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美國施壓綠營叫停台灣學運王金平、蔡英文是學運支持者】

香港《亞洲周刊》:美國擔心反服貿會導致大陸出兵台灣,數名高官表態向馬英九政府和綠營施壓,促成台灣學運快速解決。

 

香港《亞洲周刊》4月14日報導稱,美國施壓綠營叫停台灣學運。台灣學運在持續三週之後,由於美方背後出手救馬英九,對綠營施壓,也對“立法院長”王金平施展最大壓力,才讓學生走出議場,也避免當局採用武力清場的方式,避免了流血衝突的危機。

4月2日台灣“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召開內部會議,會中定調,學運兩週內初步解決,由美方出面施壓民進黨;由國民黨“立委”施壓王金平,在“立法院”其他地方召開院會,讓國事運作繼續,並透過“立院”正常運作邊緣化學生的角色。

 

自從金溥聰把時間底線劃出來之後,整個學運的軸線幾乎急轉直下,隨著國民黨節奏的鋪陳而走,原本藍營黨團雜亂無序的危機處理也逐步走上正軌,甚至在七日學生宣布將於十日退出議場,而王金平也在六日跑到議場探視學生,所有這些變化,最根本的原因不是馬英九手腕突然靈活,也不是金溥聰運籌帷幄使然,而是美方實實在在出手支持馬英九,才讓學運後面最大支撐的兩股力量:民進黨和王金平知難而退。

3月30日,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大衛·布朗(David Brown)在美國的“尼爾森報導”撰文,批民進黨挺反服貿學運是為了在今年年底七合一選舉獲利使然,且公開質疑反服貿抗爭的正當性。布朗發難後,AIT前理事主席理查德·布什(Richard Bush)以現任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身份,對反服貿發言,有人質疑民進黨挺學運的背後思維,甚至提醒美國政府,再不採取行動,台灣問題可能成為中美關係引爆點。

緊接著,在台灣時間四月四日,美國國務院主管亞太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丹尼爾·羅素(Daniel Russel)在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首度公開表態支持馬政府簽訂兩岸服貿協議,推崇為“兩岸關係的傑出進展”,並呼籲反服貿學生應避免暴力抗爭。這是美國官方最直接明白的表態力挺馬英九。

在參議院“台灣關係法35週年”的聽證會上,參議員墨菲還直接點出,台灣的反服貿抗爭背後是否有中國大陸因素?台海會不會出現類似俄羅斯對烏克蘭克里米亞出兵的事件?似乎擔憂反服貿抗爭持續擴大,會引來中國大陸出兵台灣的正當理由。

在美方相繼表態以後,王金平首度在六日出現於議場,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和國民黨、民進黨“立委”都陪同王金平到議場內慰問學生。當王金平表明他對服貿的立場是“先立法(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再協商(朝野服貿協議的協商)”之後,學生、民進黨、國民黨及王金平都得到了最大公約數,學生也積極考慮退場機制,並在四月七日正式宣布十日下午六時將會退出立院。

美方施壓後才一周,整個學運就從3月30日的五十萬人上街的高潮,下墜到4月7日的宣布退出。美方確實在台灣擁有舉足輕重的關鍵力量,又讓外界見識到台灣可以“去中化”、“去日化”,就是不能“去美化”。

港媒:美國施壓綠營叫停台灣學運王金平、蔡英文是學運支持者
一名學生在聆聽兩岸服貿協議反對者的演講。

王金平、蔡英文是幕後支持者

這是台灣首次出現公民佔領官署的抵抗運動,不但成為台灣內部大事,對兩岸三地甚至是國際上都引發了高度關注,美國、中國大陸與服貿協議息息相關的國家,都把這次抗爭設定為藍綠為了統獨或年底七合一選戰的利害之爭。

但是,只要知道一開始衝進“立法院”的組成分子,大概就可以了解用藍綠來概括此次反服貿是失之偏頗,基本上學生組織“黑色島國青年”、“基進側翼”、 “反媒體巨獸”等都屬本土學生激進組織。剛進入“立院”時,只有三百多人在議場內,而決策核心共九人,只不過九人決策小組發展到後期卻高達三十幾人,顯見各種團體及非政府組織( NGO)加入了反服貿的抗爭。

從學生闖進去的第一時間,警政署長王卓鈞即電話通知王金平,打算派千名警校學生到“立院”,以4個警校學生抬一個反服貿學生的方式當晚就清理現場,只不過王卓鈞的構想立即被王金平拒絕,王金平表明,現場除了學生之外,還有民進黨“立委”,警校學生不可能將他們用抬的方式驅離現場。

據“總統府”內部人士表示,王金平在一開始的動作就造成了後來整個事情卡住,因此,府方把事件擴大也歸咎王金平,並把學生背後支持的力量也算在王金平身上。

“總統府”在拆解反服貿學運的攻防上,一開始就要求王金平在學運上表態,馬英九還有意召開院際會議,來解決國民黨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的30秒鐘事件,並一直鎖定反服貿風波僅在立法秩序問題,而不是實質問題。馬英九的院際會議卻遭王金平否決,甚至要求馬應直接與民意對話。王金平這個動作更讓府方認定他是學運背後重要的支持者。

另外,讓府方感受最深的幕後人物是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府方也認定學運的決策核心大都出自小英基金會的陣營,很明顯是蔡英文積極培養的社運人才;因此,民進黨的力量也是學運幕後黑手。

以破壞體制為基本路線

從黑島青、基進側翼或反媒體巨獸等組織看來,這些學運團體的路線遠比藍綠政黨激進,這些團體就是因不滿政黨的體制內路線,才以街頭抗爭,破壞體制為基本路線,他們與洪仲丘案的“八五聯盟”是兩條涇渭分明的路線,反服貿的基礎成員是反對體制內解決的思維,在運動路線上,他們主張打破體制,基本上都是本土化的政治意識形態,差別只是運動路線的分歧而已。

 

只不過黑島青在這次反服貿後,反而表現逐漸向體制內靠攏,這也引發學運運動路線的分裂,因此在政佔“行政院”運動時,就是黑島青以外、長期主張體制外路線鬥爭的一群學生所策劃。在8日下午,以“妖西”為首的社會運動組織“自由台灣陣線”也表明他們配合反服貿學運決策,將會在10日下午6時撤出立院,但他們將自行在“立院”門口靜坐持續抗爭下去,這也宣布了學運路線在反服貿之後將直接分裂。(被人出賣還幫數鈔票)

 

另一方面,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及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前執行長林峰正與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籌組政團“公民組合”。在反服貿學運中,黃國昌一直是決策核心成員,他的路線在內部被視為溫和派,後來黑島青轉變運動路線,走向體制內抗爭,是否受黃國昌影響不得而知,但卻可以看到兩股力量很有可能進行合作,而成為社運界老中青三代的結合體。

公民組合設定是2016年推出候選人參與“立委”選舉。從台灣選區劃分看,公民組合要在小選區兩黨夾擊下殺出重圍,基本上困難重重。首先,公民組合所擁有的本土支持與民進黨高度重疊,雙方競爭可能造成國民黨漁翁之利;其次,社運雖具高支持度,可是在選戰中卻面臨小選區單一名額的設計,任何候選人即使有全國性高知名度卻缺乏選區經營,要想脫穎而出是難上加難,因此,公民組合的基本路線面對“立委”選戰的製度,有先天的不良因素。如何組織化、草根化在選區經營及突破民進黨自相廝殺的困局,是走社運路線的政治團體所面對的重要課題。

 

從這篇文章來看所有時間點剛好吻合,換言之台獨就是受不了美國施壓才會出現所謂9人決策小組與民進黨配合演出退場戲碼!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註明本文鏈接:http://www.guancha.cn/local/2014_04_15_222123.shtml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亞洲週刊原文全文
  • 美施壓綠營叫停台學運
    2014年4月20日 亞洲週刊第28卷15期 汪百達

    台灣學運在持續三週之後,由於美方背後出手救總統馬英九,對綠營施壓,也對立法院長王金平施展最大壓力,才讓學生走出議場,也避免當局採用武力清場的方式,避免了流血衝突的危機。

    四月二日台灣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召開內部會議,會中定調,學運兩週內初步解決,由美方出面施壓民進黨;由國民黨立委施壓王金平,在立院其他地方召開院會,讓國事運作繼續,並透過立院正常運作邊緣化學生的角色。

    自從金溥聰把時間底線劃出來之後,整個學運的軸線幾乎急轉直下,隨著國民黨節奏的鋪陳而走,原本藍營立院黨團雜亂無序的危機處理也逐步走上正軌,甚至在七日學生宣布將於十日退出議場,而王金平也在六日跑到議場探視學生,所有這些變化,最根本的原因不是馬英九手腕突然靈活,也不是金溥聰運籌帷幄使然,而是美方實實在在出手支持馬英九,才讓學運後面最大支撐的兩股力量:民進黨和王金平知難而退。

    三月三十日,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卜道維(David Brown)在美國的「尼爾森報道」撰文,批民進黨挺反服貿學運是為了在今年年底七合一選舉獲利使然,且公開質疑反服貿抗爭的正當性。卜道維發難後,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以現任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身份,對反服貿發言,有人質疑民進黨挺學運的背後思維,甚至提醒美國政府,再不採取行動,台灣問題可能成為中美關係引爆點。

    緊接著,在台灣時間四月四日,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羅素(Daniel Russel)在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首度公開表態支持馬政府簽訂兩岸服貿協議,推崇為「兩岸關係的傑出進展」,並呼籲反服貿學生應避免暴力抗爭。這是美國官方最直接明白的表態力挺馬英九。

    在參議院「台灣關係法三十五週年」的聽證會上,參議員墨菲還直接點出,台灣的反服貿抗爭背後是否有中國因素?台海會不會出現類似俄羅斯對烏克蘭克里米亞出兵的事件?似乎擔憂反服貿抗爭持續擴大,會引來中國大陸出兵台灣的正當理由。

    在美方相繼表態以後,立法院長王金平首度在六日出現於議場,民進黨立院總召柯建銘和國民黨、民進黨立委都陪同王金平到議場內慰問學生。當王金平表明他對服貿的立場是「先立法(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再協商(朝野服貿協議的協商)」之後,學生、民進黨、國民黨及王金平都得到了最大公約數,學生也積極考慮退場機制,並在四月七日正式宣布十日下午六時將會退出立院。

    美方施壓後才一週,整個學運就從「三三零」的五十萬人上街的高潮,下墜到四月七日的宣布退出。美方確實在台灣擁有舉足輕重的關鍵力量,又讓外界見識到台灣可以「去中化」、「去日化」,就是不能「去美化」。

    這是台灣首次出現公民佔領官署的抵抗運動,不但成為台灣內部大事,對兩岸三地甚至是國際上都引發了高度關注,美國、中國大陸與服貿協議息息相關的國家,都把這次抗爭設定為藍綠為了統獨或年底七合一選戰的利害之爭。

    但是,只要知道一開始衝進立法院的組成分子,大概就可以了解用藍綠來概括此次反服貿是失之偏頗,基本上學生組織「黑色島國青年」、「基進側翼」、「反媒體巨獸」等都屬本土學生激進組織。剛進入立院時,只有三百多人在議場內,而決策核心共九人,只不過九人決策小組發展到後期卻高達三十幾人,顯見各種團體及非政府組織(NGO)加入了反服貿的抗爭。

    王金平拒警方清場

    從學生闖進去的第一時間,警政署長王卓鈞即電話通知立法院長王金平,打算派千名警校學生到立院,以四個警校學生抬一個反服貿學生的方式當晚就清理現場,只不過王卓鈞的構想立即被王金平拒絕,王金平表明,現場除了學生之外,還有民進黨立委,警校學生不可能將立委用抬的方式驅離現場。

    據總統府內部人士表示,王金平在一開始的動作就造成了後來整個事情卡住,因此,府方把事件擴大也歸咎王金平,並把學生背後支持的力量也算在王金平身上。

    總統府在拆解反服貿學運的攻防上,一開始就要求王金平在學運上表態,馬英九還有意召開院際會議,來解決國民黨內政委員會召委張慶忠的三十秒鐘事件,並一直鎖定反服貿風波僅在立法秩序問題,而不是實質問題。馬英九的院際會議卻遭王金平否決,甚至要求馬應直接與民意對話。王金平這個動作更讓府方認定他是學運背後重要的支持者。

    另外,讓府方感受最深的幕後人物是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府方也認定學運的決策核心大都出自小英基金會的陣營,很明顯是蔡英文積極培養的社運人才;因此,民進黨的力量也是學運幕後黑手。

    學運以破壞體制為路線

    從黑島青、基進側翼或反媒體巨獸等組織看來,這些學運團體的路線遠比藍綠政黨激進,這些團體就是因不滿政黨的體制內路線,才以街頭抗爭,破壞體制為基本路線,他們與洪仲丘案的「八五聯盟」是兩條涇渭分明的路線,反服貿的基礎成員是反對體制內解決的思維,在運動路線上,他們主張打破體制,基本上都是本土化的政治意識形態,差別只是運動路線的分歧而已。

    只不過黑島青在這次反服貿後,反而表現逐漸向體制內靠攏,這也引發學運運動路線的分裂,因此在政佔行政院運動時,就是黑島青以外、長期主張體制外路線鬥爭的一群學生所策劃。在八日下午,以「妖西」為首的社會運動組織「自由台灣陣線」也表明他們配合反服貿學運決策,將會在十日下午六時撤出立院,但他們將自行在立院門口靜坐持續抗爭下去,這也宣布了學運路線在反服貿之後將直接分裂。

    另一方面,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及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前執行長林峰正與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籌組政團「公民組合」。在反服貿學運中,黃國昌一直是決策核心成員,他的路線在內部被視為溫和派,後來黑島青轉變運動路線,走向體制內抗爭,是否受黃國昌影響不得而知,但卻可以看到兩股力量很有可能進行合作,而成為社運界老中青三代的結合體。

    公民組合設定是二零一六年推出候選人參與立委選舉。從台灣立委選區劃分看,公民組合要在小選區兩黨夾擊下殺出重圍,基本上困難重重。首先,公民組合所擁有的本土支持與民進黨高度重疊,雙方競爭可能造成國民黨漁翁之利;其次,社運雖具高支持度,可是在選戰中卻面臨小選區單一名額的設計,任何候選人即使有全國性高知名度卻缺乏選區經營,要想脫穎而出是難上加難,因此,公民組合的基本路線面對立委選戰的制度,有先天的不良因素。如何組織化、草根化在選區經營及突破民進黨自相廝殺的困局,是走社運路線的政治團體所面對的重要課題。
  • 包道格:很想知道服貿有何不好
  • 2014/04/17 中央社記者林淑媛華盛頓16日專電
    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長包道格今天表示,他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有人認為能幫助台灣服務業進一步打進大陸市場的服貿協議不好?
    包道格強調,前總統李登輝與陳水扁的時代,禁止比較老舊科技業登陸,但反而提供中國大陸趕上台灣先進科技產業的機會;同樣的,台灣服務業在大陸市場具有領先優勢,如果台灣不積極參與,大陸服務業會變得更有競爭力與更有主導性,將威脅台灣市場地位。
    華府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今天舉辦台灣關係法35年研討會,前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Douglas Paal)在會後接受記者訪問時強調,他知道這次因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引發的反服貿學運,但相關報導過於片面。
    他指出,台灣服務業競爭優勢大於中國大陸,台灣如果不積極打開大陸市場,現有優勢將會被取代;他認為,台灣應該要從現實經濟面討論服貿內容。
    包道格說,協議內容很重要,因為台灣服務業較中國大陸具有很大優勢,可以提供年輕人工作機會前景;他很想知道,為什麼會有人認為能幫助台灣服務業進一步打進大陸市場的服貿協議不好?
    包道格認為,在討論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時,應該以現實與經濟面為基礎,而不是只從政治方面看待。
  • 李敖諷刺太陽花學運
  • 李敖评“台湾太阳花学运”:这些学生粉拳绣腿太浑蛋
    2014.4.10 海峡导报 09版

    “学生坏蛋不可怕,学生浑蛋最堪忧。”“台湾学运领袖的底牌亮出来了:原来要求以‘一边一国’的‘两国论’,来与对岸谈判!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老几!”“台湾学生运动证明了‘台湾民主’是假;证明了选出马英九做‘伪总统’是错误。”
    对于近段时间台湾爆发的“太阳花学运”,李敖关注很多,他连续发表了多条微博。
    学生今天就要从台湾“立法院”撤出,“太阳花学运”就此落幕。昨天下午,导报记者就相关话题独家电话采访了在台北家中的李敖大师,从他嬉笑怒骂的精彩点评中,看到了他一如继往的犀利。导报记者 吴生林/文 资料图
    “学生水平低,见解根本没超过民进党”
    导报记者:您在微博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学生坏蛋不可怕,学生浑蛋最堪忧。”怎么理解这句话?
    李敖:坏蛋很多是聪明人,浑蛋可是笨蛋的居多。我要对这些学生说的意思是:“你们就是浑蛋!”
    为什么?他们对台湾前途定位不清,搞不懂台湾的将来位置在哪,搞错了台湾与大陆的关系。台湾学运领袖的底牌竟然是“一边一国”的“两国论”,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他们的祖师爷李登辉、陈水扁前后忙了20年,要的不就是这个吗?连李登辉、陈水扁都咬不到的,这些学生会舔得到吗?这群年轻人的见解,根本没有超过民进党那些人的水平,很可惜,这也是最严重的一点,所以我说“浑蛋最堪忧”。你看以前的“五四运动”,学生都是走在群众前面的,他们的思想和见解是走在政治人物前面的。可是,台湾这些学生水平太低,整个运动“蛇头蛇尾”。
    导报记者:看得出您对这些学生很失望。
    李敖: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说过,一个小小的叛乱其实是好事情。因为这样就不会一潭死水。可是台湾这些学生是多么娇生惯养、粉拳绣腿。你看过他们在“立法院”的画面吗?他们怕警察来赶走,所以,让民进党“立委”和助理夹在他们中间当保镖,如此一来警察就不方便用水龙头对准他们。这些学生有个“定心丸”,就是“我闹事,你不敢开枪”。这些学生胆小得让人失望。
    “学生退场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对民进党翻脸了”
    导报记者:学生将在10日退场。您觉得他们最后退场的原因是什么?
    李敖:有人说这是马当局前“驻美代表”金溥聪的功劳,说他跟美国关系好,所以美国派出5大要员出来讲话挺马。其实,金溥聪与美国关系再好,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学生退场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对民进党翻脸了。本来美国是隔山观虎斗,可这些学生搞出“两国论”,这还得了?!这踩到了美国的底线,美国就给民进党的“驻美代表”压力,这种压力传到台湾,民进党也受不了,因此劝告学生退场。
    当然,我相信这背后是北京给了华盛顿压力。对于北京来说,如果你只是为了挡服贸协议,服贸过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能说给了你台湾这么多好处,台湾却不识好歹。可是,学生却搞出“两国论”,这是北京无法容忍的。
    导报记者:有人说,学生退场是“立法院长”王金平的功劳。您怎么评王金平的角色?
    李敖:王金平只是善于看风向,他看到形势差不多了,才出来捡便宜。王金平其实是“收割派”,麦穗快成熟时就来收割,也叫“镰刀派”。
    “马英九太软弱,第一天就应把学生赶走”
    导报记者:您在微博中也说,这场“学运”证明台湾“假民主”。怎么理解?
    李敖:服贸协议签署后,台湾“立法院”是有权审查的,但国民党开始不同意,这在程序上就有瑕疵,这就是“假民主”。学生最开始从程序角度“反服贸”的理由是正当的。闹到现在,关于逐条审查服贸,马英九不都统统答应了?这是马英九敬酒不吃吃罚酒。
    导报记者:您怎么评价马英九在这场“学运”中的作为?
    李敖:马英九不是普通的笨,是反常的笨。如果他能够采取强硬政策,在学生占领“立法院”的第一天就让警察赶走,哪会有后面的乱局?你要知道,群众路线的要价是没底线的,你答应他,他还会加码提要求。
    导报记者:但有人会说,在“立法院”动用警察权,是王金平的权限,马英九不方便插手。
    李敖:如果是“立委”在开会,没有“立法院长”同意,警察是不能进“立法院”抓人的,因为警察是用来保护“立委”的。可学生不是,而是非法占领“立法院”,“政府”抓强盗还需要“立法院长”同意吗?为什么学生占领“行政院”可以驱逐,占领“立法院”就不行呢?
    “学运把台湾给毁掉了,谁都不是赢家”
    导报记者:这场“学运”带给台湾的影响是什么?
    李敖:民进党把学生引进“立法院”来捣乱,这叫“引狼入室”。可“狼”不是好玩的,对民进党来说也是后患无穷。在台北,学生没吃到苦头,反而尝到甜头。你看,现在民进党执政的台南铁路地下化引争议,学生要围攻赖清德了。
    导报记者:那您觉得在这场学生运动中谁是赢家?
    李敖:这场“学运”证明了马英九自己的软弱;证明了民进党“引狼入室,尾大不掉”;也证明了学生水平很低,胆小如鼠。台湾都毁掉了,谁都不是赢家。
  • 黑色學潮的另類觀察
  • 未完成的顏色革命 黑色學潮的另類觀察
    《海峽評論》281期-2014年5月號 社論

    近幾年來,世界各國出現了各種的「顏色革命」,以民主為名推翻現有政府,其中或有長期執政的獨裁政權,但也有合法選舉的民主政府,如烏克蘭、泰國。這次台灣學潮選擇的是黑色。

    這次「反服貿」的學潮,根本不在於「反服貿」,也不在於「反黑箱」,而是參與學運的學生程浩哲所言,「這次抗爭不只是為服貿或經濟,而是要讓更多人去思考,他們原本以為理所當然的價值,可以用怎樣的思維去質疑,去推翻。」(《中國時報》A23,2014-04-18)所以,馬英九無論在服貿上如何讓步,學潮仍堅持不退。

    服貿的「價值」何在,即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下的兩岸和解和經濟合作。為什麼要質疑、要推翻、要改變,這次學潮自始至終沒有過答案。

    在學潮中找不到答案,但在譚慎格的談話中,我們發現了答案。譚慎格曾任美國駐廣州領事館副領事,並任職國務院中國分析部門,及美國「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是冷戰以來的「中國問題」專家。

    「現在仍有時間來扭轉這個狀況」
    3月13日,譚慎格來台參加世界台灣人大會與台灣國家聯盟合辦的海內外國是會議。報導云:

    「譚慎格說,台灣絕對是符合國際法的一個獨立國家,也沒被其他國家控制。令人不解的是,目前馬政府卻聲稱『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小部分』,領土包括蒙古、西藏、新疆;還把俄羅斯境內的圖瓦共和國也納入,完全脫離現實。

    從美國的立場,譚慎格強調,中國的內戰在1949年中共擊敗國民政府後就已結束,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的中國合法政權,他反問,難道台灣現在的領導人仍相信內戰尚未結束?想要什麼樣的『和平協定』?

    譚慎格認為,『美國等國曾公開聲明,不承認中國對台擁有主權,美方既未接受北京一個中國原則;對國民黨政府所稱「中華民國」代表一中,甚至具台灣主權說法,也不為美國所承認。』

    對於台灣主權,譚慎格則憂心說,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漸漸『放棄這地位』。

    譚慎格表示,他擔憂台灣經濟與中國的快速融合;過去包括陳水扁總統及李登輝總統都不希望看到這樣的變化。未來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簽下去,3、4年內不僅無法預見好處,也將對勞工、農業等經濟面帶來重傷害。

    他強調,民主國家反對中國對台企圖心,最主要理由是擔心北京一旦控制台灣,會對亞太民主自由產生巨大阻力。

    對於台灣的發展策略,譚慎格強調,首先,就是要停止目前的錯誤政策,台灣必須瞭解到,『若把中國擺在中心,台灣的經濟投資貿易都會被中國所影響』,總有一天,就會被中國完全控制。

    他還說,台灣如果不重視強化國防,他會給其他國家錯誤的訊息,認為對主權已不太在乎。

    譚慎格並對台下聽眾喊話說,現在仍有時間來扭轉這個狀況;但台灣民眾要有更多的覺悟,國際才會來支持。談到台獨建國,他認為應讓先建立好的基礎,不能太過急躁,被問到ECFA公投,他則以鼓勵口吻說,不同過去公投會升高兩岸情勢,美方這次不會公開反對。」(《自由時報》2014-04-14)

    「台灣併入中國的完美政治協議」
    3月14日,譚慎格又出席民進黨「台灣與美國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台灣關係法35週年的座談會」。據報導:

    「美國資深兩岸問題專家譚慎格昨天表示,馬政府當前對中國採取比較扈從的戰略,而不是積極主動配合美國重返亞洲的大戰略,馬政府在國防戰略上配合中國,形成外界有第三次國共合作的印象。

    譚慎格提醒,台灣必須回答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未來20年,台灣到底要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事事順從中國想法?還是要強化獨立政治的現狀,把自己融入亞太複雜環境中?這一點台灣要謹慎思考。

    譚慎格指出,今年是《台灣關係法》制定35週年,也是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9週年,但他必須說,1979年時,美國在亞太地區是唯一軍事經濟強權;2004年時,台灣在美國整體的亞太布局仍佔有重要地位,但近10年來,台灣越來越不是美國關切的重點。2010年開始,中國對日本展開騷動,中國對印度關係也轉趨緊張,自此中國成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重點,導致歐巴馬政府宣布轉向亞洲,也就是亞太戰略再平衡。

    譚慎格指出,當亞太地區發生衝突,美國利用優異的海空戰力介入時,也希望盟邦日本的地面部隊配合,台灣也應該配合。但很遺憾,日本與菲律賓都在強化國防預算,特別是提升海軍戰力,台灣在這方面卻做得不足。他認為,馬政府當前對中國採取比較扈從的戰略,而不是積極主動配合美國重返亞洲的大戰略。」(《自由時報》2014-04-15)

    3月15日,譚慎格又出席了世界台灣人大會的座談會。據報導云:

    「馬政府與中國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爭議極大,學者專家和業者都主張重啟談判,美國資深兩岸問題專家譚慎格昨天在台也重批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及後續的服貿協議,對台灣經濟及區域整合不會有任何幫助;但若思考中國長期以來對台灣的政治意圖,可以發現服務貿易協議,將會是一個促使台灣併入中國的完美政治協議。

    針對馬政府提出與中國的經濟整合有助於參加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譚慎格分析,由於服貿協議的簽署過程不夠透明,反會令美國疑慮,『台灣是否會成為中國進入美國市場的後門』。他認為實施服貿後的台灣在美國談判者眼中將會『更為複雜』,這反而會使得台美之間進一步的經濟整合變得更為困難。」(《自由時報》2014-04-16)

    台獨建國「不能操之過急」
    譚慎格的主張可以歸納為以下三點:

    一、中華民國在1949年就已結束,而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台灣則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但要台獨建國,「應該先建立好的基礎,不能操之過急」。

    如果從1949年以來,就沒有了中華民國,為什麼美國直到1979年才與中華民國斷交?如果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關,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為什麼美國不直接與台灣建交,而要以《台灣關係法》來維持美台關係?並且,和大陸建交時,還要接受大陸的與中華民國斷交,廢除《中美協防條約》、撤出台灣美軍?

    又,台灣既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又為什麼台獨建國「不能操之過急」?可見台灣現在還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嘛,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譚慎格的邏輯在那裡?這簡直是一廂情願的胡言亂語。

    二、他反對兩岸和解及ECFA和服貿,所以,「首先就是要停止目前的錯誤政策。『若把中國擺在中心,台灣的經濟投資貿易都會被中國所影響』。總有一天,就會被中國完全控制。」

    什麼是馬英九「目前的錯誤政策」?那就是,美國對大陸的軍事圍堵,希望盟國部隊的配合,日本、菲律賓都配合了,都在強化國防預算,唯「台灣在這方面卻做得不足」,「馬政府當前對中國採取比較扈從的戰略,而不是積極主動配合美國重返亞洲的大戰略。」

    我們不禁要問,如果美國不「把中國擺在中心」,為什麼要「重返亞洲」?美國是大國、強國,可以去和大陸「再平衡」,台灣又拿什麼去和大陸「再平衡」?在亞洲,配合美國「重返亞洲」大戰略的也只有日本和菲律賓;日本企圖恢復軍國主義,菲律賓則是個二百五,越南、馬來西亞、星加坡、柬埔寨……幹嗎?

    為美國去「再平衡」大陸,對台灣有什麼好處?台灣是海島經濟靠貿易為生,台灣出口的42%在大陸,在「再平衡」大陸,台灣出口的市場不要了?

    要台灣「強化國防預算」,無非是要台灣賺大陸的錢,去買美國的武器,大陸幹嗎?尤其在台灣經濟低靡之際,還要「加強國防預算」,譚慎格為美國打賺錢的算盤,卻要台灣來付款。

    台灣要當為美國「再平衡」大陸的看門狗,還要自己帶便當,不但要自己帶便當,還要繳費。馬英九若接受譚慎格,那才是真正「賣台」了。

    三、譚慎格也知道馬英九沒那麼二百五,而煽動台獨,「現在仍有時間來扭轉這個狀況,但台灣民眾要有更多的覺悟,國際才會來支持。」

    日據台灣,以日制中
    果然,3月18日,學生攻佔立法院,且後又攻佔行政院,但遭強制驅離。又在3月30日發動了號稱50萬人(警方估計為11.6萬)的大示威。

    我們當然不會相信這是譚慎格來台的一個命令一個動作。但學生要求「退回服貿」,不就是「停止目前的錯誤政策」嗎?根據各國顏色革命的經驗,在群眾動員之前,各種政治謠言早已充斥於網路和臉書,這次黑色學潮也不例外,而有所謂「懶人包」。

    其實,譚慎格的對台主張並不是偶然的,或一時興起,而是其來有自的。

    第一個登陸台灣的美國人當為傳教士郭實臘,時1832年,僅主張「將基督教再度傳入台灣」(按,荷蘭人、西班牙人曾在據台時傳入督教。後又有美國人伍德創辦《中華快報與廣州新聞》,刊出《台灣》一文,主張「一旦台灣與中國脫離關係,變成美國對華貿易的一個站,一定可以得到巨大的利益」。「佔領了台灣就可以控制介於中國大陸與台灣之間的海峽」,「也是一種對抗中國人的辦法」。

    郭實臘和伍德均不能代表美國官方。後又有美國駐華外交官派克(Peter Parker)、哈里斯(Townsend Harris)提主張美國應佔領台灣。尤其是打破日本鎖國政策的美國遠東艦隊司令佩里(Matthew C. Perry)不但登陸台灣考察,並於1854年向華盛頓當局上備忘錄,主張美國佔領台灣,就可以控制東南亞海運的樞紐,並且可以控制中國沿海的港口,而控制中國。但當時美國適逢南北戰爭,力有未逮,而沒接受佩里將軍的建議。

    伍德和佩里將軍等的主張,或可稱之為「佔領台灣,以台制中」。

    至1871年,中日條約天津續約談判,其中有準軍事同盟條款,內容洩露,美駐日公使迪龍(Charles Delong)致函國務卿費雪(Hamilton Fish)認為此乃「美國莫大之災難。(按:時日本明治維新已蒸蒸日上,再加上中國,美國未來將無望插足亞洲。)並言:「日本與中國有所不同,我們應歡迎日本成為一個盟友,當與中國有衝突時,文明諸國應視日本為一夥伴。」費雪覆函謂:「設法誘導日本儘可能遠離中國,而與其他強權勢力們,在商業上與社會上結合。」

    1874年,西鄉從道進犯恒春,其中有美軍顧問卡薩(Douglas Cassel)和華森(Jeremiah Richard Wasson)。

    費雪和迪龍的對台政策或可稱之「日據台灣,以日制中」。但西鄉從道這次犯台,遭原住民頑強抵抗,而未成功。

    但1894年,甲午戰敗,在《馬關條約》談判時,中方聘請的顧問前美國國務卿福士德(John W. Foster)和美國駐日公使田貝(Charles Denby)竟與日方一拉一唱壓迫李鴻章割台,雖李鴻章言,迫使中國割台,「將使中日兩民族終為世仇矣」。其實美國就是要中日成為世仇,才能「以日制中」。

    美國的「以日制中」,鼓勵了日本的侵華戰爭,也養成了日本軍國主義偷襲珍珠港(1941年12月)的野心。

    為因應太平洋戰爭,1942年美國成立遠東戰略小組,主張戰後「託管台灣,以台制中」。並在託管期間,尋找台灣人政治領袖,經住民自決成立台灣共和國。

    以獨制蔣、以蔣制共、以共制蘇
    但1943年《開羅宣言》接受了蔣介石戰後台灣歸還中國的主張,而沒接受遠東戰略小組的戰後「託管台灣」。

    台灣光復後,國共內戰又起,為了對抗中共席捲台灣,而有「台灣獨立(自決),以台制共」的主張。

    但在「二二八事件」(1947年)中,原遠東戰略小組成員葛超智(George Kerr)的台獨陰謀並未能得逞。

    至1950年,韓戰爆發,美國為美蘇冷戰和圍堵中共,利用海外台獨運動以牽制蔣介石,以蔣介石牽制中共,以中共牽制蘇聯,此一策略或謂之:「以獨制蔣,以蔣制共,以共制蘇」。

    直至1988年蔣經國逝世,1991年蘇聯瓦解,「拆散中國」之聲曾甚囂塵上。但經1995年及1996年,中共兩次飛彈試射,「證明了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有能力和有決心保衛中國領土主權完整」。中共堅決反對台獨,台獨即戰爭,決不接受「以獨制共」,並於2005年通過《反分裂國家法》。

    於是,美國的對台策略又調整為「不統不獨,不戰不和,以台制中」。重點在「不和」,「不和」美國才能「以台制中」。

    馬英九上台後,雖言「不統、不獨、不武」,但缺少了「不和」,不但沒有「不和」,還要進行兩岸和解,甚至還曾揚言「和平協議」。兩岸和解,美國如何「以台制中」?

    美國政府不能公開反對馬英九的兩岸和解,甚至還不時肯定之。但實際上仍是期待著「以台制共」,而不滿馬英九的兩岸和解,在譚慎格的談話中就充分的表露出來了。

    美國智庫學者和議員可以言論自由,戰後美國主張台獨的學者和議員一直不斷,如葛超智、裴爾、索拉茲、白樂崎……但政府要負責,必須慎重。

    雖然,馬英九的兩岸和解和深化兩岸經濟合作的服貿協議,美國不見得支持。但是,反服貿的學生攻佔了立法院後,又攻佔行政院,後雖被驅離出行政院,但馬政府對佔領立法院的學生和群眾竟束手無策。

    鄧小平時期,雖言極力爭取和平統一,但也留下對台動武三條件,即台獨、核武、動亂。還有《反分裂國家法》。

    黑色學潮持續下去,會不會產生動亂,並且,還有網路連署106,000多人向白宮歐巴馬政府請願反服貿。美國又如何脫得了干係,美國能不關切?

    所以,有蕭美琴投書美國《尼爾森報導》說明,但有美國在台協會領事卜道維卻回應,「不論學生霸佔立法院或立委霸佔發言台,都屬非法」,後又刊出台灣問題專家容安瀾的評論,「批評學生佔領公署,也批評背後鼓動的政治人物」。(《中國時報》2014-04-05)所以,蕭美琴還帶攻佔行政院總指揮的魏揚到美國去解釋,黑色學潮與民進黨無關。

    其實,這次黑色學潮的核心分子多是「小英基金會」的「工讀生」,自蔡英文參選2012年總統後,這批「工讀生」參與和主導了「反旺中運動」、「大埔事件」、「洪仲丘案」,已幾乎是一群職業運動家,而非一般普通的學生。蕭美琴則是為蔡英文負責外事的幹部。

    引來大陸出兵台灣的正當理由
    在學生宣布4月10日將退出立法院後,美國之音中文網9日報導,還有美國人不死心,而有譚慎格在內的九國36學者聯名致函馬英九和黑色學潮,「表達對台灣自由、民主和人權倒退的關切」。及「在目前的政府下,以台灣辛苦贏來的民主為代價,不斷的向中國靠攏。(TVBS, 2014-04-10)

    另外,香港《亞洲週刊》(2014-04-14)刊出《美國施壓綠營叫停學運》云:

    「3月30日,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卜道維(David Brown)在美國的《尼爾森報導》撰文,批民進黨挺反服貿學運是為了在今年年底七合一選舉獲利使然,且公開質疑反服貿抗爭的正當性。卜道維發難後,AIT前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以現任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的身分,對反服貿發言,有人質疑民進黨挺學運的背後思維,甚至提醒美國政府,再不採取行動,台灣問題可能成為中美關係引爆點。

    緊接著,在台灣時間4月4日,美國國務院亞太助卿拉塞爾(Daniel Russel)在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首度公開表態支持馬政府簽訂兩岸服貿協議,推崇為『兩岸關係的傑出進展』,並呼籲反服貿學生應避免暴力抗爭。這是美國官方最直接明白的表態力挺馬英九。

    在參議院『台灣關係法35週年』的聽證會上,參議員墨菲還直接點出,台灣的反服貿抗爭背後是否有『中國因素』?台海會不會出現類似俄羅斯對烏克蘭克里米亞出兵的事件?似乎擔憂反服貿抗爭持續擴大,會引來中國大陸出兵台灣的正當理由。」(環球網2014-04-16)

    接著,4月6日,王金平和柯建銘雙雙進入議場看學生,承諾「先立法,再協商」;4月7日,黑色學潮宣布4月10日退出立法院,果然,「解鈴還是繫鈴人」。

    這次黑色學潮的顏色革命背景,其實是美國重返亞洲圍堵大陸,目的是「反中」和阻止兩岸和平發展的深化。類似的自由貿易協定,台灣已與星加坡、澳洲都簽過了,而沒聽說什麼「反服貿」、「反黑箱」。

    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召集人賴中強律師就說:「馬總統計劃於卸任前與中國政治談判,布局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馬習會』;若非太陽花學運,兩岸就會從軍事互信機制談起。」(《自由時報》2014-04-19)

    所以,這一場黑色學潮的顏色革命,其實是一場「反馬」、「反中」、「反和平」的政治惡鬥。是為美國重返亞洲服務的,也是為蔡英文競選黨主席和總統服務的。所以,學潮結束後,蘇貞昌、謝長廷紛紛退出黨主席選舉,唯蔡英文一支獨秀。

    為什麼美國對這次顏色革命喊剎車,實因考慮「再不採取行動,台灣問題可能成為中美關係引爆點」,及「會引來中國大陸出兵台灣的正當理由」。

    陳為廷還揚言,若政府違諾,下次將攻佔總統府。殊不知攻佔總統府之日,即武力統一台灣之時,陳為廷真是「童言無忌」了。

    好在有大陸因素,美國喊剎車
    好在有大陸因素,美國喊剎車,否則,台灣將淪為顏色革命國的慘境,動亂、內戰、恐怖行動,而不知伊於胡底。

    我們只知道譚慎格公開所言:「現在仍有時間來扭轉這個狀況,但台灣民眾要有更多的覺悟,國際才會來支持。」而不知道美國人私下和民進黨、黑色學潮說了些什麼。結果,「國際」不但沒有來支持,還喊剎車。也許民進黨和學生會有受騙被出賣的感覺。其實,美國玩弄台灣已不是第一次了。兩蔣就被美國出賣,只得「莊敬自強」。2007年,阿扁的公投入聯又是被騙的,請重溫一段舊聞:

    「他(陳水扁)曾跟美國人講,若把台灣送給中國,這樣武器就不必買了,也不用選總統,一了百了,AIT就改成台灣領事館,他反問美國『這樣你要不要?』美國人連忙說『不要,不要』。他推動入聯公投就是不讓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的情緒你(美國)多少也要聽一點』。對於公投入聯問題,陳水扁還說,大家畫一條紅線,台灣人受的民主是到這樣而已,要畫紅線也沒關係,紅線還常常移來移去。剛開始說這條紅線以下沒有問題,結果紅線重畫,沒問題變成有問題,台灣竟然是享受在紅線下畫來畫去有限的民主,做一個台灣人是不是很悲哀?」(《聯合報》2007-08-02)

    我們相信黑色學潮的學生大多是純潔的。但激情過後也得反省,「反馬」、「反中」、「反和平」的道德性何在?兩岸以及國際政治的現實又如何?憑黑色學潮就能反得動嗎?李扁20年搞不成的台獨,憑黑色學潮就能成功嗎?台灣以及自己個人的前途又在那裡?為美國「以台制中」就是台灣未來的道路嗎?◆
  • 王奕凱退出基進側翼聲明
  • 幹部暨成員聯合退出基進側翼聲明
    2014年6月30日 王奕凱facebook

    本人王奕凱在此公開聲明,即日起退出基進側翼一切政團運作。
    之所以會做出如此決定,乃肇因於:
    一、原基進側翼(青年)政團(即所謂的「北基進」)之草創,源自〈如何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系列活動。南社(台灣南社)秘書長陳奕齊(筆名「新一」)在該系列活動第一場時主動前來跟大家介紹「基進側翼計畫」,希望透過此計畫之推動與落實促成板塊改變,進而成功在2016年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由於此計畫符合北部伙伴打倒國民黨的願望與期待,所以在後續場次的活動中,北部伙伴決定投入「基進側翼計畫」的推動以及「基進側翼(青年)政團」的相關組建工作。後來爆發318太陽花運動,許多〈如何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系列活動的參與者、「基進側翼」臉書社團的成員實際參與了各式大大小小的對抗國民黨行動,貢獻卓著;於此同時,「基進側翼」也在北部朋友的集體努力下,因此漸為全台灣人民所知。然而,就在基進側翼政團(即所謂的「北基進」)即將完成架構分工、準備正式上路之際,以陳奕齊以及部份「超克藍綠」成員為首的「南基進」卻逕行對內做出政治鬥爭,除了以缺乏正當性的手段剝奪特定個人的組織成員資格及相關權利、襲奪政團所屬的相關粉絲頁和臉書社團外,更讓政團內寒蟬效應四起、認同者人人自危,重創了基進側翼的內部團結與外部形象。我們相信,如此作為是應該予以公開並譴責的。
    二、六月初至今,我們抱持著藉由「基進側翼計畫」促成政治板塊移動以打倒國民黨的一絲希望,在政治實務面上以大局為重,不斷退讓;亦不忘在會議中提出針砭檢討,希望能夠和南基進在平等與自主前提下溝通並化解歧異。然而,近日打狗「總部」公告的自律公約,卻變本加厲,在未經北部伙伴全體同意的情況下逕行發佈,無視先前幹部例會所提之主張。北基進發展脈絡與南基進不同,對社運與組織倫理認知亦有不同;我們相信,對於訴求國家正常化、解殖、落實政治民主的有志之士來說,如此罔顧內部民主價值、以上對下的傲慢心態,已完全偏離正途,也完全破壞了南、北合作所需的信任基礎。
    三、北基進曾多次要求南基進將資金來源透明化,並將運作資源分配給北基進,但持續延宕未決,自前召集人退出至今,仍未得到任何實質回應。我們認為,組織內部不應有這樣的黑箱,南基進此舉明顯缺乏合作誠意。此外,南基進不僅無視組織內應有之資訊透明與程序正義,在拖延北基進上線運作的同時,更另外秘密成立「台北扎根」臉書社團,違反前召集人退出後北基進分工與架構不變的共識。我們認為,這種如同中國一般重「內部維穩」勝過「外部國防」的作為與資源分配,只會造成無謂的內耗,無助促成板塊的移動,更無助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此一目標之達成。
    四、除了罔顧內部民主價值、以上對下的傲慢心態,南基進屢以狂熱宗教裁判、整肅異端的形式,進行幹部或成員間的挑撥與分化,無視北基進及各地幹部、伙伴們的辛勤耕耘,不停針對特定團員攻擊與打壓。如此種種不當作為,導致被賦與「鋼板」封號的「信眾」們愈加狂熱極端,也使得北基進陷入空轉,組織重建亦悲劇性地無限延宕。
    面對有心人操作下的宗教狂熱危險氛圍,我們深感憂心。我們堅信,溝通、同理、對等互動在實務上的價值與重要性,不應如敝屣般被埋沒在非理智的批鬥內耗之中。
    因雙方對組織倫理與效益認知不同,在北基進經過屢次反應抗議皆都無效後,基於上述理由,吾等眾人退出基進側翼政團運作。我們將繼續以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建立屬於台灣人的公義國家為目標,結合志同道合的伙伴,向前邁進。
    基進側翼政團由包括王奕凱在內的許多北部伙伴所草創,在「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的本位上,以「破中立台」計畫為根基發展起來 –– 這點並不容許任何人扭曲事實或否認辯駁。接下來,我們將回到「阻撓國民黨繼續執政」的本位上,繼續我們的旅程。我們將秉著崇高的理念,結合務實的作為,絕不退縮,無懼萬難,勇往直前。
  • SayNoToIdiotBall
  • 美国是中共最好的朋友,是民主斗士最大的敌人
    2014-04-08 简书 作者:饱醉豚

    1949年,是谁断然拒绝蒋介石军事援助的请求,坐看中共军队渡过长江?是美国。美国政府喜欢共产党吗?不,那时候美国国内是反共的。美国人只是喜欢扶持在中国的共产党。
    中共经过反右、文革,把独裁统治和个人崇拜发挥到极点的时候,是谁主动上门跟中共用“乒乓外交”眉来眼去?是美国。
    当台湾走上经济高速发展的民生之路,而大陆仍然深陷于阶级斗争的红色海洋,是谁带头把台湾逼出了联合国、把中共抬入了联合国?是美国。
    1989年9月,当全世界都对中国谴责制裁的时候,是谁率先偷偷摸摸跟邓小平联络、把红绣球抛向中共?是美国总统(老)布什。
    当民主斗士否认未经选举的中共的合法性,当人民拒绝被“三个代表”代表,是谁一直承认中共的合法统治地位、把中共作为战略伙伴?是美国。
    美国忌讳共产党吗?也许他们提防过,可是他们在中共最红色恐怖的文化大革命时候跟中共建交。
    当中共训练马来西亚共产党、派出军事顾问协助印尼游击队,当东南亚十三国和中共断交,美国在哪里?美国在为把中共抬入联合国而奔波。
    中国有2个政府:一个民主的中华民国政府、一个中共的大陆政府。美国只跟中共政府建交,只承认中共政府是中国的合法政府。
    中共的高级官员,纷纷把子女送往美国、把财产转往美国。美国用名校为太子党镀金,让他们继续继承上一代的红色旗帜。所以,不论是薄(熙来)的孩子、还是习(近平)的孩子,都在美国顶尖名校拿学位。
    美国为中共高官保存大量的财产,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一旦政局有变,他们在美国有巨额财产,有早已拿到绿卡和美国护照的子孙后代。
    美国利用中共的低人权优势,挤垮了竞争对手——欧盟。
    美国和中国的产业结构完全不一样,它和中国大陆不是竞争对手,而是互补型的合作伙伴。
    扶持一个中共的中国,可以让美国人感到“中国威胁”,从而让美国人民团结在以XXX总统为核心的自由民主的美国政府周围,凝聚国家力量。
    911以后,美国利用“恐怖事件”大作文章;于是中国的疆独成了恐怖分子而被美国人追杀。于是中国海外民运王炳章以“恐怖分子”的身份被绑架到中国判处无期徒刑。
    你当真以为美国会为中国人民的利益去反对独裁吗?做梦。
    为什么那些写《中国可以说不》的人拿了美国绿卡?为什么责问美国的北大女生嫁到了美国?为什么中共领导人的第三代这么多是美国人?难道他们真的会安心去一个对独裁和独裁的支持者充满敌意的国家吗?
    当著名的反日反美愤青郭飞雄因为被余杰、王怡排挤而见不到美国总统,愤愤不平。我们要想想,这事儿有多荒唐。
    当著名的反日但不反美、并自称“今夜我们都是美国人”的余杰把受到美国总统接见当做了一种荣耀写在自己的小传里,有基督徒这样骂他:“即使丁光训和吴耀宗这种犹大,也不至于去寻求外国政客的庇护。”
    而一群自诩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而奋斗的中国人,却对美国政客充满了一厢情愿的幻想。要怎样的弱智,才能以为美国不是中共的朋友、却会是你们的朋友啊。
    那些把美国当做自由民主的基地,指望美国能够成为他们反共同盟军的民主斗士,该醒醒了,别说你们装睡的时候我没叫醒你们。
    【大约写于2009年,略作和谐以免给简书添麻烦】
  • 訪客
  • 年輕人覺醒了嗎?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14.08.17

    李筱峰教授今天在他的面書上說:「昨天開了一場冷清的新書會,證明時代不同了,畢竟過氣了,只能坦然面對!不過想到太陽花世代覺醒,我們逐漸退場也是應該的,不該失望!期待新世代接棒,繼續奮鬥!。」
    我看了有所感,在李教授的面書上留言說:「可能人都逐臭(柯屁)去了。選舉掛帥的時代!」
    後來,有一個網友 Forest Li 不同意李教授所謂「太陽花世代覺醒」等語,留言說:「太陽花哪裡覺醒了?我看只是偶像崇拜而已。」
    我看了也有所感,再留言如下:
    『Forest Li ,你說:「太陽花哪裡覺醒了?我看只是偶像崇拜而已。」我本來也想留言這樣說,但忍下來了。既然你說了,我就要附和幾句。
    我不知你多大年紀,但你這話要年紀大一點、經歷多一點的、有歷史感的人才說得出來。如果你的年紀如比李教授小,你不簡單。你能看出流行時潮背後的膚淺。
    年輕人對藍綠的政客失望,很好;但如果轉去逐臭(柯屁),這不是覺醒,這是膚淺的趕流行。
    從忍受寂寞、承擔苦難的精神方面看,台灣一代不如一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