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巨蛋錄音帶是否讓各位想起了吳敦義那卷變造過錄音帶【採到謝長廷的指紋】,大巨蛋錄音帶很可能有謝長廷跟柯文哲的指紋,因為民進黨及綠蛆特性是自大性格所附加的得意忘形所形成的,所以李登輝才會說不懂得謙卑。



何況說現代科技一日千里才有現在的高速公路,誰還會用落伍的錄音機,一按下聲音那麼大不就被抓包,錄音筆等器材具閃存軟體,方便攜帶不易查覺,市面流通10幾年,誰還會用20年代產品誰就是笨蛋'光憑名嘴所認為就要移送'台北市府廉委會屬非法公家組織,法務部應要求移依法解散,只要廉委會敢用北市府名義行文給馬總統'將依偽造公文書罪提起公訴'否則台北檢調就是瀆職罪。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選擇移送法務部其實是怕觸犯誣告罪
  • 2015年05月09日13:52 蘋果即時 作者:鄭深元(律師,前特偵組檢察官)

    北市府廉委會,8日完成大巨蛋BOT案第一階段調查報告,直指時任市長的馬英九、財政局長李述德任內與遠雄簽約有四大重大缺失,包括零權利金、附屬事業填補公共建設條文刪除、市府放棄接管權、甄審委員會審議不公等缺失,並建請市府將馬英九和李述德依圖利等罪移送法務部。
    前日才與鄭文龍律師開會,今日在報上看到這一則新聞,備覺新鮮。輿論多數認為廉委會此舉不夠專業,應該移送檢察署。聞之不禁莞爾一笑,這傷害的是鄭文龍律師的專業,實在誤會大了。
    刑法誣告罪規定在第169第1項:意圖他人受刑事或懲戒處分,向該管公務員誣告者,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依最高法院的看法(18年上字第1228號判例):在此處的「該管公務員」是指「具有偵查犯罪權之公務員」,也就是必須向有偵查犯罪權之公務員誣告,才算誣告。
    問題就在於北市府或廉委會向法務部告發或移送,法務部算不算是具有偵查犯罪權限之公務員?法務部業務、職掌,依法務部組織法第1、2條之規定,係辦理全國檢察行政之政策規劃、法規研擬、指導及監督等等,也就是說,法務部雖下轄各級檢察署,但是其實並非偵查單位、只是檢察「行政」單位,所以自然「不」是誣告罪所稱的該管公務員。而檢察署就個案偵辦,也是獨立於法務部,不受任何干涉,並無上下隸屬關係。也就是說,向法務部誣告他人犯罪,並不會構成誣告罪。最高法院諸多判例均作如是解釋,例如有民眾向國稅局、民政廳長、黨部、軍事團長誣告他人犯罪,最高法院向來認為均不符誣告罪之要件。
    北市府及廉委會若真有擔當,建議應該直接移送北檢或特偵組辦理,以免落人口實。
  • 【全文】扁律師聯合聲明 要求徐佳青道歉
  • 2015年03月09日18:48 蘋果即時
    民進黨前發言人徐佳青自爆前總統陳水扁過去曾收了建商幾10億元,引發各界議論,陳水扁律師團下午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徐佳青「虛矯情節」,如無事先查證,應鄭重道歉,還陳水扁一個公道!律師團表示:「否則民進黨任由此種荒謬發言,還何需敵人」?(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陳水扁總統律師團聯合聲明 全文
    爰就民進黨前發言人徐佳青女士,於赴美演講時,未親身經歷且未經確實查證,卻指稱陳水扁總統曾收受營造業者數十億元之政治獻金乙事,此虛矯情節,不僅無端引發社會爭議,使陳水扁總統之清白再次壟罩陰霾,進而撕裂支持者情感,已蒙受司法冤抑多年之陳水扁總統,其盼望之正義將待何時方能守得雲開見月明,為正視聽,導正偏差言論,本律師團特發表聲明如后,以捍衛陳水扁總統之名譽及權益:
    (一) 扁案是眾所周知的「政治迫害」案件,倘真有上開徐佳青女士所指涉之情節,當年傾一國之力,窮盡各種手段追訴陳水扁總統之檢調機關,怎會輕易放過任何一絲一毫打擊陳水扁總統之機會?
    過去陳水扁總統其孤身一人,面對國家機器即特偵組排山倒海而來的訴追,有龍潭購地案、國務機要費案、二次金改案、外交零用金案、偽證案、妨害國家機密案等等,不只有最高法院刑五庭所為99年度台上字第7078號判決,迅速在五都大選前將扁定罪,罕見地在上訴三個月內就「自為判決」將龍潭案及陳敏薰案確定,違背最高法院審案之慣例,已讓外界質疑。此外,對於公務員之定義,前開最高法院判決竟又搬出被棄置不用之舊見解「實質影響力」說來定罪,全然為陳水扁總統「量身打造」般地羅織罪證。又國務機要費案一審審理時,公開抽籤由周占春法官該庭審理,卻臨時撤換法官,無怪乎始終遭受政治干預審判之批評。另尚有特偵組教唆辜仲諒涉犯偽證乙事,族繁不及備載。而種種以國家機器追殺卸任之陳水扁總統之作為,實讓人瞠目結舌,此事又發生在馬英九政府主政期間,肇致扁案始終無法擺脫是典型的政治鬥爭案件之陰影,亦讓外界見識到台灣司法黑暗墮落的一面。然,換言之,假使真有徐佳青女士所指涉之情節,當年欲除陳水扁總統而後快之「司法黑手」,豈有不見縫插針、興風作浪之理?因此特偵組尚不敢再進一步指訴,而徐佳青女士所作所為,無非是讓有心人士大作文章,甚至再進行所謂誤導外界之「依法調查」程序作為政治操弄手段,縱然最終如前開追溯陳水扁總統之案件已多數真相水落石出、判決陳水扁總統無罪,惟陳水扁總統之清譽早已再受不白之辱,多年之冤抑及無妄牢獄之苦,又有何人能夠為其平反?
    (二) 徐佳青女士,係民進黨內優秀之年輕世代,亦位居發言人之要津,其舉止不僅為個人,更是代表全黨而動見觀瞻,然其僅憑虛矯之事實、未經查證,即發表不當言論,徒增社會動盪不安,已失政治人物應有之分際。
    陳水扁總統在任八年期間,以推動台灣之民主化落實為己任,並肯定言論自由為我國全體國民之應有權利,因此在其所涉可受公評之事項,無不虛心接受社會各界之指教,以擺脫過去戒嚴、專制之遺毒,使政治不再成為「一家之言」。惟此並非允許任何人可以虛構、虛偽之事實發表言論而誤導社會大眾,尤以,徐佳青女士身為民進黨發言人,其言行作為,倘輕率不實,不只容易成為有心人操弄之題材,更讓黨內支持者之信賴蕩然無存。我國實務見解就此亦有明言:「按言論可分為『事實陳述』及『意見表達』,前者有真實與否之問題,具可證明性,行為人應先為合理查證,且應以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為具體標準,並依事件之特性分別加以考量,因行為人之職業、危害之嚴重性、被害法益之輕重、防範避免危害之代價、與公共利益之關係、資料來源之可信度、查證之難易等,而有所不同。」,即徐佳青女士就此未為事先查證,便率而陳述虛矯之事實,並不符法律保障言論自由之要件,且其乃政治人物,此率然指控發言之作為更有未洽!也係荒謬,令人難以置信!
    (三)徐佳青女士如無事先查證,應鄭重道歉,還陳水扁總統一個公道!否則民進黨任由此種荒謬發言,還何需敵人?
    徐佳青女士固有個人之言論自由,但對於陳水扁總統是否涉有收受不法或不當獻金之發言,屬嚴重損人名節之指控,應要有相當之事證及查證方得為之。另陳致中個人是否入黨,是否參與立委選舉係其個人自由,不該以不認同之意見來抹黑一心為國為民奉獻之陳水扁總統,此種種誇大言行,更是讓親者痛、仇者快,反而讓近日被指摘收受科技業大老兩億元捐款、弊案纏身之馬英九,在此全身而退,如此,正義公理焉得昭彰!為免誤導,弭平無謂爭議,特發此聲明澄清!
    辯護律師 洪貴參
    石宜琳
    鄭文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