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今天宣布要向經濟部申請去南京設立12吋廠,究竟為什麼非去中國設廠?市場是最大的考量。張忠謀曾公開說,「十年前台積電來自大陸的訂單幾乎是零,如今大陸市場佔台積電營收已經超越日本,與歐洲差不多。」


 


此外,台積電的重要客戶,包括高通、蘋果等國際客戶,還有不少中國當地的IC設計業者,都在中國政府的壓力下,希望台積電不能只有一座八吋廠在中國,應該與時俱進的讓十二吋廠登陸。


 


去年六月,中國官方發動凌厲攻勢,提出「國家積體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要」,也就是扶植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白皮書。裡頭明白寫著,將拿出一千兩百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六千億元),強化中國半導體業的本土化。

⋯⋯

 


強調到了 2020 年 40% 核心基礎零組件將達到自主生產,到了 2025
年自產產晶片比例將要達到 70%,以內需市場做為壓力點,中國政府透過政策威脅與利誘,使得英特爾、三星、SK 海力士等國際大廠無不往中國設廠。


 


「去年中國半導體晶片的進口金額,已經超越過去都排第一的石油,中國官方肯定要大力扶植在地化生產,只要減少十%的進口量,就很可觀。」一位半導體設備商老闆對本刊說。


 


政策一出,英特爾率先在去年底宣布花十六億美元升級成都工廠,兩年多前進駐西安的三星則說今年要追加五十五億美元增加生產線。兩大對手都深深擁抱中國,加上看到中國官方去年無預警地對高通發動「反壟斷調查」,張忠謀的壓力越來越大。


 


「中國政府是蘿蔔跟棍棒齊下。」他曾很含蓄地說出自己的處境。去年十二月中,在一年一度的工研院院士會議上,一向對登陸議題輕描淡寫的張謀竟說:「我們不能平白地把市場讓給三星…,我的想法就是把一小部分(產能)放在中國。」這是他首度對台積電十二吋廠登陸鬆口。


 


在院士會議的前一天,張忠謀出席兩岸企業家論壇發表演說,也當著台下兩岸五百多位企業家的面說:「相信台積電在中國半導體扶植計畫中,能扮演協助角色。」


 


那時,台積電在中科的十八吋廠正遭受環保團體大力抨擊。十八吋廠是台積電下一代重要計畫,原預定去年三月在中科五期動工,但受到當地環保團體焦土抗爭,環評連續三度闖關失利。


 


今年二月雖過關,但已讓面對三星與英特爾兩大強敵進逼的張忠謀心急如焚。同一時間,中國官方不斷向台積電招手,每次中國高官來台參訪,都指名前往竹科拜訪張忠謀,「另一方面,中國也施壓台積電的客戶,去中國對手那邊多下點單。」知情人士透露。


 


對於前不前往中國設廠,不只張忠謀內心掙扎,台積電內部對於登陸設廠同樣有不小的雜音。知情人士表示,台積電十二年前就在上海設廠,但因市場發展一直不如預期,上海廠的營運績效始終不如台灣。


 


一名半導體廠負責人說,其實,以台積電的技術,根本沒必要到中國設廠,但如果為了市場,又另當別論。張忠謀會考慮這麼久,問題當然是非常複雜,因為中國未來可能用關稅來卡台積電。


回應台灣沒有服貿下場如何?第一就是tpp會員國全是東協市場國。全部投反對票拒絕台灣加入。
第二台灣會因為無法加入tpp跟
RCEP、TTIP等貿易組織讓台灣產品減免關稅優惠的問題,失去優勢競爭。更因為這樣關係他國將不會再買台灣產品因為比別人貴。
第三上述兩點因素你以為台積電出走中國設點會是偶然嗎?自然也會把台灣訂單全數移轉至中國。重點是出走原因在於18吋晶圓及民進黨執政後藉環評含電廠環評拿政治獻金'後續台灣企業也會跟進緊接著加速失業人才流失等問題。
到想問問綠蛆沒有服貿台灣如何活下去
問題是柯建銘想要藍委坐下談耶!⋯⋯
重點是藍委會因為選民壓力下,不可能談
明年換我們杯葛4660次只要民進黨杯葛次數2倍,真的不多啦!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中國取代美國的關鍵
    2017-02-08 中國時報 黃清龍(資深媒體人)

    川普上台後,美國成了抗議之國、遊行之國,整個國家就沒有一天平靜過;不僅如此,他還把砲火指向美國的盟邦,形成「拳打國內體制、腳踢國外盟友」的奇特景象。許多人因此推論:中國大陸或將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的領導者。
    確實,正當美國忙著與世界各國作對時,大陸則在廣交天下朋友。一個極具象徵意義的場合出現在上個月的瑞士達沃斯論壇: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世界經濟論壇,並作了關於全球化的演講;幾乎同一時間,川普選在就職典禮上發表其反全球化的主張,形成強烈對比。
    英國《衛報》評論指出:川普擔任美國總統短短數天便立下一大奇功,就是把美國多年來累積的全球影響力棄如敝屣,外界對美國的質疑越來越深,而這樣的質疑恰好將各國推向中國。
    以TPP為例,這本來是美國與亞太國家建構圍堵中國的戰略工具,但川普上任後就宣布廢止。TPP群龍無首之際,澳洲和紐西蘭日前公開向中國伸出橄欖枝,建議重新規畫TPP的相關條件,好讓中國能夠加入。大陸網路上因此出現一則黑色笑話,形容這整件事就好像回到東漢末年:本來是袁紹牽頭成立關東盟軍反抗董卓,後來袁紹退出,盟軍群龍無首,孫堅於是建議請董卓出來作盟主。
    大陸當然不太可能取代美國去主導TPP。但如果川普繼續這樣閉鎖自大、胡攪亂搞,那麼等到今年5月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時,世人將會看到一個更具體的中美消長圖像。「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是2017年大陸最重要的一場主場外交,以現在中國的號召力和一帶一路的吸引力,加上川普的刺激「加持」,規模肯定超過2014年的北京APEC,也超過去年的杭州G20。這意味著中國將要成為國際規則的重要制定者,以及國際秩序的重要領導者。
    然而中國真能取代美國領導這個世界嗎?本世紀2001年到2010年,公認是中國崛起的黃金十年,全球開始有所謂「中國模式」(China Model)的探討,但大陸官方相對低調許多。已故大陸駐法大使吳建民幾年前訪台時,筆者曾向他請教這個問題,他搖了搖頭說:「沒有China Model,最多只有China Case(中國方案)」。兩者的區別在於,前者是可以輸出的、具有攻略性,後者則僅供參考。
    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大陸對外政策逐漸從「韜光養晦」轉向「奮發有為」,「爭奪全球制度制定權」成為外交戰略重心,包括倡議一帶一路、設立亞投行、鼓吹亞太自貿區,明顯是要挑戰由美國主導的國際規則。然而過去幾年大陸的雄心並沒有得到西方足夠的重視,直到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毫無疑問,當前世局確實為中國帶來難得的歷史機遇。但中國能否取代美國領導世界,不可能只靠川普亂政而得,而需中國本身的自我完善。特別是在軟實力的建設上,大陸能否建立一種立足於中國傳統、又能有效回應時代潮流趨勢,並得到中國以外的世界高度認同的價值觀,那才是關鍵。
    有一天當China Case真正成為China Model,或許中國領導世界就不只是夢想了。
  • 呆丸哈哈哈
  • 欧洲尚未从天国迷梦中醒来
    2006-09-18 德国之声 安露

    9月13日到15日,在德国北部港口城市汉堡召开一项高级别中欧经济会议——“汉堡峰会,中国与欧洲相遇”,中国总理温家宝、德国前总理施密特出席了开幕式。会议期间,与会中欧政治经济界精英就中欧关系、中国金融改革、物流、汽车市场、能源环境等问题展开讨论激烈。德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桑特施奈德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德国之声:2015年的中国及亚洲将是什么样子?

    桑特施奈德:2015年中国或者整个亚洲将是怎样的格局,现在很难确定。目前可以看到的趋势不只是高速的经济发展,另外必须考虑到的因素从我们欧洲人的角度来看并非都是积极的。其中有亚洲本身的问题,比如人口发展、生态,另外还有安全领域的诸多问题。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冲突,目前虽然比较平静,但是并没有解决。台海危机也没有解决。中亚地区随时可能陷入困境。
    此外,从欧洲的角度看,今后几年,欧洲将不只在经济上受到亚洲的挑战,还将在整个政治体制方面面临挑战。亚洲精英阶层的自信心迅速增长,欧洲不能认为,全世界都在等待推行我们的模式,我们的设想。我希望到2015年的时候,我们会与亚洲展开非常深入的对话,讨论哪一种政治模式,哪一种经济秩序是最好的。

    德国之声:到时候会不会出现美中印三足鼎立,而欧洲变得无足轻重了呢?

    桑特施奈德:在某些亚洲精英看来,欧洲在当今的权力架构已经没有什么分量了。不过,不能将欧洲完全不放在眼里。我不认为几年之后世界上会形成几大阵营,而是会出现一个多极世界。到时候会有好几个权力中心。我们还不能忘记俄罗斯,该国因其丰富的能源而占据强有力的地位,也不能忘记拉美的大国巴西。2015年的世界将比今天更为多极。

    德国之声:中国会成为亚洲的霸主吗?亚洲其它国家将如何看待呢?

    桑特施奈德:中国完全有在亚洲扮演领袖角色的能力。不过,中国也是亚洲最让人难以预测未来的国家。中国拥有那么多积极的数据,东部沿海地区的高增长率,巨大的活力。但是中国的成绩也有其阴暗面。中国的社会动乱日益加剧,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环境问题,国有企业和银行存在的严重问题随时可能引发危机。我们不能认为中国经济是可以无限增长下去,因为中国的未来很难把握。
    当然中国有潜力保持稳定,也许到2015年中国仍在稳定发展。但中国面临的风险随时可能引发危机。果真如此,那么世界格局就得重新排定了。但不管是否爆发危机,中国将是一个在亚洲具有影响力的国家,也许是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并非所有的亚洲国家都能很快适应这一局面。东南亚国家在过去几年里与中国接近了一大块,与中国合作,并且避免发生冲突。
    可惜,中日关系还没有出现这样的接近。这与日本还没有反省历史有关。由于日本与美国保持密切的安全合作,因此有可能成为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国家。不是竞争,而是冲突。

    德国之声:中国的专制政体本应是风险因素之一,但是欧洲的经济界是否很欢迎这样的体制呢?

    桑特施奈德:对欧洲人来说,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时中国拥有民主、尊重人权,这些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东西。首先我们必须明确一点,谈到中国的时候,所有我们学过的有关共产主义体制的知识都是一钱不值。中国现在当政的是一批工作效率极高的政治精英。我们必须对中国领导人表示敬佩的一点是,他们在过去的25年里使拥有众多问题的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保持了稳定。这是很了不起的。可能有些欧洲人对此不以为然,或不满意,这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越来越自信的中国人告诉世界,他们有权力选择自己的道路。
    我想,在这方面欧洲与中国之间将会有激烈的讨论。话说回来,我们德国、欧洲开始实现经济腾飞的时候,想到过民主吗?没有,民主不是前提,而是结果。

    德国之声:我们在讨论会上听到一些欧洲公司对中国强制技术转让的批评,您对此怎么看?

    桑特施奈德:西方公司愿意进入中国巨大的内部市场,中国公司则希望尽可能快、尽可能便宜地得到西方的高科技。当然,如果一个欧洲公司发现他们的技术面临被中方无偿获取的危险时,他就会提出抗议。不过,我们不应该忘记的是,100年到150年前,欧洲人在窃取技术方面也是毫无顾忌的。德国剽窃英国的技术,法国人也模仿英国,反之亦然。对一家公司来说,这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就像台湾和韩国一样,等到有朝一日中国人也有越来越多的创新发明时,他们也希望自己的专利得到保护。不过,在这一天到来之前,这将是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欧之间存在很多误解,很多问题上双方各持己见。与会的中国企业家表示,中国改革20多年期间,中国做出很多改变,欧洲也应该做出改变。您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桑特施奈德:中国企业家的这些话是完全正确的。整个辩论中我最不能容忍的是欧洲人的那种目空一切、固步自封的态度。这是他们与中国这样有活力的经济地区打交道时经常表现出来的态度。所以讨论来,讨论去谈不出结果。其症结在于,我们欧洲人认为我们有权要求亚洲朝哪个方向转变 。一旦亚洲人走自己的路,他们有权走自己的路,我们就感到失望和震惊。我总是说,中国一方面让我们着迷,另一方方面,中国就像一面远方的镜子,我们向里面看,挑出我们想要得东西,然后说这就是中国。我们每个人头脑中都有一个中国的形象,但这形象更多反映的是持有这一形象的人,跟现实中的中国没有任何关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