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1,蔡英文FB說「單周工時40小時是民進黨推動的。」⋯⋯
104/5/8,蔡英文對彰濱工業區企業說「老實講,我真的也覺得台灣的假真的休太多了!」、「這次40個小時的事情是國民黨主動發起的」(難得蔡主席願意還國民黨一個公道)。
104/5/10,蔡英文FB說「民進黨支持勞工每周40工時的政策立場,從來沒有改變」。


 沒錯!單周工時40小時是民進黨推動同時也是推動變形工時害死700多萬勞工力挺財團的罪魁禍首,
當初是誰執政陳水扁是誰當勞工局長陳菊,發明變形工時,達成所謂40工時,隔週休二日,所謂變形工時就是把原本週六工作時數部份移轉至週一到週五原本五點下班變五點三十分下班。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兩大右派政黨,被意識形態掩蓋的台灣危機
    2015-05-14 聯合報鳴人堂 溫朗東

    蔡英文說:「台灣勞工假太多」。這是真的嗎?台灣工時已經是全世界第三、第四高,薪資成長對照企業獲利卻是少得可憐,甚至往往是企業虧損,員工得要減薪共體時艱,企業如果賺錢,仍然要共體時艱……

    我在先前的專欄中已經提到,在目前的選舉生態下,候選人要當選,得花很多競選經費,非得仰賴財團的贊助。

    從這個脈絡來看,蔡英文本來就是財團出身,無法設身處地體會勞工處境,並不令人意外;民進黨仰賴財團的政治獻金,要能大刀闊斧的進行勞工權益爭取與房地改革,也不能抱太大期望。而即使認知到民進黨是個右派政黨,也無法挽回國民黨的頹勢──以一樣的標準來檢視,坐擁千億黨產、政商關係複雜、中國買辦絡繹不絕的國民黨,只會是更右派的選擇。

    兩大黨雖然都屬於經濟上的右派,都無法針對台灣「分配正義」的議題做出有效的成績,但這個嚴重的問題被壓制在意識形態之下,大部分的民眾並未感覺到它的存在,而是把矛頭指向了馬英九的兩岸政策,認為是馬政府終極統一的意識形態,造就了生活的困窘。

    是統獨的問題還是分配的問題?

    誠然,服貿所引發的爭議及大規模社會運動,再再反應了人民對時局的不滿,而從服貿到上月的熱門話題「亞投行」,馬政府視兩岸關係為經濟成長的萬靈丹的偏執心態彰然若顯,彷彿認為只要擁抱中國,就能幫助台灣成長茁壯。如果說這是一種推理草率的偏執心態的話,那另一個端點,認為疏遠中國必能幸福美滿,也是一種偏執。

    馬政府在兩岸經貿往來的一廂情願、不嚴謹、成效不彰,並無法全盤否定兩岸經貿往來的必要性。這一點,民進黨也是心知肚明,由於兩岸經貿往來全面結冰,必然直接衝擊台灣經濟,因此蔡英文至今不敢說一句「拒絕各種形式內容的服貿」。甚至在自經區的議題上,陳菊與賴清德還抱持著樂見其成的態度。

    即使中國內部有人治凌駕法治、勞工薪資上漲、外資撤離、地方呆帳飆升、房地產崩盤、經濟發展趨緩……的種種風險,但沒有一個國家是只有獲利,沒有風險的,台商前進東南亞一樣有風險。或許,雞蛋全放在中國這一個籃子裡,政治上跟經濟上的風險都過高,但要抽身而退,也不是短期能夠無痛達成,只能仰賴適當的外交手段以及嚴謹的監督審核,與中國維持經濟籌碼與政治籌碼的平衡。

    對於民進黨死忠支持者以至於獨派團體而言,由於國民黨根本不具備執政的正當性(殖民政權),因此,國民黨做的一切都是錯的,換言之,兩岸之間能夠互不往來當然最好,如果勉為其難要交流一下,那就交給有台獨黨綱的民進黨來做吧。

    這樣的邏輯顯然是過度高估了民進黨的政治操守。首先,民進黨同樣仰賴財團鼻息,而中共就是巨大無比的財團,若能提供金援給綠營,基於選戰經費考量或是個人慾望,民進黨能有拒絕的道德勇氣嗎?再者,民進黨要執政,得要同時抓住台獨支持者與在乎民生經濟的中間選民,而台獨人士總會自己找到自我說服的方法:民進黨再怎樣,都沒國民黨那麼統……那何不把民生經濟擺在台獨之前?

    分配不正義的不滿轉置到了媚中身上

    另一方面,台獨支持者與中間選民的界線是浮動的,近年來台獨意識逐漸高漲,馬英九被戲稱為「台獨教父」,但或許並非是台灣的主權受到顯著的危害,而是民眾感受不到經濟成長的果實。(您知道時至今日,陸資來台的總額不過12億美元嗎?約莫只有台積電市值的百分之一。表面上,馬英九讓台灣門戶洞開,事實上,在經濟部投審會的保守態度下,進駐台灣的陸資遠比想像中來得低。)

    高漲的房價以及低迷的薪資,日漸高升的貧富差距,青年對未來喪失希望,嚴重的少子化現象,導致未來國力面臨嚴重危機。這些不滿,反應到馬英九一次又一次對中國的卑微外交態度上,把「分配不正義」的問題轉置到了「媚中」身上。事實上這是兩個不同的命題。

    馬政府的兩岸經貿遇到最大的問題是,即使有經濟果實,也被大財團以及國民黨的買辦給吸去了,台灣的民眾分不到任何甜頭,這時讓我們來思考一個問題:假設從2012年開始,新鮮人起薪四萬起跳,每年薪資成長超過10%。房價(特別是台北)只有現在的一半,馬政府還會受到嚴厲的批評嗎?還剩下多少人會站上街頭?還會以義憤填膺的指責馬政府親中賣台?

    但國民黨跟馬英九終究是在同一艘船(黨派結構)上,競選經費是選舉的關鍵,要國民黨自廢黨產無疑是自斷手腳,錢既然對選舉而言這麼重要,要對抗黨內的中國買辦風氣,也是絕無可能。民進黨就算是假台獨真右派,那又如何?終究得要自我收斂,給支持者一些交代。國民黨不管派誰出來,不管講些什麼,都難以挽救頹勢。國民黨只能輸,輸到民進黨被民眾看破手腳,發現薪資依然少,房價仍然高,才能再來嘗試重新執政。但那也只是反覆循環,改善空間殊為有限。

    對民進黨而言,真正的考驗到2020才正式開始,不敢動財團建商,勞工權益不會改善,房價依然高不可攀(雖然這幾年已經有緩跌的態勢,但速度甚為緩慢)。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是,主張反核的立場,在2019年核一廠機組到達除役日期之後,反核不再是「維持現況」,而是缺電甚至得要調漲電費的必然,那時如何在民生經濟以及非核家園的立場中做選擇,那將會是異常艱難。

    坦言之,台灣的現狀,不管您認為是好還是壞,不管蔡英文在明年是否順利執政,在我們真正意識到問題在於選舉文化導致的過度右傾之前,不管是兩岸經貿的深化、勞工權益的維護、房地改革的遲緩以至於少子化所造成的國力危機……都會繼續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