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具有7年土木及做過政府工程人員如台南新化橋補強工程及山上往明德監獄河堤美化工程台南忠孝國中大排溝工程等都是作者親手蓋的。

 

 

 

李長榮及受災戶要趕快告高雄市政府以保全下 水道及箱涵的施工證據。
由影片判別,該管線是埋在混泥土中,表示是 先有管線才有下水道;如果是混泥土牆上用銑 孔來貫穿,那就是先有下水道後才有管線。所
以,看起來高雄市政府對這個箱涵的興建有很 大的責任,李長榮相對的責任會比較輕,所 以,請提醒附近的居民要對高雄市政府提出國
賠,並請當地里長及居民對肇事的箱涵要保全 是由市府施工的證據,才能獲得理賠,難怪, 高雄市的民進黨議員要向中央要100億。高雄
市的災災區鄉親要注意,如果,李長榮以此論 點作法律上的攻防,有可能賠的較少,所以, 要陳菊承認錯誤才會有錢拿,高雄市政府已在
煙滅證據,檢察官已找不到這個箱涵的圖。

 


陳菊所煙滅的證據就是之前陳菊下令限期遷移管線,工務局便宜行事
,搶績效,直接穿過管線而非越過,涵箱則是卡玫基颱風之後設計的而非1991年的吳敦義。

 

高雄市府在台灣時報置入性行銷二聖路涵箱排水工程新聞稿全文如下:

 

颱風豪雨一再重創排水及河川整治工程的問題,對此,高雄市政府工務局昨天表示,市府爭取中央擴大內需專款新台幣五億五千萬元做河川及排水改善工程,其中二聖路分洪箱涵、前鎮鎮東三街排水及旗津海岸線保護工程下月起辦理發包。

 至於家戶設防水閘門,下水道工程處表示,只有地勢低漥地區會考慮施設,未必全市的家戶都要有防水閘門。

 卡玫基颱風雖然未對高雄市造成太大的傷害,不過積水三十公分的地方仍有二十餘處,有不少是過去不曾積水的地區,工務局下水道工程處檢視這些地方主要是受到排水溝清理不徹底或是水路被堵住所致,另外也研擬新建分洪排水道以改善積水問題。

 水工處表示,市府在擴大內需補助專款中編列五億五千一百萬元,辦理十一項河川整治及排水工程,也有海岸線保護工程。

 十一項河川及排水工程項目包括西子灣海水浴場岬灣工程、旗津海岸線保護工程、污水下水道用戶接管、治平橋截流站改善工程、民生大排改造工程、二號運河污染整治、後勁溪中游段整建、治平橋下周邊改造、六合站下水道展示館、二聖一路分洪箱涵及鎮東街排水工程等。

 其中治水工程是後勁溪整建、二聖路分洪箱涵及鎮東街排水工程,三項治水工程費六千七百萬元。三項治水工程可望紓解楠梓及前鎮區的易積水問題。 

 水工處副總工程司趙建喬表示,十一項用擴大內需專款推動的河川及排水工程都將在下月辦理發包,一年的時間完工。

 至於箱涵及側溝堵塞的問題,水工處將協調環保局加強清理。

發佈日期: 2008-07-21 16:10:00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陳菊密訪北京 見左統病危好友
  • 2014-07-22 很角色週報154期8.9版 ●喬偉

    根據可靠消息指出,在中國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訪台前一周:綠營的高雄市長陳菊曾經密訪北京三至四天。
    陳菊是在今年六月中旬以行銷高雄的名義到香港,但是很多人都沒有察覺到陳菊竟然神隱四天。尤其陳菊在香港的公開行程,是今年六月十三日公開露面參加香港2014國際旅展,並與香港電車公司舉行披綵儀式,為高雄市在港推出第一輛「我愛高雄 香港叮叮車」主持啟動儀式,當時還有世界麵包賽冠軍吳寶春捧著麵包在場。

    觀光局長許傳盛都不知道

    但是在參加國際旅展前,陳菊已經抵港四天,沒有公開的行程。原來她利用四天時間,秘密轉訪北京。陳菊是否見到比張志軍層級還高的人士?令人好奇?
    密訪北京的行程有多保密?負責整個香港旅展行程的觀光局長許傳盛都不知道,一起抵港的陳菊,原來還到北京逛了一圈,又回到香港。
    當然,陳菊絕不可能單槍匹馬到北京,除了貼身的機要秘書外,還有高雄市政府研考會主委許立明同行。由於許立明在高雄市政府負責中國事務,因此,陳菊北京行的行程安排、官方聯繫都是由許立明一手負責。
    陳菊當然不會無緣無故到北京,起因是在北京的台灣左翼統一運動,簡稱左統,其中的一位重要人士病危,由於同屬左統的陳菊姊妹淘蘇慶黎在北京病逝,陳菊至今遺憾未曾見到最後一面,因此希望在臨終前能夠見到那一位當年曾一起對抗國民黨的好朋友,因此由許立明負責聯繫,由中國安排陳菊到北京見好友最後一面。

    閨中密友蘇慶黎離世緣鏗一面

    提到值得陳菊密訪北京的左統好朋友,就要再提好姊妹蘇慶黎。
    蘇慶黎於高雄女中畢業後,第一年考取東海大學歷史系,只讀一年,1965年重考進入台灣大學哲學系。就讀大學期間認識楊逵,兩人都是台灣左翼統一運動參與者,尤其蘇慶黎成為左派的泰半原因是受到楊逵啟發,可是楊逵沒想到他的外孫,太陽花學潮的領袖魏揚竟然帶頭反對中國。1978年,蘇慶黎開始從事黨外助選活動,並且擔任《美麗島雜誌》編輯。美麗島事件後,蘇慶黎也於1979年12月25日被捕,後因罪證不足釋放。據呂秀蓮在《重審美麗島》一書中指出,國民黨釋放蘇慶黎的主要原因,在於考量其父蘇新在大陸的因素。
    美麗島事件讓陳菊入獄,但是美麗島雜誌卻讓陳菊認識蘇慶黎,兩人也成為閨中密友,因此蘇慶黎病逝北京,陳菊卻沒有見到最後一面,的確是陳菊引以為憾的事情。
    從前不能見到蘇慶黎最後一面,原因錯綜複雜,現在能夠獲得禮遇地進出北京,幕後原因也不單純,一切都是從去年的天津行開始。


    去年天津行首踏進中國

    為了在高雄舉辦的亞太城市高峰會議,陳菊於去年八月到中國,親自邀請天津、深圳、廈門、福州的市長到高雄參加亞太城市高峰會議。第一站,陳菊就到天津。
    由於陳菊曾以邀請中國參加世運會的名義,人生第一次到中國,不但得到中國參加世運會的善意回應,而且一路獲得禮遇通關,可說中國表示了前所未有的誠意,但是隨後卻發生高雄市政府邀請達賴喇嘛,以及高雄電影節播放疆獨電影熱比婭的事件,頓時讓中國國台辦感到被打臉,曾經通令全中國的大陸旅遊團禁止到高雄市。


    深圳市長許勤 陳菊對話窗口
    研考會主委許立明同行 取代賴瑞隆的廈門幫



    當中國全面封鎖高雄時,確實讓陳菊飽受議會指責,於是希望能夠化解以前的不愉快,在前新聞局長賴瑞隆透過廈門大學的管道,終於讓中國同意陳菊二度到中國,但是中南海卻仍然保持警戒之心,以兩手策略應付陳菊的第二次中國行。


    了解對岸人士指出,中國對付陳菊的兩手策略,說穿了,就是胡蘿蔔與棍子的交相運用,目的在考驗高雄市政府是否重演世運會的伎倆。

    熱比婭事件後二度中國行

    陳菊的天津行,首先面臨中國的棍子,當時的天津市長黃興國立刻向陳菊頭上澆冷水,拒絕率團到高雄市參加城市高峰會議,不過,黃興國留下餘地,由天津副市長代表。據說,黃興國此招的目的,在考驗陳菊的耐心,如果陳菊當場表示不高興,或者口出怨言,那麼陳菊的二度中國行就會到此為止,下面的深圳、廈門、福州的行程就用去了,中國任何城市都不會參加亞太城市高峰會。但是陳菊沉得住氣,絲毫沒有不悅的表情,於是,中國大陸認為陳菊通過了第一關的檢驗。
    既然通過誠意的考驗,中國接下來當然是給胡蘿蔔,讓陳菊嚐到好處,至少是政治聲望上的助益。於是,由張志軍出馬到天津會見陳菊,讓陳菊頓時成為兩岸媒體的焦點,出盡風頭,絕對是中國給陳菊最甜的胡蘿蔔。
    雖然陳菊惹了達賴、熱比婭的麻煩,尤其讓國台辦感到顏面盡失,因此幸災樂禍的藍營人士曾經斷言陳菊以後不要再想到中國,不料,陳菊不但再去中國,立刻見到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而且還有第三次的登陸,重回北京。甚至據說見到比張志軍層級還重要的人士,其中的聯繫、安排,都靠高雄市政府研考會主委許立明居中折衝,讓中國給足陳菊面子。

    許立明建立兩岸交流新管道

    目前,很明顯的,許立明在高雄市政府中國事務處理上居功厥偉,當然會引起不服的雜音,尤其從2009年的熱比婭事件後,一直致力中國事務,希望找回交流管道的前新聞局長賴瑞隆可能最失望,但是從高雄市政府目前與中國的交流管道來看,賴瑞隆的廈門幫已經完全消失,因此,許立明顯然已經重新替陳菊建立了新的兩岸交流管道,而且可以直通國台辦,甚至可以說層級更高。
    目前,中國指名深圳市長許勤作為高雄市長陳菊的對話窗口,因此,許立明今年就已經前往深圳至少三次,可以證明許勤的確是陳菊聯絡北京的管道。
    其實,如果仔細觀察,在陳菊的二次中國行,應該就已經可以體察到許勤何以特別關照陳菊的原因。
    陳菊二次登陸,民進黨內的人士不知是出於忌妒,還是酸葡萄心態作祟,因此批評陳菊不到一線城市,只挑二線城市,對於黨內雜音,陳菊保持風度,只說『謝謝』來回應,但是許勤卻主動替陳菊解圍,認為深圳市絕對是中國第一個經濟特區,而且又是中國的直轄市,怎麼會是二線城市?

    民進黨內出現二線城市雜音

    許勤主動張口替陳菊解圍,可惜很多人在當時並沒有聽懂其中的奧妙,直到深圳市成為高雄市的對應城市,許勤是陳菊的對話窗口時,才了解許勤當時替陳菊解圍的用意。
    有了深圳市長的協助,陳菊的北京行當然非常順利,也見到左統的老朋友,不過,陳菊的個性認為北京行是私人行程,因此不願外界打擾,所以一切保密到家,就連香港行的籌畫者,觀光局長許傳盛都不知道陳菊密訪北京,當然陳菊是否見到比張志軍更高層級人士,也就更令人產生無限遐思?
  • 陳其邁沒有責任嗎
  • 2014年8月14日 中國時報 楊楚光/資深新聞工作者

    陳其邁立委在立院質詢,指著張家祝部長鼻子,厲聲叫罵:今天是高雄氣爆災難死亡民眾的頭七祭拜日,你不親身去高雄祭拜亡魂,反而在立法院出席會議,你還算是人嗎?態度無禮,用語狠毒,無怪乎張部長要掛冠求去了。
    陳其邁委員不要忘記:在高雄前市長謝長廷奉命組閣時,前總統陳水扁曾安排他擔任為時不短的代理市長,當時他的政務當然包括高雄石化業地下管道的安全檢查,並應輔導業者作安全改善的措施。但他顯然也是疏忽了這部分應定期施行工業安檢的工作,在他主政下的高雄市政府也定期向化工業者收取馬路下管線規費,而沒付出應有的政府監督作為。當時的陳市長、現在的陳立委,難道一點責任、一點道義虧欠都沒有嗎?
    陳其邁在亡者頭七祭拜時,不應首先關心災民嗎?為何他不全天去安慰那些傷心欲絕的家屬們,反而趕赴台北立院開會罵人?他是忙著政治作秀,而忘了曾在他治下的災民的哀痛嗎?
    張家祝辭職,產業界人士多數為他不平,很多人指他是勇於任事的政務官。目前災害未了,兩岸談判,與其他各國及各地區的FTA談判,都進行到最緊要關頭,此時走人,實在不宜。但每天面對無理的羞辱,他無法再忍,這也是他個人的選擇,我們只能婉惜。有此一例,希望喚回各黨立委質詢時,回歸起碼的理性與禮貌,給國家閣員應有的尊嚴。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