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戰這次參加抗日勝利70年閱兵典禮'

 

最大貢獻就是讓這些媚日走狗台獨畜生

 

以及綠營跳樑小丑在這農曆鬼月的中元普渡

 

居然在這鬼時間連鬼都不信反過頭拼命說

 

中華民國 台灣光復蔣委員長領導抗日

 

就連自由時報都(淪陷)開口講

 

中華民國抗日

 

連戰你幹的真好

 

這才是朱高正說的政治乃高明的騙術

 

重點這騙術連民進黨台聯拿此新聞去說連自個都不信的話來騙自己的支持者'中華民國抗日,其實連戰也沒說錯老共是擅長打游擊戰,不然怎會有7分發展2分應付1分抗日這謀略,在抗日戰爭結束、國共內戰開始時,國共兩軍的實力差距依然很大,軍力差好幾倍,

這個時候的中國,對國軍不利的日本因素消失,相反,對國軍有利美國因素在加強,

但最後國軍還是敗了,

國軍之敗,敗在戰略決策低劣,

共軍之勝,勝在戰略正確。

 

而我的父親也是抗日老兵與台面上屬陸軍完全不同屬於海軍'我身為老兵之子也是說出客觀中立的事實,也是今日兩岸分治局面。

 

另外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洪秀柱今公佈她沈思三天的反省文,裡面提到她的兩岸政策,洪秀柱說,她主張延續「九二共識」,並且深化後進行兩岸政治協商,在遵守憲法、平等尊嚴與民意為本的原則下,簽署兩岸和平協定,共同確定「分治而不分裂」的兩岸地位原則,並同時參與國際參與跟永久和平的問題。

洪秀柱說,若是選擇不碰兩岸政治問題,或民進黨主的「鬥」又「拖」路線,都不是正面態度,作為總統參選人,他要提出開放的和平道路,確定方向後,國家才能有充分的空間,創造均富的環境。

 

一中同表又何來中華民國不存在'相反的是對岸會有壓力'因為兩個國號皆屬一中'迫使對岸承認中華民國主權'國內外媒體發表並不違反一中原則

 

國父孫中山先生說:“天下為公”,中國是全中華民族的中國,非一黨一派之中國。願兩岸各愛人民,各修德政,互利合作共同完成中華民族復興大業。則民族團结,族群和諧,何愁统一不成!國民黨的朋友好好想想這段話的寒意吧!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透視李登輝權謀術 用盡郝宋再丟棄 就像夾死蒼蠅
    2015-09-11 《時報周刊》第1960期 黃光芹

    前總統李登輝的一席日本祖國論把台灣攪得天翻地覆,老先生能屹立政壇多年不墜,有其功力。媒體人黃光芹新書《我的爸爸是總統》,以專章揭開李登輝神秘的一面,披露他如何隱藏「大日本情結、共產黨、台獨」三合一身分,瞞過蔣經國,順利接班,及獨步政壇的權謀術。

    《我的爸爸是總統》
    作者:黃光芹
    定價:520元
    出版:博陽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9月

     書中提到蔣經國去世後,蔣孝武被派駐日本的祕辛。
     蔣孝武獲知被派駐日本時,非但沒有喜悅之情,反而自況為「牧羊北海邊」,一度想打退堂鼓,反被李登輝說了一頓:「你如果不接,難道想去當和尚去?」最後,他只好趕鴨子上架。
     多少年後,他向章孝嚴透露:「孝嚴兄,你想想看,我怎麼會料到,有一天會被派到日本工作?祖父和父親對日本的看法和態度,你是知道的,以前我們吃了多少日本人的虧、上了多少日本人的當,而今天我的責任卻是,要去加強日本人的關係,還要去看日本人的臉色……。」尤其,他的祖母毛福梅是日本人炸死的,蔣經國在母親的墓碑上還刻下「以血止血」4個字,他如何吞得下去?
     黃光芹指出,由此可見蔣家對日本的觀感,若當年李登輝如今時毫不遮掩其大日本情結,別說是接班,恐怕會被逐出政壇吧!以下為精采內容節錄:

    性格反覆善變

     李登輝的政治性格,有陰、陽兩面。所以,他將自己定位為:我是不是我的我。
     他在省主席任內,邀請前中研院士廖述宗前往中興新村官邸作客,為了躲避監聽,他把他拉進廚房,小聲用台語跟他說:「我也是台獨!」相較於他在農復會時期兩度跟前經合會顧問王作榮保證「王公,我不是台獨」,形成天差地遠的兩極。
     1990年,他在國民黨中常會,花幾分鐘時間,通過成立國統會。他強調:「統一講了40多年,越有人說我是台獨,統一這條路,就越要走下去。」因此,在他執政的12年間,奉國統綱領為圭臬。他在陳水扁520的就職大典後台,對他耳提面命說:「國統綱領和中華民國憲法,就像2根柱子,千萬動不得!」陳水扁果真照著做,他卻斥責:選前喊制憲、正名、選後改口說修憲,根本就是在騙票,在美國的話,早就被彈劾。後來,還是陳水扁將國統綱領、國統會廢除,做到李登輝任內不敢做的事。
     李登輝主張「戒急用忍」,使王永慶的「海滄計畫」胎死腹中,兩人鬧到老死不相往來;1994年「千島湖事件」發生,他也大罵中共是「土匪」、「中共再大、也沒我老爸大!」但是他卸任後,卻派遣密使,與胡錦濤幕僚令計畫搭線,4度協商以「李同志」或台綜院董事長身分訪中。
     李登輝卸任後,把一本印有「SONY公司1982年」的日誌本交給國史館,出版《見證台灣──蔣經國總統與我》一書,透露他在任副總統的3年8個月與蔣經國的互動秘辛。文中提到,他與曾文惠應總統之邀到官邸餐敘,在1個半小時用餐時間裡,他連怎麼吃飯、怎麼說話都不會。「中國政治講究恩威並重。真正懂得操作的人,不會把『威』做足,有時會讓你嚐嚐『恩』的滋味。」

    小蔣認定接班人

     李登輝始終認為,蔣經國是中國人,只有中國人才懂得如何在半威權體制下進行政治操控。「他選我當副總統,是否就屬意我接總統?其中有許多不確定的因素。他從來沒有親口告訴我:『你就是接班人!』但是,他用另外一種方式告訴我:『就是你!』我,李登輝,可不是從石頭裡冒出來的!」他自認是「蔣經國學校」的高材生、也是他的接班人。
     陳立夫生前告訴筆者,蔣經國曾徵詢他的意見:「我要李登輝好不好?」可見,他要的就是李登輝!若非如此,宋楚瑜不會在中常會保駕,代理主席案恐怕得吵個1年!
     1984年2月15日,國民黨12全大會提名李登輝為第7任副總統候選人,當謎底揭曉的那一刻,李登輝笑得像玫瑰花綻放;而林洋港立刻拉長了臉,猶如曇花一夜之間凋零。

    關於孫運璿

     李登輝獲得提名後第8天,孫運璿突然腦溢血中風。坊間始終有所傳聞,他才是蔣經國的接班人。郝柏村斬釘截鐵說,蔣經國曾親口告訴他,等孫運璿再任6年院長、歷練豐富些,再讓他選總統。可是,孫運璿當時已高齡72歲,若再等6年,恐怕年事已高,應非蔣經國口袋人選。
     其實蔣經國原本打算從李登輝、邱創煥和林洋港3人當中選出1位,作他的副手搭檔。陳立夫透露,蔣經國不滿林洋港的真正原因是他搞小組織(地方派系),而李登輝沒有,所以他認為李登輝比較好。
     蔣經國將林洋港排除,早就有跡可循,一天中常會上,他拐著彎罵林洋港:「本黨同志應用人公正,不得隨意任用私人!」會議結束後,中常委奔相走告:「總統罵人了!」蔣經國認為,他不該任用同班同學蔡經接任省行庫總經理。
     蔣經國生前侍衛洪篤昌透露,林洋港跟總統說話,經常沒大沒小拍他的肩膀,蔣經國當下雖然不動聲色,其實心裡很不高興;李登輝可不同,他每次在總統面前都90度鞠躬,對隨扈也一樣,連總統車隊走了好遠,他都還在那裡鞠躬!
     蔣孝勇透露,他父親直到提名的前一刻,才從國安局長汪敬煦處得知李登輝曾經加入共產黨,但為時已晚,當下只說了句:「沒有辦法!」若從父親口中吐出這幾個字,就表示他極度生氣。(寧靜中的風雨)張祖詒有不一樣的看法,他觀察,蔣經國其實並不在乎李登輝曾為共產黨員,只是認為他有些左傾罷了,倒是對他的台獨立場頗有疑慮。
     李登輝的厲害之處,在於他懂得察言觀色,早已洞悉蔣經國的想法,於是利用前往省議會備詢時,語氣鏗鏘地強調:「中國歷史沒有拋棄台灣,台灣怎能脫離中國大陸!」蔣經國第二天看了報紙,大呼滿意,要國民黨秘書長蔣彥士請他準備履歷表,1個禮拜後就提名他為副總統。

    身世之謎

     李登輝,1923年1月15日,出生在三芝鄉的「源興居」。曾祖父李乾蔥,是清末自閩西永定來台的客家人;父親李金龍,日據時代擔任「巡佐」(基層員警),戰後曾任台北縣議員。李敖質疑,李金龍160公分的個子,何以能生出180公分高的李登輝?前立委朱高正的的父親,與李金龍是同事,曾經爆料,李登輝的父親為筱原笠次郎,李登輝在他的安排下,前往日本京都大學讀書。
     筆者曾經專訪李登輝的舅舅江源麟,發現他的長相與李登輝神似,同樣有個戽斗嘴、身高很高。他更進一步拿出姐姐江錦的照片,證明她的身高也有170公分。「她與兩個兒子最大的共通點,就是嗓門大,說話老是不假思索、衝口而出。每次江錦大聲說話,李登輝就以為自己做錯事,傻傻望著她!」
     三芝軼事錄記載,江錦賢淑、孝順,平日忙於農事;丈夫李金龍耽於酒、色,很少回家,夫妻感情不睦。鄰居稱她為「阿錦嬸」,十分讚賞她的生意頭腦,利用李金龍繼承的幾分地,開了一家「合發茶行」,經營有道。遺憾的是,她的大兒子李登欽被徵往菲律賓,從此下落不明,使她鬱鬱寡歡。
     二戰末期,李登輝前往日本讀書,江錦面臨空巢期;加上婆婆楊妹過世、公公李財生體弱多病,家裡所有的重擔,都落到她的身上,導致她因此精神失常,常到三芝街上一家「悅來亭」餐廳,找鄉民哭訴。戰後,當聽到李登欽戰死異鄉,終於精神崩潰,不久撒手人寰。李登輝的媳婦張月雲曾說,江錦意志消沉,甚至到了不願隨家人躲警報的地步。每次想到這裡,李登輝就心痛。

    殺戮中取政權

     李登輝在李煥下台後,找郝柏村組閣,掀起「反軍人干政」風潮。多年後,他與名嘴餐敘,拿起桌上公筷,笑稱:「阿扁應該學我,像我用郝柏村一樣利用宋楚瑜,之後再像夾蒼蠅一樣把他們夾死!」
     郝家軍盤據軍、情、警界長達10多年,交織成一張牢不可破的大網,根據統計,軍方當時有超過三分之二將領都屬於郝家軍;警政署長羅張也被歸類為郝系,情治系統更是郝家天下。所以,李登輝剛上台時,對郝柏村有所忌憚,前後花了5年功夫才將他擺平。
     1993年1月18日,行政院長郝柏村在官邸密會,打算以總辭、交換國民黨秘書長和閣揆職務。隔天下午,李、郝見面,李登輝同意讓宋楚瑜下台;當晚,郝柏村與「非主流派」11位大老在聯合報老闆王惕吾家密會,打算由邱創煥接任黨秘書長、由林洋港組閣。
     李登輝後來反悔,丟出許水德瓜代宋楚瑜,令郝柏村火大不辭了。李登輝技高一著,增設副主席建議,令郝柏村心動,乖乖在2月1日提出總辭,棄械投降;第二天,並要「擁郝」中常委,切莫在中常會上放炮使總辭案輕騎過關。諷刺的是,當天仍有數十位擁郝人士,衝進黨部高喊:「李登輝下台!」郝柏村在中常會上聽得一清二楚,卻假裝沒有聽到。李登輝自此不再怕聽到「擁郝」的聲音。
     郝柏村與李登輝進行權力交換,最慘烈的是邱創煥。他不僅丟了面子、還失了裡子。高育仁也被宋楚瑜出賣。李登輝原本承諾他選立法院正、副院長,「任何一個都可以!」宋楚瑜卻私心自用,讓劉松藩參選,日後為了還高育仁人情,在朱立倫初選立委落敗時增設名額,讓他破格參選,就此開啟了朱立倫的從政生涯。
     李登輝後來擺郝柏村一道,提了4位副主席,郝柏村的黨權遭到稀釋,於是持續與李登輝對抗。除了杯葛台籍民代納入黨代表,與李煥等人發動為期一周的黨爭外,還經常在中常會上挑釁李登輝。直到林、郝1996年參選總統落敗,李登輝才徹底收服了非主流。

    揮淚斬楚瑜

     李登輝與宋楚瑜情同父子,感情濃時,他還曾摸宋楚瑜的屁股以示親近。高雄白派大老林淵源告訴宋楚瑜,李登輝曾親口說,此生最愛兩個人,一是孫女巧巧,二是宋楚瑜。
     吳伯雄競選省長,穿著西裝、頂著酷暑,在中興山莊門口拜票,省代表紛紛避走,親宋人馬鍾榮吉嘲諷他說:「你在這裡看門啊!」另外一頭,宋楚瑜與李登輝在貴賓室休息,拍大合照時,李總統把宋楚瑜拉到身旁,對他摟腰、拍肩,這一幕,看在96歲吳父吳鴻麟的眼裡,老淚縱橫,要兒子立刻退選。
     3年後,李登輝在「國發會」上與民進黨聯手,凍結省長和省議會選舉,也一併凍掉宋楚瑜。他憤而請辭,連國民黨中常委都一併辭掉。
     每年,宋楚瑜都會參加李登輝、辜濂松等人的跨年餐會,這一次他缺席了。李登輝要蘇志誠打電話給他,打了好幾通,他都拒接。李登輝氣得在飯桌上大罵:「任性、不得體、根本失控!」8個小時後,他並未現身總統府前的元旦升旗典禮。考試院長許水德登門拜訪,吃了閉門羹。李登輝按既定行程去打高爾夫球和看畫展,用一派輕鬆的態度回應氣急敗壞的宋楚瑜。
     早在國發會凍省之前,李登輝就在官邸密會。雖然,他曾經打電話跟宋楚瑜說明,但避重就輕。宋楚瑜連等了3天,見大勢已去,發表「為歷史作見證」演說,醞釀辭職。他的請辭,令內政部傷透腦筋,翻遍「省縣自治法」和「臺灣省組織法」,找不到相關條文,只好引用自治法精神提出兩個可能,一,行政院長連戰是否批准?二,宋楚瑜是否真辭?答案是後者。等宋楚瑜鬧完脾氣之後,他在高人指點下,拋出「請辭待命」,為喧騰20多天的請辭風波劃下句點。
     事隔多年,李登輝有感而發說,假設當年他能夠低頭、對宋楚瑜耐心解釋,而宋楚瑜也不要那麼衝動,或許台灣命運將會改觀。李登輝忘了,他的殺伐並未停止。2000年總統大選,他祭出「興票案」,終於讓宋楚瑜的總統夢斷。
     其實宋楚瑜心裡清楚,李登輝屬意的接班人不是他、而是連戰。1996年7、8月間,李登輝語氣激動地向王作榮提及,宋楚瑜想要超越連戰,有違政治倫理。連戰無論年齡、資歷都比他高,宋楚瑜不過是number3(老三)。他一心想當閣揆,「但是這個位子,我怎麼能給他?」李登輝後來要蕭萬長組閣,「我連這一代和下一代接班人都選定了!外省人不能再當總統,連副總統都不可以!」
     儘管如此,連戰還是希望找宋楚瑜搭檔。李登輝當然反對;直到後來選情告急,連戰再提出要求,李登輝才勉為同意,派章孝嚴與老宋溝通,被他悍然拒絕。李登輝出手,把宋楚瑜打成悲劇英雄。他的聲勢如日中天,在回國的機艙內,華航空姐紛紛表態;下了飛機、進入大廳,接機人潮更是萬頭鑽動。眼看,宋楚瑜離總統府,就差一步了。
     興票案,主宰了眾人的命運。宋楚瑜雖然贏得司法、卻與總統絕緣;李登輝一路追殺宋楚瑜、卻始終無法入他於罪;連戰放棄再議、與宋楚瑜結合,卻未因此得利;陳水扁反倒成為最大贏家,當選中華民國總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