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深思
【中國崛起之台灣末日】
今天的共產黨,已不是當年的『土共』了。
台灣年輕人,你還剩下多少機會?

⋯⋯

 


花蓮市區內的天祥晶華,中信(已改為翰品酒店),統帥,王子等飯店,已經被大陸買走。

大榮,新竹貨運也已被中國人入主。
大陸老闆評台灣上班族:空有人情味,卻毫無競爭力。
誰能想到~短短5年「變大陸人管台灣人」這些高階經理人的共同點是:兇悍,聰明,主動出擊,不擊敗對手誓不罷休的狠勁!
張沁在大陸受過完整大學教育,並在台灣飛利浦PHILIPS擔任總經理一職。
他自信說「不必給我年度目標,我自己會訂,而且標準會更嚴更高」。
《商業周刊》2010年曾經做過「大陸經理人搶灘台灣」的專題報導,三年下來已有將近3000位大陸人士獲准來台。
台灣人從此必需要面對大陸老闆或主管的事實。


 


第一次在台灣吃便當的大陸溫州人林峰,以不到6年的時間,成為台灣最大便當連鎖店《悟饕池上飯包》執行長。


 


德州儀器亞太區總裁程天縱,在2003年接受《商業周刊》訪問時曾說:
「台灣經理人在中國的價值會越來越低,因為不管是警覺性或者企圖心,都非常薄弱
...」。


 


專為國際企業提供中高階主管人才仲介的《經緯MGR智庫公司》總經理許書揚指出:
相對於台灣,大陸人長期處於物資缺乏、機會難求,窮慣了的環境當中,再加上經歷過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環境動盪,大陸人擅長把握任何機會,而且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去爭取任何機會,而且哪怕只有一點。


 


來自青康藏高原,經歷過文革,擁有德國博士學位的劉小稚就曾指出:「我沒有一個成果是平白得到的,因為我是困境下的 survivor ( 生存者
)」因此一年365天,我天天往死裡幹。


 


同樣從青康藏高原來台灣的王寧回憶說道:每年寒冬,上級都會要求在三個月內,繳交200公斤水肥。
王寧每天都在街上尾隨在藏胞的後面,只要看到他們撩起長袍往地上一蹲準備如廁,王寧就趕緊上前,等他們上完後就立刻用容器蒐集惡臭的糞便。
在剛開始的第一年,他吃不到肉,三餐都以麵食及根莖類植物裹腹。
「那麼苦都熬得過來,還有什麼好怕的」?
王寧在台灣衝事業8年,返鄉探親的次數不到5次,建立了台灣最大的養豬事業。


 


因為樂在競爭,他們都很「敢」,也充滿了把對手「逼到絕路」的狠勁。
就如中國首富國美電器集團主席1969年次的黃光裕,在攻進頭號對手蘇寧電器南京大本營時,他將工作人員分散到所有賣場,全天候觀察對手動態,當人員回報蘇寧打八折,他就打七折;蘇寧再降到五折,他二話不說以三折因應。
最常掛在黃光裕口中的是「我敢將利潤全部送出去,送幾年我都不怕,我敢零利潤販賣,就看你能不能活得下來」。
黃光裕接受專訪時即指出「我不願意花上三個月,將計劃書修改到完美再去執行,只要事情有三成把握,我們就馬上幹,然後在執行的過程中不斷隨機應變」。


 


多數的台灣人寧可安於現狀,沒有十足把握的更好機會,多半會選擇按兵不動。


 


悟饕池上飯包33歲執行長林峰直言:台灣六年級後的人真的「像草莓一樣,那麼難栽種,還要養在溫室,太熱不行、太冷會死、太濕又活不成」。
林峰是個台灣女婿,他發現每個來應徵的年輕人,最在意的不只是薪水,而是一個月能休多少天假?
當他告訴應徵者:
「我每天工作超過14小時
...
超過一半的人聽了之後都會直接打退堂鼓」。
台灣肯德基開發部副總監虞國偉來台灣半年時間,最不能接受的是台灣員工告訴他:「能做最好,不做也無所謂」。
而來台灣5年的葉舟,最納悶的是「台灣冬天最低溫度才十度,卻連隻小狗都得穿衣服出門」。
原來台灣的新生代,安逸太久了。
中國的崛起,台灣的末日,我們可曾想過:大家還能再安逸多久?..
值得我們深思..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