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票好比手術刀
上次我就已然說過呼籲好好善用自己的政黨票清除李登輝的殘餘勢力,
金溥聰在五年前大選想切割卻無法切割,只能收編的無奈,可見此黑金勢力的盤根錯節,已然超出金溥聰的想像,之後發生馬王政爭,我就不再贅言,甚至我認為馬金二人甚至可能從沒投過政黨票。
各位不妨用換做以他們的角度來看,換做是你切割的了嗎連陳水扁都怕的人都解決不了的勢力,不要太責怪馬金二人。
曾有句話說的好,不要問國家為我做了什麼,而是要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這句話同樣也適用在國民黨的身上,我不是國民黨員,但我的父親卻是更也是當年隨政府來臺的小小的海軍士兵,身為其後代實在不忍國民黨被朱,王給終結掉,李登輝不只要去中國化,而是要徹底鏟除九二共識,使獨臺的國民黨成為台獨的國民黨,進而達到台獨建國的目的。
政黨票從5%改成3%,恐怕也是為王金平所設。

⋯⋯

 


最後我想說的是或許我的一張政黨票沒有什麼,但是積沙成塔卻能給王金平致命一擊,只要低於3%,或需會對國民黨有所傷害,甚至不分區全軍覆沒,李登輝王金平你們確實有一套,直接掐住了國民黨的脖子,讓其它無關之人做陪葬品。(王金平已列國民黨的不分區第一順位)
無論各位投政黨票要投給我所屬的統促黨,新黨也罷!就是不能再讓王金平回立法院,讓政策窒礙難行。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給民進黨的建言
    2013-12-13 民報 林惺嶽(台灣美術大師)

    國民黨一黨專政與戒嚴統治數十年,積壓了太多的民怨。美麗島事件的人馬,就是率先挺身揭發國民黨威權統治的罪行,以鼓動民怨凝聚成政治革命的能量。歷經逆境衝刺,終於成立在野黨,進而取代國民黨,登上了執政的舞台,這是非常值得慶幸的。然而,民進黨的掌權階層卻犯下了兩大錯誤。
    其一是,他們認為進駐總統府是揚眉吐氣的開始,而沒有警覺到執政也是嚴酷的考驗的起步,因此沒有兢兢業業的善用權力,反而沉溺在權力的傲慢及享受中,如中嗎啡般地無法自拔,以致快速腐化。民進黨本是白手起家,一朝當道,即自我膨脹以為完全基於為民前鋒的奮鬥所致,而忘記了廣大渴望民主自由的群眾熱烈呼擁支持及捐獻始能打開局面。因此,台灣人民沒有虧欠民進黨,而是民進黨虧欠了台灣人民!
    其二是,民進黨自抗爭運動崛起,執政以後,仍然將街頭草莽運動的心態及習性帶進執政的殿堂,以致格局推展不開。只一意鼓動民眾清算及仇視國民黨的罪行,根本無法解決當前的迫切實際問題。以「二二八」為例,每當紀念日,強調撫平歷史的傷痛。選舉到,則刻意的加以撕裂,以在族群的對立中撈取選票。如此「撫平—撕裂」的模式反覆,而難以提昇到更高的人文創作層次,使台灣人民難以走出歷史悲情的囚牢。當年民主抗爭運動的前鋒,如今政客化地成為開拓民主新境界的絆腳石,令人感嘆!
    再以「台灣獨立」為例,台灣要不要獨立?已經成為過去式的題目。民進黨不能停留在口號喊爽自慰中,操弄民粹。時代的腳步很快,統獨極端截然對立的思維已經無法面對新的挑戰。新黨與建國黨雙雙泡沫化,難道不值得警惕?對岸中國業已強大聲勢崛起,兩岸早已從經貿帶領逐漸擴大到密集互動的階段,統獨問題也隨之被拖進到外馳內張的拔河中。
    對岸中國強勢致力台灣地位的內政化,我方則在苦撐中力保台灣地位國際化。前者充滿了危機,台灣的國際空間日益遭到壓縮。後者面臨著對岸一波波的阻力及圍困,但我們絕不能屈服放棄!說穿了,台灣要脫出困境,務必極力拓展外交及經貿的空間,目前有兩條途徑選擇。其一是經由與中國「先經後政」的交往,以走向國際。其二是通過自力拓展國際關係,然後再與中國進一步交往。
    馬政府傾向前一條路,恐怕難以避開對岸請君入甕的陷阱,加上黨、政、商權貴紛紛爭相赴大陸接受高規格接待,不禁令人感應到國、共是否正在進行第三次合作?回顧歷史,國共第一次合作是對付割據自雄的軍閥,第二次合作是共同抵擋日本的入侵。果真在進行第三次合作,當然意在逼迫台灣本土堅持主權的在野力量就範。
    儘管如此,我們也必須在政治疑慮中顧及冷酷的經濟現實。畢竟大量台商及資金已經投注到大陸,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在1955年主張的「大膽西進」已經成為事實。更何況民進黨要員私下潛往大陸尋覓商機者大有人在,民進黨的縣市長也先後奔往大陸出賣台灣農產品。在此情勢之下,如一味濫用「賣台」指控,恐會疲乏成無奈的「爛鞋」,丟多了也無濟於事。
    就以最近朝野政府激烈的兩岸服貿協定簽署為例。馬政府祭出經濟牌,強調務必通過這道關卡,才能打通與各國簽署經貿互助協定的途徑,否則台灣必在未來國際經貿整合中被邊緣化!這是不容忽視的。不過由於兩岸服貿協定背後潛藏著對岸的政治算計,因此協定不只存在著經貿利弊得失的權衡,還涉及了國家的安全。令人納悶的是,馬政府似乎在事先未做通盤的研究規劃及風險評估以加強溝通說服力,反而企圖在立法院一舉表決通過再行善後,以致招來強烈質疑及反彈,而陷入欲速不達的窘境!
    雖然兩岸經濟合作對台灣有其正面的意義,兩岸服貿協定也有其迫切性,卻必須經過台灣民意的檢驗。因為台灣不比南韓。南韓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對等互惠是不成問題的。但台灣與大陸的關係則是在一中的架構下進行的情況特殊,所謂「一中各表」乃是得過且過的「創造性模糊」。其實在對岸骨子裡堅持一中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因此我們也要有所堅持,兩岸的服貿協定必須在立法院嚴格把關,謹慎審理。
    我不知道兩岸服貿會拖延多久或修改多大。從大勢所趨看來,終究是擋不住的。如此一來,對岸一但「先經」得逞,「後政」必接踵而至,台灣遲早要面臨對岸政治談判兵臨城下的龐大壓力!
    大陸為什麼能步步進逼,台灣為什麼步步後退?其中關鍵除了中國的國力及國際影響力與日俱增之外,最主要的是對岸具有一套全球性的戰略思維。而台灣則沒有,只是一貫以拖待變。對岸早已將台灣納入全球戰略的時空架構中加以評估,其「先經後政」的對策是配合當前國際以經貿競爭為主軸的趨勢,背後當然有積極的政治統戰動機。中國欲圖謀台灣,已不只基於原先想完成內戰未竟的功業,隨著時勢變遷,已累進更深遠的戰略意義。
    基本上,近百年來先後興起的強權中,中國對海權﹙SEA POWER﹚覺悟較晚。回首過去的大漢帝國是典型的陸權為主的國度,外患一直來自西北邊,萬里長城是陸權文化的標誌。等到近代西方列強從東南沿海叩關,才驚醒了天朝大腦的美夢,但為時已晚,以致當前大陸已大國崛起時,即面對美國早已佈局的沿海島鏈的封鎖線。中國如不能突破島鏈封鎖而伸張海權,就難以成真正的超級強國。
    因此,中國積極建立強大的海、空軍,並且盯住了釣魚台為突破點,憑恃「釣魚台本屬於台灣,台灣屬於中國」的邏輯,理直氣壯地挑釁島鏈的封鎖。位居釣魚台咫尺又居島鏈重要據點的台灣,在此亞太海權對峙中,反而喪失舉足輕重的作用。從中透顯出,從美蘇冷戰到美中抗衡,台灣一直難以擺脫在強權的夾縫中生存的宿命,然而此宿命卻也帶給台灣長期免於戰火波及的僥倖。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國際空間備受壓縮的境遇中,台灣竟能自力更生地發展出經濟奇蹟,普及教育提昇了國民的生活及知識水準,進而在朝野正面互動下,從威權體制過渡到政黨輪替民主開放,完成了不流血的寧靜革命。這些傲世的成就,充分證明了台灣人民有足夠的自立能力開拓自己的前途,並理所當然地有充分的心智及權利選擇自己的未來。更何況台灣已在華文世界中,率先實現了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體制及生活方式,公認合乎普世價值,對岸必須體認及正視。只一味打壓及威嚇,徒然招致反感及抗拒!
    事實證明,當大陸從「武力解決」改弦易轍為「和平發展」,兩岸關係即獲重大的突破。至於政治上的統一,還存在著諸多心理障礙。除了價值觀的矛盾以外,過去半個多世紀,國民黨極端反共思想的灌輸及對岸的「武力解放」的威嚇,已在台灣人民心理積壓了太過沉重的負面記憶,這一層歷史積怨有待對岸虛心及耐心地清理。
    說到這理,我要回過頭來檢討台灣目前的處境。自從鄧小平宣佈改革開放到中國躍進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大約經過三十年左右。在這三十年中,台灣在做些什麼?一言以蔽之,就是在政黨惡鬥及族群對立中的內耗!民主政治不是萬靈丹,必須根據國情及現實的需要隨時修正調整。經濟起飛的模式也不能一成不變。做為鞏固民主基礎的法制改革,因忙於內鬥內耗而陷於滯緩,難以因應全球世紀轉型中強化國家的競爭體質。台灣已進入了政經急待轉化提升的青黃不接陣痛期。
    馬政府固然窮於應付不斷冒出的積弊而亂了方寸,在野的民進黨則仍沉溺在陳腐的心態中。從馬英九突然發動鍘除王金平的政爭以來,最大的在野黨表現非常令人失望。黨機器的操控者,眼看國民黨內爭且民調低迷,竟然見獵心喜地認為只要加強醜化國民黨,激發社會動亂,就可以重返執政,並妄言「偉大的時代已經來臨」!這是多麼地可悲與可笑!殊不知國民黨雖然傷痕累累,但那是外傷。民進黨卻是嚴重內傷而不自覺!一個不懂得自我反省並提出治國安民策略來有效制衡執政黨,僅消極地期待執政黨分崩離析以坐收漁利的政黨,是最沒出息的政黨。
    從執政無能及制衡無方,暴露出政黨輪替制度走向惰性循環的可悲,顯示國民兩黨均無法解決台灣迫在眉睫的政經問題。無論那一黨執政,看來都難以脫出惡鬥內耗的漩渦。公民自發自覺運動的崛起,基本上仍是對兩大黨輪替感到疲倦,而無法寄望的一種自力救濟行動。
    民怨沸騰,不只是針對國民黨,也兼含對民進黨的失望,凡此種種也無形中在醞釀出全民共體時艱的時代徵候。民進黨應網羅人才,培養新秀,拋開意識型態成見及歷史的包袱,號召各方有識精英及賢明之士,形成突破藍綠對峙的僵局,展現包容及開闊的氣度及格局。那將是具有感召全國團結一致的嶄新團隊,並積極研擬出解決兩岸問題及經濟危機的論述及落實可行的藍圖。民進黨不能老是跟在國民黨後面扯後腳,務必提出比國民黨更先進可行的主張。
    我在此必須直言:當「執政者無能,下台」的嗆聲在各角落響起時,已隱藏著對在野黨的冷酷考驗,那就是:「如果換成民進黨上台執政,又有多大能耐能解決當前的難題?」這個嚴厲的問號,遲早會公然敲到民進黨的頭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