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媒體人周玉蔻死咬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代表馬英九和頂新魏家有不正常的往來,兩人分別是“總統府”的大小門神,並要求馬英九出來說清楚。雙方9日下午上節目對質,羅智強一開始稱呼周玉蔻是“周女士”,但後來講到激動處,忍不住直接喊出周玉蔻的名字。而周玉蔻則是以“總統府”副秘書長來稱呼羅智強,最後發嗲稱“智強”,讓現場媒體雞皮疙瘩掉滿地。


 周玉蔻接下羅智強的戰帖,9日下午赴華視錄影對質,周玉蔻率先發言,以連續9個問題,質問羅智強是否代表馬英九,去和頂新魏家有不正常交流。周玉蔻以“總統府”副秘書長來稱呼羅智強,並強調羅智強所代表的身分。


  


隨後,羅智強針對4次與頂新魏家見面的情況,進行說明,並強調一切和馬英九沒有關係。周玉蔻顯得焦躁,不斷打斷羅智強的談話,因此羅智強數度表示:“周女士,妳講話時,我都沒有打斷,請妳聽完我說的話再發言。”


  


在一個半小時的錄影過程中,周玉蔻一直緊咬羅智強是馬英九的分身,馬英九不可能不知道羅智強和魏家的關係。羅智強則一邊計算周玉蔻質疑的次數,並說:“周女士,妳已經跳針10次了,再跳針,我的回答還是一樣。”


  


錄影過程中,羅智強顯得較為沉穩,並準備許多先前周玉蔻在媒體上的發言,一字一句來質疑周玉蔻。而周玉蔻則較為焦躁,常常不等羅智強把話講完,就打斷羅智強,或是插嘴講話。


  


到了後半段,周玉蔻轉變策略,向羅智強喊話,稱呼他為“智強”,要求羅智強不要再幫馬英九講話了,並直指馬英九應該出來面對。不過周玉蔻一聲聲“智強”,語氣又非常嗲聲嗲氣,讓看轉播的記者們不禁雞皮疙瘩掉滿地,直呼不蘇胡。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請看獨派媒體如何吹捧周玉蔻!
  • 周玉蔻的媒體顛覆 泛藍頭痛
    2004/10/21 新台灣新聞週刊第448期 陳宗逸
    國民黨方面日前向媒體嗆聲,鎖定「專罵泛藍」節目採取有效反制措施,為國民黨立委炒熱選情。被點名的,就是汪笨湖和周玉蔻二個人的政治評論節目。其中,周玉蔻所領軍的「台灣高峰會」,短短不到半年多的時間,在爭議中成為最新被鎖定的目標,對照周玉蔻個人在媒體界的資歷、言論的犀利、作風的大膽,更顯示出遠比別品牌節目具有的「顛覆媒體」意味。周玉蔻在台灣的新聞圈打滾三十多年,人脈、經驗與判斷力都遠比目前檯面上的政治名嘴還要精準深入,憑著這些優異的條件,周玉蔻的節目吸引越來越多的原本並不關心政治議題的中產階級觀眾,讓一再被她點名痛批的連、宋備感芒刺在背。
    接受《新台灣新聞周刊》的專訪過程中,周玉蔻用她一貫犀利的言詞字眼與頗有特色的發聲,仔仔細細的將她一路走新聞圈以來,怎麼看待台灣這片土地、媒體與政治混雜關係一一道來。對於國民黨來說,周玉蔻這個人對他們的殺傷力,遠遠高過其他的媒體名嘴,最近為此還不惜告上法院,要與她對決到底。周玉蔻說,因為她從學校畢業之後,一路從天下雜誌、聯合報到有線電視,對這些偏藍媒體參與政治運作的內情,她了解太多了,甚至在聯合報長期擔任記者的時代,她親眼目睹主流、非主流的鬥爭中,聯合報如何的介入操弄,這是他個人親身的經驗,環顧現在媒體名嘴圈,很少有人有這種歷練,這也是周玉蔻跳出來之後,國民黨陣營更加緊張的關鍵。周玉蔻說,她未來不排除寫一本書,將聯合報以前介入政治鬥爭、如何占盡台灣人便宜的內幕全部公布出來,她也不怕任何人的威脅。
    一般觀眾都清楚的記得,周玉蔻在總統大選之前,還是媒體點名的所謂「飛碟幫」的一份子,被人與趙少康、陳文茜等人相提並論,對此周玉蔻解釋了箇中原因。她說,早在二○○○年總統大選的時候,她就已經支持陳水扁了,二○○四年總統大選之前很長一段時間,她在飛碟電台的節目就已經開始批判連宋陣營,只是沒有被用放大鏡來解讀。與陳文茜鬧翻,周玉蔻說其實已經醞釀很久,她就是看不慣陳文茜拿國民黨的利益還到處操弄媒體,她說,陳文茜有一段時間根本是台灣兩大親藍大報的「地下總編輯」,每天只要拿起電話就可以影響各報的頭版頭條方向,有時候還會編排節目內容計劃,要周玉蔻配合「今天罵高鐵、明天罵......」,周玉蔻實在受不了這種操弄媒體和炒作新聞的方式,才會公開與陳文茜決裂。而說到與趙少康之間的口角,周玉蔻則說那是弄巧成拙。
    雖然與飛碟電台鬧翻是弄巧成拙,但是周玉蔻首度透露一個秘辛。她說,她的父親生前是一位軍人,一生都是忠誠的國民黨黨員,但是她當時要去飛碟電台主持節目的時候,她的父親說,「不要去,因為趙少康是個『叛徒』!」當時趙少康脫離李登輝主導的國民黨,另組新黨對抗,在周玉蔻父親的眼中其實是很不堪的。回想到自己的父親,周玉蔻說,她今天會跳出來大力抨擊泛藍,就是因為看不慣這些「外省權貴」想要「復辟」,不論是第一代的李煥這些人,還是第二代的李慶華、李慶安、周錫瑋等,都是這種既得利益階級想要力挽狂瀾的指標性人物。周玉蔻說,最近有人罵她「暗中支持馬英九」,其實是不了解她的想法,因為在她的心目中,馬英九也是屬於這種「外省權貴」的一分子,未來實在不應該再想要企圖影響台灣的走向了。
    周玉蔻說,她的家庭不是所謂的「外省權貴」,父親生前雖然是軍人,但是後來就轉入教育界,一家人也沒有享受過任何高官俸祿。雖然如此,她的母親還是從小就教她類似「不要交『本省籍』男朋友」之類的觀念,她認為這是外省族群的一種集體。但是後來她唸書、出了社會、進入媒體圈,眼見的與接觸的層面更廣,才讓她開始眼界大開。對於這些在以往高壓統治時代,享盡榮華富貴的外省貴族階層,如今在政黨輪替之後還想要搞「我將再起」,周玉蔻以身為「外省人」圈圈的一分子,更是能體會這種族群與階級的危機感。但是她說,去看看這些一般的外省民眾以及她熟識的榮民伯伯,通常經過她的解釋之後,即使外省人也會體認到這種階級反撲的不合理,可以擺脫泛藍陣營的「綁架」。
    她認為,連宋現在正在進行整個國民黨陣營的「純藍化」,要將李登輝時代的「雜質」清光光。周玉蔻說,現在的國民黨高層,想要力挽狂瀾將整個黨產占為己有,鞏固自己的權力中心,為此還想辦法「綁架」一般外省籍民眾當政治鬥爭籌碼,這種做法她無法認同。
    但是,談到陳文茜的媒體現象,周玉蔻相當的憤憤不平。近日有主流大報寫專欄批評名嘴黃光芹為台聯嘉義市立委參選人凌子楚站台的舉動,暗指這是政媒兩棲。周玉蔻說,這實在很不公平,她從來沒有看過這些「有良知」的學者,寫過文章罵陳文茜、甚至鄭麗文的舉動。「陳文茜現在可是李敖的競選總幹事耶。那個鄭麗文自己要選舉,還主持節目,在節目中宣揚自己的理念。」但是對於這些事情,主流媒體都沒有人敢批評。周玉蔻認為,黃光芹只是單純的「幫人站台」,也沒有任何利益交換,媒體人支持某位參選人在周玉蔻的眼中,是可以被接受的,就像紐約時報近日站出來挺美國總統候選人凱瑞一樣。周玉蔻說,她以前也幫過新黨、親民黨的候選人站過台,當時也沒有媒體罵過她,但是今天幫泛綠說話,就被人用放大鏡檢驗。
    談到台灣的媒體生態,周玉蔻說那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她認為起碼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媒體都是泛藍的意識型態,甚至一些號稱「本土」的新聞台「我想他們的主管,一早起來翻報紙,應該也是中時或者聯合吧?」因為長久的黨國一體教育,讓現在的新聞人被「體制化╱機構化」(Institutionalized),在不自覺之間還是被黨國一體思想所宰制,無法翻身。她認為,還是要看未來的台灣下一代,是否有希望。而對於媒體新聞的綜藝化、淺薄化,或者政治人物的「藝人化」,這種搞「可愛型政治」的風潮,周玉蔻卻認為這是民主社會之下必然的產物,沒有必要針對此進行改造,因為社會演變如此,我們必須去忍受。她認為,未來只要再五年到十年,台灣社會一定會有改變,下一代的聲音將會出來,現在檯面上的所有政治人物其實都不應該幫未來的台灣量身打造出路。
    周玉蔻說,面對目前的媒體生態以及政治情勢,特別是泛藍陣營挾著媒體優勢,復辟力道又強又有勁,她覺得自己做節目批評真的只是「小蟋蟀擋車子」,個人力量實在很微薄,讓她感慨不已。陳文茜靠著女人的特質和媒體界的人脈,操縱台灣政媒界而得到利益。周玉蔻說憑她的經驗,也可以當像陳文茜這種人,甚至更出色,但是她不要,因為她把整個出來批判反動勢力的過程,當成是她個人外省人身分的一種「長期的心靈治療」。當被問到身為外省人,她對台灣的族群生態與國家認同有什麼感受的時候,周玉蔻只有一句話:「我是台灣人!」周玉蔻意在言外說,她父親生前曾叫她要學台語,她哥哥們也都會講台語,她雖然陰錯陽差沒有學會講台語,但未來有機會她還是會學台語,如此一來,對台灣的風土人情必然會有更深刻的感受、理解,也更能認同這塊土地!

    周玉蔻曾幫葉菊蘭拉票
    周玉蔻回憶,她大學時代的老師林懷民,曾經要她們到各個候選人的演講台聽一聽政見發表會,她曾經想向早年競選失利的康寧祥,偷偷打氣,可惜不敢接近。她後來周遊各候選人場子,被當時在台北市南區選立委的葉菊蘭所吸引。周玉蔻說,當年她年輕「怕死」,但是對葉菊蘭的先生鄭南榕自焚而死,葉菊蘭卻表現得相當堅強,覺得她個人特質「滿可愛的」,基於一股正義之氣,就開始偷偷投票給葉菊蘭,她最喜歡的立委候選人就是她,也曾經向家人大力拉票,可惜都沒有辦法得到支持。
    此外,有人說她現在批評泛藍,是因為拿了泛綠的錢。她笑著說,整個民進黨裡面,她比較認識的只有李應元,而且還是君子泛泛之交,在民進黨內沒有熟人。她與陳水扁總統見面,也都只是在公開場合點頭,沒有私底下會面過。有一次她跟阿扁說二○○○年大選的時候她投給阿扁,陳總統還露出訝異的樣子。但是周玉蔻淺笑著說,阿扁當時腦中浮現的應是「怎麼可能」?
    周玉蔻強調,身為媒體人,她追求的是「真相」,講該講的話。指控她拿綠營錢的人,許多是公開或半公開向藍營拿錢而恬不知恥者。如果被查出來她有拿綠營的錢,她可以自殺謝罪。那些攻訐她的人,敢不敢做同樣的宣示?(陳宗逸)

    ◎周玉蔻小檔案
    生日:9月9日
    出生地:基隆市
    學歷:政大新聞系、哈佛大學公共行政碩士
    經歷:中國廣播公司─記者 天下雜誌─資深編輯、聯合晚報─採訪主任、聯合報 ─記者、組長、採訪主任、TVBS周刊─總編輯、年代新聞部─總編輯
  • 總統內戰:李登輝為何被陳水扁擊敗?
  • 周玉蔻著 2007年 印刻出版 ISBN9789866873355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384075

    內容簡介:
    扁李開戰!從選舉競合到媒體攻防,台灣政壇一頁血淋淋的宮廷鬥爭史
    「捉鬼卻給鬼捉去!」
    執政十二年,權傾一時的「台獨教父」李登輝,如何遭陳水扁位移了獨派領袖的地位?
    陳水扁如何將勢力深入台聯?
    權鬥高手李登輝又為何會敗在弊案纏身的陳水扁手下?
      李登輝曾說過:「該戰爭的時候,要一舉殲滅敵人。」二○○八年第四屆民選總統大選前夕,台灣的民主仍然沉浮在內戰的火焰之中。李登輝的意志力堅決,毅力強悍,為了個人的前景、未來與權位,可以忍他人無法忍的屈辱,狠他人不能狠的殘酷,此乃他過人之處,也是他的政敵所缺乏的。這方面,他唯一的勁敵,是陳水扁。
      二○○八年三月二十二日,台灣就要進行第四屆民選總統的選舉了。從李登輝,第一位民選總統。到陳水扁,接連做了八年的台灣政治史上第二位中華民國民選總統。台灣人民對政治人物的信賴感,直線下落。
      「這是內戰。」二○○六年,台北以倒扁為號召的紅衫軍竄動,立法院裡罷免總統陳水扁的風暴一波波襲向總統府時。前總統李登輝,曾憂慮不已的形容,曾是亞洲四小龍、經濟奇蹟模範生的台灣,正陷在極端不安的內部戰爭當中。
    這是內戰,屬於總統的內戰。
    而誰將獲勝?
    二○○○年總統大選之後,被連戰趕出國民黨家門的李登輝,一度被尊為台灣之父。最後,被台灣之子陳水扁逐出綠營家戶。
    李登輝徹底被打敗了。
      本書以作者的近身觀察,實際經驗,密集資料搜集比對,和相關人士的訪談詢問為經緯,剖析解讀李登輝前總統被陳水扁總統擊敗的內幕,重新探索一場又一場沒有盡頭的政治騙局,也為關鍵的二○○八台灣人民大抉擇,提供觀察比對的參考。

    目錄:
    序言:騙子自首記
    埋葬一本書
    四種李登輝,只剩下岩里政男
    「妳被騙了,我們都被他騙了」
    簽名,不認帳
    阿輝伯,不敢接電話……
    誰背叛了台聯?
    南羅北謝?李登輝與謝長廷詐術結盟!
    「都是蘇A搞算命那一套……」
    「李扁位移」?捉鬼卻給鬼捉去!
    李登輝權謀學真相:選舉與鈔票!
    李登輝領導學真相:變奏的指揮棒
    李登輝狠詐學真相:是對手太差!
    李登輝忍功學真相:苟且偷生與謹慎存活
    台獨教父,太沉重!
    國安秘帳,誰污染了殷宗文的正直?
    賴國洲私買台視股票,李登輝明知故縱?
    三連任?李登輝曾經心動的美夢?
    日本行,預告岩里政男的回歸?
    中共剋星?當李總統用岩里政男的眼睛看中國……
    何處是家鄉?
    【結語】矛盾的靈魂:岩里政男的復活vs.李登輝總統的殘缺
    後記
    【附錄一】揭開民進黨台灣民粹牌奏效的歷史與心理因素迷霧
    【附錄二】無信不立
    【附錄三】李登輝簽字卻不承認的廣告文宣原始署名文件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