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九合一敗選檢討

不是換總統換江宜樺而是開除王金平立新法,這次多人討厭國民黨開除黨員都可求律法保護要開除者滑天下之大稽。只要立院千年狐存在,國民黨永遠不會好,台灣怎會好的了。
唯有開除王金平,服貨貿台新台紐等協議才有可能離開立法院

 

 

 


當然也可以反將一軍把王金平弄到上頭來當黨主席'來解決這些法案

 



否則未來將是中國可能解除ecfa,不會等台灣更不會為台灣而改變,為了成為能在世界呼風喚雨的第一經濟體,中國會不惜一切代價

 


1.選民結構改變喜新厭舊
2.只求短暫快樂'
3.國民黨太老實'打不還手
4.國民黨人太老
5.網路戰力太正
6.側翼太過缺乏
7.選民本質差異
8.藍為民綠為權
9.藍皮異骨太多
10.正視本質


11國民黨改革改半套


根據曾是國民黨市黨部文宣人員曾先生說:大學生被民進黨吸收與教育,所以這是國民黨沒去經營大學生區塊的問題,沒有人去說馬英九打壓誰'民進黨進入校園20年,國民黨退出20年,這是藍軍自己放棄的.....我是青工會的前任會長,我反應這問題已經十年,每年都提.....提到我的市黨部文宣委員的職務,都被黨部的老人幫把我幹掉


在曾先生卸任會長之後,今年太陽花學運就爆發,再爆發之前,我們的基層里長也提出青年學生的選票問題,台中市黨部主委一樣回答,我們國民黨就是要從校園退出.....我們很多人從此,就不想在管


開會的時候,誰只要敢說真話,黨部就拿誰開刀...以上的事情,我每次開會都反應,由於敢說真話於是我市黨部文宣委員不在聘用


目前我只剩下象徵性的,代表年輕樣板的民眾服務社監事職務,難道大家不知道國民黨是老人黨?黨員的年齡平均七十歲!


我跟一個叫郝蓓玫的黨代表,常常因為講真話,而被點名做記號,就國王的新衣,害怕被小孩說真話搓破


重點是人民把食安全算國民黨的帳'讓人民誤以為民進黨執政從沒發生過的事'國民黨並沒有把前因後果作完整的剖析做成完整廣告'才是致命傷


 


 


 


國民黨真該讓這些佔住茅坑不拉屎老人退休'大破大立用長期接觸民情的黨工'再不世代交替'自個恐先被拿來做交替掉'喊再多中華民國萬歲都沒用重點是偶爾邀請人民進去黨部寒軒喝茶'交換意見'而不是長期坐辦公室'國民黨最需要的是校長兼撞鐘的精神'而不是自我感覺良好


另外作者看法是馬英九總統兩度點名批判香港政府及中共,
說他支持香港人民爭取普選, 這意味他表態支持香港「佔中」, 於是引發中共三度強烈批判。大家有注意到嗎?這是自2008年馬總統上任以來所未有的強硬態勢,
暗示海峽兩岸關係走下坡了!「佔中」與三月「太陽花」系出同門, 你支持「佔中」就等同肯定「太陽花」;而「太陽花」是反政府、反國民黨。馬總統(主席)支持「佔中」,
就等於是自打嘴巴、投降。這當然會激起綠營士氣, 削減藍營凝聚力。看這次臺北市長選舉, 藍營傳統票倉的大安區, 投票率不到七成。為什麼?
我頗為驚訝馬總統的國際觀如此薄弱!大家對比一下美國歐巴馬赴北京出席APEC會議,
他談到「佔中」的措詞都要比馬總統講話來得謹慎、溫和呢!馬總統的幕僚智囊太差勁了!再者,
馬先生沒有看到香港陳日均主教是如何批判那些「佔中」的香港學生嗎?對照之下,
顯得馬總統太過於"媚俗"了!


太陽花的事也沒有魄力去執行執法。最後讓太陽花非法變合法'累績下來讓人民誤以為是對的成為第二個敗筆'相信年輕跟中生代會同意的是政黨永遠是人民的勞工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選後大變?
  • 2014年11月30日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文/張立本 (大學教師)

    作者按:原文寫於選前夜,但恰有當選人正中預言(謝詞引用:讓所有人…可以有公平競爭的機會…為自己努力…),應值玩味。

    選舉過後(原文:明天過後),恢復正常。抗爭的繼續抗爭,被打的繼續被打,吐血的繼續吐血;打人的警察繼續執行打人的公務領津貼。吃乾麵牛肉麵甜食西點與台大鬆餅愛黃色小鴨的繼續小確幸。跟你說,你不信,但我懂,因為我剛有投票權時也以為只要投票就可以改變未來。但選舉過後,擺爛官員還是同一個,選上的開始說我願意但是「不可行」。

    惡性解雇的欠薪的工殤的洗腎的切除肝臟的找不到工作的流浪的,還是繼續本來這樣。二仁溪的水還是不能喝,彰濱工業區繼續數十年的重劃又重劃,航空城繼續蓋,台中仍然滿是重劃區。土壤還是有重金屬,油毒麵粉過期,飲料裡面有化學。房價繼續貴繼續飆漲。可是你投了票。你選的或別人選你討厭的,他說盡力提供環境,若你買不起房子找不到工作都沒辦法,因為是你不夠努力。但是你投的或他投的確實是有效票。

    有錢的當然還是有錢,剝削的繼續剝削。為了大家好,他說,不能強迫企業主降低競爭力換言之不能以公權力叫他們加薪多付保費或者僅僅給你長期有保障的合約。選舉過後,絕食的還在,說要拆除的還是拆除。有些東西當然可能會變,蓋到一半的建設換了名稱嘉年華會改了主題但是只有傻子你我才相信換過文宣就沒有官商勾結沒有紅包沒有利益分配沒有黑箱沒有炒作沒有唯利是圖。

    選舉過後,還有些東西可能會變,例如某機關某小組,特別為了接納公民建議。然而,竟然是從你原本就討厭的那個機關轉調一個你討厭的人。噢,因為政府人力精簡,不然就要外包,並且沒有這樣的專業只好機關處室排列組合。你朋友也很不高興,他也以為選舉過後的世界會顛倒,但他忘了自己也是公務員或者專接政府外包工程與行銷,而你鄰居昨天才跟你說公務員軍公教人員真討厭全部都是政黨傾向固定的投票部隊。

    選舉過後,也許換人,也許沒有。但和今天一樣,都會有一群人覺得,奇怪耶!幹嘛有這麼多傻瓜選這樣的人?久而久之就開始有人說四年後之後一定要換人做做看,只要投票就可以改變世界。我投了幾次票也覺得有可能,一九九七那年我也二十歲。直到覺得奇怪,上次說答應說好好好的那個人突然不見,下臺或者升官,總之換來一個最討厭的官員跟你說你好明天開會見。

    選舉過後,我的薪水沒有漲,你的呢?其中一些選前說好好好的人突然說自己沒有權責所以要你跟他一起去抗議某某某。當然有候選人聰明沒把話說死。例如核電,他說不然你選我當總統。奇怪這話好像聽過。啊!昨天不就這樣嗎?明天變了?於是你問我為什麼臺灣社會只有藍綠?我只好跟你說不知道。喔不,報紙上面好像社論有寫說臺灣之所以只有藍綠其原因就在於臺灣根深蒂固只有藍綠。

    咖哩飯生魚片大閘蟹都還是要吃,別忘巧克力與起司蛋糕。不行!你說,不行!我們社會要改變!我只好說我知道但是我肚子餓。選舉過後,照買基金外幣與建康保險,簽樂透,並賭上自己的人力資產。唉,不曉得要多少個四年循環才知道選後日子正常過。只是,溫州街師大路的咖啡廳餐館酒吧又少了好幾家,據說,這也是民意,但你千萬放心這與投票選舉沒有關係。

    我老朋友也說過,一定要堅持!人生要有希望!一步一步實現夢想!所以無論如何投給某某黨。他也許到了八十歲還是這樣。我另一個朋友,我猜,當他孩子有投票權的時候也會告訴他,爸,媽,不可以讓社會這樣下去我們要堅持要改變,然後他孫子長大後也說,爸爸媽媽爺爺奶奶換人做做看因為我們要堅持改革堅持理想守護民主。我猜總有朋友會跟我說走吧放假就打麻將,我説乾脆一起去學太極拳,就像藍綠推推推。

    你又說了,老人都是這樣而你老得也未免太快。你說,這次選舉證明台灣可以超越藍綠,你說,這叫做公民力量!給執政者大教訓則在野黨選上台後也會謹慎面對崛起的公民社會!你說,看!公民參政有選上!我説好吧真是年輕人厲害一選就上而我太狹隘因為我認識的人民力量除了新竹縣議員以外都十幾年都沒選上。我説,好吧,超越藍綠,我也期待,但口口聲聲超越藍綠的人們為何同時也這麼在意「藍」天變「綠」地。

    2014nov28作

    2014nov30修定
  • 施明德嗆藍綠:核心價值是什麼?
  • 【2014/12/01 聯合晚報】記者李皇萱/台北報導

    九合一大選國民黨慘敗,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憂心忡忡。施明德指出,台灣人把藍綠掛嘴邊,卻講不出核心信仰和價值,如此下去,不論誰執政掌權,都只是換另一批人上來享受政治權力掠奪和利益分配,2016年若換成民進黨執政,也是一黨獨大的世界。他問民進黨,請告訴他:民進黨要贏2016,要把台灣帶到什麼方向?
    施明德上午出席台灣太平洋發展協會主辦的台灣地方大選的省思座談會,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院長彭懷恩以及政治評論家楊憲宏都對柯P現象不以為然。
    楊憲宏說,柯文哲是運氣好,對手差,踩踏民進黨蹲下去的肩膀。台北選出柯文哲,必然是個災難。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不願提出副市長人選,就是因為她知道勢必是很大的災難,趕緊切割。
    施明德指出,這幾年常聽到大家談論藍綠,但藍綠核心價值是什麼都搞不清楚,就連馬英九或蔡英文也沒有聽到他們談論,台灣人就把自己顏色化。
    施明德表示,沒有核心信仰的人就像稻草人一樣,沒有大方向沒有大原則的人就像盲人一樣,導致快20年來台灣只有沒方向的政治掠奪和利益分配占有,藍營贏了又怎樣,綠營贏了又怎樣,真的看不出台灣社會有什麼改變,只是另外一批人上來享受國家利益分配。
    施明德說,台灣一大問題就是國家彷彿沒有領導人。領導人應該指引國家大方向、大原則,要承擔壓力、抗拒誘惑、分官設職,找到最適當的人為國家做事,擁抱全國人民。但台灣看不到這樣的人,只看到一群學歷很漂亮的人,整個中央政府宛若馬英九大學。
    施明德表示,這次選舉不是民進黨贏,是年輕人贏。蔡英文像女版馬英九,沒有朋友,連跟人家喝酒聊聊天、聽聽庶民的話的能力大概都沒有,2016若換成民進黨執政也是一黨獨大的世界,彷彿當年兩蔣時代。
  • 蔡英文迎向2016前必須解決的事
  • 2014-12-02 胡慕情(獨立記者)

    新科台北市長柯文哲說得沒錯:「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開始工作。」當然,柯文哲此言是欲彰顯自己將要打拚市政的態勢,但此處請允許我挪用贈予給自翊為「打倒權貴」的選民們。是,若你真覺得自己創造了公民社會、自己的選票發揮了力量,且認為這次選戰打破濁水溪魔咒,就得先從緊盯民進黨開始。
    台北市選戰之所以受到矚目,無非因為它是二〇一六大選的關鍵指標。柯文哲雖以無黨籍身份勝出,實際上,其選戰處處存有民進黨的斧鑿痕跡,柯本人也對墨「綠」形象坦誠不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棄民調略低的姚文智、全力輔選柯文哲,是一步高明的棋—儘管我們愛談公民社會、闊論社會正義,但從三一八佔領運動裏可以觀察到,普遍民眾重視的是程序正義與形式民主,對於自由貿易的危害並不多談、認識也不深。這樣的背景因素,顯示台灣民眾對於社會正義或不正義的成因認知不足:社會正義必得落實公平分配,而公平正義無法藉由國、民兩黨皆擁護的自由貿易達成。
    這次選戰由三一八佔領運動汲取象徵性,然而三一八的前身是八一八佔領內政部,而土地利益糾葛又是選舉中最難打破的地方派系利益核心,藍綠皆然,若順著過去政黨界線打仗,民進黨不一定會有今天的勝利局面。因此,若民進黨在派系利益相對薄弱的首都,能拱出一個喊出價值而不需實質實踐的候選人,其所造成的媒體效應與關注度,幾可掩蓋地方派系在社會正義實踐的實質不足。而從這次選戰結果,很明顯可以看到這種藉由媒體關注的抉擇發揮效應。
    如果選民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其實民進黨派出的候選人,仍以土地炒作作為治理地方的籌碼:新竹市林智堅政見之一是「新創產業」,其手段是開發閒置國有土地,配合園區科技大廠的技術奧援,發展科技產業。新竹縣長參選人鄭永金則是強力推動璞玉計劃的幕後操盤手之一。至於桃園縣長候選人鄭文燦,則對爭議不斷的航空城開發信心滿滿。彰化魏明谷,以「高科技農業」的含混名詞閃躲彰南園區開發爭議,並強調還要在南彰化繼續開發工業區,「因為員林人喜歡工業」,喜歡,而非需要。至於台南賴清德除了台南鐵路東移以打造新市鎮,還承諾當選後四年將進行十大土地通盤檢討的開發案,包含中國城運河星鑽跨區區段徵收、九份子重劃、永康砲校遷移及關廟校區興建等,這些開發案將直接為台南市政府創造兩百億收益。
    容我在此稍作提醒。根據統計,台灣的閒置產業空地已經高達三千六百多公頃。在工業區土地高度閒置、都市計劃區供應土地早已遠遠超過台灣總人口數的情況下,這些政見顯然都將導致社會不正義的結果。這些明確的統計結果,並沒有讓蔡英文出面制止,相反的,她勤跑選舉場讚聲加持。
    十一月二十五日,蔡英文出席「從苗栗開始贏回台灣」的勝選晚會,聲稱要透過區域治理,終止政府沒效率的土地開發、政府帶頭炒作的行為。「我們要在這裡落實土地正義,讓土地開發是真正符合區域發展並帶給大家好生活,而不是只讓少數人獲利。」但她心中的區域治理藍圖,卻是土地炒作的根源。科學園區,在這場晚會裡,蔡英文說:「苗栗這幾年人口唯一有成長的地方,是竹南和頭份,這裡的人口會變多,是因為民進黨執政時規劃了竹南科學園區……我們所謂的區域治理,就像是竹南科學園區一樣,把苗栗的發展規劃跟新竹、桃園在一起。」
    由此可見,蔡英文所稱「終結沒效率的開發」與「終結政府帶頭炒作」終歸矛盾,其「區域治理」更證明「不炒作土地」的詞彙只是修辭學與矯飾。長期以來,藍綠之所以能夠惡鬥、無需理會人民需求,就在於選民未曾真正洞視這些空泛語彙,讓淺薄的、未要求候選人改制結構以達分配正義的偏見,而是喜於只做一天主人,放任自己淹沒於選舉的狂熱中,而無形鞏固兩黨藉由剝削土地、圖利自己的政商力量。
    眾人因連勝文權貴而厭惡他,厭惡他因權貴而不知人間疾苦、而有缺乏階級意識的白目言行。但他之所以為權貴,其實來自於土地炒作,來自於公平稅制的缺乏,來自於其所屬的家族與政黨堅持永不回頭的自由市場發展主義。而這樣的統治邏輯,在民進黨過去執政八年內,並無遏止,反倒精進。
    一九九六年,前總統李登輝修正國有土地「只租不售」的原則。二〇〇〇年民進黨執政後成立「國家資產經營管理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掌握了大部分國有土地,成立意旨是「彌補國家財政缺口」,變本加厲地拋售國有土地,強化土地炒作的邏輯。
    民進黨失去政權,國民黨回鍋執政,在台灣幾無思考產業轉型,以及中國崛起的背景下,土地炒作風氣愈發劇烈。這次九合一大選結果出爐後,蔡英文表示「要以國民黨失敗為警惕」。若蔡英文此話當真,首要之務,該是先行檢討並制止目前勝選縣市首長的浮濫炒作政見。否則,不必等到二〇二〇,南鐵案、航空城乃至於璞玉計劃,必是選民在二〇一六年教訓民進黨的最佳原因。
  • 為何馬英九表演反中都沒用?
  • 2014年12月1日 新加坡聯合早報 石之瑜(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

    台灣的地方選舉結果,國民黨大敗,敗到有亡黨之虞。黨內責怪馬英九,固然不無道理,卻不能不也看到與兩岸關係的大局勢、台灣整體的衰敗、台灣年輕人因失去未來所生的怨懟,都息息相關。馬英九夾在親中與反中之間失去靈魂,只是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多少年來,馬英九總是在關鍵時刻擺出反中的姿態。可是,社會整體反中,尤其是年輕人反中,需要一個象徵中國的代表人物來對付。馬英九就是這樣的代表,所以就算他三不五時賣力表現反中,他在台灣社會的心目中,只能繼續代表中國。甚至在國際社會的眼光中,他也只能代表中國,不再是個人姿態能扭轉。
    馬英九的核心支持者不反中,所以看到馬英九反中很心痛。而馬英九為了證明自己是站在台灣本土的立場,因此定期性的要用政策來區隔核心選民與自己的關係,導致核心選民離心離德。這就迫使他在選戰最後關頭,又回到核心選民訴求。結果不但不能有效催出選票,反而坐實了他作為反中勢力的對象,蠻合乎期望的。
    馬英九擺脫中國不成功,當然涉及他該不該堅持反中的姿態。不過,這是他個人心理上的扭曲。多年下來,他在心智能力上,已經暫時失去擁抱中國大陸的可能性。他凡事只能依賴華府的指導,別人不可能改變他。不過,更大的問題應該是,為什麼台灣社會愈來愈反中?尤其,年輕人為什麼幾乎全部反中?
    難道年輕人不知道,台灣的經濟發展,甚至他們個人未來的經濟前途,相當程度都是仰賴與大陸的關係,他們的同儕往大陸求學、求發展的,他們的長輩身在大陸為家計奔波的,比比皆是嗎?他們當然知道,就算嘴裡不承認,潛意識裡也必然感受到這樣的趨勢不可遏制。
    難道年輕人不知道,大陸的年輕人比他們奮鬥向上,資質優秀,不但在國際上表現得處處超越台灣年輕人,就連到台灣來求學或工作的大陸年輕人都處處超越台灣本身的同學?他們當然知道。就算經常可以舉出各種大陸年輕人的誇張失態,予以恥笑,但潛意識裡也必然感受到這樣優劣難以逆轉。
    他們都知道!可是,這不但不能改變台灣年輕人看待大陸的角度,反而更加強化他們反中的情緒。中國大陸的崛起以及無所不在,已經也是台灣年輕人無所不在的夢魘。假如台灣年輕人真的能有什麼今天他們常常戲稱的小確幸,也許還可以不在乎兩岸年輕人世界中的意志落差。但是他們沒有真的小確幸。
    台灣年輕人所謂的小確幸,比如:有個喝咖啡的好角落、可以與朋友分享心情的面簿、在日本北海道或福岡浸淫一下東瀛風,這些不僅不能真的帶來確幸,恐怕適得其反、製造更深層的焦慮,因為這些小確幸幾乎都是靠著長輩恩寵而來。沒有長輩恩寵的,就連這一點都沒有。而有長輩恩寵的,生活在遲早將失去恩寵的陰影中。
    台灣最優秀的年輕人當中,因為在市場上沒有競爭力也沒有機會,所以有一大部分都打算進入政府工作。他們每年都參加考試,磨損銳氣,而一旦中舉,竟是恭賀盈門。政府的薪水雖然不算高,但起碼有保障。可是,政府工作毫無創意,只能讓人意志消沉。
    能苦讀背誦的尚且如此,不能的怎麼辦呢?他們的前途何在呢?難道台灣年輕人只能指望大陸?去大陸闖蕩的,並不是社會刻板印象中的秀異之士,一旦他們之中有人成功返台,格外令人嫉妒。自己比不上大陸,台灣比不上大陸,政治上又無對抗無力,這就是台灣年輕人對大陸的情感障礙。
    年輕人不知道自己未來在哪裡,躲在毫無前景的虛假小確幸中,等待陰影的降臨。這時候,他們看到富家子弟揮霍無度、在上流社會呼風喚雨,或看到對岸那些充滿希望的年輕人,讓那些不論因為外商不信任大陸、而僥倖在外商謀得一席之地的得利者,或是多數仿徨懦弱的憤青,當然同樣沮喪萬分。於是,反中與反權貴兩種情緒,矛盾地結合在一起。
    年輕人的無助,台灣在國際社會的無助,其解藥都在大陸。則大陸對台灣年輕人的意義,無非就是提醒了自己的不爭氣。要承認自己的不爭氣,又要接受台灣政治上對大陸的臣服,變成是心理上的同一件事情。馬英九不力圖擺脫大陸,竟還要大家接受大陸的優惠與照顧。台灣年輕人面對自己的如此無能,這又是情何以堪?
    實際上,台灣年輕人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馬英九想出來的辦法讓他們更憤怒。馬英九則非常害怕他們的憤怒,因此不時又要擺出對大陸無懼的姿態。既然無懼,為什麼要讓大家覺得非依賴大陸不可呢?馬英九及國民黨背負台灣經濟不振與國際局勢不利,無以複加地讓年輕人痛恨他們。簡言之,馬英九的無能,揭穿了台灣年輕人自己的無能。
    如果能羞辱、對付馬英九,起碼給台灣年輕人一種宣洩,就猶如他們打擊了大陸。他們實際上沒有能力反中,連自己未來的生活前景都不確定。碰到有前景的,偏偏是從政治上壓制台灣的大陸所過來的,更孕育了反中的深層需要。所以,馬英九表演反中,是飲鳩止渴。台灣年輕人反對國民黨成功,乃是他們失去自尊之後一種於事無補小確幸。
  • 正義橘子與暴力雞蛋
  • 2014/11/27 聯合晚報 午後熱評

    幾天前,有學運青年(基進側翼的顏銘緯)用橘子丟向馬英九總統,他的理由是為了伸張正義。短短三天後,相同背景的基進側翼市議員候選人(劉哲宇)則在選舉拜票時,遭到雞蛋攻擊。不過,該團體馬上在第一時間譴責攻擊行為,並要求警方一定要徹查。
    連勝文今天拜票時也險遭蛋襲。曾幾何時,台灣成了雞蛋、書本、鞋子和橘子亂飛的鬥獸場。顯然在社會一部份人的邏輯裡,這種行為已經成了「表達言論自由」的一種方式。但更顯而易見的是,作此主張者認定,這種表達言論自由的方式是「特權」,只有自己獨享;他人這麼做,就是應該受譴責的違法暴力。
    所有的暴力都不應該被鼓勵、被允許,但暴力並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這種「我可以但你不行」的雙重標準,顯然是把自己的意識形態置於一個無法挑戰與討論的道德位階,將自己視為公平正義的仲裁者而非民主政治的實踐者。
    如此思維衍生下去,就是獨裁極權與恐怖主義的來源。所有的獨裁者,都是基於相同的理由宰制國家機器;所有的恐怖主義者,也是以相同的邏輯傷害無辜者的生命財產。與這些所謂「學運青年」相比,程度或許有別,想法卻無二致。
    從歷次「公民運動」以來,固然有政治參與積極正面意義。但從「雞蛋事件」看來,許多「公民運動」參與者對民主、法治的誤解,也令人悚然心驚;假如這是台灣的民主政治的未來方向,那麼幾乎可以斷定,台灣將逐漸走上民粹道路。
    「我們非常歡迎各種不同的意見與想法相互公開辯論與交流,但對於此種你暗我明的攻擊方式不能苟同」,這是基進側翼遭蛋洗後的公開聲明。拿這個標準來回敬所有用橘子、書本和鞋子作為表達意見工具者,也一體適用。
  • 火車出軌,不能只想換司機
  • 2014年12月2日 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

    一夜難眠,望不見天光;一夜困思,看不見台灣的未來──除非台灣人迅速地從「教訓了國民黨與馬英九」的狂歡裡醒過來,嚴肅地面對2016年的艱難挑戰。
    2016年,我看不見半個適任的總統候選人;極目所見,都是比馬英九更更糟的人!回憶2000-2008的痛苦,你就會明白蔡英文、謝長廷和蘇貞昌都不是可以託負國家重任的人;看看郝龍斌的政績和過去的言論,就知道他連當個市長都很勉強;朱立倫很聰明,但是聰明到會去炒作桃園航空城這種騙局,你不能不擔心他會不會把國家出賣給財團。
    而且,馬英九無能、獨裁,但是你不能說他不用心政務;馬英九沒有識人之能,但你不能否定他「用人唯才」且積極延攬人才。
    馬英九的困境,反應了台灣「無人可用」、或者至少「檯面人物無一人可用」的困境。
    第一個行政院長劉兆玄是我所見過最聰明的大學校長,而管中閔與朱敬一的入閣更是把閣員的規格推到院士層級。「校長內閣」無能,證明的是學術界的無能。第二個行政院長吳敦義是李登輝和宋楚瑜重用過的人,年輕時以敢言耿介而為蔣經國賞識,是嫻熟黨務與地方政務的人才。第三個行政院長陳冲,上任前是財經界力推的實務派,剛上任時各界讚譽有加而滿懷期許,卸任時推出「中堅產業」來取代過去的「旗艦產業」,企圖以「三業四化」發揮台灣精密機械和IT產業的國際競爭優勢,確實是過去20年來唯一跳脫傳統產業與財經思維,有掌握到台灣產業特質的見識,可惜任期只有一年。第四個院長江宜樺讓我恨之入骨,但是在他上任之前確實是台大政治系學生票選的傑出教師、第三社會黨力薦的「清流」。第一任以學術為本,第二任以黨務和地方政務為本,第三任以產經實務為本,第四任以「政治」為本,你聽過的最頂尖人才,馬英九都用過了。我想不出台灣有哪一個政治人物可以比馬英九更認真地「唯才是用」。
    馬英九的盲點,反應的是全台灣人共同的盲點。如果我們不先治好自己的盲點,換再多火車司機也沒有用。
    「張慶忠30秒的荒誕演出 + 江宜樺的血腥鎮壓 + 馬英九的獨裁與一再踐踏憲法」都只不過是服貿與太陽花學運最表層的問題,根本的問題是:誰有辦法帶領台灣走出服貿背後的困局:不想被大陸「以商統政」,卻又找不到大陸市場之外的替代市場;不想簽署犧牲弱勢的FTA,卻又想不出突破外貿困境的方案;痛恨青年失業、馬內閣對財團的唯唯諾諾以及郭董的頤指氣使,卻想不出別的產業政策,只好緊抱著財團的大腿不放;痛恨房價高漲,卻眼睜睜地看著藍綠政客都用「繁榮地方、建設地方」當藉口在炒地皮,背後的財團還從不曾更改過,而選民的期待(繁榮地方,讓地價飆漲)與價值觀根本上毫不動搖;痛恨內閣無能,卻越換越無能,etc。
    餿水油事件反映了財團通天的本事與綁架國家的能力,但是高速公路ETC案不也反映了財團「藍綠通吃」的綁架能力?餿水油事件反映了政府只顧財團利益而不顧消費者利益,但是李登輝、陳水扁王朝那一個不是這樣?打房怎麼打都無效,又是為什麼?主張稅制改革的學者以不分區立委身分進入立法院之後,卻捍衛既得利益團體。也許我們該問的是:「王金平和柯建銘不下台,立法院會不會變好?立法院不好,國家會不會好?」
    公元2000年,選民教訓了貪腐的國民黨,滿懷期待地「換人做做看」;結果卻變成只不過是換湯不換藥地「換人坐坐看」,甚至用「貪腐 + 無能的民進黨」換掉「貪腐的國民黨」。公元2008年,選民教訓了貪腐加無能的民進黨,對形象清新的馬英九滿懷期待,再度「換人做做看」;結果又變成只不過是換湯不換藥地「換人坐坐看」,一群大學校長被世局和財閥耍得團團轉。2014年的變革裡,我們期待的不會只是「換人坐坐看」;面對13個月後的2016年大選,我們能期待什麼?該如何往目標邁進?
    台灣會走入今天的困局,絕不只是因為總統貪腐、無能、獨裁,而是整個社會從學術界到社運界與選民腦袋裡的東西有問題,甚至是整個社會在經濟、產業、財政、教育政策上一起陷入共同的盲點。
    如果我們甩不掉對學術權威的崇拜,你還能找到比校長內閣學歷更高的人嗎?如果我們的經濟學思想沒有跳脫主流經濟學,你還能找到比管中閔和朱敬一更精擅主流經濟學的人嗎?如果我們沒有能力擺脫「旗艦產業」與「園區產業」的思維,你能跳脫當今的產業困境嗎?如果你不能跳脫貿易自由化的意識形態,你能跳出ECFA的架構嗎?如果你不能跳脫「繁榮地方」的意識形態,你能跳出炒地皮和被財團綁架的命運嗎?
    台灣這一列火車之所以會出軌,不只是因為司機有問題、火車引擎有問題、車輪和煞車系統有問題,連軌道、鐵路局制度、文化通通都有問題。
    馬英九很笨,罵馬英九的人不見得比他聰明;馬英九爛,取代他的人非常可能會更爛──除非我們真的先徹底搞清楚馬英九到底錯在哪裡。
    柯P會比馬英九更聰明、更懂得用人之道嗎?我不忍心打擊我身週的朋友和家裡的柯迷,但是大家拭目以待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