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是很傷人的
中華統一促進黨與新黨不一樣的地方是: 中華統一促進黨主張統一
新黨主張終極統一,中華統一促進黨不但說真話 還敢付諸行動 新黨只講理論...要對付綠鬼 需要中華統一促進黨 否則 邱毅進立院還是-秀才遇到兵
有理講不清...
民進黨有些人不挨幾頓揍是不會怕的'若是邱毅加上媒體不鳥國民黨了就沒戲唱了'當初馬總統對媒體不鳥國民黨評價言猶在耳都忘了嗎?

 

因為統促黨絕不可能與台獨為友,一定會打起來的,若本黨總裁跟老K進立法院我希望由練家子做助理。建議由總統府侍衛隊或梁山夜鷹退役人員擔任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台灣有沒有獨立,不是李登輝一個人說了算
    2016-06-23 台灣e新聞 ◎廖清山(台獨人士)

    李登輝又一次表示自己其實從未主張過台灣獨立,因為他認為台灣已經實質獨立。
    真的嗎?尤其這獨立還是實質的。實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多年前台獨聯盟主席張燦鍙考慮闖關回台,我一直沒有贊成過。理由很簡單,台灣要實質獨立恐非短時間能够完成。因此,關心台灣前途的人亟需集結,預留距離,多點空間。冷靜、完全客觀地研究、處理以達到終極標的。以張燦鍙的人脈、經歷,正是擔當這任務的最佳人選。一旦回台投入現實政治,勢必屈從妥協,如此一來,對於獨立運動弊多於利,甚至有百害而無一利。可惜他不聽建言,做了錯誤的選擇,最終甚至落得身陷囹圄。
    其實除了廖文毅進入誤區主張託管,主張台灣獨立的人一向認定台灣被中華民國佔領以後,從政治、外交、內政、文化、經濟、教育、國安、社會乃至司法,全面性的被控制把持。台灣人的自由安全,竟然無法由自已掌控;能不能幸福,還得看別人眼色。因此一心一意想要出頭天,甚至使出武力爭取也在所不惜。
    遺憾的是「老台獨」老了累了,從反抗中華民國到反對國民黨,甚至面對中華台北的羞辱稱謂,除了動動嘴皮,唾面自乾,好像天下太平,台灣沒事。——格局愈來愈小,愛台情懷愈來愈淡。
    然而政權多次交替,恐龍法官依舊坐在老位子,台灣人要求司法改革,因為司法沒有實質獨立;教改一改再改,不知道最後會出現何種面貌,因為教育沒有實質獨立(很簡單,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沒有模稜兩可、不必含糊其詞。教科書如實表達,本是天經地義);最近的一則新聞,外交部由「華」改「台」一事,竟成換人的把戲。背後故事不必探究,這件事明顯的可看出外交沒有實質獨立。其他包括政治、內政、文化、國安、社會在內,舊勢力不曾去除,台灣完全沒有實質獨立。
    當然我們也很清楚外敵環伺,中國一定要拿下台灣;美國在軍事和經濟方面老想從台灣獲得利益;日本更不忘在經濟方面佔盡台灣人的便宜。
    當權派的瞻前顧後、動輒得咎,我們都了解。
    對於中國,應該不會投降。但想到美國對待盟邦的態度,簡直是太上皇,目中無人:別人都要乖乖地聽話,稍一反抗,叫你吃不了兜著走。過去南韓的李承晚、菲律賓的馬可仕、越南的吳廷琰兄弟被推翻,表面上固然咎由自取(請注意,一切負評都是片面的),但事後都可以看到美國人暗中下手的痕跡。台灣的紅衫軍雖然沒有直接讓陳水扁下台,洪秀柱在立法院披露扁家族在瑞士銀行成立四個帳戶,造成更大的衝擊。你能保証那背後沒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外國勢力介入?
    中國知道無法以武力攻克台灣,便想以商逼政。台灣人不願兄弟鬩牆、自相殘殺,只得從文化入手,改變大家的想法做法,讓台灣人不必老在台灣有沒有獨立這種假議題繼續纏繞。
    天然獨說,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老台獨更應該明白,台灣前途不是某人某黨可以決定。說什麼好聽話都沒有用,欺騙就是欺騙。
    够了,真是够了!
    特別要認清,只要台灣人沒有得到真正的幸福,台灣就是獨立了,意義還是不大(這句話,說來心酸酸)。
  • 呆丸哈哈哈
  • 「不順眼就把你幹掉」 柯文哲表態反去蔣化
    2017/03/28 TVBS新聞 記者徐微欣 / 攝影李國正 報導

    蔡政府推動去蔣化。台北市長柯文哲卻首度表態,認為現在台灣最大問題就是「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批評去蔣化沒辦法解決問題。民進黨立委段宜康隨後在臉書PO文嘲諷,柯文哲不懂歷史、文化,而且很想連任。雖然綠營打算在台北、苗栗、金門禮讓無黨籍人士參選,但柯文哲此番談話,就怕和綠營合作破局。
    中正紀念堂裡蔣介石的巨大銅像,蔡政府以轉型正義為名準備移除,高舉中間立場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卻首度表態。人到了馬來西亞出席學生餐敘,柯文哲說,新政府全面否定前面的政府,導致台灣文化越來越扭曲,最大問題就是「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批評去蔣化沒辦法解決爭議。
    民進黨立委鄭寶清:「柯文哲沒有了解到核心價值,我們知道很多銅像造成內部很多衝突,你看我們不停要去祭祀銅像、不停要去抗爭。」
    民進黨立委傻眼,質疑柯文哲和蔡政府唱反調。段宜康更在臉書嘲諷,從柯市長這番談話可以肯定三件事,他不懂歷史、不懂文化、而且真的很想連任。但力挺柯文哲的網友也不少,甚至有人要求蔡政府不准動柯。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其實民眾都看在眼裡,我想最重要的是怎麼樣還原歷史。」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面帶微笑,因為參選2018台北市長或許他得利。民進黨選對會打算在台北市、苗栗縣、金門縣三大泛藍票倉,禮讓無黨籍人士參選;但柯文哲意外表態,就怕產生轉折。
    民進黨立委吳思瑤:「黨內有準備非常久的立法委員,我們是不是要延續跟柯文哲市長過去的合作模式,這需要雙方好好來談。」
    強調一切依照民調,民進黨絕對公平對待。只是當初力挺的市長人選,恐怕已讓綠營看不順眼。
  • 呆丸哈哈哈
  • 柯文哲的反問 綠營不能迴避
    2017/4/5 中國時報 社論

    台北市長柯文哲直言,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他認為,「去蔣化」沒有辦法解決台灣真正的問題。此言一出,果然引發綠營撻伐。甚至有激進的「台灣建國工程隊」為表達對柯言論的不滿,逕自將鄰近北市府的蔣公銅像「斬首」,還學習IS蒙面拍攝影片上網,全然不顧社會觀感與恐怖聯想。
    面對此情此景,柯文哲不禁感慨:「台灣會更合作、團結嗎?」「還是經濟實力變得更強?」柯文哲自認「墨綠」,對蔣中正的歷史評價不問可知,此番表態,難免有人解讀在為競選連任鋪陳。拋開動機論,他的反問其實很值得台灣社會每一個人,特別是綠營人士去思考與反省。畢竟,太過執著於過去,而且只願意選擇自己認同的結論,反之則斥為無知或別有所圖,就會讓自己跌入理盲的深淵。
    回顧台灣400年歷史,中間經歷過各式各樣的統治者,每一段歷史都有受害者,若細論之,基本上沒有哪個族群可以倖免於加害者罪名。正如柯文哲所言,如果每個人都要執著自己的一段,國家只會愈來愈分裂。不僅如此,恐怕誰也不能自外於加害者的角色,這會讓台灣眼前的困局更複雜、更難解。
    當民進黨自以為代表本省人來清算所謂「外來統治者」的國民黨時,自己卻同時變成了原住民抗爭的對象。歷史上傷害原住民最深的,恰恰是清朝時代渡海來台的閩南人和客家人,而這些也正是民進黨一直以來賦予悲情的族群。
    但細究原住民的部落衝突史,或許又可以發現,其實從來就沒有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原住民群體,有的只是部落之間的對抗與殺戮。若不摒棄冤冤相報的鬥爭邏輯,這種不斷的追問就會成為每個台灣人的原罪,誰也無法心安理得地自居受害者的道德制高點,而讓他者只配作為加害者接受道德的無盡審判。
    當然,綠營恐怕沒有這樣的擔心,因為:在他們看來,加害者只有國民黨和蔣中正;只要把蔣徹底掃進歷史垃圾堆,再把國民黨徹底推翻,台灣就可以實現所謂的「轉型正義」,而綠營言必稱的「公平正義」就會在台灣實現。至於本省人對原住民的排擠,日本人對全體台灣人的壓迫,統統不在他們關注的視野之中。
    但這應該只是綠營的一廂情願。當民進黨為了爭取原住民的選票而做出一系列承諾時,就必須想到未來終究要面對承諾兌現的那一天,否則就會遭遇原住民的抗爭。至於國民黨,作為百年大黨,歷史上經歷過無數次的挫折失敗,但每次都能浴火重生,如今即便再遭挫折,也不能斷言不會再起,民進黨徹底清算國民黨的如意算盤恐怕很難實現。更何況,綠營的史觀充滿史實的謬誤與基於現實政治利益所做的扭曲,根本經不起推敲,即便有政治人物強力推動,也終究不過是曇花一現。
    我們也要勸告台南市長賴清德與台中市長林佳龍:你們都有志更上一層樓,不要為了贏得基本盤支持就不惜扭曲歷史來迎合選民;等到進入中央一級選舉時,現在的荒謬就會如影隨形,成為爭取更多群眾支持的障礙。柯文哲反對去蔣化的言論,其實就是給綠營政客的提醒:若真志在大位,就不要只圖眼前利益而斷了自己後路。
    回到柯文哲之問的原點,無論是綠營還是整個台灣社會都應該意識到,當前台灣最大的問題還是經濟:面對中國經濟崛起,如何擺脫不斷向下沉淪的悶經濟,避免年輕人競相到大陸拚機會,才是台灣社會的真正求生之道。政治人物一切努力都應該以改善人民生活為目標,人民也應該以此為選擇與評判政黨和政治人物的唯一標準。
    轉型正義是成熟社會必須實現的基本價值,但不代表必須全面否定過去;更不該用歷史人物之非,為現實政治服務,作為打壓政敵的藉口。歷史人物的功過是非、歷史事件的真相,應該由歷史學家來處理;今人所能做的只是為史家的研究提供充足的素材與足夠的自由空間,並鼓勵不同觀點的學者通過不斷的意見交換來達到真理愈辯愈明的目標。
    政治人物對歷史人物還是少說兩句為妙。不然的話,政治干預學術,或者是讓學術獻媚政治,最後都會讓社會生病、讓台灣沉淪。
  • 呆丸哈哈哈
  • 談謊言與綠油油的台灣社會
    2015/11/10 文思革 陳真
    一片綠油油的台灣社會,對之堵爛者極其稀少,或縮頭噤聲不語做烏龜狀。這不足為奇,這只是把歷史再從頭走一遍而已。早期的黨外,方方面面何嘗不是如此,不管任何一個議題,甚至連兒童人權這樣一種理應找不到反對理由的想法,依然是極少數;這個社會的絕大多數人就站在你的對立面,視你為寇讎。誰掌握了媒體,誰就能操控絕大多數人的腦子。
    這些都不稀奇。比較稀奇的是,今天即便是一個極為堵爛綠者,他對綠所理解之惡,事實上仍然遠遠遠遠遠遠少於真實狀況,恐怕得乘上一萬倍才足以形容。綠之惡,哪裏是你所以為的那麼簡單而平淡,但你根本無從理解真實,除非你年紀夠大,並且更重要的是,你得 “真的在乎” 是非善惡 (而非在乎某種顏色或政治主張)。
    面對一個謊言,你可以努力戳破;兩個謊言,你就加倍努力再戳破。但是,如果你面對的是一個不管是來自媒體或來自個人、幾乎沒有一句話是真的那樣一種局面呢?你只能無言了,任它去死算了。一個屋子,只有一隻蟑螂,打死就行了,兩隻三隻照打不誤,但如果全屋子都是蟑螂,成千上萬,而且更稀奇的是,人們根本見怪不怪呢,這意味著,這地方已經不適合正常人類居住。

    我極少上網,除了做研究查查圖書資料,看看巴勒網,聽聽音樂,或是花五分鐘瀏覽國內外新聞標題,除此之外,我不知道網路有何其它用途可言。電腦對我而言,基本上只是取代了我出國留學時花六千元買的那台打字機。特別是繁體中文世界,更是毫無閱讀價值,不是毫無營養的低能蠢話一堆,就是謊言。
    為了避免讓我對人性進一步失去信心,我總是盡量避免接觸。有時不小心看到yahoo新聞裏頭的一些報導,真是會讓我對人性、對人這種動物完全喪失信心。柏楊常用 “廉價小說的情節” 來形容人事物之過於典型且誇張,但我發現,真實世界的荒謬無恥之誇張離譜程度,比之廉價小說的情節,恐怕遠遠遠遠遠遠有過之而無不及。
    舊國民黨時期,以中時和聯合報及中視和華視為首,遇有特定事件便造造謠,歪曲扭曲一下事實,”塑造” 一下 “輿論”;人手一報,不是中時就是聯合,不是華視就是台視中視,媒體上怎麼講,人們就怎麼信。李登輝鬥垮郝柏村等所謂非主流勢力之後,過去二十年來,主流媒體逐漸轉綠,進而一面倒地綠油油一片。
    過去藍的媒體只是偶而造造謠,其它言論基本上還是有一定的水平和可信度與參考價值;面對一個、兩個謠言,你比較容易戳破。但綠的媒體可不是這樣,以自由時報和易主經營之後的蘋果日報為首的平面媒體,加上絕大多數電視台,特別是什麼壹電視和民視、三立等,幾乎沒有一句話可信,造謠、扭曲、挑撥族群仇恨,醜化大陸人,攻擊政治異己,成為它唯一的言論內涵。
    政治人物也一樣,除了永不停止的反中反華、指控賣台的言論之外,你說這些綠色人渣究竟幹過什麼正經事。
    火車站前經常會有一些騙子,看你慈眉善目,或看你呆頭呆腦,智商不高,他就會來跑過來跟你說他錢包遺失,需要買車票返家,要你借點錢給他。我有時明知對方是騙子 (因為這些人經常在原地出沒),仍然故意假裝上當,給對方三百五百。原因無它,畢竟對方的生活如果過得很好,如果他有著家人與朋友照料,也許就犯不著這麼辛苦瞎掰騙錢了。再說,這樣的騙法其實也挺累,說起來也差不多像在 “上班” 一樣。當然,更重要的是,如果這三五百是我自願給你,那也就無所謂騙不騙了,就當做是一種微不足道的祝福吧。
    但是,天底下肯定找不到像台灣政治人物這樣一種超級輕鬆又好賺的詐騙工作了,什麼正經事都不用幹,只須罵罵賣台、罵罵對岸共匪,三不五時醜化一下大陸人,然後就能名利雙收、坐享暴利了。這也難怪那麼多人爭先恐後想要 “犧牲奉獻” 去當立委當議員當縣市長,因為全世界絕對找不到比這更輕鬆更好賺的工作了。
    在過去,詐騙是可恥的,即便是主流媒體也很怕被拆穿謊言。高醫校園就曾經抓到由教官指派的散發黑函學生,當時即便是一般學生都很忠黨愛國,依然對此感到不屑與可恥。這學生,要不是我當時出面保護,掩護他趕緊逃走,恐怕會挨眾人一頓揍。
    但這個綠油油的年代,詐騙或造謠,藉此為己謀利或傷害異己,卻已經變成一種基本的國民生活方式;任何一個人,隨時都能上網胡扯瞎掰、造謠抹黑,傷害異己;不但絲毫不以為恥,甚至變成一種英雄行為,媒體還會把你捧成名人,捧成意見領袖。
    雖然我向來刻意盡一切可能避免接觸台灣社會的政治訊息,但免不了還是會看到或聽到一些,經常讓我對人性的陰暗醜陋感到觸目驚心,瞠目結舌,非常不可思議。怎麼會有人這麼不要臉,怎麼會有這麼誇張離譜的事,難道我是在做夢?
    比方說,明明過去是他所謂的賣台集團國民黨的打手、幫凶與走狗,卻一個個由藍轉綠,並且竄改個人歷史,把自己裝扮成自古以來就是站在反抗國民黨的一方。
    當國民黨囂張跋扈,無惡不作時,他堅定地與之結合,忠貞愛國,享受社會美名與稱讚,正義凜然地充當打手,攻擊異己不遺餘力;二十年來,國民黨早已痛改前非,並且奄奄一息之際,這些混蛋人渣卻一個個換了旗子,居然又是忠貞愛(台灣)國,照樣享受社會美名與稱讚,儼然什麼進步、理想份子與時代的力量,正義凜然地充當打手,攻擊異己不遺餘力,甚且誓言要消滅萬惡的國民黨。
    這樣的名人,我至少可以舉出100個顯著的例子,遍布醫界、學界、文化界與社運界等等等;而且,越是激進者,往往越是齷齪無恥。我若寫小說這麼寫,寫出這樣一些極為典型的戲劇化人物。你一定會覺得我寫得很爛,怎麼可能會有人這麼誇張?但是,事實真相就是這麼離譜。
    人性有好有壞有善有惡,人性之陰暗醜陋自然也就不足為奇。比較稀奇的是,這個島對於最基本的是非善惡居然普遍完全不在乎,只在乎敵我;只要顏色對了,只要立場一致,只要你同我一起站在主流的一方,那你就是好人,就是英雄;反之則是敵人,而敵人就等於壞人,對於壞人就不擇手段去傷害他都沒關係。
    任何處境,就算再怎麼艱難,只要你在乎,那個美好的東西總有一天就會恢復它應有的美好;但如果根本沒有人在乎,它就永遠消失了。
  • 呆丸哈哈哈
  • 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
    2017/04/19 文思革 陳真

    台灣很像一種原始社會,比拳頭,比勢力,比關係,比人脈,比誰聲音大拳頭粗,誰就能為所欲為,彷彿法律只是一種服務特定權勢、造福主流利益的工具。一個事情如果違法,難道不就是違法?難道你去一個壞人家裏偷東西就不叫偷竊?難道你對一個壞蛋謀他的財害他的命就不叫謀財害命?
    反之,若是侵犯到「我方」人馬,則加一百倍的力道予以報復懲罰。彷彿法律之上還有個更高的、以顏色為標竿的政治判準,只要顏色對了,不管怎麼胡作非為都沒關係;甚且為了一己政治利益一黨之私,鼓動暴民違法亂紀為所欲為,捧成明星,捧成英雄偶像,一概美化為x它媽的什麼轉型正義或甚至什麼公民不服從。反之,若顏色不對,則鋪天蓋地追殺之。同樣一個事情,居然有完全截然不同的法律標準。
    至於媒體,則向來是主流政治勢力之幫凶。你看,同一種行為,報導用詞居然大不同。只要是反中反華,砍蔣公砍國父,一概視為轉型正義、追求民主自由之舉。一旦對日本鬼子有那麼一點點不敬,則稱呼為「犯案」、「嫌犯」、「落網」 等等。
    明明同樣一件事,後果卻大不同。砍國父,砍蔣公,砍孔子,砍媽祖,統統無所謂,因為這些是中國毒素,盡量砍沒關係,不但無罪,而且吹捧抬舉為民主自由正義之舉。可是,一砍到日本人,x它媽的卻好像砍到他阿公似的,如喪考妣,居然成立什麼專案小組,全力緝凶,限時破案,我還以為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斷頭凶殺案。
    若要說什麼公民不服從,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因為:他明知道在這個由美日漢奸走狗掌權的鬼島上砍日本鬼子銅像是犯大忌、會付出代價的,但他依然為之而不閃躲其後果。
    我要說的是:在文明這一點上,重要的是形式而非內容。為什麼?因為形式本身是沒有顏色的。這意思當然不是說所有法律盡皆公平良善,而是說:法律之為物,法治這個概念 “本身”,它是值得尊敬的,因為它企圖無差別、無歧視地平等規範一種秩序與價值,而不是成為一種服務特定 “內容” 或特定顏色與階級的工具。
    但在台灣,各種典章制度與法律卻從來都不是如此;重內容不重形式,重顏色不重是非,重人脈關係不重權利義務。比方說:阿扁的健康程度明明不足以保外就醫,但是你看那些純粹為特定政治顏色服務的御醫們,卻能瞎掰得彷彿阿扁和吳淑珍即將不久於人世,甚至說他們的健康宛如「風中殘燭」,彷彿只要一點點微風吹過就會要了他們的命似的。
    但是,你看,台灣監獄裏頭有多少人的健康狀況根本不堪監禁,關他等於是在謀殺他。而且,無數犯人卻總是被刻意剝奪基本醫療,甚且百般刁難其平常服用的慢性病用藥,獄方往往作威作福、不准其攜藥入獄服用。大家對此一普遍的惡行根本不以為忤,對於顏色正確的歹徒渾蛋們卻又是百般呵護。
    大家最近一直在爭執什麼八田啥小是好人還是壞人、功過如何等等,但是這跟砍他銅像有啥關係?難道是壞人就可以隨便砍?砍到好人銅像就有罪?若是砍到從中國來的,就一概是轉型正義和公民不服從?
    台灣是這樣一種社會,落後到我們居然始終都只能在一種很幼稚的等級上講一些理當根本不需要講的ABC,實在有夠痛苦。為何如此?因為整個基本是非價值長年以來被政治破壞得蕩然無存,唯有綠油油的顏色長存。
  • 呆丸哈哈哈
  • 八田與一頭被砍 韓國鄉民居然是這樣反應
    2017年04月19日10:52 蘋果即時

    在台灣治水工程師、日人八田與一,在台灣的紀念銅像,遭人惡意砍頭。消息傳到韓國,猜猜鄉民們,如何反應!
    有網友在批踢踢八卦版,爆卦「八田與一頭被砍 韓國人鄉民反應」。沒想到,韓國網民竟然是連聲叫好,還表示對於台灣人過去要為八田豎立銅像表示不解!網友翻譯韓國網友留言包括「真令人感到溫馨的新聞呢~」、「為何台灣人會覺得那麼屈辱的歷史是種驕傲呢?」、「親日分子的劣等國家台灣, 心智終於變正派了嗎?」、「就保持砍頭後的原樣吧,這會變成韓國跟中國觀光客的新景點」、「這不是台灣和日本友好的象徵,而是日本帝國時代下的侵略象徵」。
    而批踢踢鄉民為此則留言「韓國本來就仇日 像我們仇支那一樣」、「韓國人反日也不是第一天..」、「確定不是韓國人幹的嗎xDDDD」、「還滿歡樂的啊 前幾天日本網友也嘴說是韓國人幹的」。 (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 不想踢館只想提醒
  • 「恐怖組織」是「恐怖分子」組成的網絡與組織,這些組織通常分於世界各地,透過各種極端的行為與手段來發洩、引起關注或強迫他人接受自己的主張。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81%90%E6%80%96%E7%BB%84%E7%BB%87

    畢竟在台灣贊成與中國統一的只有一小搓人! 台灣是個民主法治的社會-前題是少數服從多數人的意見! 很遺憾少數統派無法稱心如意的使台灣全體人民同意他們的政治理念! 但若認以暴力就能強迫整個社會認同的話統促就會成了恐怖組織. 屆時一但"反恐"機制一開, 不管是紅橙黃綠藍靛紫都救不了你們了!

  • 路懷宣評論台
  • 從陳菊看民進黨的真面目
    2017-12-23 路懷宣評論台

    之前林北說「民進黨比國民黨還恐怖」,就有民進黨奴跳出來說「最少民進黨沒有把人拖去種」?笑死。民進黨要是有像蔣介石這麼大的權力,不要說把人拖去種了,連滿門超斬都幹得出來!
    民進黨是個什麼黨?你以為民進黨愛台灣、台獨、清廉、民主、進步?大錯特錯!民進黨就是一群騙子、土匪、小偷加淫蟲的集合體,沒把人拖去種只是包裝詐騙而已!你以為民進黨是什麼善男信女?
    其實,陳菊出了「花媽心內話」這本狗屁書,巷子裡的根本不意外。民進黨只有派系、沒有是非,早就眾所週知。而且民進黨的派系是死鬥,派系只為了共同的利益表面結合而已,其實不共戴天!
    為何不共戴天?不是殺人父母,是比殺父母還更恨的擋人財路!民進黨的從政黨員,滿腦子只有金錢跟權力!其他什麼理想都是放屁,只是在野時拿來當相罵本騙選票的工具而已,一執政就通通丟進垃圾桶!這就是民進黨的本質!
    為何說民進黨比國民黨還恐怖?因為民進黨會拿台獨、愛台灣、清廉、民主、自由等,來包裝他們獨裁、粗殘、貪腐、詐騙及淫亂的真面目,然後把一些北七騙得死死的!
    民進黨的起手式就是「總比國民黨好」,不然就是抹紅!就是把一些北七洗腦洗成奴才,把反對者都抹成「支那同路人」!民進黨就靠這兩招維持住20%的死忠基本盤,然後再靠國民黨的蠢與爛,才得到政權!
    可笑的是,民進黨再度得到政權之後,就迫不急待地露出執政無能與難看的吃相,支持度探底了,就想用那兩招起手式挽回頹勢?以為台灣人都是白癡,可以讓你民進黨騙第三次?不投民進黨,也可以投其他黨!不是大家都是民進黨奴,腦子裡只有國民黨與民進黨!
  • 呆丸哈哈哈
  • 蘇煥智退黨參選北市長 林濁水:濁世中自成典型
    2018-03-03 聯合報 記者林河名╱即時報導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今天上午宣布參選台北市長,並退出已加入27年的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隨後在臉書表示,此情此景,令人心情無比沉痛,但也祝福在渾渾噩噩濁世中如此自成典型的蘇煥智。
    林濁水與蘇煥智都曾是民進黨新潮流系要角,但隨著分別辭去立委及卸任縣長,漸離核心,對黨內的批判力道也愈來愈強。
    林濁水今天表示,在台灣政界,所有當過縣市長的人之中,無論使命感、弱勢關懷、政策開創力、政務執行力、實際建樹,都少有人能跟蘇煥智相比。他曾在自己所著「歷史劇場」書中,一面介紹蘇煥智做的事,一面感動;諸如老農津貼、蘭花博、水果認證銷日、社區照護、工業園區、南科等等的建樹,在在展現蘇的過人之處。
    林濁水認為,蘇煥智才情過人,好做大事,但矛盾的是,既好做大事,行事風格卻是獨行俠,「儘管非常傑出的事也都做了,最後仍然不免走上孤寂的路」。
    他說,蘇煥智想用脫黨參選方式來硬撑出奉獻空間,「此情此景,令人心情無比沉痛」,「如今,無論如何,祝福在渾渾噩噩濁世中如此自成典型的蘇煥智」。
  • 呆丸哈哈哈
  • 蘇煥智退黨選台北市長 高思博:民進黨違背人民期待
    2018-03-03 ETtoday新聞雲 記者林悅/南市報導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批小英背離創黨初衷,宣布退出民進黨要參選台北市長。行政院前政務委員高思博也在臉書上聲援,表示「他想把理念帶到台北市,祝福他順利」。
    兩人雖然政黨不同,高思博說,蘇煥智是他台大法律系的學長,也是蘇煥智臉書的長期粉絲,和他純屬以文會友,是以理念會友之交。
    在今年1月5日,由高思博擔任副董事長的21世紀基金會,與蘇煥智的愛鄉文教基金會,曾一起於台大校友會館舉辦「還我自治權!區長、農田水利會會長官派利弊」座談會,共同為鄉鎮邊陲化與農田水利會官派問題發聲!
    高思博表示,對蘇煥智尊重社會、經濟自主的傳統,放鬆管制,反對政府無所不至,有一些共同的想法。同時也贊成蘇煥智主張的區自治,反對鄰里合併,反對政府併呑水利會。
    當蘇煥智質疑民進黨偏離了振興經濟及照顧弱勢的基本路線,退出已加入27年的民進黨,參選台北市長。高思博感嘆,這顯然已痛心疾首,才會做出這樣重大的宣布。
    一個政黨應該是以理念來結合,若沒有理念就只剩下利益。高思博認為,民進黨已背離初衷,尤其在南二都初選廝殺厲害,彷彿就只是為了搶奪地盤,人民已經逐漸看清;現在就等泛藍能否提出新理念,來回應人民期待的問題。
  • 呆丸哈哈哈
  • 回應自由時報抹黑-- 誰才是中共同路人?
    2017/09/28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作者:矛盾

    7/31號,自由時報在頭版特稿《真正目標 聯合大罷工?》一文中,影射近年活躍於工運中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是中共在台組織,試圖將今日工運抹黑為中共在台的顛覆行動,又呼籲政府全力升級防堵層次。這也解釋了蔡英文以防止中共滲透為藉口推行保防法與防滲透法,最終目的卻是為了鎮壓工人階級組織和運動。可見台灣工運的強化已為資產階級敲起警鐘,使資產階級報章要求民進黨鎮壓工人抗爭。
    而在國會與政府部門之中,也紛紛出現了附和之聲。500位長榮空服員在颱風來臨時為了生命及公共安全依規定請天災假,法務部次長卻表示:「帶頭者也可能觸犯煽惑他人違背法令罪…煽惑以合法休假之名,行非法罷工之實…」
    在國會中,又有不分黨派的多位立委表示,工會籌組太容易,應提高工會籌組門檻。但事實上,台灣有七成勞工受雇在中小企業中;而這些中小企業平均雇傭人數僅只有4.6人,距離成立工會門檻的30人相差甚遠,因此有極大多數的中小企業勞工在現行法例下被間接禁止組成企業工會。
    為何今日台灣的交通運輸業工運紛紛竄起?這絕非如自由時報總編輯所說是純粹由「職業運動者」煽動而起。推動這些工人出來抗爭的,首先是長期惡劣的勞動條件。華航空服員從抗議紅眼航班到反對責任制的罷工,台鐵運務員為反對"日夜休-三班制"造成的全年過勞無休而發動依法休假的抗爭;工人對抗著過勞的勞動條件,爭取公共運輸的安全,鼓舞更多沉默的基層工人組織起來。
    台灣資本家的利益才是與中共一致,他們才是中共在台的代言人;只要有利可圖,他們更希望讓中國工人繼續活在資本主義一黨獨裁底下,因為這保障了他們在中國對工人與環境的剝削。依賴中國市場的資本家們為著他們的生意,亦需要跟中共保持友好;更有部分的台資希望藉著中國帝國主義的向外擴張(如一帶一路),從中分得杯羹。替著中共在台施加影響力的,正是這些台灣的資本家們。蔡英文也為了服務親中資本的利益,在兩岸政策上態度極為軟弱,不敢挑戰中共的兩岸政策。
    台灣工人階級不但不是中共代言人,他們的反抗更能鼓舞中國工人反抗台資與中共這個同盟。兩岸工人階級才是中共的最大敵人。自由時報歇斯底里的散播謊言,可見台灣工人階級的鬥爭已令資本家提心吊膽,下一步他們就會作出大力的法律甚至暴力鎮壓。台灣工人階級必須強化組織以及建設清晰的領導層,更需要建設工人政黨,才能應對這個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