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他談霸佔違法,他說是為了反服貿,你和他談反服貿,他又說是反黑箱操作
,你和他談黑箱操作,他又和你談賣台
,你和他解釋沒賣台,他又和你談程序正義
,你和他談程序正義,他又和你談內容
,你和他談內容,他又和你說逐條審查,你說可以逐條審查,他又說要一同討論
,你說來一同討論,他又說要先預設條件
,你說預設條件怎麼談,他又說要先看誠意
,你說了誠意,他又說你沒正面回應
,你正面回應,他又說感受不到..........
破壞政府古蹟、侵占國會殿堂、煽動罷工罷課、
製造社會動盪、消耗人民納稅、迷戀領導權謀、
撇清一切責任、激起撕裂效應、濫用「學生」名銜 , 縱橫國會和街頭 ,十幾天了 , 台灣就看他一個人在「表演」  , 主張台獨 , 應該稱得上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台灣共和國」臨時大總統兼立法院院長!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談江教授 江宜樺:我始終如一
  • 談江教授 江宜樺:我始終如一
    2014-04-03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3日電

    行政院長江宜樺被質疑,江院長與江教授立場不同。他今晚首度回應,「我是一個始終如一的人」,基本政治觀念信仰沒改變。不過,他也說,「當然,作為學校裡面一個單純教授與作為一個政務官,是有不同的」。
    江宜樺晚間接受媒體人趙少康專訪,被問到,學生質疑他當教授時說要反抗體制,為何現在不行?
    他說,從他開始研究政治思想以來,始終是相信憲政主義的人,完全按照憲政主義想法在思考並做事;若有人喜歡引他的文章或話,他會強烈建議對方把他全部著作或至少某一本書、某一篇文章全部看過,再來看看他對憲政體制、革命、暴力等看法。
    江宜樺強調,「我是一個始終如一的人,在基本的政治觀念信仰上我並沒有改變過」。他說,大學的知識分子只對自己理念負責,寫文章、批判、發言,不用顧慮背後可能蘊含社會結果、成本及責任。而政務官思考已非個人學術聲望或成就,須顧慮整個社會甚至國家未來。
    江宜樺舉323學生群眾衝進政院為例指出,任何一個大學教授可能都覺得,行政院被占領有何關係,就算靜坐學生包圍整個行政院,明天無法上班,甚至讓政院像立法院一樣1個月無法運作也沒有關係。
    他說,但是作為行政院長不能這樣說,不是為他個人,而是為整個國家運作。若行政院金融、外交等重要資料當天被搗亂竊取,而1週無法拿回、無法收回行政院,「中華民國是會整個動搖的,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他強調,是等到沒法勸離情況,才不得已執行所謂的驅離,這跟行政院長的角色與對國家的責任有關。
    江宜樺說,他的基本理念沒有改變,若一個民主體制對它成員的控訴沒有認真回應的話,那麼抗議就有正當性。但318至今馬總統與行政團隊做了多少讓步,認真地邀多少次請學生坐下來談,如果這個叫不認真的回應,那麼抗議是有道理。但如果府院已花了很多時間回應,如何講政府是麻木不仁,而要訴諸更進一步造反或者是革命?
    他認為,台灣已民主化到了穩定階段,各種抗議與不同聲音要如何表達,有國會民選,有地方中央選舉,沒有什麼強烈理由是必須採取暴動方式來決定。
  • SayNoToIdiotBall
  • 專訪李敖痛批台灣學運
    亞洲週刊 2014年4月13日 第28卷14期 童清峰

    反服貿學運延燒超過二個星期,三月三十日學生發動遊行,五十萬身穿黑衣群眾把總統府附近周邊道路擠爆,台灣社會對學運的支持遠遠超過預期,也讓學生佔領立法院議場更加堅定。知名作家李敖對這場學運有深入觀察,二十七日晚間列出七點,指學運引發廣大效應,證明「台灣民主全是假」、「沒人說中國好話,青年對祖國沒向心力」、「共產黨對台政策失敗」、「兩岸台灣專家是外行」、「選出馬英九做偽總統是兩岸共同錯誤」。三十一日上午,他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旁徵博引,言人所不敢言,表現一貫李敖式的暢快淋漓。以下是訪談紀要:

    你對這次學運有什麼評價?

    主要有幾個關鍵,有幾個大前提要把握住:第一、台灣青年表現再出色,你在中國的前途上沒有把握到,你不敢承認中國、不敢面對中國問題,雖然你未必是台獨分子,香港也這樣子,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雖然未必是港獨,但他也不要做中國人,這個大前提沒有把握住的話,接下去的推論都是錯的。台灣今天情形表現再成功,也是失敗的。

    這不就是反中的表現嗎?

    這是我講的第二點,反中的觀念已經六十四年了,從蔣介石開始,到台灣來這樣子,這個教育是蔣介石根深蒂固刻意造成的,不管蔣介石死不死,共產黨改不改,國民黨放鬆了,但蔣介石的陰魂不散,跑到民進黨身上去了,今天很有趣,今天反中強烈的不是國民黨,反倒是民進黨,所以真正是蔣介石的真傳到民進黨身上去了,你不覺得很可笑嗎?學生跟共產黨沒有淵源,卻這樣恨它,恨到這種程度,甚至用犧牲自己未來的方法來恨它,太有趣了。第三個原因,被美國裹脅,美國全球化本來是個裹脅運動,你要跟著我走,不然就出局,所以全世界跟它跑,可是裹脅的結果,第一個佔便宜的是資本家,其他的還是靠邊站,共產黨沒有辦法只好跟著走,台灣根本沒有抵抗能力,只能跟著走。但台灣經濟政策如果走這條路的話,是不是正確?所以我說台灣應該回頭走老路,放棄工業化,放棄核電,回去小國寡民的生活。

    要回到鑽木取火時代嗎?

    倒不要那麼嚴重,你不需要那麼多電嘛,台灣的電都給郭台銘了,我講過,郭台銘賺的是代工的錢,多少錢呢?我告訴你,美國的五十分之一,美國蘋果賺的錢的五十分之一給郭台銘,大家覺得郭台銘很有錢,台灣的帳面很好看,可是老百姓得不到實惠,至少短期得不到實惠。中共的台灣政策完全錯誤,如果是看法錯誤還不嚴重,但現在的情況是根本在勾結,(前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跟(前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根本在勾結,陳雲林拿的乾股有百分之十五,他們在香港搞公司,已經在亂搞了,所以他們現在已經不是看法上的不同了,而是國民黨的官僚系統跟共產黨官僚系統的利益結合,我們對這種現象很憂慮。

    這部分能否進一步說明?

    我知道的情況是,陳雲林的團隊跟江丙坤的團隊在香港結合,北京在裏面分了百分之十五的乾股,詳細情形還有待你們調查,但有這樣的訊息出來。昨天北京給陳雲林跟江丙坤頒獎,他們兩個好意思要嗎?台灣今天這個局面難道全都怪民進黨、怪學生嗎?你大陸對台政策錯誤嘛!別以為對台灣花點錢、讓點利,服貿協議對台灣承諾開放八十項,對台灣比較寬大,不夠的,台灣一般人得不到好處,當然就反了,這證明對台政策失敗,這是更嚴重現象,台灣青年人對中國的看法整個失敗,也不想改正,這背後也是共產黨的政策失敗,因為它跟國民黨官僚系統、連戰系統(江丙坤是典型的)勾結,徐立德在上海買醫院等,明顯就是權力的勾結、特權的勾結。

    馬英九犯了什麼錯?

    馬英九有一點正確的,就是把江丙坤趕下來(笑),你們應該下台了,為什麼還把持這局面呢?可是馬英九跟毛澤東犯同樣毛病,毛澤東太相信四人幫了,但四人幫不成器,不能接班,把老將趕掉了,但新人接不上班,所以搞亂掉了,「你辦事,我放心」這批人不堪一擊。馬英九團隊沒有可用之人,你看他身邊的人(指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連電視節目都搞不好,他的團隊不行。可是這整個局面不單純,我們乍看是學生運動,但學生也糊塗,共產黨也錯誤,馬英九也無能,可是有一批人佔了便宜,就是江丙坤為主、官商勾結的這批人。

    現在情況似乎無解,你認為要怎樣讓學生退場?

    情況未必越演越烈,馬英九要搶回立法院,太容易了,技術問題,行政院都搶得回來,為什麼立法院搶不回來?噴瓦斯、噴水龍頭就搶回來了,搶回來以後,立法院要還給王金平,立法院就不能動,馬英九面對這個問題怎麼辦?一開始(兩岸服貿協議)不能逐條審查,可是現在價碼變高了,這就是陳儀當時二二八的現象,陳想跟群眾談判,可是跟群眾怎麼談?沒有底價,變成浮動匯率,本來學生講佔領立法院多少小時就要出來,只要你逐條審查就好了,但現在是什麼條件?所以現在已經亂掉了。

    學生現在的訴求是退回服貿?

    退回就死掉了,時間就把你拖垮了。

    所以馬英九不可能接受這個條件?

    他現在就像車禍卡在中間,進也進不動,退也退不動,整個被卡住了,國民黨也被卡住了,學生們亂七八糟的,可是學生有很多種,多數是起哄的,好玩,這是年輕人心理,去插花、作秀,並不是有意識形態的,但他們把中國因素丟掉,把美國因素丟掉是錯誤的。

    怎麼樣做才是正辦?

    還要亂,天下大亂,形勢大好,再鬧一鬧,再說吧!可是我認為對台灣本來長期不利,現在短期也不利。

    王金平不動用警察權,要如何收回立法院?

    王金平放話了,這不是立法院內部的問題,意思不是立法院警察所能解決的,馬英九名正言順,現在的解釋不通嘛,行政院是政府機構,立法院不是嗎?它當然是公家機構,我當然可以把你趕走嘛!可是趕走以後還給王金平,對馬英九沒什麼好處。至於學生問題,在一個動亂裏面,本來就會有人吃虧,有人佔便宜,可是你現在看到很慘的現象,今天學生不能出頭嘛,鬧了半天,我們只記得二、三個人,證明他們花拳綉腿,年輕人爬不起來。

    你支不支持服貿協議?

    我當然反對,我剛剛講過,這是美國全球化的陰謀,但我們躲不掉,問題在這個地方,被美國人吃掉了,什麼資本主義,資本主義是跨國的,資本家不是美國的了。為什麼躲不掉?因為我們沒有三個地球,大陸說我們現在要走美國路線,要大家有錢,中國人全部過美國人生活,世界資源不夠分配,要三個地球,我們不可能有三個地球,所以就像鄧小平講的,我們先使一部分人富起來,沒有錯,富到美國程度也沒有錯,法拉利跑車照開,可是另外一部分窮人爬不起來,因為他爬起來世界資源就不夠分配了,所以我們現在走美國路線,最後是追不上美國,只有一部分人會追上,那是特殊的搞鬼的人,這條路走不通,共產黨不敢講說要回到以前,現在要老百姓穿以前藍色的毛裝,老百姓不肯,但堅持要走美國路也是很麻煩的事情,共產黨以前是革命太多,現在是革命太少,所以非常麻煩。

    學生批評馬英九已經失去統治的正當性?

    根本是偽政府!什麼失去正當性,你中華民國亡國了嘛,蔣介石已承認在一九四九年亡國,台灣是中國千分之三領土,首都丟掉兩次,你說你代表中華民國,怎麼可以?中華民國是個死屍,被國民黨看住,國民黨在守屍,如果不看住,民進黨會借屍還魂,台獨是孤魂野鬼,現在就是借屍還魂,你看看,民進黨的論述,本來是中華民國到台灣,然後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現在中華民國是台灣,很多人怕民進黨搶死屍,所以支持國民黨,現在很荒謬,青年人變成共產黨。

    怎麼講?

    我發現一個現象,真正台灣的大學生自己做了共產黨,他們反服貿、反資本家,沒有理想主義,打來打去,這是共產黨的行為,他們糊裏糊塗變成共產黨,而共產黨不再是共產黨,已經變成資本家了。但希望中華民國存在的是共產黨,不是台灣這批人,希望在中華民國存亡絕續的關鍵時刻,能夠緩衝一下,死屍不要爛掉(笑),那是荒謬劇了。

    現在國會癱瘓,你覺得是嚴重的憲政危機嗎?

    我講過,國民黨是學共產黨的結構,而民進黨又學國民黨結構,所以國民黨跟民進黨是列寧式政黨,列寧式政黨怎麼能創造出民主的果實呢?先天不足,它不可能變成民主政黨,所以兩個黨在國會就是搞密室協商,我親眼看到他們像菜市場一樣在分肥,所以台灣民主是假的嘛!學運本身它有理想主義,它是共產黨,可是他也是「小表哥」(指脆弱漂亮的小男生),現在你佔領國會就是革命行為嘛,但你又不敢承認這是革命,一說要收押,就嚇得哭起來了(指帶頭衝撞行政院的魏揚),最後媽媽把他帶走了,「小表哥」母愛又出來了,媽寶都出來了,這搞什麼革命啊,丟人丟死了!革命黨一說要收押就變小表哥,媽媽出來就變成媽寶,那天前民進黨立委謝聰敏打電話給我,我問他台灣怎麼了,怎麼連一個英雄都沒有,就沒有一個說「我是革命黨,要推翻你們,事情我幹的,敢作敢當」,不要狡賴,什麼(扁家律師)顧立雄(替魏揚辯護)說是路過幫忙。我是英雄,你卻說我是路過幫忙,當年國民黨要審判陳獨秀,他的律師章士釗替陳獨秀辯護,說他沒有反對政府、沒有推翻政府,陳獨秀當場罵他的律師,「我就是要反對這個政府,你怎麼說我沒有反對」,台灣學生沒有英雄,連一個也沒有,每天都耍賴,很好笑,你說他不天真,又很天真,把未來都犧牲掉了,未來的經濟核心利益都犧牲掉了,恨共產黨,這是理想主義者,這是蔣介石的第一流信徒,蔣介石都沒有這樣恨共產黨。
  • #2補充
  • 呂忠津?有沒有覺得這個名字很眼熟?
    因為,他是台灣教授協會現任會長!
    台教會的人,政治正確勝於一切才是正常現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