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來回答台獨機關槍的問題

為什麼年輕人就業起薪只有22K?
台灣新鮮人起薪平均並非22k,而是26k 和20年前差不多,
問題在於教改後新鮮人太多,能力參差不齊。

 

那也端由企業良心跟找工作的人是否有足夠能力'雖然是由金融海嘯推動以工代賑讓企業所產生效應'民進黨遇到金融海嘯能做啥?大概也相去不遠'新人求高薪?也要拿得出啥證明其能力符合其薪?

根據101調查台灣人平均有2個以上工作機會'因為錢多事少離家近上班又有冷氣吹的工作越來越少!加上年輕人吃不了苦'就不幹'敢問台獨機關槍'試問還有年青人在機車行拜師3年10月學做黑手嗎?應該沒有吧!

 

20年前跟20年後油價期貨價誰決定的'應該是美國決定的吧!不用考慮世界人口增加'資源使用過遽'及出油遂減'資源短缺'不會影響百姓使用瓦斯甚至交通工具價位'20年前天厝房價早有千萬之譜'不見得台獨機關槍就買的起'房子所須材料有法跟石油切割嗎?

 

阿基師嘗的出來?腦袋不更新?你台獨機關槍恐怕只會煮泡麵吧!世上有那個人吃的出來嗎?

阿基師下跪除了兌現男人承諾'敢有所為有所不為!

 

敢問臺獨機關槍民進黨縣市首長利拍中國馬屁可曾說過屁話?

民進黨縣市長拍中國馬屁,愛拍成性,順便溫故知新一下。

張花冠:中國這幾年快速 掘起,擠身經濟大國,這是 事實。

陳菊:天津是美麗的城市。

許添財:中國是偉大的強大國家。⋯⋯

蘇治芬說:此行讓她感受到“中國大陸是地球上新崛起的巨人,上海是這個巨人發亮的明珠”。


林聰賢:強調雙方都是朋友、兄弟,不會提到敏感的政治話題。兩岸合作勢不可擋
兩岸簽署ECFA之後,對宜蘭縣有什麼影響?林聰賢說,宜蘭希望未來廠商進駐時,能夠帶給當地就業機會,甚至產生產業群聚效應,對宜蘭的發展才會有正面幫助。

蘇煥智:兩岸合作大勢所趨

今日賴皮馬屁篇
賴皮: 上海是一座欣欣向 榮、充滿活力的國際大都市。

以上族繁不及備載'罄竹難書

敢問台獨機關槍民進黨縣市長利委在中國如此拍中國政府官員與人民的馬屁話'台獨機關槍你可曾嚴詞抨擊?可曾放過任何一次屁話?第一時間你台獨機關槍人在何處?做何種事?

 

還是說台獨機關槍也跟其他綠蛆一樣如台南東山沒路用說的交朋友哪有要緊?還是像許添財訪陸回台後在綠營海洋電台對支持者說這是場面話!

 

作者可不認為你會跟綠營電台姓田的主持人說的綠營民代首長去中國就是錯的這句話一樣有骨氣的話嗎?

在哪跪有差嗎?阿基師下跪除了兌現男人承諾'敢有所為有所不為!是謂真男人。你台獨機關槍連剩張嘴也沒有!是男人嗎?只能算俗喇!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憂鬱的圈圈
  • 2014年9月4日 作者:周偉航(人渣文本)

    總有網友要我談談對一些青年台獨意見領袖(有些自稱台派,而非獨派)的看法。但他們並不是一個集團,也沒有什麼很明顯的意見共識,只有一些行為較類似。

    他們好像不全是受哲學訓練出來的,談意識形態理論的文章非常難以理解,做為這種思想的外行人,我也不宜幫他們代為歸納。

    但因為最近想起一些往事,我發現回憶中的某批人,和現在的這批人之中某些蠻類似的。如果「你」看完了,覺得自己不是,那就不要對號入座,特此先聲明。上次我罵某派人馬是納粹,結果一大堆人入座,大喊冤枉誤解。這也蠻神奇的。

    二十年前的台大,有一個社團,叫建國俱樂部,是主張台獨建國的。

    這個團體是由一位精神領袖「學長」來領導。他們有很多社課或訓練,非常強調在成員大腦內建立有如信仰的思想體系,而且認為其他的「改革派」都「不純」。改革派,就是反對國民黨,思想自由開放,較親近民進黨的一派學生。改革派有許多社團,也會進行「思想訓練」,但建國俱樂部對這些團體都不太滿意。

    上述這些看法,是從國民黨角度看過去的回憶。建國俱樂部當然也很反對國民黨。當時的台大還有許多國民黨的學生在活動,小弟不才,就是其中比較叛逆的一員。對國民黨來說,建國俱樂部當然是敵人了,雙方在校園的學生自治選舉,還有早期的BBS網路上,免不了會有多波的衝突。

    雙方會互幹一些思想上的問題,透過這樣的交流,我也得知一些建國俱樂部的思想脈絡與理論大要。這些觀點,和當前這些青年台獨意見領袖的主張,還真是有夠類似。在國民黨人眼中,建國俱樂部就是一群組織行為很像共產黨的台獨份子,而且沒什麼外界的朋友,又像封閉的宗教團體。

    選舉是他們的主戰場,他們會把社團內的人馬儘量推出來選學生自治席位。但就我的印象所及,他們好像沒當選過任何一屆學生會長。不但自己沒選到過,從他們出來之後,改革派就陷入了分裂與衰落。

    選會長時,其他改革派可能共推一個人,建國俱樂部也推一個人,綠色票就分散了。原本改革派非常強勢,至少到黃國昌(就是你知道的黃國昌)選會長時都還很強大,但從建國開始一直打槍其他改革派候選人,改革派的力量散得很快。

    學生會長先被國民黨連拿兩屆,之後權力又轉移到新興的「宿舍幫」的手中,又是連拿兩屆。宿舍幫有親改革派者,也有親國民黨的人,但都不是之前的那種改革派與國民黨了,而是講求選民服務的新系統。

    後來,大概是隨著「學長」遠去他校,建國俱樂部慢慢的就不再是要角了。他們那麼熱衷選舉,那麼強調「正確性」,最後的結果呢?從對手的角度看過去,就是一場空。在國民黨走向式微的年代,改革派卻也走向衰退,你很難不把建國俱樂部看成是改革派分裂、滅亡的推手之一。幾年之後台大學生會長又被親改革派的人拿回來,但屬於特定組織,景況與以前也大不相同了。

    前面提過,當我看到這些中青年台獨意見領袖對於國民黨的看法,對於台灣意識形態的看法,對於發展組織的看法,對於自我訓練(一堆守則要訣原則)的方法,都讓我想起建國俱樂部。

    他們在幹建國俱樂部二十年前就幹過的事情嘛,只是跳出學校的格局,想在真實的社會中搞這套。

    我想這些意見領袖都非常優秀,二十年前左右,應該有些人也在台大,可能是學長或學弟。他們應該有機會知道或聽聞建國俱樂部當年的狀況。還想搞這套?

    這種方法,走選舉外的社運路線或許可以,當他們企圖走入選舉,涉入選舉,一定是不行的。當年對改革派是不行的,對現在泛綠來說,也是不行的。

    為什麼?

    弄小圈圈把自己框住,一點都不快樂。

    當年我曾經想過一個問題,就是「他們」快樂嗎?
    當個一天到晚脫黨亂搞的國民黨,或是加入後來的宿舍幫,我們選舉是快樂的。當我們在台大校園內騎著腳踏車亂貼、亂撕海報,突襲對手競選總部(當時候選人會租房間當總部)和影印店抓黑函時,我們都很快樂。因為我們是自由的,沒有人來指正我們的思想是否純正,沒有人來要求我們要依循什麼守則。

    我們是自在的參與政治。而建國俱樂部的人呢?他們快樂嗎?

    我的兄弟會有很多成員是脫離建國出來的人,他們都把建國罵翻了。他們在十八、二十的年紀,就經歷且看出了這一套不可行。什麼思想武裝都是狗屁,他們只覺得自己是「學長」的棋子。

    還有很多建國俱樂部的成員,他們又去哪了呢?似乎沒有人出現在當前的公共對話領域。或許有,但不想提及自己在建國俱樂部的過去。也許那是個憂鬱的回憶,一個憂鬱的小圈圈。

    因為主客觀條件,反對運動這一邊,好像充滿了這種憂鬱的小圈圈。
    曾經歷過憂鬱小圈圈的人,想得都是把圈圈做大,別再縮小了。蔡丁貴緩性面對柯文哲的蔣經國論,可能就有幾分這種味道。

    好不容易圈圈要做大了,卻又出現了一堆「學長」,開班授課,傳遞真理,再次拼命把圈圈劃小,要搞「戰鬥團隊」、「思想訓練」,痛批柯文哲思想陳舊,充滿黨國毒素,要與他劃清界線。

    真是好棒棒。
    棒在哪?當年建國俱樂部的那位「學長」,現在就在柯文哲辦公室。

    學長,我還記得您當年抱怨過:「我和偉航無冤無仇,為什麼他要一直咬我?」
    我在這邊正式對您道歉。當年咬您,只是因為吃飽閒著,的確很不道德。

    但現在人家咬你們,可就比較麻煩了。
    學長是這一派的宗師之一,相信,應該知道怎麼化解吧?
  • 誰來保衛台灣
  • 2014年7月24日 蘋果日報 施明德

    日本首相安倍調整「集體自衛權」的適用條件,引起本地區均勢的變化,被認為是美國「重返亞洲」政策的連鎖反應,目的都在應付中國擴張。安倍的行動,也引起台灣知日派或親日派的雀躍。沒有錯,台灣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還能存活到今天,主要是靠美國的支撐。但是,過度誇大安倍的行動將大大有助於維護台灣的安全與主權,是非常危險而且不切實際的態度。它一方面會誤導兩岸事務的決策,也流露出長期被殖民統治的子民欠缺自立和責任感的積習。
    所謂自救而後人救,既使像瑞士這樣的永久中立國,她也堅持武裝中立。台灣如果在國際上要全部仰仗美日,總有一天會見到棺材的。這種心態在獨派中極其明顯而強烈。幾十年來,海內外獨派人士仍在高喊「要獨立」,但是對於如何武力爭取獨立(如果認為台灣還沒有獨立)或軍事保護國家主權獨立,卻毫不身體力行,連去念軍校都視為畏途。我不知道全世界爭自由、爭獨立的人民,是否有像台灣人這樣天真和依賴外力而能成功的?
    在美麗島時代,領導階層大多是法政出身的,子女去念軍校的一個都沒有。我擔任民進黨主席時代,常私下請同仁鼓勵其子女念國內外軍校,將來能承擔保家衛國的天職。但,一直到今天,我不知道民進黨領導階層的子女有幾位獻身軍旅?博士比比皆是,軍官有幾人?台灣人如果都好男不當兵,好鐵不打釘,國家誰來保護?這算哪門子的獨立建國志士!口號不能建國。
    日前,一位國立中央大學知名的朱姓經濟學者到寒舍。他說,學運期間他的學校有不少學生參加,他盡最大尺度包容,因此跟學生互動良好。有段日子,學生會找他談他們的抱負「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接著談到模仿鄭南榕的口氣說:「我叫XXX,我主張台灣獨立。」那位教授反問學生們:「如果中共打過來怎麼辦?」學生們回答他:「如果中共真打過來,美國會出兵保護我們!」朱教授才說:「你們應學學施明德,當年為了主張台灣獨立,反抗獨裁政權,他去念軍校。」看到學運的年輕人主張:「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政治自己救」而要參選,很好!但是,是不是應該再加上一句:「自己的國家自己保衛!」要再拿起槍桿當軍官我已經太老了,台灣需要你們保護。
    《台灣關係法》非常重要,日本擴大解釋集體自衛權的適用,當然也有意義,但是,自己的國家還是要自己保衛!天氣太熱就停止操練的軍隊,個個像媽寶的軍人,動不動就斥責國防部不人道的國民心態,能承擔保家衛國的責任嗎?這樣的軍隊和子民,購買再精良的武器也保護不了台灣的主權和安全。嘴巴勇敢,不是真勇敢。我們不好戰,但應有敢戰、能戰的決心和能力。
    如果我們真心在乎台灣的存亡,不要只喊口號,請投考軍校,或鼓勵孩子考軍校,要有志氣用一輩子的力量來保護台灣,並學會尊敬軍人。台灣需要這種台灣魂。
  • 反「統一論」怒砸馬英九 顏銘緯:選舉是骯髒反民主
  • 2014年9月27日 東森新聞雲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總統馬英九26日出席典華飯店舉辦的「2014亞太暨世界加盟連鎖年會」國際歡迎晚宴時,突然遭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大一生顏銘緯丟擲《被出賣的台灣》一書,砸中馬英九腹部,顏銘緯則隨即遭到維安人員壓制。

    其實顏銘緯就是基進側翼聯合競選總部主任,是最年輕的辦公室主任。85年次的他年紀只有18歲,卻參加過無數學生運動。17歲時就曾以《高中生對課綱微調的批判》投稿平面媒體(自由時報),得到巨大迴響,成為當日頭條。
    當太陽花學運爆發的時候,盡管他面臨學測面試的難題,但他仍然選擇踏上學運的戰爭,並留下一封給母親的家書表示,「媽媽,您不用擔心、生氣,您該為我感到驕傲,我正在為台灣民主道路上前進。」在太陽花學運中策動南部九大學千人北上聲援太陽花學潮。學潮結束後,不選擇台北的名校選擇留在高雄,只是因為「南方高雄須要有人留在家鄉,為城市接續、點燃民主火種。」
    目前他所屬的「基進側翼」頭銜雖為主任,但他認為在裡頭只是組織者,並不是主管,主要是讓抽象的決策落實成為具體的行動。同時他也指出,儘管大家都對政治反感或有成見,但他仍想投入政治,因為他想證明「當你們如此認為的時候,已經有人在裡面試著讓它不要再像你們想的那樣。」他曾提過,自解嚴前後到現在,選舉一直都是「骯髒、反民主的」,但他們之所以要站出來,是要向民眾證明政治應該是靠人、靠自己親自去說與做,以堅守他們對於政治的價值。
    但對於顏銘緯這次以《被出賣的台灣》一書砸馬英九總統一事,不少網友認為行為並不洽當,民主自由不是代表可以用任何形式去攻擊別人。而對於顏銘緯不滿馬英九「統一論」一事,總統府25日已經發過聲明表示,馬英九總統並沒有說過相關言論,一切是媒體誤用,且德國之聲也做出聲明更正,全為子虛烏有。
  • 陳為廷與林飛帆 藉聲援佔中 搞思想審查
  • 陳為廷批民眾關注潔西卡退團 比關注梁振英多
    2014年10月01日19:50 蘋果即時

    「島國前進」的成員陳為廷、林飛帆晚上到自由廣場聲援香港佔中行動。陳為廷說,台灣人比2、3年更前更關注香港,但現在還不夠,仍不夠關注香港人的命運。陳為廷痛批台灣民眾關注南韓女子團體潔西卡為什麼退團比關注梁振英下台更多,他還帶領民眾高喊口號:「梁振英退團!」
    陳為廷也表示,中共現在使用的就是政府在3月太陽花運動時的拖延戰術,這是典型的「689」拖延戰術。他說,現在面臨的問題不是「今日香港,明日台灣」,而是「今日香港,今日台灣」。
    陳為廷批,馬英九總統想要11月「馬習會」,就是想要簽署兩岸和平協議,今天是中國國慶,下周是中華民國國慶日,「我們準備好了嗎?」他帶領現場民眾稿喊口號:「今日香港,今日台灣,香港、台灣風雨同路!」
    林飛帆發言則指出,香港人民已經站起來證明人民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台灣應該和港、澳及東亞在中國的周邊國家,形成對中國的聯合戰線,防堵中國, 用經濟、軍事力量,對週邊民主國家迫害。林飛帆也率領現場群眾高呼「天滅中共」口號。 (徐珮君/台北報導)
  • 台獨運動與選舉
  • 2014-09-29 臺灣時報 陳茂雄(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上星期筆者所發表的「講一畚簊不如做一湯匙」文章中,提到「投入選戰也是從事台獨運動的一條很好的路,應該加以鼓勵」。很多朋友詢問,基進側翼五位年輕朋友投入今年選戰的勝算如何?筆者回答,看他們怎麼選。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的:如果能當選,對台獨運動的貢獻就相當大;若選票很少,代表對台獨運動沒有什麼貢獻。聽者感到十分迷惑:怎麼以選票來評價對台獨運動的貢獻?為了解答大家的迷惑,需要詳加說明。
    獨派人士有人主張,以台獨為選戰主軸,可以考驗台獨市場有多大;這是嚴重的錯誤,這種說法是將選舉的市場簡化,認為台獨支持者必定將選票投給主張台獨的候選人;以前建國黨投入選戰時,也有這種想法,選舉結果並非如此。選民投票與候選人的主張,彼此是獨立的,不是相依。在台獨議題方面,選民與候選人之間會有四種情況發生:第一種是支持台獨的選民投票給主張台獨的候選人,第二種是支持台獨的選民沒有投票給主張台獨的候選人,第三種為不是台獨支持者投票給主張台獨的候選人,第四種為不支持台獨的選民沒有投票給主張台獨的候選人。主張以選票來考驗台獨市場者,只看到第一種,忽略了其他三種。
    一位朋友健康狀況不佳,筆者詢問他是否抽菸喝酒。他回答菸酒不沾,並感慨的表示,菸酒不沾的人竟然健康情況不佳;意指菸酒有礙健康,菸酒不沾的人應該健康狀況良好才對。筆者回答他,被火車壓過者會死,沒有被火車壓過難道就不會死嗎?事實上,火車與死亡之間一樣會有四種情況發生,並不是沒有被火車壓過就不會死。菸酒與健康的關係也一樣有四種情況。菸酒有礙健康,並不代表菸酒不沾就保證健康狀況良好。
    對於多席次選舉而言,若是支持台獨的選民必定將選票投給主張台獨的候選人,則該候選人必定當選。進一步說,若是認同太陽花學運的選民必定將選票投給參加太陽花學運的候選人,該候選人必定最高票當選。事實並不如上述的假設情況,很多支持台獨的選民未必會將選票投給主張台獨的候選人。若只依賴台獨主張參選,沒有開拓其他票源,不只會落選,而且得票數會很低。
    筆者所以表示主張台獨的年輕候選人若是當選,對於台獨運動的貢獻相當大,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吸收了很多原來沒有支持台獨的選民,否則不可能當選。這些選民受到候選人的影響,出現很大的改變,就算沒有積極支持台獨運動,至少會「反統一」,它已經相當接近台獨運動。顯然的,主張台獨候選人,要對台獨運動有所貢獻,不能只依賴台獨主張參選。
    目前台獨運動人士普遍態度強硬,「人和」方面有待加強,因而只在台獨運動圈內活動,與普羅大眾的距離相當遠;造成台獨勢力很難擴展,活動雖多,只形成神父對牧師講解聖經,沒有多大意義。而候選人就不一樣,他們需要選票,若要當選,必須走入群眾,以多元化的方法爭取選票,使一般人變成朋友。最重要的,可能當選的候選人,態度必然溫和,不會像一般從事政治運動的人一樣態度強硬,所以可以將一般民眾變成朋友。
    筆者不能預估基進側翼的候選人是否能當選,因為筆者不清楚:他們是否對一般民眾下功夫,吸收了原來不是支持台獨的選民。若是吸收了大批非台獨支持者,不只可以當選,而且對台獨運動貢獻相當大;若只依賴台獨主張參選,必定落選。
  • 錯把民進黨當建國黨
  • 2008/04/28 蘋果日報 孫慶餘

    民進黨主席選舉「辜蔡爭」確定,高舉「找回民進黨」旗幟的辜寬敏並請由美返台助陣的陳師孟出任執行長。一時之間,獨派似乎聲勢浩大。上月民進黨敗選,黨內醞釀世代交替,一度傳出要推陳師孟當黨主席。當時有人問我意見,我說:「陳師孟是急獨真實信徒,你們推他當主席,就是要把民進黨變建國黨!」如今再看陳、辜二人的言行,我必須說:他們已經不是要把民進黨變建國黨,而根本認定民進黨就是建國黨了!
    台灣有建國黨,也有民進黨。為什麼要建國的朋友不去玩建國黨,卻要玩民進黨?因為民進黨肉多味美、建國黨無魚無肉,所有想要建國的朋友自然跑到民進黨旗下,既「出有車」又「食有肉」。他們靠著民進黨「民主」的掩護搞台獨,也更事半功倍而得心應手。20年來,民進黨就是這樣由一個民主政黨逐漸變為台獨政黨,獨派也在陳水扁八年寵幸下吃香喝辣、左右逢源。
    什麼是吃香喝辣?就是指台獨訴求最能打動綠營,成為獵取功名利祿的終南捷徑。台獨之好用,正如統一之好用,這是海峽兩岸最新的「合縱」「連橫」術。杜正勝、莊國榮等人能得陳水扁寵幸,端賴於此。
    而什麼是左右逢源?就是你把民進黨搞成全黨皆獨,尤其在「紅衫軍之亂」當下,你既勤王有功,又愛台,所以你愛上黨。等到民進黨因台獨積重難返而連戰連敗,你又可以歸咎民進黨不夠台獨,所以失敗。無論民進黨勝敗,你都振振有詞,永遠正確,勝固然是你致勝,敗亦是別人致敗。近幾年來,民進黨內流行的正是這種左右逢源,由幾名獨派縱橫家四處延繞。可以說,民進黨已經病入膏肓,獨派縱橫家的遺毒遍布全黨。
    急獨派的罪過如此,辜寬敏竟然還宣稱要「找回民進黨」,也就是指民進黨還不夠獨、不夠毒。陳師孟則說,如果民進黨內還有人主張中間路線,「不要說找不回民進黨,大家甚至該考慮放棄民進黨」。兩個人不約而同,已經認定民進黨就是建國黨了。
    辜寬敏要「找回民進黨」,那七、八○年代民主最吃緊階段,辜寬敏在做什麼?他不是在爭國民黨特許的遠洋漁船及日本豐田汽車的總代理權嗎?陳師孟考慮要放棄民進黨,那由民主運動前仆後繼到民進黨成立之間,陳師孟在哪裡?民進黨既然不是他創立或幫忙創立的,他有立場及資格放棄民進黨嗎?他不嫌自己口氣太大,像辜寬敏及那群儼然聖賢的急獨名嘴嗎?
    沒有人否認獨派愛台獨,但愛台獨並不等於愛台灣。獨派甚至能為了愛台獨而犧牲台灣,如同希特勒當年納粹失敗後要毀滅德國。民主政治單一選舉一定要走中間路線。民進黨的失敗不只因為貪腐,也因為違逆中間路線。沒想到。把民進黨搞垮的人如今還在反對中間路線,否定中間選民,甚至說謝長廷的544萬選票是支持台獨。他們忘了,544萬選票是投給制衡一黨獨大的未來,不是投給貪腐無能的過去。活在過去並對扁政府貪腐維護不遺餘力的急獨派,知道什麼叫做未來嗎?
  • 呆丸哈哈哈
  • 作家並不高人一等
    2015年2月4日 風傳媒主筆室

    中國異議作家余杰為申請三月來台事,迄無法核准,痛批馬政府故意刁難、打壓言論自由,控訴甚至上了國際媒體(BBC)。事情其實很簡單,內政部移民署被沒頭沒腦被罵一頓,道理不大,問題源頭在於:台灣對「大陸人士」來台限制相對確實比較「嚴謹」,公務員依法行政,該有的文書作業一環不能少,備審文件缺一不可,何況缺五?
    事實上,自2006年迄去年,余杰申請來台六次,從沒有碰到今年的狀況,「打壓」二字不存在於他的個案上。
    這次為什麼會出現過異於往年的狀況,不必推得太遠。就以去年為例,當時他來台正值太陽花學運尾聲,作業流程沒有任何問題,若論「時機敏感」,去年定比今年更甚。不過,去年是由清華大學出面邀請的「學術交流」,基本上與余杰來台行程中的各種演講活動「吻合」。今年改換由教會出面邀請,說法是「宗教交流」,名目變更,申請文件和行程自得「配合調整」。否則來台行程與申請目的不符卻批准,挨刮的是承辦公務員,誰肯幹這倒楣事?
    教會提出申請文書大概是有疏漏的,移民署說法通知要補正的文件至少包括:邀請函、邀請單位一年收支報告經主管機關備查公函、余杰宗教領域專業造詣或職務證明、停留時間修正表等。以上種種,光是一件「一年收支報告」大概就讓教會頭痛而不知如何處理。
    余杰反駁指稱,他曾經出版宗教著作、美國總統接見討論宗教自由問題、出席美國總統祈禱早餐會…等等,足可證明他「宗教人士」的身份。這些都沒錯,但都不是公務員必須知道他、認識他的理由,諾貝爾獎得主來台的文書作業也是一樣都不能省。不過,余杰自陳是為三月、四月新書來台,自證為宗教人士的說法豈不又坐實了他的行程與申請目的不符?
    余杰自稱,「支持台獨或許就是我的原罪」。以當前台灣社會氣氛,不統才是流行,何來罪稱?老維權律師張思之不能在大陸出版的回憶錄都直言,「何必非統一不可?」這個主張既不稀奇也不特異,更難成為不能入境的理由。馬政府若有迫害異議的本事,也不會太陽花學運後「順勢一敗塗地」。余杰對馬政府打壓異議與言論自由的批評,是抬舉了移民署一干照章辦事的公務員。
    作家並不高人一等,異議作家亦然。入境隨俗,此「俗」自然包括法令規章。當然,目前余杰申請入台遭刁難案還處於「各說各話」階段。余杰說申請文件都已逐一填妥,移民署說文件尚未備齊,到底備齊了沒有?還缺少什麼?立委出面與移民署協調中,是否能得到圓滿解決,應該很快就有結果。
    如果來台目的不純然是宗教交流,一是換邀請單位,二是調整行程,依申請目之規定,能三個月給三個月,若不行一個月就是一個月。這個規定不因人而異,當然也不會因異議作家而有異。若是為了書,該知道有新書發表的人大概都該知道了。不看書的人,任余杰罵得再兇也是不看,罵人只是白費力氣。罵過了頭,對新書也不利。在台灣,罵人是立委與名嘴的專利,作家還是維持優雅的身影為宜。
  • 呆丸哈哈哈
  • 101前揮旗砸傷民眾 男子送辦
    2015/03/15 中央社記者游凱翔台北15日電

    台北市信義警分局今天指出,「台灣獨立革命軍」郭姓成員昨天在台北101大樓前高舉旗幟,不慎砸傷路人挨告。警方訊後依傷害罪送辦。
    信義分局表示,台北101大樓管理單位昨天因「台灣獨立革命軍」成員在101大樓前廣場高舉大旗,影響觀光客、市民及商家,經勸導未果向110報案。
    信義分局獲報後,派員前往現場蒐證。期間,一名行經台北101廣場前的游姓民眾,不慎遭台灣獨立革命軍郭姓成員的大旗幟砸傷,警方依現行犯將郭男帶回偵辦。
    警方訊問後,今天依傷害罪嫌將郭男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遭砸的游男也持驗傷單向郭男提出告訴。
    信義分局指出,尊重台北101大樓前廣場各團體言論自由,但憲法規定言論自由也應受法律保留規範,警方秉持依法行政執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