接受約談。其實賴清德所言所行,不僅談不上尊重,而且根本是在賤踏台灣民主憲政法治,但這樣的人,卻是繼蔡英文之後的下一位台灣總統熱門人選,怎能不令人為台灣民主憲政前途捏把冷汗!
    撇開我國沒有實質意義的五權憲法,應否回歸三權分立的憲法架構不談,至少我國現今有效的《憲法》第97條第2項明定:「監察院對於中央及地方公務人員,認為有失職或違法情事,得提出糾舉案或彈劾案,如涉及刑事,應移送法院辦理。」依此規定,監察院本即有權對公務人員的失職或違法情事,提出糾舉案或彈劾案。此外,如公務人員被檢舉有失職或違法情事,依《監察法》第26條規定,監察院為行使監察職權,即得由監察委員調查事證、詢問關係人,必要時更得指定地點詢問被調查人員。賴清德雖是民選台南市長,就任後即屬法定公務人員,憑何認為監察院對他沒有調查權?此與賴清德經調查後,是否確有失職或違法情事,會否被糾舉或彈劾,乃是不同層次問題,不能混為一談。
    至於身為台南市長的賴清德,可否因為李全教藉由賄選當選台南市議長(何況目前僅經起訴,尚無有罪判決,遑論有罪判決確定),而拒絕長期拒絕出席議會進行施政報告與備詢?依《地方制度法》第48條規定,直轄市議會定期開會時,直轄市長『應』提出施政報告、各一級單位主管『均應』就主管業務提出報告;直轄市議員於議會定期開會時,有向市長或單位主管就其主管業務質詢之權;其質詢分為施政總質詢及業務質詢,業務質詢時,相關之業務主管『應』列席備詢。
    依此規定,賴清德及其一級單位主管需提出施政報告、業務報告及列席備詢,乃法律所明定之義務,並無容許民選市長可以假借任何藉口迴避的空間存在。而且,賴清德及其一級單位主管履行以上法定義務的對象,乃台南市議會(背後所代表的則是全體台南市公民)與想提出質詢的個別議員,並單單非議長李全教一人!
    或許李全教的賄選案最後極可能有罪判決確定,但包括屬於賴清德派系民進黨議員在內的其他議員難道全都涉嫌賄選?如果沒有,賴清德為何可以不用對台南市議會與其他議員履行上述法定義務?何況,李全教賄選案有罪或無罪,是由司法判決來決定,絕非賴清德一個人說了算!基於以上說明,筆者個人認為賴清德拒絕其自己與轄下一級單位主管到議會進行施政報告與備詢,確實已屬違法(至少是失職)的情事,應予彈劾。
    其實,賴清德以李全教涉嫌賄選為由,拒絕自己與其一級單位主管到議會進行施政報告與備詢,說穿了,不過是自以為在其親自操盤下,十拿九穩的議長寶座,竟然沒有落入其屬意人選之手,反被李全教橫刀攔截,因而顏面盡失,自尊心嚴重受損之舉。否則,其麾下有從法務部法律事務司長逐漸高升至行政院法規委員會主委的陳美伶擔任秘書長,對於上述在民主法治國家乃屬基本憲政常識的法律規定豈有不懂之理?之所以強詞奪理,根本就是惱羞成怒而已。
    賴清德此舉,相信許多民進黨從政人員、黨職人員私下搖頭不已,僅因不想同室操戈讓國民黨、媒體有機可趁。但關心台灣憲政法治的公民絕不能姑息,否則未來陪葬的便是台灣民主的前途!至於包括海外支持者在內的諸多人士,一直嚐試以優先打倒國民黨為由,呼籲團結、不應攻擊賴清德讓親痛仇快等說詞,因人設事,重蹈迷信威權之轍,毫無民主法治理念,殊不足取。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