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有膽再說電夠用,繼續反核啊!昨晚6點20分台南東區跳電共5分鐘,不知南區阿媽也跳電沒,去年七月台北電不夠,南電北送,造成台南大停電30分"當時作者則在仁德一家網咖上網(一年多沒去不知還在不在?)

 

還沒入夏就跳電'到時入夏建議挺賴清德這些人套句扁名言:太平洋沒加蓋'自己跳下去!40萬多人跳下去應該蔚為奇觀!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yNoToIdiotBall
  • 失去舞台的人們──224反核大遊行記者側記
    2001/03/04 苦勞網 夏之後

    進場

    從捷運站出口一路收傳單擠過人群到中正紀念堂正門時,反核大老以及民進黨人士等人正共同拉著「核四公投人民做主」的布條給記者照相。
    混亂人群中,我找不到主辦單位要新聞稿,手中卻已滿滿是傳單。傳單上訴求的主題琳瑯滿目,從某有名人士實際是黑道,到老舊眷村改建抗議台北市長馬英九。有人大罵媒體,有人要媒體幫忙作主,嘮嘮叨叨寫滿整張紙,說來說去就是跟反核八竿子搭不上關係。
    閃爍鎂光燈中,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告訴記者,核四案歷經多次行政立法兩院討論,所得的答案都無法讓民眾信服,像這麼重大的問題,由人民來做決定當然是最好的。他又談到七年前為主張核四公投的絕食抗議所獲得的廣大響應,今天在此又看到許多老朋友,很高興。至於現在民進黨該怎麼面對反核議題,剛剛辭去民進黨首席顧問的林義雄彷彿是無事一身輕,他告訴記者,「請大家去問黨主席謝長廷。」

    環保老戰友:「親愛的黨,你還愛我嗎?」

    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去年四月底台灣環盟宣布正式登記為社團組織的場合。那時,民進黨剛贏得總統大選不久,許多與民進黨為長期戰友的環保人士還享受著「反核必勝」的快感,畢竟自己人要掌權了嘛!只有幾位出席的貢寮人,認真地問著來致詞的當時的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新政府會不會有更好的政治手段來解決這宗荒天下之大謬的核四爭議。鹽寮反核自救會代表吳文通甚至激動地要林義雄當場給一個承諾,說他絕對不會讓貢寮人失望。
    媒體注視下,林義雄信誓旦旦告訴在場的貢寮人,也告訴環盟老友,民進黨所選的新閣揆一定會有與之前國民黨不同的思維方式,「我一定會處罰違背(反核)黨綱的黨員!」
    廣場上招搖的旗幟,有「續建違法」及「重做環評」等等的反核訴求,也有個人競選造勢標語。指揮車高分貝地廣播卻無效地整理著凌亂的隊伍。突然一名中年男子衝上前,揮舞著旗竿怒氣沖沖,大罵林義雄和前台北縣長尤清「免想欲選總統」。一陣拉扯中,旁邊此起彼落著的聲音是「攏是自己人啦,麥安呢啦」。
    終於,動粗的男子被架開,他像是跑錯戲臺的龍套角色,激動卻失落地在一旁被安撫著。他心裡在想什麼?我沒問,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到,十多年前遊行中常見的一些「衝組的」,不是就這樣勇於為自己信念服務,向心裡不爽對象「訐譙」嗎?現在這樣作又為什麼不對了呢?
    224反核遊行中,「衝組的」哪裡去了?不只是「衝組的」不見了,還有當年反核口號喊得響亮遊行群眾,勇於向不爽對象「訐譙」的人也消失了。難不成是因為自己支持的黨掌權了,主其事者變成自己友人,即使心裡其實有幾分被「背棄、欺騙」的感覺,也不好意思「訐譙」嗎?從阿扁上任到經濟部進行三個月核四再評估,從政院十月底宣布停建核四到在野聯盟施壓下不得不投降續建,這過程中,反核人士誰不「訐譙」?
    歷史脈動中,反核運動的主流份子與民進黨十多年來相濡以沫是不爭的事實,但是這樣曖昧的關係卻隨民進黨執政受到考驗。對民進黨而言,新歡是千嬌百媚、難以抗拒的政權利益綜合體,另一方面,苦哈哈喊著「非核家園」的舊愛卻又有著千萬選票的魅力,關係著自身未來利益的延續與否。
    於是,新的關係函數圖儼然成形,官位高低與反核音量成反比。有了官位的昔日反核大將不再來參加反核遊行,民進黨高層據說「不方便」出面。結果,來參加224遊行的是不得不顧選票的黨中央零星幾個公職,還有要參選的人,但是他們不談反核四,他們談支持核四公投。

    另類之聲:「民進黨,以及親愛的老師們,幹!」

    勇於向不爽對象「訐譙」的人都哪裡去了?還是有。站在信義路上數十個環保及宗教組織的成員,散發著「反核運動拒絕被政黨綁架」的傳單,說要「教育民眾」。這些因為民進黨介入而不屑加入此次遊行的反核人士說,支持民進黨的民眾其實可以跳過支持民進黨這一步驟,直接主張反核,如果阿扁背棄反核理念,就該被唾棄。
    不過,理想與現實還是有差距。當民進黨大隊走過這些發傳單的團體時,許多好奇的人圍過來,一聽到在喊反扁,一群歐巴桑搖手退還傳單連說「阮不愛罵阿扁仔啦,伊不是故意的啦。」而被動員來的的阿扁死忠支持群眾則是與這些團體成員爆發零星肢體衝突,「要打架來打啊!驚啥!?」
    「是啊,驚啥!?」這些另類的反核人士也這樣說。「主張理性辯論的老師們以及民進黨這種相互掛勾利益交換的價值觀,對社會必定有負面效果的!」一位激進的女生告訴我。「社會價值觀如此多元化,反核聲音又為何不能多元呈現?難道只能跟著他們這些人與民進黨之間多年來的複雜情結起舞?」
    這些另類的反核人士中許多人在十多年前,是積極的「反核學生工作大隊」。當以前一些的反核伙伴今天走在民進黨大隊為參選準備而高唱公投時,他們已經花了十多年,一路跟著主張理性辯論的反核老師走來,走著走著,卻發現走到了不得不與老師們揮別的分岔點。在數年下鄉貢寮從事組織工作過程中,他們發現,反核不該只是高級知識份子以專業知識辯論的空間,更不該是與政黨交換條件的議題。
    一位另類反核人士說,「走一次核四廠重建碼頭,看一回正在死去的海岸,不用提沒作環評等等的行政缺失,你就會良心發現:不該讓貢寮人這樣完蛋。」

    貢寮人:「啊?欲說啥米?擱會當說啥米? 」

    貢寮人呢?無力撐起的「鹽寮反核自救會」旗幟下,數十位貢寮人在隊伍中踩著零落腳步。會長陳慶塘阿伯告訴我,「對民進黨失望歸失望,還是要來遊行支持一下公投,看看貢寮人悲哀的命運甘會倘改變一下。」一旁北縣民進黨議員主動向媒體的強調著,說要要求黨中央處分違反黨綱的黨員,包括總統、行政院長等等。
    會長陳慶塘阿伯及其他貢寮人不置可否,沒意見而落寞地走著。他們還能再說些什麼呢?以往衝撞性格明顯、喊反核口號鏗鏘有力的貢寮人哪裡去了?甚至反核戰將吳文通今天也沒來。數十年來,貢寮鄉在地反核戰將逐漸衰老凋零,不少人因為過去與國民黨掌控的體制衝撞而付出官司纏身的代價,在改朝換代後又被自己曾經忠貞支持的對象給背叛。對貢寮人而言,反核這條歌再唱下去,似乎也變成了對茫茫大海高唱的「哭調仔」,只能安慰自己。

    路人&學生:「@#@$%!……」

    遊行隊伍經過仁愛路,遊行成員憤恨地踐踏過鋪在地上三個的反對黨的黨旗,走過親民黨及國民黨中央黨部,象徵意義地丟進幾個寫著核四公投紙箱示威一下。周遭揚起的掌聲讓我恍惚想起在國外見過的街頭表演節目,沒錯,就是這種掌聲,事不關己,純看熱鬧而已。
    在凱達格蘭大道,二三十位大學生拉著白布條擋住遊行隊伍,他們喊著「非核家園,人民尊嚴!」。相對起指揮車超級音量的擴音機,學生只能透過小小的擴音器,相對微弱地吶喊抗議著民進黨介入此次反核遊行。學生說,民進黨根本就是「假反核之名,行綁票之實」。
    遊行指揮車上,領隊乾脆大方地說「給學生十分鐘開記者會」。於是,巧妙地利用時間整隊一下,方便等一下進駐廣場。等下還要唱歌、打雷射光到總統府,可有得忙呢!
    學生繼續喊著「抗議美日資本介入」、「反核運動回歸群眾基本路線」,伴著鎂光燈霹哩啪啦此起彼落。終於喊完了,走人。

    退場

    遊行至此,我覺得意興闌珊。遊行人士沿路向路人分析的能源政策問題,政府難道不知道嗎?喊反扁的另類反核團體與貢寮人,走著草根組織路線,抵擋得住核四違法續建嗎?顧選票的民進黨公職,怎能尷尬又堅定地且不合邏輯地向媒體說「我們還是堅持黨綱中的反核立場啊,所以要公投」?還有,速戰速決的新世代的反核學生,再也不像十多年前傻呼呼在台電大樓長時間靜坐的抗議學生類型了,他們當時是否想像得到,這樣的抗議之聲就在隔天媒體版面限制下全部「槓龜」,抗議行徑給乾乾淨淨抹去,不留痕跡?
    十多年來,反核運動與民進黨的曖昧不清,終於在今天224反核遊行中,讓大家失去了舞台。大家都不知道,在224那樣的遊行現場該如何如同以前一般,扮演自己熟悉的角色。也許,各自終將找到新的舞台、新的角色,甚至退下戲服不演了也不一定。
    冷風中夜色降臨,我不禁深深嘆一口氣,終於轉身離去。坐在捷運車上,人來人往,都市生活運作依舊。但是今天遊行過程中,許多人不同立場的話語在我腦中盤旋不去,還得整理一下才能寫稿交差。
    我想,如果我是事不關己的觀眾,也許會因為反核這齣戲碼高潮跌起劇情峰迴路轉而鼓掌吧。但我終究不是觀眾,而是無法置身事外的台灣人民一份子,因為工作關係而見證部分後台真相的過程中,我清楚知道,我不會給多年來反核這齣荒腔走板的戲碼任何掌聲。我甚至要高喊,請先放棄必定會出賣人民的政黨吧,誰也不知道自己家鄉會不會變成下一個貢寮、在下一個議題中被政黨角力無辜犧牲。
    我想,只要覺醒的民眾方向堅定,運動路線不同也無妨。正如一位執著的另類反核人士這樣告訴我,「我們不是要與反核老師們劃清界限,只要目標堅定,不同路線也能相互刺激,反核終將會成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