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陳水扁說我是美國軍事政府代理人
老黨外陳真說:台獨是美國圈養的狗目的是
民主為名,台獨為實,旨在反中,旨在確保兩岸的持續敵對與分離,如果當時有人跟我這麼說,我是不會信的。這麼簡單的一個事實,而我居然在十多年之後,來到海外,才終於恍然大悟,明白自己過去的單純(或說愚蠢),若要說不後悔不自責是騙人的。付出青春血淚,乃至家破人亡,到頭來卻發現,原來這一切只是某種龐大政治操作的一著棋;你的犧牲與努力,只是
造就無數齷齪文人與政客,對社會大眾卻反而造成傷害。單純的個人善意,反倒成為一種邪惡的工具。我常想,我是不是應該(像達賴的哥哥那樣)也來寫個懺悔錄或現形記,給可悲歷史再添一筆。


 



國崛起以來,不曾侵略它國,不曾派出一兵一卒,不曾發射一彈一炮,所謂影響力之擴張,無非就是提供各國經援,協助開發民生設施,鑿井開路,建水庫
設電廠,方便以後大家互相往來做生意。然而,英國和美國卻不是這樣,半個多世紀來,不斷在世界各地燒殺擄掠殺害數千萬生命。惡行不奇怪,奇怪的是:人們居然完全看不見血流成河,卻能看見一點皮毛之傷,並且為之
“義憤填膺"?

⋯⋯

 


對於這位女記者的智障質問,習近平回答得蠻好,於我心有戚戚焉。他說:跟其他國家一樣,中國也很重視人權議題,但中方堅持結合「人權的普遍性原則和中國的實際情況」,採取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人權發展道路」。習近平並表示,中國已準備好與英國及其他國家共同合作,面對人權議題,「人權保障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任何國家都需要不斷加強及改進人權工作。」


 


嘉樂頓珠回憶錄 “The Untold Story of My Struggle
for Tibet"
今年四月,過去長期擔任達賴特使的達賴的哥哥嘉樂頓珠,出版了回憶錄 “The Untold Story of My Struggle
for Tibet"。嘉樂頓珠說,他 “一生中最大的悔恨"
就是跟美國中情局合作,接受來自中情局的各種援助及代為訓練西藏武裝人員與游擊隊。中情局為藏人設立的武裝訓練基地,最初選在印巴邊境附近,後來轉移到尼泊爾木斯塘及美國科羅拉多等地;接受訓練後的大批西藏武裝份子,透過美國的協助,潛入西藏發動攻擊,並且從中奪取中共一些重要情報給美國。


 


多年之後,嘉樂頓珠才知道自己上當,並且自認因此錯失西藏問題和平解決的最佳時機。他說,美國事實上不但絲毫無意於減緩西藏與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
反倒盡力擴大之,目的無非就是要藉此傷害中國。嘉樂頓珠說,問題是,傷害了中國的同時,也傷害了西藏;唯一獲利的是從中翻雲覆雨的美國。嘉樂頓珠還強調,
美國提供給藏人的各種武器從來都不是美國製,他認為這是因為美國不願留下任何暗中協助藏人進行武裝組織與攻擊的證據。


 


對於這整個經過,達賴的哥哥嘉樂頓珠是這麼說的:“終我一生,只有一件可堪悔恨之事:那就是與中情局發生關聯。最初,我真的相信,美國人想要幫助我們為獨立而戰,最後我意識到,事情並非如此單純,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中情局的目標從來都不是西藏獨立,事實上,我不認為美國真的想施以援手,他們只是想引起衝突,用西藏人來製造中國和印度之間的誤解與不和。
最終他們成功了,1962年的中印邊境戰爭就是一場悲劇。”


 


“我們與中情局的合作,惹惱了中國人,給了他們進行大規模鎮壓的藉口。結果是,數萬西藏人因此而死。”“我與美國中情局的關係,沈甸甸地壓在我心上,我已
經保持了幾十年的沈默,但是現在我必須說出真相。我們與中情局的合作是錯誤的。我們不應當收取中情局的援助。如果我們不與中情局合作,如果我們不貪圖中情局所給予的那些極為有限的好處,中共就沒有藉口殺掉那麽多西藏人。我們與中情局的合作,導致了那麽多無辜者的死亡。他們殺死的不僅是我們的人民,同時也試圖扼殺我們的文化。我與中情局一起完成的那些事,促成了西藏文化的徹底毀滅。這給我帶來了巨大痛苦,在許多年裏使我備受困擾。我不能忘卻這一切,我是有罪的。這是我一生最大的悔恨。"


 


美國的這類作為,不斷反覆施行至今,在世界各地以所謂民主自由及人權為藉口,盡一切力量挑起血腥動亂與衝突,藉以顛覆、攻擊乃至入侵與佔領所有不聽話或敵對的各國政權;方法之一就是藉著提供經援與武器給所謂反對勢力,藉以挑起各種抗爭與動亂,從中坐收漁利。毫無疑問,今天要不是中共國力強大,整個大陸早已成為伊拉克及阿富汗那般的血腥人間煉獄,八國聯軍及軍閥割據和大饑荒等等恐怖歷史,老早重演。


 


我常想,今天我若是中共領導人,面對這樣一個無惡不作、無所不用其極、信奉極端暴力與恐怖主義的美國政府,用盡一切手段想在中國製造動亂與分裂,我有可能不實施某種鎮壓或管制嗎?恐怕不可能。除非我想讓整個中國十幾億人民陷於水火、墮入猶如伊拉克、敘利亞、利比亞及阿富汗等等等等等那樣一種永不見天日的人間煉獄。這就好像當美國以大量金錢和各種先進武器支援敘利亞所謂熱愛自由與民主的武裝勢力,四處在敘利亞製造動亂時,你做為一個敘利亞領導人,有可能啥事也不做而任其四處破壞、任其壯大嗎?


 


Southern, Iraq (Apr. 2,
2003)
時至今日,應該不會再有人稱讚美國發動侵略伊拉克戰爭了吧?應該也不會有人相信什麼海珊擁有大規模毀滅武器準備毀滅人類的鬼話。而且恰恰相反,這幾年來許多機密文件紛紛清楚地顯示:美國不但不是因為
“懷疑" 海珊 “可能擁有" 大規模毀滅武器而入侵伊拉克,而是因為美國 “確切知道"
海珊根本沒有任何大規模毀滅武器,所以才肆無忌憚地派出地面部隊入侵佔領伊拉克。


 


邪惡之事,總是出之以冠冕堂皇光鮮亮麗之名。例如,隨手舉個例好了。美國從事這一切齷齪勾當的偉大說詞之一就是透過所謂民主輸出與人權輸出。美國有個
“假民營真官方" 的所謂人權機構就叫做 “美國國家民主輸出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縮寫:NED,一般翻譯做美國民主基金會),它是美國中情局底下一個負責顛覆與攻擊敵對政權或製造各種所謂 “民主抗爭"
的經援單位。在兩岸三地方面,凡是反中反華者,都是他們所要表揚與鉅額金錢贊助的對象,包括法輪功及王丹等一票所謂民運人士,獎勵他們繼續打擊中國,捍衛
所謂民主自由。台灣方面,扁嫂吳淑珍也曾經是美國民主基金會2002年的獲獎者,獎勵她對所謂民主與人權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美國、新加坡獨立模式不適用台灣
    2007年11月《海峽評論》203期 石文傑(台灣黨外運動人士)

    台獨人士每每舉美國和新加坡獨立建國模式,說美國、新加坡能,台灣為何不能?殊不知兩者完全不能類比,否則就是××比雞腿、比喻不倫。美國,新加坡能,台灣就是不能,縱使「捏卵包自殺」亦然。奉勸獨派朋友,別再虛耗光陰、浪費時間、自我陶醉、自欺欺人,醒醒吧!不要再做白日夢了,搞啥撈子「入聯公投」。
    台獨朋友最常舉的例子是,與英國同文同種的美國獨立,以為有為者亦若是。實際上,凡是了解美國歷史的人都知道,1776年美國獨立是趕鴨子上架、走一步算一步,那些開國元勳心知肚明,要從當時世界最強的英國脫離,獨立建國,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因此個個都寫好一遺囑,交代後事。要知道獨立初期,美國第一面國旗(應是十三州的共同旗幟)左上角還保留大英帝國的米字旗呢。質言之,個個都沒有把握十三州(應是十三國)能否獨立成功?果然獨立戰爭橫梗在眼前,面臨嚴重考驗。而獨立軍的領袖華盛頓,在戰爭初期還打敗仗,有幾次還鬧自殺。要不是偶爾打了幾場小勝仗,法國、西班牙恐怕還不敢攖其鋒,介入英、美之間的內戰呢。若沒有法、西等國的協助,十三州的烏合之眾恐怕只有功虧一簣。換言之,這場戰爭可是多國打一國呢!
    僥倖的打贏獨立戰爭,依《邦聯條例》建立了十三國(州),各州各自獨立,各有各自的鈔票、郵票、印花、軍隊,關稅……,沒有首都,也沒有總統,也沒有中央政府(聯邦政府),當然也不再有英國總督,只有十三州聯誼會(所謂的國會)。到1787年,美國人嚐到了分崩離析、各自為政的苦果,獨立反成夢魘,以至於再度派代表到費城召開第三次大陸會議,最後通過《美利堅合眾國憲法》(第二部憲法),決定成立聯邦政府,選舉總統,興建首都,獨立軍領袖華盛頓當選為第一任總統(任期1789-1797)。但因首都尚未完竣,只得借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宣誓就職。華盛頓終其一生,都沒有在華盛頓市上過一天班,直到首都建成之後,他已經去世,後來為了紀念他,就以他的名字做為新建首都的地名(只是加D.C.以與華盛頓州有所區隔)。質言之,美國經驗就是:鐵錚錚的打贏獨立戰爭,以及由邦聯走向聯邦(由十三國走向一國,由分裂走向統一),這豈是台獨人士所樂見的模式?
    至於新加坡獨立則恰恰相反。新加坡自始至終並不希望脫離馬來西亞聯邦獨立,它是被迫、甚至可說是被開除、被趕出馬來西亞聯邦。獨立絕非新加坡人的心願,連新加坡總理李光耀都在《回憶錄》中提到,當時是含淚獨立的,被趕出馬來西亞聯邦的當天晚上,他徹夜未眠,憂心新加坡能否存活到天亮?
    事實經過是這樣:1963年新加坡與馬來西亞、沙撈越、北婆羅州共組馬來西亞聯邦,然而這種合併是短暫的、是各懷鬼胎、貌合神離的,其主要分歧是種族問題。因為整個馬來西亞巫族(馬來人)佔多數,雖然經濟一直控制在華人手中,但政治卻由巫族掌控。一向經濟實力雄厚又佔新加坡人口多數的華人,一旦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後,將產生量變質變,嚴重威脅馬來人的政治和經濟地位。因此掀起了一股排華反華的力量,最終終於在1965年把新加坡趕出馬來西亞聯邦。
    為了新加坡的發展前途,李光耀始終認為新、馬最終還是需要合併的。最近(9月27日)李光耀在應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洲媒體機構、南加州大學內安堡傳播學學院專訪時表示,只要馬來西亞能公平對待華裔和印度裔人民,給予公平的教育機會,新加坡可能考慮重新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實際上在1996年6月李光耀也曾提出重新加入馬來西亞聯邦,遭到當時的馬國總理馬哈蒂的拒絕,認為時機還未成熟。
    基此,台灣若想被中國趕出,除非(一)台灣的政治民主和經濟實力、國民所得,遠遠超過中國大陸,讓他望塵莫及;(二)再發生一次大地震,把台灣島向東南移到與南太平洋島國為鄰,台灣不再具有戰略價值,不影響中國進出太平洋。否則,恐怕只能癡心妄想、太不現實了。
    唯一還有一絲希望的就是瑞士模式,也是台獨朋友朝思暮想的方式。瑞士當年能在歐洲列強夾縫中獨立建國,成為唯一永久中立國,其實有其特殊的時代背景。1815年拿破崙垮台,為重建歐洲新秩序,歐洲各國召開維也納會議。位於歐洲心臟的瑞士,人人都想據為己有,結果因為擺不平,只得讓瑞士獨立建國,並且相約保證瑞士永久中立。台灣目前也是列強環伺,如何從列強中殺出一條血泊,建立一個永保中立的獨立國,嚴重考驗台灣人的智慧。只是從美、日等國與中國的建交公報中,都以各種形式承認(或認知、或了解到)台灣海峽兩岸只有一個中國,台灣與大陸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與大陸的主權(治權可分治,主權不能分割)共同屬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對此舉世幾無異議(包括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基此,要循瑞士模式建立「台灣中立國」,恐怕機會十分渺茫!
    至於東帝汶獨立模式,完全不足取。東帝汶與印尼政府軍打了十年獨立戰爭,犧牲了四分之一人口,也導致民窮財盡、民不聊生,竟連獨立晚會的煙火都要靠台灣捐助呢。
  • 民進黨的無知與無能
  • 兒子促討扁產贖罪 王拓尷尬
    2008-08-22 聯合報 [記者林政忠/台北報導]

    前總統陳水扁洗錢風暴延燒,綠營上演「兒子嗆老子」的情景。「人民火大聯盟」昨天到民進黨抗議,要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追討扁產贖罪,帶頭抗議的就是民進黨秘書長王拓的兒子王醒之;王拓昨晚不願多回應,僅尷尬地表示:「明天再說吧!」
    王醒之昨天頭綁抗議布條,穿上人民火大的紅背心,跟著火大聯盟高聲要求蔡英文:應傾全黨之力,追討「阿扁集團」之不法財產,清查民進黨執政期間所有公職人員的不法所得。
    火大聯盟指出:民進黨執政八年,蔡英文擔任過行政院副院長,二次金改的執行者;此次扁案所涉及的政治獻金、不法所得歷時之長,已不再是切割所能決;蔡英文的改革手法,竟只以廉價的道歉要求扁退黨,連開除黨籍都不敢,此種切割就是另一種騙術。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