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陳菊才是護駕張志軍的大功臣,以那些假職業學生角度來看根本就是內奸。

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昨晚赴高雄西子
灣沙灘會館會晤台灣陸委會主委王郁琦 時,座車遭嗆聲民眾砸白漆,場面混亂, 引起各方虛驚。高雄市政府高層核心人士 27日晚上向中評社表示,西子灣因進出道
路只有一小條,很難維安,高市府3天前知 道這項安排後,從頭到尾反對,27日稍早 發生學生抗爭事件後,市府還提醒陸委
會、警政署要不要換地方。

據了解,對於張志軍在高雄遭到抗爭 人士騒擾,高雄市長陳菊非常重視,已透 過管道向張志軍說明原委,不希望因此造
成誤解,甚至誤認為是高市府在“搞鬼”。

高市府核心人士向中評社強調,對於 張志軍訪高雄,陳菊秉持二點原則,第一
是確保民眾意見的表達;第二是訪客人身 安全必須確保。

這位核心人士說,張志軍與王郁琦要 在西子灣會晤,高市府是直到25日才知
道,事前完全不知情。
⋯⋯
這位人士說,市府知道後立刻持反對 立場,質疑這不是要置張主任於險境嗎?
高雄市形市府最知道,西子灣進出只有一 條路,一邊是山,一邊是海,很難維安, 萬一有人躲在路邊跳出來,很危險。

這位高市府核心高層說,特別是在27
日稍早發生學生衝撞車子的事之後,陳菊 發現狀況不對,立即讓副市長劉世芳與研 考會主委許立明,陪同張志軍赴小林村, 過程中還在密集交涉,希望陸委會換地
方。“換哪裡都行,市府可以協助安排,在 張志軍下榻的圓山飯店也好,就是不要去 西子灣。”但對方還是堅持,說警政署掛保
證。沒想到就出事了。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今日香港不會是明天的台灣
  • 2014年6月30日 中國時報 社論

    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銜著橄欖枝來訪,部分若干公民團體如影相隨,造成一些令人遺憾的零星衝突。來客甚至被迫取消部分行程。兩岸和平發展在主流層面進展順利,而且成效豐碩,但在社會某些層面卻累積了若干反對的能量,成為兩岸關係的不確定因素。
    隨著香港民間「622公投」開展,以及預期中可能進行的「佔中」運動,原本就已不穩定的香港政治進入了震盪期。一些人把台灣、香港與大陸的關係相提並論,有意讓兩岸反中力量合流,固然台港的未來,從維護價值觀與生活方式層面而言,確實脣齒相依,但就憲政層面而言,台港地位卻完全不同,我們必須分辨清楚。
    香港的歷史發展有自己的軌跡,香港的政治體制有自己的特點。香港曾是長期被帝國主義統治的殖民地,民主根基不深,人民當家作主的意志卻也不弱。香港是金融中心、是自由港、是繁榮的商業社會,人們的心態、重功利、重現實、重安定,但這不代表民眾沒有理想性。在關鍵的、重要的、歷史性的時刻,民眾還是會蜂擁上街,表達自己的聲音。香港是道地的移民社會,幾代幾波的移民潮形塑了香港社會,新老移民的利益未必相同,但港人的本土意識正以其特有的方式凝聚、昂揚著。
    香港的飲食,中西合璧,又有在地特色。港人的意識也是如此,既非全盤西化也不是全盤內地化,港人要摸索自己的道路、自己的政制。從殖民地到「一國兩制」,香港的政制始終是「行政主導」,行政長官的管治能力與民主監督,立法會的功能與民意代表性,都是非常核心的課題。「普選」與否,怎麼「普選」,當然就變得極其重要。
    香港回歸大陸以來,「一國兩制」的設想,證明是極有遠見,十多年來,香港自由港的「自由」沒有被剝奪,香港與內地在政制、法律、貨幣、社福、教育等制度上有相當差異與區隔,「一國」前提得到確保,「兩制」更有認真實踐,也因為如此,確保了香港社會能夠存在民主運動、爭取民主的空間,「敏感」的活動、「敏感」的團體都能夠自在地舉辦、生存。另一方面,近幾年,香港存在的「深層次矛盾」有複雜化的趨勢,政府的管治能力受到質疑,族群、階級的矛盾深化,生態、教育、就業、社區等各領域累積待解決的問題層出不窮,民主與民生議題的相互纏繞,讓港人對現況的不滿有所提升,當局的威信有所下降,這都讓普選運動成了反映、承接這「深層次矛盾」的突破口。
    我們在台灣,以「民主轉型過來人」身分,自然對香港民主的發展、政治的進步,抱持高度的關注。對於港人爭取普選的努力,不但肯定,也願意支持。只不過,我們要清醒的看到,香港有香港自己的難題,我們尊重港人的自由意志與自由選擇。另一方面,香港有香港特殊的局勢,把台灣和香港類比,容易產生落差與偏差,也會模糊了自己的視線,看不清台灣面臨的獨特課題。
    香港是中國的一個城市,一個「特別行政區」,他的主權明確屬於中國大陸,香港的治權,理論上是要「港人治港」的,「雙普選」的問題就是要完善「港人治港」,是真正、全面落實「港人治港」的核心課題。
    台灣主權屬於「中華民國」。由於內戰造成的兩岸分隔,我們宣稱台灣主權屬於中華民國,大陸卻有不同的主張。在兩岸中國達成政治談判協議前,處於「互不承認」狀態。治權則屬於台灣2300萬人民,歷經民主化浪潮,已在法理上與政治運作(定期選舉、政黨輪替)上完成「治權」的合法性。台灣的主權屬於中華民國,沒有任何強權能將台灣的主權讓渡出去,除非經過台灣2300萬人的同意。
    近年兩岸已建立和平發展的共識,但無論如何都不影響台灣的主權(中華民國憲法)與治權(定期選舉、政黨輪替)的存在,現在的課題,其實是「治權」如何不斷鞏固的問題。綠營人士喜歡談台灣「香港化」,這就大大混淆了台灣和香港的巨大差別,也背離了海峽兩岸的現實局勢,更是缺乏事實佐證的危言聳聽。
    香港原是割讓、租借出去的殖民地,主權是透過國際談判,由英國移交給中國大陸,台灣的主權沒有任何強權能夠讓渡出去。那些高談「台灣香港化」的人士,其實在好幾十年的時間內,從來沒有真正關心過香港、研究過香港的政制與歷史,如今卻杜撰出了「台灣香港化」這個渲染性過強詞彙,說穿了,只是為了進行內部鬥爭、藍綠對抗,這是不足取的,更無助於台灣確保自己的福祉和繼續促進兩岸關係的和平發展,這樣的言論實在寧肯少些!
  • 劉世忠:美智庫肯定民進黨自制
  • 2014/06/30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30日電

    新台灣國策智庫執行長劉世忠今天說,美國智庫肯定民進黨處理中國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訪台方式,認為展現自制。
    新台灣國策智庫今天召開「張志軍訪台整體評估」記者會,對於張志軍來訪,創辦人辜寬敏認為,民進黨應該對中國大陸說「你要與我見面,我歡迎你;但對你過去的發言,我百分之百反對」,這才是反對黨應有的態度;他認為,民進黨「完全沒有立場、沒有政見」。
    辜寬敏說,政治不是要交朋友;「民進黨一定要代表民意、走在前面,領導台灣的民意,這才是民進黨應該的責任,不是要交朋友啦」。
    另外,劉世忠23至27日訪問美國智庫學者,剛返國。他說,美方智庫希望,如果民進黨2016重新執政,北京應與民進黨未來的領導人有正面、建設性互動,不能等到民進黨2016重新執政後才接觸;現在就應該開始,多溝通對話,增互信、降低彼此誤判。
    劉世忠指出,對於民進黨處理張志軍訪台的方式,美方智庫持比較肯定的態度,認為民進黨展現自制;這次華府反應對民進黨蠻肯定,蔡英文剛接任民進黨黨主席,重新建立對美關係,是還不錯的起步。
  • 廖永來:台獨如義和團 最終成泡影
  • 廖永來:台獨如義和團 最終成泡影
    2013-05-04 中評社台中5月4日電(記者 鄧木卿)

    民進黨前台中縣長廖永來接受中評社訪問時表示,他贊同前黨主席蔡英文幕僚、台灣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副教授姚人多關於台獨沒市場的說法。他覺得,如果基本教義派還是只會利用激烈手段,不會開創新議題,爭取更多支持者的話,當然沒有市場。他更大膽批評,台獨基本教義派和義和團沒有兩樣。
    廖永來曾任民進黨中常委、台灣省議員、“立法委員”,1997年至2001年當選台中縣長,連任失利後,擔任過台灣省政府省政委員、台灣省政府副主席等職,目前已淡出政壇。
    廖永來說,搞政治,不能只談理想,更要考量現實,甚至是背後的拳頭,台獨基本教義派還停留在街頭抗爭的激烈手段,這會嚇跑一大堆人。台灣人口有6、7成是中產階級,這些人要的是維持現狀的安定生活,不是動亂。況且,台獨人士不會創造新議題、新的歷史觀以開拓新路線、爭取更多支持者,只會搞些膚淺的動作,令人遺憾。
    他認為,姚人多的意思是,台獨如果再這樣毫無創新的走下去,現狀當然沒市場。他更直言,台獨有如義和團,最終會成泡影。
  • 彈指之間 馬又戳到綠營罩門
  • 2014年7月1日 中國時報 李明賢/特稿

    專機飛往夏威夷途中,馬英九接受隨團媒體訪問時談張志軍訪台議題,雙手不經意擺放背後交握著,兩根大拇指頭不斷轉圈圈,一副輕鬆自若的姿態,這氛圍讓人輕易感受到:兩岸外交應是老馬的優勢戰場。老馬「彈指間」似乎又彈到綠營的兩岸死穴。
    不論張志軍訪台,兩岸進入官式互訪常態化;還是馬總統繼去年在教廷與美國副總統拜登寒暄,這次出訪巴拿馬又將與國務卿凱瑞不期而遇;甚至免簽證國已達140國;這些都是民進黨執政無可想像、無法觸及的境界。
    若說馬政府在兩岸外交上享有傳統的主場優勢,倒不如說民進黨政策搖擺不定、自斷後路。扁政府時期,台美關係一度非常密切,阿扁過境紐約;最後因制憲正名、入聯公投,與小布希政府鬧僵。更遑論兩岸互動,綠營執政始終是低盪期。
    民進黨在2012大選敗後,檢討出兩岸政策是重返執政的最後一哩路;但檢驗政策或路線的調整,還是要看實際作為。綠營長期杯葛服貿協議、動員支持者抗議張志軍,蔡英文要如何說服人民,如今的民進黨與2008抗議陳雲林訪台的民進黨是不一樣的?
    當賴清德訪問上海,陳菊與張志軍會晤,民進黨兩岸政策似乎走向兩軌,也就是地方開放、中央保守,彼此步調節奏不一,不免令人質疑這是延續扁時代的兩手策略:既要顧及深綠選票,又要安撫美中兩大國,選票考量最終又會牽制著兩岸外交政策,涉外政策還是搖擺不定。
    不論這是戰略模糊或戰術清晰,套句馬總統質疑:「民進黨若要跟大陸打交道,就應該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表達這個看法。」阿扁時期就是血淋淋的教訓。
    馬即將卸任,黨內形容是「大船離港」,這艘大船的「彈指之間」,一發言還是讓綠營氣急敗壞。問題是,綠營涉外政策調整不能虛晃一招;否則再次執政,兩岸與外交關係仍有倒退之虞。
  • 林飛帆:民進黨親自示範關門對話
  • 批菊張會 林飛帆:民進黨親自示範關門對話
    2014年6月30日17:46 風傳媒 王立柔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訪台結束,後續的討論聲浪卻未落幕。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30日下午召開記者會,林飛帆代表「島國前進」發表對民進黨的批判,尤其對高雄市長陳菊與張志軍「閉門會談」一事,他直批民進黨是「身體力行,自己示範把門關起來對話……無法取信於人民」。
    林飛帆說,從張志軍整個行程,特別是到南台灣與高雄市長陳菊會面的過程,大家看得很清楚,民進黨中央和陳菊對於張志軍此次來台,要跟王郁琦談什麼、協議內容是不是應該受到怎樣的監督,民進黨幾乎沒有任何聲音,他坦言:「非常失望!」
    林飛帆表示,對比2008年民進黨剛失去政權、當時的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當時民進黨強力動員很多人上街,這次卻「身體力行,自己示範把門關起來對話」,但這樣做根本無法取信於人民。
    林飛帆指出,「民進黨作為台灣最大一個在野黨,也作為2016很有可能問鼎總統大位、奪回行政權的政黨,在這次面對張志軍來台的態度,沒有看到一個強而有力的回應。特別是針對台灣人民的訴求,對於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完成立法前,不應進行談判這點。」
    林飛帆也說,希望在野黨回答,即使是城市間的交流,所涉及的包括陸客開放,「這些算不算跟中方在作談判?這是民進黨該回應的事情。」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則說,蔡英文和陳菊在這段期間對於一些關鍵原則都很沉默,他感到非常遺憾,「在野黨不應該沒有意見」,尤其當陸委會利用新聞稿偷渡具有重大爭議的「九二共識」時,「請問我們最大的在野黨在哪裡?」賴中強呼籲民進黨的領導人物回答這個問題。
  • 試問「學生黨工」與「青年顧問」之高下
  • 2014/07/10 聯合報 社論

    行政院最近成立「青年顧問團」,並以人選出色、難以割捨為由臨時增加了錄取名額。雖其中並無外傳的學運要角參與,「太陽花學運」成員仍紛表不屑:陳為廷批青年顧問團只是「自慰會議」,其他成員則稱這是政府「摸頭、打高空」。足見:同是年輕世代,太陽花成員對「青年顧問團」頗不以為然。
    然而,就在行政院為青年顧問團招兵買馬之際,甫出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重組黨中央人事,卻一舉拔擢多位學、社運要角接任黨的高層幹部。諸如:律師黃帝穎出任黨中央發言人,「捍衛苗栗青年聯盟」的清大博士生傅偉哲擔任青年部主任,太陽花學運幹部黃曼婷擔任副主任,「基進側翼青年政團」成員陳子瑜出任社運部副主任,其中數人仍是在學學生。同樣是進入政治體制,太陽花成員未對進入民進黨擔任幹部的同志冷嘲熱諷,卻一味批判青年顧問團;如此雙重標準,豈非十分耐人尋味?
    近一年來的青年社會運動,率皆打著「公民覺醒」的旗號。既號稱代表「公民」,當然要超脫黨派立場,也要超越政治對立;因此,對於成員選擇「走進體制」,理應抱持一致的邏輯。在此一前提下,對於朝野政黨競相籠絡年輕世代參與政治,不論是從「政治消費學運」、「政客利用青年」的切入點批判,或是由「從體制外走到體制內改變政策」的積極觀點給予期許,都是可以討論的事,且應有放諸四海皆準的價值。
    但是,眼下的情況卻非如此。年輕人加入青年顧問團,可以有更便捷的管道提供政府的施政諮詢;但如果這被一舉抹煞為「摸頭」,或者說成是青年向當權者「輸誠」,那麼,學運社運幹部變成特定政黨的「專職黨工」,難道不是把學社運變成通往政治的「敲門磚」或「終南捷徑」,甚至自甘成為政黨的「棋子」?無論如何,若對加入執政陣營的就一面倒地痛批,對於加入民進黨的卻一面倒地讚揚,絕對是雙重標準。真正的問題,其實不在青年參與政治,而在:所謂「公民覺醒」或「超越政黨」,是不是被政黨操弄及利用了?
    太陽花學運落幕至今已一段時日,經過時間的沉澱和淘洗,應有助於外界更瞭解這場運動的全部面貌;儘管參與者想法未必完全相同,然發起者立場一致,這方面已無需贅言。於今看來,這場學社運領袖大致分成兩類發展:其一,是成為民進黨政治甄補的對象,進入政治體制內;其二,是繼續街頭運動路線,在不同抗爭場合衝鋒陷陣。而這兩條路線之分,究竟是選擇不同,或者只是「分進合擊」的手段,也有進一步探討的空間。
    從占領國會開始,民進黨似乎刻意與學運保持距離,以求學運的清純面貌與純粹性可為街頭帶來參與能量;事後來看,包括「蘇下蔡上」的發展,都顯示這是一種「分進合擊」的精明手段,蔡英文人馬與學運的關係亦躍然紙上。及至張志軍來台,此一手段運用得更為巧妙:黨中央在公開立場上保持最大的理性,「樂見兩岸交流」;然而,在街頭如影隨形的隊伍中,卻仍是太陽花那批相同的面孔在帶頭。可以說:不論學運青年選擇進入政黨體制、或持續街頭抗爭,都仍是基於相同的意識形態和黨派立場。
    從政黨的角度看,無論是透過青年顧問團擢才以汲取新世代意見,或者透過學/社運的鍛鍊來甄補政黨幹部,其實都是政黨發展更新的一環,無可厚非。從青年學生的立場看,選擇走入政黨充當幹部,或選擇走入政府體制協助提供諮詢,都不失為改變現狀、實現理想的必要手段;畢竟,民主政治就是政黨政治。問題是:如果民進黨一方面高舉「政治退出校園」的大旗,一方面卻大肆透過學社運來培養、汲取黨的校園幹部,就不免有失磊落;而學生若擺出一副「公民代表」的姿態,實際上只是為特定的政治意識形態服務,那麼就無關青年理想,而只是玩弄政治騙術或淪為政治棋子罷了。
  • 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谈绿版“宪改”及社运影响:民进党2016铁定受冲击
  • 2014.5.19 海峽導報第25版 记者刘强

    民进党主席苏贞昌近日抛出七大“宪改”议题,包括增加“立法院”席次、“立法院”选制改革、“修宪”与“公投”门槛等,具体呼应学运团体的政治诉求。值得一提的是,不同于陈水扁任内“正名制宪”的激进之举,民进党将此次“宪改”定调为化解台湾内部政治僵局和健全体制改造。同时,因“宪改小组”成员囊括民进党各派系人物、党团干部和重要学界代表,此次“宪改”也被视为蔡英文及民进党为迈向2016向公民团体交心的指标,备受外界关注。
    如何看待这次“宪改”,如何理解民进党与学运团体之间的竞合关系?导报记者电话采访了参与“宪改小组”的民进党前“立委”林浊水。
    增加席次,是为修正扁时代“反改革”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民进党提出增加“立法院”席次等“宪改”议题,引发外界热议,作为“宪改小组”成员,您对此怎么看?
    林浊水(以下简称“林”):“太阳花学运”提出了“公民宪政会议”诉求,民进党中央积极呼应,成立了“宪改小组”。苏主席提出的七大议题,其实是一个台湾政治体制的全盘改造计划。增加席次是其中一小部分,只是因为跟民进党以前主张不一样,才特别让人注意。
    记:外界对2004年民进党主张“席次减半”的改革方向记忆犹新,如今又重提增加席次,会不会让人觉得民进党的改革立场过于草率或反复?
    林:当年的“席次减半”只能说是一种“反改革”,在政治逻辑上是错乱的。陈水扁当年以此为政见时,我(时任民进党政策会执行长)就明确反对。当时我警告说,席次减半是绿营的“切腹行为”、“从此绿军将是长期少数”,后来都不幸成真。这种改革对民进党相当负面,对其他小党是致命打击,国民党则会因此形成很大优势。
    记:所以增加席次的改革,是为了增强民进党在“立法院”的力量?
    林:当然这对民进党是有利的,但主要是因为它是健全台湾政治体制的需要。按照比例原则,台湾目前的“立委”席次确实太少了。为了监督“内阁”的众多“部会”,“立法院”设置了对应的各个“委员会”,但因为席次太少,目前单个“委员会”只有11名“立委”。以“司法法制委员会”为例,需要监督“考试院”、“监察院”、“法务部”、“行政院”等众多单位,几乎一名“立委”管一个“部会”,2名“召委”决定多个大“部会”的预算,导致“立委”能力过小、权力过大的怪象。“立委”们根本没精力认真审查法案,并因此导致密室协商的泛滥,形成恶性循环。
    社运团体,反对蓝也不信任绿
    记:民进党提出降低“公投”门槛的改革方向,刚刚成立“岛国前进”组织的学运团体也以此作为主要诉求,外界一直对民进党与社运团体之间的关系有诸多联想,您怎么看这种关系?
    林:必须面对公民社会的挑战,这是民进党上下的共识。对于学运团体的诉求,民进党会从体制内加以支持。在一连串的政治僵局和公民运动中,政党和政治领袖一直在不断耗损,并造成“宪政”体制上的危机,这也是民进党推动“宪政”改造,优先处理和公民社会关系的重要原因。通过降低“公投”门槛,增加公民社会的政治参与度,可以弥补代议制的不足,避免目前面临的行政立法僵局。当然,如果降低了门槛,代议制又不上轨道,也有可能导致“公投”泛滥,进一步冲击、弱化代议制,这就需要朝野政党在“宪改”中有完善的配套设计。
    记:这种新的挑战,应该是有利于民进党的吧?
    林:公民运动的风潮,对执政的国民党形成重大冲击,对绿营取得政权当然有利,但并没那么简单。
    根据最新调查,前几年的蓝绿和中立认同度,大概都在25%-35%之间,呈现三足鼎立之势。但如今,民进党和国民党都只剩20%多,两党合计才44%,差不多和中立认同的41.5%相当而已,显示民众对政党政治的疏离感已经非常惊人。
    让人意外的是,民进党对社运一直尽心尽力地声援、支持,但所有民进党政治明星的满意度,都至少跌了5%以上,其中竟然只有一个人刚好及格(陈菊),蔡英文等人全不及格,实在让人担心。
    事实上,从2010年的“白玫瑰运动”开始,民进党已经警觉到被公民运动边缘化的问题,再经过白衫军、学运、反核等运动之后,危机感愈来愈强烈。长期以来,走上街头的公民运动,结盟的首要对象都是民进党。但这两年来,激进改革的公民运动,他们的态度变成:反对国民党,但也不信任民进党。
    价值重叠,民进党2016将遇新挑战
    记:在接下来的关键选举中,社运团体会冲击民进党的选情吗?
    林:既紧张又合作的关系,是公民运动和政党之间的常态。因为公民运动是单一议题取向的,而政党需要权衡各种价值取向,双方一定是竞合关系,民进党受到的冲击不会比国民党轻。对于民进党来说,社运团体对2014年的选举影响不大,但一定会影响2016年的“立委”选举。民进党被认为很难再开拓中间或浅蓝板块,但公民运动还有机会。国民党到2016年如果在“立法院”不过半,公民运动自己组成政团投入选举可能是最大因素。反核运动逼使核四停工后,社运团体信心满满,认为民气可用,有在2015年组成政团、投入2016年“立委”选举的计划。目前来看,他们突破5%得票率、分享不分区“立委”名额并非难事。
    对民进党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一旦与社运团体变成政党与政党之间的关系,在政治价值上会有很大重叠之处,就像与台联党的关系类似。但相比之下,社运团体和民进党在路线上的稳健与激进的区隔会更加模糊,这将导致在选战中,民进党面对社运团体时的竞争压力,很可能远超面对台联党,社运团体还可能推出台联党所没有的明星候选人。民进党的压力有多大,还要看社运团体的方向、主张的明朗程度。
    记:民进党对此有什么应对之策?
    林:公民社会和政党之间的紧张关系,已经越过临界点,现在挡已经挡不住了。“民进党无法同时承载所有的社会期待,如果释放岀去,而让不同小党承载,对台湾社会其实是好的”,蔡英文的态度,差不多就是民进党的办法——通过“宪改”,为小党提供生存、发展空间,建立互动联盟关系。否则,放任公民社会自由发展、发挥,不仅现有体制有崩溃危机,民进党也很可能遭遇完全失控的冲击。
  • 站在哪一邊?
  • 站在哪一邊?
    2014-07-16 財訊第455期 作者:馬世芳

    近年,此間「文青」十分喜歡引用村上春樹《高牆與雞蛋》演講稿這段話:「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1931年,美國肯塔基州哈蘭郡煤礦工人發起罷工,並很快升高成激烈的武裝鬥爭,雙方各有死傷,犧牲了10幾條人命。一夜,警長率眾破門闖入工會領袖Sam Reece家裡搜人,嚇壞了他的妻兒。等惡客揚長而去,Reece的妻子Florence撕下廚房牆上的月曆紙,寫下美國工運史的經典歌謠《你站在哪一邊?》:
    「工人弟兄怎能忍氣吞聲?你要當工賊叛徒還是當男子漢?
    別做老闆的抓耙仔,別聽他們滿嘴謊話!
    我們可憐人沒有希望,除非團結組織起來!
    你站在哪一邊?你站在哪一邊?
    你站在哪一邊?你站在哪一邊?」
    80多年來,這首歌廣為傳唱,歌詞屢經修改,融入不同時代的抗爭主題:民權運動蜂起的六○年代美國、保守黨執政的八○年代英國、乃至於大量消費帶來生態浩劫的二十一世紀,總有歌手借這首歌義憤質問:你站在哪一邊?
    「大是大非」當前,很難想像有人會公然宣稱自己站在「高牆」那一邊。不過,人世畢竟不是戲台子,善惡忠奸都明明白白畫在臉上。歌頌高牆、幫忙砌磚者固然可恥;但若遇到那以為自己是世間「唯一正宗」的雞蛋,把其他人全目為「砌牆」幫凶,也是麻煩。經過這些年,我漸漸理解:在這個錯綜複雜的「共犯結構」之中,所謂敵我,所謂「好人壞人」,那條「大是大非」的界線,往往是蜿蜒曲折的虛線,而非一刀切的堅壁清野。
    「你站在哪一邊?」這句話,我是在Bob Dylan 1965年的《荒蕪街》這首歌初次聽到,後來才知道他引用了這首古早的抗議歌曲之名:
    「鐵達尼號在清晨啟航
    每個人都在大吼:「你站在哪一邊?」」
    文明時代不可一世的巨船,在破曉時分開航,卻終將葬身在闇黑的深夜。不管他們怎樣逼你選邊站,結局都是災難──Dylan可能想到了舊日民謠圈的同志:那些懷抱左翼激情的同行,無法接受他轉向搖滾、不再演唱所謂「抗議歌曲」。昔日的同志對他張牙舞爪怒吼批判、逼他表態,Dylan卻以這首歌冷冷回道:儘管吼吧鬥吧,反正我們都在這艘終將沉沒的大船上 。
    年輕的我,對Dylan那兩句詞深以為然,甚至悄悄認同了那股無路可出的虛無:我以為,若革命者和敵人一樣滿嘴教條、逼人表態、動不動扣帽子,世界大概是很難變得更好。
    已經好長一段時間,兩岸三地面對「中國因素」,各有各的焦慮和為難,社會氣氛頗不平靜。4月台灣才經歷50萬人上街的「太陽花」學運,7月1日的香港爭普選大遊行也集結了50多萬人。焦慮、壓力層層加疊,對立之勢愈來愈尖銳,質問「你站在哪一邊」的「義吼」遂也多了起來。
    香港作家梁文道在七一遊行街頭為「香港獨立媒體網」站台募款,照片被中國「憤青」斷章取義說他「參加港獨運動」,逼得梁文道發表聲明:「一個老被香港本土派和港獨派罵作『共狗』的人,居然成了港獨支持者?」此事讓我想到去年11月,張懸在英國演出時,展開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竟被中國網民罵成「張懸搞台獨」、叫她「滾出娛樂圈」,一樣令人啼笑皆非。
    無獨有偶,「五月天」團員瑪莎開的咖啡店在「太陽花」期間貼告示聲援學運、暫停營業,圖片也被對岸網民瘋轉,紛紛大罵「五月天支持台獨」、叫他們「滾出大陸」。另一邊呢,五月天因為沒有在學運期間「公開表態支持」,遂被自家台灣「憤青」冠上「五毛天」的蔑稱,罵他們「親中、統派、拍中國馬屁」。唉,做人難啊!
    不久前,香港歌手陳奕迅在網上轉發了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文章,提到「我不能、也不會否認我是中國人」,即被香港網友批為「貼文支持共產黨」,逼得他刪文了事。其實陳奕迅去年的粵語專輯《The Key》8首歌有6首事涉敏感,未通過中國審批:聽聽開場曲《主旋律》,你就知道陳奕迅不大可能是「支持共產黨的維穩歌手」:
    「現在,你大業鴻圖 / 然後,我樂極迷途
    再相遇,為何情仇互報?
    現在,你賜予任務 / 然後,我受命如奴
    再爭辯,和諧無路訴!」
    詞人黃偉文為歌手李克勤填詞的新作《北京·北角》,用溫情詼諧的筆觸寫中港矛盾,也被許多人硬是解讀成「維穩歌」,逼得黃偉文強抑怒氣發文自清:「以後寫詞,會更小心斟酌作品會否被和自己相反價值觀『騎劫』(綁架)的可能性。一個人的性格氣節,是一路有跡可循的。」黃偉文6月才因為在微博公開支持港人公投爭普選,帳號慘遭查封。「憤青」的怒火,是不是根本還沒燒到高牆,就先傷了同志呢?
    看看香港,想想台灣。面對那堵高牆,有人選擇焦土戰,有人選擇滲透戰。有人期待從敵人那兒爭取更多同志。也有人寧願驅逐「革命純度不足」的同志,把他們劃成敵人。
    我的意見是:你要發起焦土戰、追求烈士的悲壯,悉聽尊便,卻不等於你應當用同樣標準「綁架」所有人(何況依我所見,真有膽識當烈士的委實不多,『嘴炮酸民』倒是從來不少)。光憑「不表態就是反動,不是同志就是敵人」這種思維,實在是難以撼動那道高牆的。你我身為脆弱的「雞蛋」,究竟該選擇哪種戰略,應該很清楚了。
  • 學運領袖促美放棄「一個中國」政策
  • 2014年8月22日 中國時報即時新聞 劉屏

    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幾位領導人士今天在華府「全國記者俱樂部」舉行記者會,促請美國放棄「一個中國」政策,免得中國大陸對台灣、香港步步進逼。
    出席記者會的有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學生林飛帆、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學生賴郁棻、台北大學法律系學生賴品妤、台灣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班學生周馥儀、清華大學學生陳為廷。記者會由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華府總部執行主任王巧蓉主持。
    林飛帆在會中表示,這次美國之行,一方面向海外各界致意,感謝他們對學運的支持;一方面向美國說明「(台灣)年輕人心目中,台海兩岸兩國之間的關係到底如何發展」,「向美國當面表達不能接受一個中國政策」。
    黑色島國陣線發言人賴郁棻也說,此行要表達「對美國『一個中國政策』的不信任」。她說,「我們很清楚的知道,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是因為中國強大的經濟實力,包括國債、貿易往來;但是這個政策只能暫時的維持現況,被中國拿來步步進逼台灣的藉口」。她說,過去幾年,北京當局的政治議程「令我們焦慮;(美國的)一中政策必須改變」。
    黃國昌則說,美國的一中政策「其實並沒有創造區域間的和平,而是讓中國持續在各式各樣的經貿協定上面、或是政治談判上面,不斷地進一步地去壓迫台灣」。他表示,回顧過去幾年的亞太態勢,即可知道「一中政策真的沒有達到美國人他們想要維持的穩定與和平發展;沒有啊,你看到的是中國他們愈來愈有侵略性」。
    稍後林飛帆指出,美國的一中政策,看似維持台海穩定,其實「使台灣兩黨進一步趨向中國、慢慢靠向中國」,即使民進黨也未能針對兩岸重大議題發言或有力的監督。他說,破壞區域穩定和平的是中國大陸而不是台灣,因此美國應該以新策略取代一中政策,應該「強力支持台灣正在發聲的民主力量、公民運動,而不是派出前官員打運動的臉、說是民進黨背後支持」。他說,美國應該「支持這股力量,使這股力量成為抵抗中國的很好方式,這才是維持區域均勢、使台海力量平衡,而不是放任台灣朝野政黨在美國的一中政策下更加趨向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