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反課綱學生昨晚衝進教育部,遭警方逮捕一事,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偕同13執政縣市首長,24日發表聯合聲明,籲教育部應對此次課綱制定嚴重瑕疵,向社會道歉,並不得向學生提告。

 

聲明中指出,23日晚間看到高中生自己站出來,用肉身衝撞教育部,來抗議他們使用的教材遭到政治力的扭曲,我們被這股勇氣所感動,同時也覺得慚愧,因為給孩子一個健全的教育環境和客觀的內容,本應是大人的責任。

 

聲明表示,我們不願意看到這些熱血的孩子們,為了抗議爭議課綱而繼續受到傷害。我們在此提出聯合呼籲:

 

一、教育部應宣布立即撤回爭議課綱,現行課綱教材繼續沿用。

 

二、教育部應依法完整公佈課綱調整決策過程的資訊及錄音,並追究相關責任。

 

三、教育部應尊重學校自主選書權,不得以各種方式迫使採用新課綱教材。

 

四、教育部應對此次課綱制定嚴重瑕疵,向社會道歉,並不得向學生提告。

 

此外,我們鼓勵轄內的學校,延用沒有爭議的現行課綱,讓政治的干擾遠離教育。

 

最後,我們要求執政黨,體認到此事的嚴重性,不應放任衝突延續,更不要試圖抹黑學生,讓爭議儘早落幕,讓學生回到校園安心求學。如果馬政府仍舊執迷不悟,那改正爭議課綱、讓教育擺脫政治的干擾,將會是下一任政府的責任。

 

而我們誓言要扛下這個責任,絕不逃避!

 

民主進步黨主席 蔡英文

 

高雄市長 陳 菊

 

台南市長 賴清德

 

台中市長 林佳龍

 

桃園市長 鄭文燦

 

宜蘭縣長 林聰賢

 

嘉義縣長 張花冠

 

基隆市長 林右昌

 

新竹市長 林智堅

 

彰化縣長 魏明谷

 

雲林縣長 李進勇

 

嘉義市長 涂醒哲

 

屏東縣長 潘孟安

 

澎湖縣長 陳光復

 

民進黨執政八年就因為大學生辱罵陳水扁被關一年多,國民黨不可以告學生,民進黨就能把學生進監獄,真的是民進黨可以說的不代表國民黨可以說,民進黨做的不代表國民黨可以做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馮光遠自爆被「警告」 計程車司機反嗆遭「綠色恐怖」
    2015-07-27 今日新聞網 記者邱明玉/台北報導

    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馮光遠今(27)日在臉書上,以【談一件讓我非常憤怒的事】為題,他自爆遭到計程車司機「警告」,「不要把你的髒手伸進校園」,這席話讓他非常憤怒,立刻打電話向該名司機服務的大車隊投訴,而遭到車隊解除叫車權利的林姓司機,隨後也在臉書上反嗆遭到「綠色恐怖」,引發網友議論。
    馮光遠說,事情是這樣的,就在周日上午,搭大車隊的車子去新店崇光女中演講,車子開得很快,可是他沒有囉唆駕駛,不料,到了崇光女中,下車時,司機(車輛編號3069,姓林)轉頭用非常陰冷的聲音跟他說,「馮先生,我警告你,不要把你的髒手伸進校園」。
    馮光遠表示,他聽了之後,楞了一下,然後,用很堅定的語氣跟他說,「你再跟我說一遍」,這回,他的回答少了一個「髒」字,他說,「馮先生,不要把你的手伸進校園」。
    馮光遠說,他只回答他,「我會客訴」,林姓司機說,「隨便你」,在演講前,他跟主辦這次演講的「台灣聯合國協進會」同仁說,「給我幾分鐘,我要客訴」,然後,便打電話給大車隊客服部,跟他們講3069司機的事。
    馮光遠表示,下午,大車隊的客服打了好幾通電話給他,跟他道歉,並講了他們的處置情形,基本上的狀況是,他們解除了這個司機的叫車權利。他說,因為你們的誠意,他決定不把你們家的名字公諸於大眾。
    馮光遠說,其實多年以來,他搭車隊的車,跟許多司機都成了朋友,所以,不把車隊的名字寫出來,但是,他還是要把3069林姓司機的劣行在網路公布,是這樣的,林司機,作為一個服務業者,你再不高興一名乘客的政治傾向,你都沒有權利跟特定乘客說三道四,更遑論對乘客口出威脅「我警告你,不要把你的髒手伸進校園」。
    馮光遠表示,一來,乘客的手機談話(他跟朋友說,崇光女中的演講之後,就會去他們的餐會),不是司機可以亂下評論的內容,二來,如果今天一名司機可以用語言暴力羞辱乘客,明天他用肢體暴力對待乘客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馮光遠說,上個世紀九零年代藍綠對抗最激烈的時候,計程車司機,不管他們的立場是藍是綠,要是他們以己身的政治立場威脅不同政治立場的乘客,一定會被幹譙到悔不當初,想不到,在經歷十多年的政治互動之後,竟然還是有意識型態掛帥的運將,用他們己身的政治喜好,不只臧否乘客的政治偏好,還威脅站在對立面的乘客。
    馮光遠並說,3069林司機,今天在這裡揭發你,可是沒有把你的全名公開,如果你不識相,再用這種態度從事公共服務,下次,別怪他不客氣。
    馮光遠最後說,「曾經有個叫做金溥聰的想搞我,結果他成為法院認證的男妓。有個叫做盛治仁的想搞我,結果他成為人們談到人渣公務員時便會想到的一個名字。有個叫做吳育昇的想搞我,[他,馬的]吳育昇痛不欲生。3069林司機,帶種,你就試試看。」
    而該名林姓司機也在臉書上反擊,他說,「剛剛載到馮光遠到崇光女中演講,我心想:不是要政黨退出校園嗎?於是我很有禮貌的告訴他,馮先生,請不要大剌剌的把髒手伸進校園。他老兄立馬惱羞成怒,氣極敗壞的吼我,「我一定會去投訴」。」
    林姓司機說,「我一個小人物,只能很委屈的小聲告訴他:你們大人物,想要做什麼,我們都只能說,歡迎、歡迎啊」。該司機還PO出台灣大車隊總部約談他,要他回公司,有問題找「梅經理」的車上通訊畫面。
    林姓司機之後繼續發文,「架恐怖,綠色恐怖開始,政治迫害。那貨色還不是循一般客訴管道,是利用綠色特權,綠色力量,直接指揮最高紀律當局約談我。我要準備包伏去綠島報到,潛水去了。」事發後不少網友追蹤或要加他好友。
    此事也在網路上引發議論,有網友挺馮光遠說,「今天突然覺得你好帥…馮叔叔好帥!」「白目司機,活該。」
    不過更多網友在臉書上批評馮光遠表示,「你根本就是要讓司機活不下去,這就是你主張的人權!」「只是一時憤怒,不影響你的高社會地位。但你讓一個養家的司機沒工作收入,剝奪全家老小的生計,這就是你主張的言論自由,我真的對您很失望!」「馮先生,你憑什麼批評別人?你敢說自己沒有政治力介入校園嗎?」「真的很沒肚量!還要跟人家出來選?掉漆了啦!還是趕快隱退才實在⋯別再荼毒這社會。」
  • 呆丸哈哈哈
  • 「志願兵」與肉身衝撞的「特攻隊」
    2015-07-30 聯合報 黃光國/台大心理系教授(台北市)

    反課綱微調學生及民眾深夜闖進教育部,占據部長室,遭警方逮捕,旋獲交保。一名男學生高舉布條綁住的雙手,供媒體拍照。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及十三位綠營執政縣市長發表聯合聲明表示:看到高中生站出來,用「肉身衝撞」教育部,「我們被這股勇氣感動,同時也覺得慚愧,因為給孩子一個健全的教育環境和客觀的內容本應是大人的責任」。
    我想請教綠營縣市長:什麼叫「健全的教育環境」呢?「日治」或「日據」,「日本統治」或「日本殖民統治」,「慰安婦」或「婦女被強迫做慰安婦」,什麼才是「客觀的內容」?
    周婉窈主編的《台籍日本兵座談會記錄》收錄一篇「櫻特攻隊」的訪問稿。一九四三年日本在南洋節節失利時,受訪者盧永發正在台灣北部礦區一所小學任教,配合動員協助軍醫辦理志願兵身體檢查工作。午息時,有位海軍軍官問他:「當老師的教學生忠君愛國、為國犧牲,你是不是跟今天受體檢的人一樣也有志願從軍的勇氣?」身為獨子的盧永發只好簽上志願書,離開待養的母親,成為第三期志願兵,於一九四四年八月入營受訓六個月。
    入營第一天,部隊長就說:「現在起,你們的社會地位、學歷、經歷,什麼都沒有了。你們的生命價值只有一角五分錢(明信片一張),『為國戰死』,一句話便結案。」
    「日本兵」入營後,原服務單位要付本俸給其家族作生活費。但盧永發是「志願兵」,所以他原來服務的小學也不必付生活費給他母親。不僅如此,「志願兵」和「日本兵」在軍中的職務也不同。
    盧永發結業後被分發到宜蘭「櫻特攻隊基地」擔任整備兵,當時台灣四周空海已完全由美軍控制。他們是預科練習生,十七、八歲的小男生,經過飛機駕駛訓練後,一心一意準備為天皇犧牲性命,希望達成「一機對一艦」使命。
    神風特攻隊員的黃泉之路是由抽籤定順序的。出發前三天,他們被招待到宜蘭市區的海軍招待所「吾妻」料亭,「日本妓女、朝鮮P、台灣查某豔裝相待,吃喝玩樂隨你便。體會一下大男人該有的全部享受,讓你死而無憾。」
    「出發前一晚,要舉行活喪禮。這一群小男生身穿白色襦袢(和式內衣),跪坐在神桌台上,供著水果,白陶皿杯盛滿清酒,如同供神。由神社的神主(神和尚)誦讀祭詞,驅逐惡邪及開導黃泉路後,飲盡清酒而結束喪禮。」禮成後,就往寢室享受人間的最後一夜。
    這時整備兵須趕回停機場準備。大約清晨四時,零式戰鬥機升空後環繞兩圈便往海上消失了。約十分鐘後,水平線上升起的微紅火光就成為晨報的頭條新聞戰果,實現了「預科練」少年的玉碎夢,這些少年就如櫻花般凋落了。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軍投降時,許多日本軍人從收音機聽到天皇「御音」的投降宣告,個個痛不欲生,抱怨失去獻軀機會而放聲大哭。盧永發他們這群整備兵卻「莫名其妙,是憂?是喜?一時失去了綁身的枷鎖,卻像也失去重心的感覺。不得不佩服日本忠君愛國教育的成功。」
    我們該如何體會上一代台灣人被迫「志願」當兵的感受?民進黨再度執政後,要如何扛起教育下一代的重任?「現行課綱」很明顯是要告訴下一代:日據時期不是殖民統治,二戰時台灣是屬於「戰敗」的一方,台灣「志願兵」就是「日本兵」,「慰安婦」並沒有受到強迫。我想請教綠營縣市長:這樣的課綱沒有扭曲歷史嗎?難道讓我們下一代相信,父祖是像「特攻隊」那樣「神勇」的「日本兵」,敢於駕機「肉身衝撞」敵艦,我們的教育就成功了嗎?台灣人就有尊嚴了嗎?
  • 呆丸哈哈哈
  • 緊急超重點澄清『反黑箱課綱』者的不實說法!
    侯立藩專欄

    反課綱發言人自殺,引發輿論譁然,雖目前無法確定其自殺原因為何,但各方人馬都盡力把此事與課綱微調扯上關係。反課綱者暗指政府是兇手,他們硬要這樣講,我也無話可說,但是我對於他們一再的對課綱微調的內容進行錯誤宣傳感到十分憤怒。今晚我再也無法容忍,故發此文鄭重澄清!

    其實我不是第一個發相關文章的人,教育部及社會大眾不知幫忙澄清過多少次,但反課綱者依然持續傳遞錯誤訊息並吵鬧不休,我沒別的辦法,只好再寫一篇持續澄清,他們只要繼續作亂,我就繼續發文,絕對與他們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反課綱者真反的是內容,程序問題只是藉口。無論如何,他們都覺得『程序』與『實體』都有問題。以下就最常見的謬誤予以破解:

    程序:
    1. 檢核小組於法無據?
    解惑:
    檢核小組的存在及組成實於法有據。依據中央行政機關組織基準法第28條規定,機關得視業務需要設任務編組。國教院因此邀請有調整課綱經驗的課程綱要委員、教科書編者及審議委員等相關學科領域專家組成『高級中等學校及國民中小學社會、語文領域檢核工作小組』,簡稱『檢核小組』,參與課程綱要之統籌與規劃。
    檢核小組沒有直接調整課綱之權責,其研究成果僅具有「建議」權,所建議之調整內容,尚須彙總公聽會意見,再經教育部課發會、課審大會多重審查修改,才能成為正式課綱,因此決策權還是在教育部。

    2. 公聽會偷偷摸摸且一言堂?
    解惑:
    非也。教育部發文通知教師參加公聽會的時間確實距離公聽會時間過近,導致許多教師收到公聽會通知已距離截止日期太近或過了截止時間,這部份教育部的確有疏忽,不容否認!但是教育部有沒有補救措施?有!許多教師發現過了截止日期後打電話到教育部詢問是否可以參加,教育部全部同意,而且有人根本沒電話報名,直接到現場表示要參加,教育部依然同意,這是什麼概念?截止日期形同不存在!
    公聽會有沒有辦,有辦,且北中南各辦一場,三場來超過百人,與會者皆能暢所欲言,現場正反雙方意見都有,所以不是沒辦公聽會,有辦,且辦的正大光明,也有很多人來參加,絕非辦的偷偷摸摸,也絕非一言堂,更絕非小貓兩三隻!

    3. 課綱違法?
    非也!這句話不只出自反課綱學生的口中,還出現在具有法律專業背景的中研院研究員黃國昌及民進黨發言人黃帝穎律師的口中。
    真實情況是根據監察院的報告,課綱程序部分全然合法。高等行政法院確實有做出教育部敗訴的判決,但請注意!!!法院指的違法的部份是指教育部沒有依照政府資訊公開法公布委員名單及會議記錄,不是說課綱內容違法!!!教育部針對這個部分已經上訴,案件目前仍在審理中。
    講的專業一點,高等行政法院審理的對象是課綱微調程序『後』的資訊公開與否,這與課綱微調的程序及實體是否違法完全無關。要說的簡單一點,就是法院認為教育部應該在課綱程序後公布會議記錄與委員名單而已。故隨意說課綱違法,就是妖言惑眾,其行為與周姓爛嘴沒有區別!

    實體內容:
    1. 我國最高峰是喜瑪拉雅山?我國首都是南京?
    解惑:一派胡言!無論是新課綱還是舊課綱都沒有這樣的內容!媒體會瘋狂報導喜瑪拉雅山的問題是教育部在中部辦座談會時一位台中一中的歷史老師許全義亂說的,媒體未查證就亂報,謠言流傳至今,陰魂不散,必須要強力澄清!

    2. 二二八事件被刪除?
    解惑:胡說八道!新課綱不但沒有刪除二二八,還將它從原本舊課綱裡次要的說明欄提升到重點層級的標題欄!!!!

    3. 白色恐怖被刪除?
    解惑:大錯特錯!公民與社會科將原「…蔑視人權的歷史教訓,例如:我國的白色恐怖、良心犯、德國納粹等」舉例部分,修正為:「…蔑視人權的歷史教訓,例如政府濫用權力對人民的迫害,以及殖民政府對殖民地人民的歧視」,以概括性說明取代原課綱明確的舉例限定,回歸課綱屬綱要性規範之性質。
    教科書編寫者一樣可以將白色恐怖納入其中。事實上,檢視6版本中,龍騰、翰林、三民、全華等4版本,修訂後的教科書仍維持白色恐怖內容;南一版本則是修訂前後都沒提到白色恐怖,而是以納粹屠殺為例。此外,老師上課上到這段時一樣可以舉白色恐怖為例,教育部從來沒有禁止白色恐怖出現。

    4. 新課綱刪除鄭南榕?
    解惑:舊課綱本來就沒有鄭南榕,新課綱要怎麼刪除?誰如果發現舊課綱有鄭南榕,來找我,我會請你去拜拜或禱告,因為你看到鬼了!

    5. 新課綱用『原住民族』,不寫平埔族?
    解惑:亂講!95課綱即使用原住民族,當時這樣使用,並未讓編寫者因而不寫平埔族的內容,其內容照樣出現於課本之上。『原住民族』之稱呼是依據原住民法之用語而來,並且與憲法增修條文之用語相同。雖然根據該法『原住民族』只指所謂的『高山族』,但課綱從未要求不得提到平埔族內容,課程編輯者依然可以在內容放入平埔族內容。所謂『刪除平埔族內容』之說法於事實不符。

    其他:
    1. 請弄清楚『課綱』與『課文』的差別!
    抗議學生基本上搞不清處這兩者的差別,不斷的指責新課綱刪了什麼漏了什麼。事實上課綱全名叫課程綱要,他是教育部提供給教科書編寫者作為編書的依據,是非常概括性的東西。編者依據課綱編出課文,學生讀的是課文不是課綱!許多人就是搞不懂,所以拿『舊課文』來跟『新課綱』相比,然後說少了什麼什麼的,根本是亂比一通。
    舉例而言,新課綱講到威權政治沒有要求舉例白色恐怖,但是編者一樣可以在課文中以此為例來說明威權問題。即使課本也沒寫,老師上課一樣可以講!

    2. 『史實』與『史觀』的差別
    『史實』是一件事裡確定的人事時地物,不因為訴說者的不同而改變,『史觀』是說故事人的立場,不同的人對同一件事可能有不同的敘事方式,會影響到聽者的認知跟感受。
    舉例而言,一對情侶吵架,雙方對人事時地物有共識,但男方把這件事說給他朋友聽,他朋友會覺得男方對,女方不對。女方把這事說給她朋友聽,女方朋友說女方讚,男方是爛男人。為什麼會這樣?因為說故事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所以會說出截然不同的版本!(我現在緊急寫作,所以說男女。我不是歧視同性戀!不要拿這來跟我鬧!)

    3. 到底該採取什麼史觀;中華民國史觀?台灣國史觀?
    台灣長年因意識型態與國家認同爭吵不休,這個問題其實才是課綱爭議的根本問題,前面全都是鬧假的!
    為什麼反課綱者支持舊課綱?因為舊課綱是在陳水扁前總統時代通過的,陳前總統哪一黨?民進黨!民進黨支持什麼?台獨!然而民進黨知道台獨只能說說卻根本做不到,所以不斷的在各種地方偷渡這樣的意識型態,課綱當然也包含在內。今天的新的課綱並非什麼統一課綱,而是站在中華民國憲法的基礎上忠實的反映憲法的精神。

    舉例而言,新課綱把舊課綱中指稱對岸的用詞『中國』換成『中國大陸』,為什麼要這樣?因為根據憲法,中華民國才是真正的中國,既然中華民國是真正的中國,那麼當你說到中華民國憲法中屬於中華民國的領土的大陸地區時使用『中國』,就等於是把你自己排除在中國這個概念之外!

    再來,慰安婦問題前加上『被迫』,這也是準確反應中華民國的史觀。事實上這也不僅僅是中華民國的史觀,凡是被日本侵略殖民過的國家都有這樣的問題,而這已經經過反覆驗證證明慰安婦是被迫從事性工作的。如果你覺得不是被迫,那顯然是你站在日本史觀中的錯誤史觀及不敢面對真相的史觀,你才會有這種幻覺!

    此外,日治改成日本殖民統治,也是反映中華民國史觀。站在中華民國的立場及當時台灣人的立場,日本就是殖民統治,說日治並不能準確反映出日本『殖民』的事實。有人說日治被改為『日據』,這是錯的,新課綱沒有這樣改。新課綱也同意編者可自由選擇日本殖民統治或著日據作為用語,沒有強迫使用『日據』這回事!

    最後,簡單的說一下為何要採中華民國史觀?因為今天支配我們生活的就是中華民國憲法及根據它來制定的法律,歷史課綱不可能同時列出數百種史觀,那到底要列哪一種?到底要站在誰的角度來說故事?當然是中華民國憲法及政府的角度。如果要堅持舊課綱,那就是站在虛構且不存在的『台灣國』角度來說故事。請問,台灣國建國了嗎?正常人都知道沒有!

    再補充一點,關於黑箱,真正的黑箱是前朝搞的課綱微調,因為那時的調整根本沒按照任何程序,什麼公聽會、檢核小組等一概沒有,總統一聲令下,教育部僅找了獨派色彩濃厚的『台灣歷史學會』擬好課綱就火速上路。所以這些『反黑箱課綱』的人最該反的就是以前的舊課綱而不是依法而定的新課綱!

    以上諸點,鄭重澄清!誰在造謠,歡迎讀者檢舉,我必再發文導正視聽!
  • 呆丸哈哈哈
  • 美國共和黨候選人川普在推特上面講了一段話:「希拉蕊柯林頓連她老公都無法滿足,要怎麼滿足美國呢?」這則物化女性的言論讓美國女性網民大為光火,決定投票給希拉蕊。同樣是物化女性,在台灣代表時代力量參選立委的馮光遠,整天醜化性工作者與同性戀族群,把「男妓」一詞掛在嘴上,卻被網友推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