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人道飯店上車,根本就是在民進黨黃淑美服務處上車(共6輛),冥冥之中神明自有安排當作者打算走回車站坐火車回台南經過同條路科工南館,右圖台聯則出動3輛車上署名楊定國,點名上車為蕭吉男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黑道挺太陽花學運?
  • 壹電視新聞台向太陽花學運俯首稱臣,說白狼讓挺服貿被扣分,還說白狼讓馬政府被質疑"黑道治國".
    壹電視老闆練台生有沒有黑道背景?
    格主寫過的[壹電視賣給練台生成為黑道電視?]應該寫得更清楚才是.
  • 獨派插花 太陽花學運染綠
  • 獨派插花 太陽花學運染綠
    中國時報 朱真楷、徐子晴、舒子榕/台北報導 2014年3月31日

    318太陽花學運以「黑衫軍」為名,動員群眾上凱道表達反服貿訴求。但現場「綠影幢幢」,不但有團體向群眾發送「反核四」公投連署書,甚至有獨派人士開著宣傳車表達反中立場,黑中染綠,讓活動走味。
    民進黨昨日以「非動員」的方式,鼓勵黨公職請支持者北上參加凱道活動。儘管民進黨一再要求黨員禁止穿著印有政黨標誌的服裝,但仍是有少數準備參加年底7合1初選的候選人穿著繡有名字的背心在現場奔走,爭取曝光機會。
    色彩偏綠的「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則在中山南路設置反核四公投的宣傳站,有意搭著學運順風車催出反核連署數。但由於訴求與學運迥異,並未引起太大共鳴。
    台獨立場深厚的史明,則是坐在宣傳車上主張台灣獨立,並向群眾宣傳「不使用中國商品」、「不雇用新來的中國人」。不少年輕學生圍在宣傳車旁,拿著相機猛拍史明,也隨著高喊「台灣獨立」,引起不小的關注。
    學運總指揮林飛帆表示,昨天是台灣歷史不可抹滅的一頁,從學運成功串起公民社會,已不是學生能力所及,而是集結公民力量才達成,「這場運動不屬於個人,人民就是國家的總指揮!」
    反服貿烽火延燒全台,頂著攝氏30度的高溫,「330人民站出來」行動於昨天下午1點揭開序幕,短短1個小時內,人潮塞爆立法院、總統府周遭,包括忠孝西路、青島東路、濟南路、中山南路,一路蔓延到凱達格蘭大道,全部都被穿著黑衣的民眾擠得水洩不通。主辦單位下午2點宣布,人數已達到35萬人,且持續增加中。
    不少名人、民間團體也都到場力挺反服貿運動,包括前國策顧問郝明義、中研院法律所副研究員黃國昌、台大法律學院教授張文貞、閃靈樂團主唱Freddy、拷秋勤樂團、滅火器樂團等;導演柯一正甚至在現場學奧斯卡頒獎典禮,和台下群眾「玩自拍」,紀念歷史性的一刻。
    學運總指揮陳為廷於下午4點到達現場,一出現立刻受到群眾歡呼。陳為廷說,占領立法院13天,一群平均25歲的學生在議場內受到很大壓力;自從宣布要上凱道,不斷有人問他說,「若屆時人很少怎麼辦?」陳為廷豪氣地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就讓他(人)多啊!」
    另一名學運總指揮林飛帆則於晚間7點抵達凱道,重申學生4項訴求。他哽咽地說,從占領國會的那天起已經寫下歷史,因為群眾已經對台灣現行的憲政體制及民主制度提出最深刻的反省,台灣的未來應由2300萬人民決定,「這是台灣民眾的勝利!」他強調,人民就是這個國家的總指揮,「現在我們要指揮的對象,就是已脫序的政府!」
    林飛帆說,馬政府的回應並沒有任何一點具體的承諾,占領國會的行動將繼續堅持下去;他並要求群眾「認識周遭朋友」,約好到立法院的排班表,「這不是結束,之後一起到國會報到!」
    最終,林飛帆帶領現場50萬群眾一起高喊「馬總統出面回應,具體承諾」、「退回服貿,捍衛民主」、「先立法,再審查」、「人民站出來,台灣有未來!」,活動於7點和平落幕,凱道於1小時內即淨空。
  • 民進黨敢告白狼嗎?
  • 謝長廷:白狼罵民進黨“貪污黨”應控告
    2014-04-02 中評社台北4月2日電(記者 鄒麗泳)

    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竹聯幫大老“白狼”張安樂1日率眾到“立法院”附近嗆學生、站在宣傳車上指控民進黨是“貪污黨”。民進黨前主席、中常委謝長廷主張,這樣有計劃的講,民進黨應該控告張安樂,否則選舉時會被擴大。游錫堃則說,“白狼的話能信嗎?台灣的資訊傳播很快,我不相信一般人會相信他的話。”
    民進黨下午召開中常會,謝長廷與游錫堃回答媒體時,作了上述表示。
    謝長廷指出,“白狼”罵民進黨是貪污黨,有人以為“沒有公信力,不必理會”,但經過耳語與網路傳播,對民進黨傷害大,黨應提出控告。謝說,“白狼”說有人“白天叫黑道,晚上叫大哥”,雖沒有指名,但也應該查一查、對外澄清,看看是誰嘛,講出一個具體名字、講一個具體名字看看。否則,將來在選舉一定會不斷被擴大、在網路不斷被渲染。
    另外,游錫堃受訪時也指出,“白狼的話能信嗎?他講的話都是情緒上的語言,一般老百姓不會相信。”是否贊成提告?游錫堃說,如果可以告的話就告,要告的人當然可以告,他尊重黨中央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