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致力於推動區域和平終獲國際肯定,由美國前總統艾森豪一手創立的「國際國民外交協會」(PTPI),決定把年度最高榮譽「艾森豪國際和平獎」頒給馬英九,這不僅是台灣總統首度獲獎,艾森豪孫女瑪莉也特地寫信恭賀馬總統,預計本周五來台頒獎。

 

 

 

國際國民外交協會由艾森豪創立於1956年,主要宗旨是促進全人類相互了解和世界和平,艾森豪之後的幾任美國總統,都曾擔任該會的榮譽主席;艾森豪國際和平獎(Eisenhower
Medallion Award)是該協會每年評選,過去曾有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德蕾莎修女、前波蘭總統華勒沙獲獎。

 

亞洲得主包括慈濟證嚴法師,曾於1994年獲頒和平獎,馬英九是台灣第二位得獎者;獲獎緣由是PTPI台灣分會主動推薦,基於當時南海紛爭不斷,馬英九提出《東海和平倡議》後,又致力推動東海與南海資源共享、和平解決爭端。

 

曼德拉、德蕾莎曾獲獎

 

據了解,馬英九獲得該獎項後,是由艾森豪的孫女瑪莉親自寫信通知馬英九本人。瑪莉在信中特別讚許馬總統推動區域和平,並認為《東海和平倡議》與該協會理念一致,值得推廣到各界各地。

 

東海和平倡議受肯定

 

PTPI台南分會前會長、現任公關主委鄭清泉表示,PTPI年會今年首度移師台南舉行,本周五舉行年會時,馬總統將親自南下領取艾森豪國際和平獎,這是雙喜臨門。由於艾森豪孫女瑪莉家中臨時有突發狀況,若無法即時來台,將由該協會執行長Clark
Plexico頒獎。

 

此外,曼德拉過去先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再得到艾森豪國際和平獎,馬總統是否有機會爭取諾貝爾和平獎?鄭清泉說,可以努力看看,但至少得到艾森豪國際和平獎,就是一種肯定。

 

馬英九老師、紐約大學教授孔傑榮曾提到,馬英九第二任期若能繼續推動兩岸和平進程,深化兩岸和諧關係,將有資格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馬總統是在101年8月《中日和約》生效60周年當天提出東海和平倡議,主張相關各方應該自我控制,不升高對立行動;擱置爭議,不放棄對話溝通;遵守國際法,以和平方式處理爭端;尋求共識,研訂東海行為準則;建立機制,合作開發東海資源。在此一架構下,台灣與日本恢復漁業談判並簽署漁業協定,讓台灣漁民作業海域增加4530平方公里,光是去年藍鰭金槍魚捕獲量即為前年的3.6倍

 

在作者回應當天新聞留言版這些蛆蟲後'作者臉書大頭照30分鐘內遭檢舉2次
蘋果日報

檢舉原因
:綠蛆氣炸了,因為事實,無法反駁

 

綠蛆最好順便說證嚴也是用錢買艾森豪和平獎

比起陳水扁榮獲布希頒發的狗娘養獎,比起蔡英文榮獲歐巴馬政策首席顧問杜尼龍頒發的台海危機製造者獎,好太多了。

8947676-3552261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2007-09-11 美國在台協會正式資料
  • 一個強大和穩健的台灣——美國副助理國務卿柯慶生美台商會美台國防工業會議講話,2007年9月11日於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 (上)

    柯承亨副部長、蘇起博士、魯珀特(Rupert)和其他貴賓們,我很高興能在今天這一重要會議上講話。十分感謝諸位的光臨,特別是在百忙中遠道而來的台灣朋友們。我還要感謝美台商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建立了這一會議機制,作為一年一度討論台灣安全問題的平台。作為國務院的代表,我將在今天上午的講話中,談及有關台灣安全的整體問題,而由軍事專家們來詳細論述有關防禦戰略和軍購問題。我的講話代表美國政府的一致意見。我請諸位以這種方式看待這個講話。

    這次會議開得很及時。在未來的一年中,我們將再次慶祝台灣的民主,我們還將密切注視台灣領導人,如何處理台灣海峽兩岸關係中,那些往往很困難的情況。他們的行動將成為一個主要因素,將決定台灣人民的利益能否得到保護;台灣能否在和平與安全的環境中繼續繁榮;以及台灣所取得的一切成就,是否會因為兩岸關係的緊張,乃致更為可怕的衝突而受到威脅。

    鑒於我過一會兒將詳細說明的理由,一個使台灣得以繁榮發展的穩定、和平的台海關係,事關美國的長久利益。有利於台灣強大和安全的一切,都符合美國的利益;基於顯而易見的道理,也符合台灣人民的利益。危及和平與穩定的一切,都會直接損害美國的利益。由於這些原因,我們期待台灣在兩岸關係問題上採取力量──軍事的和經濟的──與穩健相結合的策略。當我們看到有關政策偏離這些目標時,我們認為應該為自己也為台灣人民,坦率表明我們的意見。
    我首先想談一談兩個根本的問題:美國為什麼關心台灣的安全,以及我們在這個重要問題上表達觀點的根據是什麼?對第一個問題的回答很簡單。作為擁有全球利益和責任的太平洋大國,美國自然關注整個亞洲的和平。由於台灣海峽是一個潛在的衝突導火點,這個地區要求我們持續給予關注。同時,經由與台灣人民數十年的親密友誼,我們十分欽佩台灣人民在困境中取得的各項成就,我們對他們的民主、不受打壓和繁榮給予特別的關注。一個成功的台灣是東亞乃至更廣大地區的一座燈塔。最後,美國對台灣的支持在美國國內法律《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中有所規定。簡而言之,從戰略、道義和法律上來說,美國都必須對台灣及其安全給予不斷關注。

    出於同樣的理由,我們在涉及台灣安全的問題上,也有權發出我們的聲音。當然,如何保衛台灣的最終決斷屬於台灣人民,這將經由其民主機制加以表述。我們尊重他們這一絕對的權利。同時,為了捍衛我們自己的利益、履行我們的法律義務,並支持被視作老朋友的人民,我們認為,在台灣安全問題上表明我們的觀點,包括我們的真實關切,是正確的做法。由於台灣是一個民主體,應由台灣人民自己決定如何對美國朋友表達的看法作出反應。

    在作了這些說明之後,我今天想談一談最廣義上的台灣安全問題,和保持台灣安全的關鍵因素。我今天的演講完全是基於這樣的認識:台灣對岸的快速軍事發展,以及北京拒絕排除對台動武的可能性,使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越來越大。美國通過向台北出售防禦性武器,和保持我們對這種脅迫手段作出反應的單邊能力──如果我國總統選擇作出反應的話,美國已經表明我們不接受任何對台灣的脅迫。行動勝於雄辯,海峽兩岸誰也沒有藉口,對美國的期待和美國保衛自己利益的決心置若罔聞。同時,數十年來,我們保衛這些利益的堅定立場,也使整個地區受益,為台灣海峽的穩定、海峽兩岸突飛猛進的繁榮、豐富和日益密切的兩岸聯繫、以及激勵全世界的台灣民主改革,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條件。
    如我在一開始時所說,美國認為一個強大和穩健的台灣,對台灣人民當前和長遠的安全需要至關重要。在力量和穩健上有任何不足,都會使台灣易遭不利,危及地區和平,並有可能威脅美國的利益。我來依次談談這兩個根本因素。
    一個強大的台灣,簡單說,就是一個維持足夠的軍力、能夠在相當長的時期內頂住打壓的台灣。只要北京知道,它無法在國際社會尚未作出反應前迅速制服台灣,嚇阻就會產生作用。台灣的繁榮與社會安定當然也是另一個力量的泉源,但軍事力量是不可缺少的。一個有自衛能力的台灣是和平的重要因素。一個強大的台灣可以更有信心地與北京談判,從而為海峽兩岸的和平爭取更有效、更持久和更平等的安排。

    在數年明顯令人失望的表現後,近來在這方面有了令人高興的消息。僅從預算角度來說,台北在提供國防經費方面作出了很大努力。台灣國防經費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例曾一度下降。但即使在那段時期,其國防預算仍相當可觀,比亞洲大多數國家和地區都要高。鑒於佔大規模經濟中的一部分,這些預算為取得某些進展奠定了基礎。今年,國防預算占國內生產毛額的比例終於又開始增大。我們對台灣各大政黨領導人找到打破障礙的途徑表示祝賀。

    當然,經費問題只是整體防禦的一部分。台灣還在確立更明智的優先重點和防衛戰略。台灣增加了強化和保持防禦的預算,並採納現代作戰原則,利用台灣最重要的實際資產,即其地理位置。台灣及其周邊地區構成一個具有天然軍事挑戰力的環境,明智的國防支出和規劃可以保持這種環境。

    美國的軍售為保持台灣的力量發揮了重要作用,當然,今天在場的各位對這一主題會有特殊的興趣。布希政府於2001年批准了一整批軍售計畫,表明了美國對本身角色的認識。布希政府履行《台灣關係法》規定的決心始終不容置疑,但台灣防禦的主要問題,並非台北是否購買特定的武器系統,或這種武器系統是否由本土工廠製造或從國外進口。主要問題是台灣整體防禦戰略的實質和維護延續這一戰略的核心能力。針對這項戰略,也應該由台灣人民自己作出決定。坦率地說,美國一貫關切的問題是,台灣至今尚未就美國認為台灣應有的安全,進行長期廣泛的辯論。我們希望,在即將到來的選舉期間,台灣人民會要求自己的政治候選人對這個極其重要的問題進行有理性、有成果的討論。

    同時,我要對台灣執政黨和在野黨近年來的實質進展表示讚賞。在陳總統的領導下,台灣國防部已開始制定更加周密的預算,並爭取增加整體國防開支。而由在野黨控制的立法院則善盡職責,審查通過了有關預算,滿足了行政部門的大部分經費要求。美國對這些發展表示歡迎,認為這是有希望的徵兆,讓我們看到台灣的公共辯論日趨成熟,政治領導人放下追究彼此基本愛國立場的破壞性指責,一致同意將防禦問題置於黨派政治之上。這些最近的事件能否變成一種長期的趨勢,將取決於各政黨的領導人,包括今天在座的很多人。
  • 2007-09-11 美國在台協會正式資料
  • 現在我想談談另一個對台灣安全不可或缺的層面,即以穩健、精明、有效的政治方式對待兩岸關係。如果不採取穩健立場,無論台北為防禦花費多少金錢、這些錢的分配有多麼合理,台灣的安全還是要受影響。同時,在所有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台北對兩岸關係採取穩健立場,將減輕台灣軍隊所承受的壓力。

    台灣處於一種微妙、而且確實獨特的政治地位。兩岸問題懸而未決,理所當然會使很多人焦慮不安,但這是台灣大多數人民都能理解的生活現實。這種體認反映在民意調查所顯示的,對維持現狀有力和一貫的支持。

    就安全而言,情況基本清楚:只要台灣保持可靠的防衛能力,對台灣福祉的首要威脅,是台北所採取的政治行動,有可能導致北京動武。美國一直反復表明不容動用武力,我們也反復敦促北京提高軍事透明度,停止在台灣對岸的軍事集結,並減少對台灣的軍事威脅。但我們在極力反對北京動武的同時,也嚴肅對待這一威脅;台北也不能不這樣做,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正因為如此,台灣的安全與避免無謂的挑釁行為密不可分。這並不意味著,台北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壓力,應當或只能處於被動,而是意味著有責任感的台北領導人,必須意識到潛在的中國紅線和反應,避免不必要的、於事無助的挑釁行為。

    正是從上述觀點出發,美國政府最近對陳水扁政府宣導的某些政策表示關注。我想強調,美國與台灣整體的關係親密與互利一如既往。美國人民與台灣人民之間的友誼根深蒂固,日益深厚。現在出現的分歧只涉及美台關係中相對窄小的一部分。但由於這一部分直接關係到和平與穩定,因此這一分歧就很重要。

    我們尤其表示特別關注的是,陳水扁政府支持以台灣名稱申請加入聯合國的公投。台灣已有很多關於美國立場的說法,其中很多是錯誤的。請允許我做一些澄清。

    美國並不反對公投方式,台灣與其他任何民主體一樣有權舉行公投。但必須考慮到任何公投的主題和內容。就申請加入聯合國舉行公投,但不在公投中提及更改名稱──雖然在我們看來是奇怪無益的──但不會引起美國的強烈反應。鑒於人人皆知,台灣大部分人民都希望看到台北申請加入聯合國,鑒於這樣的公投不可能增加申請成功的可能性,大家也都會明白,支持這樣的公投只對影響台灣島內的政治態勢有用。美國對此如何作出反應是明確的:我們會重申不支持台灣申請加入需要國家資格的國際組織,因而也不支持這樣的公投。

    與申請加入聯合國的一般性公投相比,陳總統所支持的這項公投,使我們的關注要大得多。確切而言,令我們擔心的是更改名稱問題。公投草案提出了台灣在國際社會應使用什麼名稱的問題。而且,很多人可能將此視為具有法律效力的全民表決。在理想世界中,我們沒有必要為此擔心。在各方用語中,我們都用"台灣"這個名稱。國務院、台灣人民、甚至北京政府都用"台灣"。那麼,在這種比較正式的政治和法律場合中,使用同樣的名稱又有什麼值得擔心的呢?但明顯的現實是,在兩岸關係的現實世界中,政治象徵事關重大,對此的歧見可能引起嚴重緊張局勢,甚至引發衝突。陳總統在2000年與2004年體認這類"象徵性"議題的重要性,而向布希總統及國際社會保證,不會提出更改台灣的官方名稱,此後也一再重申這個保證。

    正是公投中要更改名稱的明顯意圖,使我們認為這項計畫是一個要改變現狀的步驟。有人聲稱,這項公投即使通過,也不會等於是要更改名稱,坦率地說,我們認為這完全是法律教條說法。歸根結底,如果具體名稱無關緊要,當初為什麼還要把它列入公投草案呢?從根本的角度來講,公投支持者的教條論調讓人覺得,他們不是在嚴肅對待台灣對美國和國際社會的承諾,可以無視台灣最堅定的盟友的安全利益,而且不惜為短期政治利益,給台灣人民的安全利益帶來風險。我們的根本立場是,這項公投給台灣和美國利益可能造成的損害也許很大,而且與任何申請加入聯合國的公投一樣,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毫無助益,因此,我們必須強烈反對這項公投。

    我要正面反駁,指責美國在公投問題上的立場是在干涉台灣民主的言論。我代表美國政府,堅決駁斥這一指控。鑒於美國幾十年來對台灣安全的承諾和對台灣民主化過程的支持,這種指控根本站不住腳。現實情況是,民主體彼此可能而且確實在政策問題上會有分歧。世界各地隨時都有這種情況發生。此外,如果一個盟友正朝著不明智的方向發展,其他盟友理應提出告誡。鑒於美國對台灣安全的關切,我們在這方面有更大責任。歸根結底,台北的行為可能威脅到的不僅是台灣的和平與穩定。

    美國無力也無權告訴台灣人民應如何行事。但作為朋友,我們感到有義務告誡台灣人民,這項公投的內容考慮欠妥,有可能造成嚴重後果。給糟糕的公共政策提案打上"民主"的旗號並不能美化它。令人慶幸的是,如果這項公投照舊舉行,我們預料台灣有洞察力、有智慧的人民,將能看透言辭背後的真相並作出正確的判斷,認識到公投不符合他們的利益,因為它會從根本上損害台灣的對外關係。除了明顯威脅到台灣海峽的穩定以外,美國反對公投案的另一原因是,它對實現所保證的目標將適得其反:它會限制──而不是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與此相反的論點聽起來壯烈激昂,但與我們周圍的證據相左。我可以以實際經歷這樣對你們說,因為正是國務院在美國政府內,率先努力幫助維護和擴大台灣人民的國際空間。令人懊惱的事實是,台北採取的沒有必要的挑釁行動,為北京限制台灣的空間增加了籌碼,並會嚇跑可能幫助台灣的朋友。

    這又是一個我們必須承認嚴峻事實的方面。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接受北京對台灣的界定,而且,在受激時,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號召壓倒性支持,將台北邊緣化。當然,台灣人民長期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壓力,我們絕不是在要他們逆來順受;我們的立場絕非是被動的。但儘管如此,台北需要用明智、周全的方式予以抵制,善用自己具有的優勢。正面出擊北京的敏感之處註定要失敗,最終會導致台北更加遠落。舉行以台灣為名稱的入聯公投正是這樣一種正面出擊,既沒有希望改變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的實際地位,同時加劇了台海緊張局勢,並且疏遠了可能支持台灣擴大國際空間的各方。

    我要強調,我們不願意公開表示,我們與陳水扁政府在這個或任何其他政策上的分歧。台灣是美國長期的朋友,我們不願意雙方在重要的議題上存在分歧。我可以向你們保證,如果不是在長時期內,用盡了一切私下機會,傳遞始終如一的、明確無誤的和有權威性的訊息,我們是不會這麼做的。問題不是誤解或缺乏溝通,而是我們認為,這一舉措於台灣、於我們都不利,而我們別無他法,只好直接向台灣人民表達我們的觀點。

    在我用這個講台說明嚴峻事實的同時,讓我提出比較積極的一點,它雖不常被提及但值得一提:讓我打破所謂台灣人民處境孤立或台灣是國際孤兒的迷思。是的,台北只與很少國家有正式外交關係,而且不是聯合國成員。然而實情是:如果台灣沒有廣泛融入國際社會,它就不可能是現在這樣一個第一世界、民主和商業的重鎮;它的人民就不可能在全球從事商務旅行和觀光,它的民航班機和貨輪就不可能穿越全球,它就不可能成為世界最重要的資訊技術源頭之一。台北也許不能在外設立很多大使館,但它在全球設有幾十個非官方代表處,有專業外交人員辦公,代理台灣人民的事務。僅在貿易領域,台北若非完全交織在支持國際商務的國際機制密集網絡中,台灣會是一潭經濟死水。台北許多最重要的關係雖為非官方,但真正的交流與合作每天每日都在進行。

    要證實這點,只需注意新聞便可看到,台灣高階官員不斷一批批訪問華盛頓和美國其他地方。人們常注重於沒有最高層訪問,但這類訪問在任何關係中都並非頻繁。任何人只要留意便可清楚地看到,美台對話就實質和範圍而論,是與任何其他中型夥伴旗鼓相當的。

    我並不是力圖淡化台灣人民在國際空間上受到的真實限制,我也能體會由此導致的沮喪。畢竟台灣在國際社會中的位置非同尋常。對於台灣民選領導層來說,未來的挑戰是如何在這一背景下,促進人民的最大利益。令人慶幸的是,台灣過去做得十分出色,如果台北好好利用自己的條件,今後會有多種積極正面的機會。

    美國針對台灣海峽有著一貫的政策。年復一年,不論兩大黨哪一黨的政府,這項政策不僅為美國人民而且為台灣人民帶來巨大好處。如果對於這一點有絲毫懷疑的話,只要想一想距今差不多30年前,美國取消受承認台灣時的情況。今天它生機勃勃的民主以及繁榮的第一世界社會,為台灣人民帶來了優越得多的生活。作為台灣的朋友,作為對其民主與自由的不可或缺的支持者,美國在這方面地位首屈一指。美國人民有理由為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正確行動感到驕傲。

    儘管我們對台灣的支持無庸置疑,但如果我說,美國界定自己的利益並對東亞地區的各種發展作出自己的解釋,在座不會有人感到驚奇。因此,所謂美國與北京協調對台政策的說法毫無根據,這種事根本不會發生。協調和合作這類字眼,完全不適於用涉及台灣政策的華盛頓-北京關係。中國的觀點是否對美國的思維有影響?當然有:如果我們不考慮中國的觀點,我們就是莽撞行事,台北也一樣。但我可以向你們保證:美國政府各級官員中,沒有人花任何時間與北京協調我們的對台政策。關於這類協調的謠傳很多;但如同許多其他謠傳一樣,沒有事實根據。

    同樣的,雖然我們與台北有著緊密、友好的關係,但我們也不讓台北來界定我們的立場。 為了眾所周知的原因,美國已經表明,反對台灣海峽兩岸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最近幾年台灣某些領導人堅稱台灣獨立是現狀,應該得到保護。對此,請讓我最明確地說:雖然美國毫無疑問反對中國打壓台灣,但我們不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我們不能接受主張台灣獨立有助於維持現狀和台海和平穩定的論點。根據我上面舉出的理由,事實上,我們把這些主張連同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的公投,列為絕然不符合台灣人民或美國人最佳利益的無謂挑釁。

    請讓我回到使我們大家聚集在這裡的根本議題,來結束這次講話。無論在座各位是陳總統政府中的官員、反對黨領袖、美國企業主管、新聞記者、學者、還是美國政府官員,我們都對台灣的安全有著持久關注──台灣是美國的一個重要朋友,在一個敏感地區中佔有微妙的地位。美國政府相信:一個強大和穩健的台灣,對台灣海峽的和平與穩定十分重要;在今後台灣人民尋求促進他們利益的歲月裡,我們將繼續是台灣人民堅貞不渝的夥伴。 (完)
  • 綠吱吱證明自己見不得別人好
  • 這個和平獎太和平了
    2014-09-21 自由時報 ◎秦靖

    馬英九在台南領取「艾森豪國際和平獎章」,獲獎原因為兩年前東海地區發生釣魚台爭議時,馬英九提出「東海和平倡議」,強調「資源共享」的理念,呼籲各方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因此,當台南分會爭取到今年年會主辦權後,順水推舟積極地向PTPI董事會爭取將今年的艾森豪和平獎頒給馬英九,最後獲得董事會十四席董事的認同。
    總統獲獎,台灣之光,台灣民眾本應雀躍不已,但筆者卻對於給獎方式的嚴謹度有著極大的質疑?首先,馬總統的和平呼籲屬於陳腔濫調,了無新意,為何獨獲青睞?其次,爭取到年會主辦權,順勢爭取和平獎,PTPI董事會給足台灣面子,是不是有回報?最後,十四席董事的「認同」,到底有沒有兩組以上的候選人競爭?是經過投票選舉選出,還是像老蔣時代一般,同額競選,拍手鼓掌通過呢?
    筆者無意唱衰馬總統的得獎喜悅,但「和平獎」的傑出成就與深層內涵絕非馬總統能力所及。他的和平,建立在不斷退讓的台灣主權上,和平的關懷內涵更非無感的馬總統所有。(作者為教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