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黃暐瀚記者,作者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民進黨遲早會把台灣出賣,最多十年內


黃暐瀚臉書全文:



關於馬總統有沒有過統一慾望?
============================
黃暐瀚
這個問題 我應該可以寫十萬字。

採訪他16年來,我可能是公開+私下與他談話最多的記者。
⋯⋯
我一直知道他想為台灣找到【生存之道】,面對想要併吞的大陸,台灣想生存,絕非光靠勇鬥,還得智取才行。

前蘇聯,兩德還有國際上的變化,都在轉眼之間。大陸現在是共產集權,但也與三十年前的極權不太一樣了。

是的,大陸也在改變。

或許有一天,共產黨也會從大陸消失,或許有一天,中國也會放棄併吞台灣的執念。

這些改變,還不在眼前,沒人說得準,但一個國家領導人能否在【改變到來之前】,盡可能的讓台灣保持優勢與利益,就是他必須做的事情。

如果完全不願妥協,而失去了競爭的能力,萬一真有那一天的到來時,台灣也已經內外耗盡,無法自立了。

為台灣的利益極大化,危險極小化,是我眼中所看到的馬英九,正在做的事情,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有一天真把【台灣給賣掉】,但你問我怎麼看?

我目前看,不是那樣。

暐瀚

 

 

 


但確定的是台灣遲早會被民進黨賣掉。
WHY NOT?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國民黨有派所謂的密史嗎?
一個也沒有。
倒是民進黨蔡英文的密史就我蒐集資料至少6個,分別是
2010年花博前後時間不列順序為:段宜康,徐佳青,郭正亮(服務處延平觀光夜市有個布條寫著:蔡英文ECFA執行長,各位你說好不好笑?),邱太三(馬王之爭王金平御用律師)。


2011年蔡英文則派出的密史則轟動全台灣,自然就是經由澳門轉往深圳前往北京的梁文傑,及正在選桃園縣的鄭文燦。


還沒轉機搞出一個陳盈助事件在吃陳董20萬還亂咬陳董,真不揍巧跟老k偏偏認識嘉義大雅路陳董。

 

以上也同時回應基進側翼顏銘湋'究竟誰才會出賣台灣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民進黨被詹順貴神打臉
  • 三問蔡英文─民進黨異於國民黨幾希?
    2014-09-29 風傳媒 詹順貴(律師/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

    去(2013)年7月18日,大埔張藥房被劉政鴻縣府趁機強拆,男主人張森文憂憤成疾,於9月18日投水自殺,蔡英文曾哀悼致意。今年9月18日張森文逝世週年,遺孀彭秀春、台灣農村陣線與各地反徵收迫遷自救會再度集結凱道,堅持討回公道。而小英主席也在臉書再度致哀並呼籲政府應該讓張藥房重建。
    相對於馬英九與江宜樺的冷血,小英主席對大埔案的持續關心,令人感謝並值得肯定。但是否因為苗栗縣一直長期由國民黨執政,民進黨相對包袱較輕,所以自大埔毀田事件爆發以來,民進黨可以一路輕鬆聲援弱勢農民?然而細究起來,除了少數幾位立法委員透過個別請託有實質提供協助外,民進黨中央又做了些什麼?尤有甚者,苗栗縣的民進黨籍議員與當地里長,甚至與劉政鴻沆瀣一氣,前者始終默不作聲,後者甚至帶頭出來指責大埔4戶阻礙地方發展(據悉後來因而被民進黨開除黨籍)。
    而同樣是吞噬農地、強拆迫遷的新竹縣「台灣知識經濟旗艦園區特定區計畫」(原名璞玉計畫,依都市計畫法第12條報編),名稱固然動聽,但預計區段徵收447.43公頃土地,其中約420公頃、94%是區域計畫法施行細則第13條第1款明定為優良農地的特定農業區農地,但真正規劃為知識產業用途,預計編定為產業用地約只有61.4公頃,僅佔全區13.73%。反觀住商用地卻高達近179.05公頃,佔40.02%。而其所謂預計引進的「知識產業」,也不過就是IC/SOC相關設計研發與生技,其周邊以發展相同產業為目的所設置之矽導研發中心與台元科技園區迄今仍有面積遠逾60公頃的閒置及尚未開發利用園區土地,可見此案道地是一典型掛羊頭賣狗肉的炒地皮計畫。
    如果從交通大學也可以憑空於此計畫中分得42.63公頃(最初曾高達100公頃),以及此案乃由交通大學某位林姓教授積極與新竹縣政府聯手推動開發迄今,此教授最關注、著墨最多的乃是計畫範圍內編定為住宅區中高達20公頃的國際示範村內容描述(即將擴增編定),更可印證:此案從頭至尾徹徹底底僅是此位教授藉產業型都市計畫之名,拿弱勢農民的農地、農舍實踐其規劃獨棟歐式豪宅的畢生心願,可惡、醜陋至極。
    然而,此一開發計畫卻獲得蔡英文公開支持背書。是僅因其黨內說客與民進黨籍前新竹縣長林光華皆極力支持此案?或其幕僚曾詳細研究,認為具備支持的正當性?正如大埔案,劉政鴻也打著竹科竹南園區用地不足之名圈地,送審當時,國科會默不作聲,等事情嚴重方才正式否認大埔案與其竹科竹南園區無關;而在官方委員與主席強勢主導下,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與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則慣性盲目護航。試問:二案差別何在?蔡英文為何青睞此案?民進黨又將置當地農民權益於何顧?
    相同情形,也請問小英主席:對於台南鐵路地下路線,於面臨被徵收強拆的居民提出建議,改以租用或徵用方式完成此交通公共建設,以避免使用最後不得已的徵收手段時;台南市長賴清德卻仍堅持優先採行徵收,並百般誣蔑抹黑反對徵收的自救會成員。不願被強拆迫遷的居民要求賴清德應舉行聽證,論證有無非不得已必須徵收的必要性時,賴清德卻只想談安置計畫。此種情形,與目前社會普遍在批評馬英九、江宜樺的情況有何不同?面對此一重大爭議,民進黨的態度為何?您的態度與如何化解此爭議的策略又如何?與國民黨的差別在哪裡?
    此外,當社會各界同聲譴責衛福部邱文達與環保署魏國彥於此次餿水油引發食安風暴與廢食用油回收追查不力的同時,事件爆發的源頭—屏東縣政府—也絕對有稽查不力之咎;甚至如果老農檢舉的事件為真,屏東縣政府不無包庇可能。曹啟鴻手下5位一級局處首長於11/1方才生效的請辭,根本毫無誠意可言。而但蔡英文卻不問皂白、迫不及待地肯定自己的黨籍縣長認真負責,此種認真負責方式未免太諷刺、太廉價!
    從以上大大小小事情,總括地看:今日的民進黨,究竟異於國民黨幾希?而這正是今年7合1選舉與2016年立法委員選舉,第三者勢力紛紛決定站出來的主因。
  • 自由時報又來扣帽子啦!
  • 台灣電視台不報佔中 黃國昌、管中祥齊轟
    2014-09-28 自由時報即時新聞

    〔本報訊〕香港展開民主抗爭運動,今天凌晨宣布啟動佔中,引起國際關注。不過,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以及中正大學傳播學系副教授管中祥不滿台灣電視台未詳加報導,批評台灣媒體老闆只想做中國生意,已淪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黃國昌今上午透過臉書指出,香港佔中與台灣民主未來關係重大,但台灣有線電視新除少數跑馬燈外可說是沒有報導,黃國昌質疑:「台灣的電視新聞台現在也被中共接管了嗎?還是這些媒體老闆,也紛紛成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除黃國昌,管中祥也在臉書表示,香港學運這麼好的新聞題材,台灣電視新聞台竟聯合沈默或輕輕帶過,他指出背後原因其實很單純,「就是你的老闆不是在中國作生意,就是想作中國的生意。」

    黃國昌臉書全文:(標點符號經修飾)
    當香港發生全面佔中的新聞,成為國際媒體的關注焦點時,中國官媒閉口不言,並不令人驚訝。
    真正令人憤怒憂慮的是,與台灣民主未來如此關係重大的事件,對台灣有線電視新聞網而言,也彷彿根本就不存在,除了少數的跑馬燈外,可說是沒有報導。
    台灣的電視新聞台現在也被中共接管了嗎?還是這些媒體老闆也紛紛成為緊抱中共大腿的哈巴狗?
    台灣需要一個還有點基本風骨、還有點道德勇氣的有線電視新聞台。

    管中祥臉書全文:
    香港學運這麼好的新聞題材,台灣的電視新聞台居然聯合沈默或者輕輕帶過。別告訴我這樣的新聞觀眾不愛看或沒有新聞價值,你很清楚這些都是藉口。真正的原因很單純,就是你的老闆不是在中國作生意,就是想作中國的生意。
  • 書丟總統「剛好」 暗示什麼意圖
  • 2014/10/01 聯合報 【黃良慈/公(彰縣員林)】

    民進黨前主席蘇貞昌對馬總統被丟書一事,認為學生丟的書名叫「被出賣的台灣」,書丟給總統看「剛好而已」;還說,總統安全維護不能太過分,去看個人瑞設七道關卡,這是「國際大笑話」。
    蘇貞昌話語充滿矛盾邏輯,也隱藏不良暗示意圖。馬總統的安維設多道關卡,仍常被異議分子以鞋子、書本闖關突襲,更不設防的話,恐怕隨便什麼人都能輕易墊板凳給總統打臉。阿扁前總統在自己家鄉又是綠色大本營的台南都會挨二顆子彈,甚且找不到凶手;基於前車之鑑防衛本能,國家領導人這樣保護層次是嚴肅之事,怎是笑話?
    民進黨逢中必反,所以氣馬親中倒可理解;但鼓勵拿書丟總統抗議是「恰如其分」,那民眾訴求黑槍氾濫是否也可拿玩具槍砸警政署長?小馬哥個性溫良早被抓準弱點,法官對侵犯元首行為採盡量寬容免罰亦屬幫凶;或許司法想展現不畏當權抗壓及獨立性,卻殊不知慷受害人之慨,無形中也助紂為虐。
    丟書「剛好而已」,這話有暗示性,有慫恿唆使不特定人下回進一步丟石頭亦無妨的「借刀殺人」口氣在,也類似江湖人放話。因果輪迴不可不信。蘇先生念念不忘選總統,若有幸登基,卻是怎麼認真施政都被在野嫌惡,學生還砸鞋提醒你鞋號尺寸,若馬先生反過來笑你「報應剛好而已」,作何感想,忍辱肚量能像小馬哥嗎?
    鞋丟總統,民主社會見怪不怪,極權國家可就鮮有膽敢嘗試者。大選結下的恩怨情仇,煽風點火反馬情緒,丟鞋侮辱元首塑造成英雄光榮行為,須知:今天馬總統際遇,有可能成為蘇蔡未來處境;今不譴責在先,日後必失伐罪正當性立場。
  • 馬英九可能不是如一些獨派想的那麼統
  •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14.09.27

    一些獨派痛恨總管馬英九,說他一步步往統一的方向走。
    馬總管滿腦大中國思想,是統派,眾所周知。從兩岸經貿及人文往來方面看,馬政府確實越來越往經貿及人文統合的方走。最近,兩岸要展開政治談判、馬總管想與北京頭人習近平會面及馬政府想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等風聲也不斷傳出。獨派厭惡馬總管也不無道理。
    但我認為馬總管應該不是急統派,不是如許歷農、郁慕明、張亞中之流那麼統,也不是如一些獨派想的那麼統。茲舉幾個理由如下。
    第一,馬總管常講不統、不獨、不武。台灣統派及北京對「不統」兩字一直很感冒。
    第二,馬總管曾說,他的「互不承認主權、互不否認治權」的概念是受到德國經驗的啟發」。德國經驗是先獨後統。兩岸目前的情形相當於德國模式的第一個時期,「一個中國,分區而治」。在這種情形下,在台灣,與其說主張德國模式的人是統派,不如說他是獨派,因為下一個階段(時期)就是「兩個中國,分國而治」。至於統一,那是遙遠的第三階段的事。精確地說,主張德國模式的人是有終極統一觀念的獨派。德國模式含有濃厚的分離獨立的意味。馬總管如果要學習德國經驗,站在獨派的角度,馬總管大有「進步」啊!
    第三,上個月他說贊成將涉嫌洩漏兩岸談判秘密的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移送法辦,說臭蟲要除掉。這似乎有對北京硬起來的跡象。台灣統派擔心,甚至連一些糊里糊塗的民進黨人都擔心,兩岸關係因此受影響。
    第四,日前「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說馬總管9月22日接受德新社(DPA)等媒體訪問時說,北京和台北之間的關係既非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也不是一國內部的關係;他稱,台海兩岸關係是歷史上還從未有過的一種關係。馬總管這段話可解讀為,所謂「非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從法理面看。從法理面看,兩岸同屬一中。所謂「不是一國內部的關係」,是從事實面看。從事實面看,兩岸為兩國。所謂「歷史上還從未有過的一種關係」,是從法理及事實兩看同時看,兩岸法理上統一、事實上分裂,處於不統不獨、半統半獨、可統可獨的中間狀態,是世所罕見的怪胎。但馬總管沒有說得這麼清楚。他這種其中有「不是一國內部的關係」等語的模糊說法,簡直比我常說的「台灣事實上獨立,法理上屬中」還要具有台獨的意味。
    「德國之聲中文網」又報導,馬總管再度提到德國經驗,說「願意學習東西德最終實現統一的經驗」云云。但「德國之聲中文網」報導刊出並經台灣媒體轉述之後,前天(9月25日)總管府慎重其事地發新聞稿,否認馬總管曾說「最終實現統一」等語。
    馬總管鄭重否認他要「最終實現統一」?我簡直不相信我的耳朵!果真這樣,他還算是統派嗎?台灣統派及北京對馬總管這項舉措應該也很感冒。
    習近平昨天在會見台灣的急統派許歷農等人,重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老調的時候,強調: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也不可能改變;兩岸複歸統一,是結束政治對立,不是領土和主權再造;又說要遏制「台獨」分裂活動,絕不會容忍對於任何分裂國家的行徑等語。這是不是也有對馬政府日前說「不是一國內部的關係」、前天又否認「最終實現統一」等言論表達不滿,並加以警告的意味呢?台灣有人認為,習近平的談話設下「一國兩制」前提,形同封殺馬習會可能性。馬習之間的關係有那麼「嚴重」,不,有那麼「正常」嗎?不無疑問,但值得參考。
    由上可知:馬總管對統一還是有顧忌,不是那麼一廂情願。也許他的「不統」說詞只是為了騙選票,但畢竟寫成白紙黑字發表出來了,總是讓獨派感到一絲安慰。
    馬總管往統一的方向走的時候,獨派應該痛罵;但馬總管在兩岸政策上採煞車的時候,獨派也應該給予肯定、甚至給予鼓勵才對,不宜拒他於千里之外、將他往統派那邊推。
    不分青紅皂白,亂罵一通,將馬總管往統派那邊推,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對台獨有什麼好處?
  • 藍:民進黨欲把司法當政治工具
  • 2014/10/06 中央社記者劉麗榮台北6日電
    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今天表示:民進黨立委陳其邁指稱「等咱做總統,再把馬英九抓起來關」的報復心態,是徹底想把司法當成政治工具。
    前總統陳水扁之子陳致中昨天下午在高雄出席「政治迫害•平反扁案」巡迴演講,為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的市議員參選人造勢。立委陳其邁痛批,扁案是馬政府利用司法進行政治迫害,要台下支持者用選票挺民進黨,「等咱做總統,再把馬英九抓起來關!」
    對民主進步黨籍立委陳其邁所說,國民黨發言人陳以信今天強烈駁斥。他抨擊:陳其邁的說法充分顯見,民進黨的報復心態非常可怕;如果真讓民進黨執政,不知道還想抓多少人去關?
    陳以信指出,陳其邁的心態證明:民進黨對台灣司法沒有一絲尊重,這種心態才是最標準想要利用司法,徹底把司法當成政治工具。他強調,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有必要說明:陳其邁的說法是不是代表民進黨?是不是代表民進黨一旦執政,就會操作司法,展開綠色恐怖,把政治異己通通抓起來關?
    陳以信強調,民進黨與司法為敵的心態愈來愈嚴重。他統計指出:蔡英文上台不到5個月,民進黨新聞稿中已有8次嚴厲攻擊司法公信力;民進黨中央陸續指控司法是秋後算帳、濫訴學運抗爭學生,批評司法標準不一致、有差別待遇、甘為馬政府政治工具,甚至還汙衊司法踐踏言論自由。
    陳以信說:蔡英文也兩度發言暗批司法,要求政治力不要介入司法,呼籲司法不能有雙重標準。
    陳以信批評:陳其邁面對司法的基本心態,其實與民進黨上下如出一轍,就是把司法完全當成政治工具,沒有一絲一毫對台灣司法公正性的信賴;一旦是國民黨執政,就認為司法一定是國民黨的政治工具;而以後一旦民進黨執政,司法自然就成為民進黨的政治工具,說要抓誰去關就可抓誰去關。
  • 民進黨不可以耍賴
  • 民進黨不可以耍賴
    2014-10-23 臺灣蘋果日報 施明德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41023/36164075

    追求理想,追求卓越,必須支付代價,這是追求者無法逃避的現實。即使有時支付的代價太大,遠遠超過自己的預估,也必須咬緊牙承受;有時,還必須滿懷委曲的承受。這樣的承受,不是屈服,不是軟弱,反而是一種勇者的高貴氣質。
    馬英九控告民進黨暨發言人梁文傑公然誹謗他向賭盤大亨陳盈助募款三億。高院判民進黨應賠馬英九180萬元,梁文傑的回答是:「一定會上訴,但不管最後判決如何,都不會賠一毛錢給馬。」梁的語義是:「我們還要依法打贏官司。但是如果輸了,我們一毛錢也不賠。」外人聽起來,民進黨和梁文傑是向社會宣示:法院只能判他們贏;如果判他們輸,民進黨就不承認法院的判決。
    民進黨人不信任司法,是有歷史淵源的。早在反抗時代,早在美麗島民主運動年代,在戒嚴統治下,就提出了「黨禁、報禁、戒嚴令、萬年國會和司法不獨立」的台灣民主五大害。歷經慘痛代價,犧牲生命、自由,終於結束了前四害。如今只剩司法不獨立、不公正,仍餘波蕩漾。但是,比起兩蔣時代把司法當作御用工具殘害異己,已不可同日而語。
    尤其民進黨自己也執政過八年,而司法是陳水扁及其行政院長們的專長。司法到今天還不受到大多數人民的信任、尊敬,國、民兩黨領導者都必須共同負責!陳水扁總統任內掌控司法調查的葉盛茂局長,就是赤裸裸無可辯解的墮落證據。所以民進黨如果一味再指控「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是政治迫害」,已經不如戒嚴時期那麼有正當性了。國民黨的馬總統與金溥聰,官司不也輸了好幾場?
    但事實上,司法仍是台灣最不受信任的區塊。如何使司法真正獨立、公正、公義,做國家正義的標竿,仍是台灣人民必須努力的大目標。
    司法人員要特別自勉,政黨和有影響的人士也應該貢獻一份心力和自制。尤其自己處於原告或被告時,不要判決對己有利就說「今天是司法最光明的一天」,自己輸了就臭罵:「這是司法最黑暗的時刻」!既然自願面對司法,也請了律師,官司輸了怎麼可以說「一毛錢也不會賠馬」!其實,民進黨人這種態度已不是第一次:王世堅、林國慶、黃昭輝、黃越綏等等,官司定讞了,竟然不顧身分、地位,快速脫產,讓自己一文不值、成負債狀態;有的還公開狂言:「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像流氓。這種行徑,倘若將來民進黨再執政,如何斥責奸商、貪官脫產?
    已經很多次看到民進黨人針對個人官司的抗議,我只當他是個人行為。但是,這一次被判輸的是「民進黨」,我不得不嚴正地奉告蔡主席:努力上訴,追求真相;但是如果輸了,絕對不可以像梁文傑那樣說「一毛錢都不賠馬英九」。一個準備再執政的民進黨,如果如此輕蔑司法,誰還敢相信民進黨黨心有司法?這(豈)不是向世人宣稱:民進黨才是唯一的法律、唯一的判決者!

    ------------

    國民黨:該聽施明德 民進黨不可以耍賴
    2014-10-23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http://www.kmt.org.tw/page.aspx?id=32&aid=33071

    針對誣指「馬總統密會陳盈助募款三億元」一事,高院判決民進黨與前發言人梁文傑須連帶賠償180萬元。民進黨今(23)日竟辯稱此為「可受公評之事」,因此不服,將提上訴。對此,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兼發言人陳以信強烈批評,他表示:民進黨當然有權利上訴,但不代表民進黨就可讓發言人上節目或以黨新聞稿方式來無端指控、汙衊國家元首的名譽。他批評:當時與現在的民進黨主席都是蔡英文,蔡主席對此難辭其咎。
    陳以信指出:連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今日都公開投書,批評民進黨「輕蔑司法」,要求「民進黨不可以耍賴」,還抨擊民進黨等於宣稱「民進黨才是唯一的法律、唯一的判決者」!他希望蔡主席,能夠認真聽進施前主席的話。他說,國民黨歡迎民進黨上訴第三審,但希望蔡主席能先公開承諾:如果最後民進黨三審敗訴定讞,蔡主席願意公開道歉並賠償,好為社會立下一個良好示範。
    陳以信並呼籲蔡主席:不要一再放任民進黨發言人對司法指指點點,甚至還能假設性批評高等法院「意圖卸責」,彷彿「法院是民進黨開的」一樣,這種作法其實已經嚴重逾越政黨與司法的應有份際。他提醒蔡主席:身為法律人,更不應該放任她領導的黨帶頭破壞司法公信力!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