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面對社會對陳水扁貪腐的質疑,柯文哲對記者表示自己依然堅定挺扁,並強調:「我不是淺綠,而是墨綠(即深綠)。」

2010年12月1日,柯文哲再次公開對記者表示,自己是深綠。 柯文哲每逢選舉,必定投入綠營造勢場合。

 

2012年6月20日,柯文哲等人組成陳水扁醫療小組,會診後判定陳水扁在獄中身體轉差,因此擬說帖,拜會社會賢達及醫界人士尋求連署,要求將陳水扁即刻保外就醫。2013年5月10日,柯文哲參加「凱達格蘭基金會八週年募款餐會」時,在會中表示陳水扁被關,就是「政治迫害」。9月20日,柯文哲與凱校執行長到監察院陳情,要求讓扁保外就醫。

柯文哲為資深扁友會成員。2000年,柯文哲擔任陳水扁競選總統台大醫院後援會召集人,除動員醫師力量捐獻大筆金錢,甚至為輔選請假半月。[2003年,陳水扁於總統任內創立凱達格蘭學校,以培養綠營菁英份子,但2008年陳水扁涉貪瀆案下台後,凱校停課3年。2012年11月凱校恢復招生,由扁系立委高志鵬擔任輔導長,柯文哲也參與當學生,於11月30日結業。

2012年11月30日,柯文哲在凱校結業演說中表示,阿扁貪瀆案有「先押後審」、「押人取供」、「一再延押」、「中途換法官」、「傳訊3歲孫女」、「教唆證人」等六大政治迫害事實。

2013年5月11日,柯文哲參加「908台灣國」聯盟所發起的「511新國名運動大會」,支持該聯盟提議的「台灣共和國」新國名,並制定台灣共和國新憲法。柯在會場痛批「台灣」、「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台北」等國名已讓國人精神混亂,認為「正名」、「制憲」是台灣迫切要解決的2個基本問題。柯並說國民黨把台灣當旅社,「直接在床上大便就跑掉」,不想永遠待下去。 柯文哲與支持者參與撕毀中華民國身分證儀式,並與袁紅冰教授共同擔任現場貴賓。(參選條件沒身分證是不能參選的)

2013年11月,柯文哲在救扁晚會中說:「扁已經是廢人了」,引起扁不悅,在陳唐山等人探望時,扁還拿報紙逼問:「我真是廢人嗎?」陳唐山事後痛斥柯文哲:「阿扁有重度憂鬱、有自殺紀錄,你說阿扁是廢人,他不想活了怎麼辦?」柯表示以後會檢討發言。

 

2013年12月8日,柯文哲參加台北市議會前的挺扁活動,表示他若選上市長,就是放扁出來的最佳機會。

 

2014年1月3日,柯文哲說昨日探望陳水扁時,扁連100-7都算不出來,代表智力已衰退,因此須立刻出獄。他向馬英九喊話:「善待敵人、俘虜是文明社會的象徵,陳水扁案如何處理才符合社會最大利益,總統馬英九真的不知道嗎?搞成這樣,是在幹什麼?」

 

2014年1月18日,柯文哲到希望工程協會演講,針對柯文哲極力救扁出獄,有聽眾嗆:「他不是真的神經病,他是裝,他懂得法律漏洞,知道如何搞鬼」,聽眾認為不只扁該關,扁嫂也該關。柯文哲說雖然不該在外洩露扁病情,卻透露扁上週在獄中跌倒又骨折,「他關死掉的危險度,與回家死掉的危險度其實是一樣;但是在監獄中死掉會造成社會混亂,回家死掉算陳致中的帳。」

 

作者比誰更了解藍軍,因為藍軍是不會支持挺扁的人,素人又怎麼樣,早在之前文章說過作者從藍轉紅跟作者頂頭上司老k由綠轉紅都再清楚不過,除了假藍軍(綠色橘子)宋楚瑜這系之外。(用屁眼都猜的到柯文哲臉書18日po文是啥)

奉勸藍軍朋友不要用個人喜惡不支持連勝文而賠上臺灣未來及兩岸和平。

作者也不認同連挺關說,但絕不想讓柯文哲當選。
另外請問親民黨議員林國成你們宋楚瑜向來強調中華民國主權性跟主體性,由其是訪問在中國大陸特別強調這點,是否承認中華民國存在,挺獨派不承認中華民國的柯文哲是何居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b768 的頭像
mib768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建國這條路 許慶雄走得好孤獨
  • 建國這條路 許慶雄走得好孤獨
    《新台灣新聞週刊》第291期 2001/10/20

    「中華民國到底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還是只是中國的一個叛亂政府?」「台灣已經獨立了嗎?」等問題,是許慶雄堅持一輩子要大家想清楚的問題。可惜,這樣的堅持卻讓他在學術與獨立建國理想的路上越走越寂寞。
    近日關心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朋友或許會收到一份問卷,問卷中以簡要的測驗題測試讀者的統獨認知光譜,且隨問卷附贈聯盟召集人許慶雄教授所著「中華民國如何成為國家」一書,作為輔助讀者釐清思索的依據。這是成立於一九九七年的「台灣共和國申請加入聯合國運動聯盟」最新一波的行動。
    問起行動的緣起,許慶雄說,要不是最近熱心的朋友出了一些錢,印了三千本的書,幾個研究生才想了這個行動。有沒有回響呢?「有些朋友收到會很驚訝地說,你還在搞這個東西啊!但接下來就沒有太多的反應了。」許慶雄無奈的說,「其實我已經不想再寫下去了!」因為這個運動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他十分遺憾的是,長期以來一起打拚建國運動的同志與現在民進黨政府,都已經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是
    一個國家」,且「台灣已經獨立」。他覺得非常吊詭,「如果中華民國已經是個獨立的國家,當初又何須搞建國運動?這問題甚至統派的學者也會問我。」因為經濟不景氣、政治時機不好等理由避談獨立問題,台灣早就被中國「看破手腳」了,「這問中國最清楚,他們早知道台灣已經沒有獨立的力量了。」他苦笑的說。
    因為路線無法溝通、言論不討喜,三年前開始許慶雄已經拒絕參與其他獨派的活動,也拒絕上不讓他闡述自己主張的媒體。許慶雄覺得自己沒有資源、沒有舞台,被昔日的同志當成空氣一樣,「走在路上也不想跟我打招呼、甚至認為我的立場跟北京一樣,覺得我是瘋子。堅持了三、四十年的路子變成今天這種地步,我真的很傷心!」
    不只是運動的路走得寂寞,「連我專攻的領域,如人權、憲法、國際法等,都不受重視!經常連研究經費也申請不到!」現在的他只想專心著述,他的心願是在六十歲前寫出一套憲法的專書,「至少要寫十本才夠完全,我現在已寫完兩本,但因為沒有市場,找不到出版社願意出版。」許慶雄落寞的說。
    提出一個大膽的假設,萬一經過公投後,台灣的人民決定還是回歸中國該怎麼辦?「那我就開始學簡體字啊!」許慶雄說,「這些我都有想過,如果經過討論大家真的覺得台灣應該這樣,而且到時我沒有變成黑名單流亡海外,我覺得自己也可以為中國的人權與憲法研究作一些貢獻。」
  • 若扁珍沒貪污藏錢海外,一邊一國連線應雇律師控告「THE NATION」週刊毀謗
  • 2014/07/04 西海岸的部落格
    http://blog.udn.com/buapiiam/14765790

    July 3, 2014 這篇報導,這時候登出,有點巧合?阿扁可能要「出監回家養病」,此文重新提醒國際人士,台灣前總統一家三口都是貪錢藏錢洗錢「當事人」。不知是碰巧?或另有用意?

    http://www.thenation.com/article/180516/how-new-york-real-estate-became-dumping-ground-worlds-dirty-money

    July 3, 2014

    During Chen Shui-bian’s陳水扁第二任期 second term as Taiwan’s president, several people lugged five or six fruit boxes into the presidential residence in Taipei.現金用5、6 個水果盒裝,拖進總統官邸 Inside the crates was 200 million in New Taiwan Dollars (台幣20億約600萬美元about US $6 million) courtesy of Yuanta Securities,(元大証券) a financial firm involved in a contested merger.

    Intended as a bribe for first lady Wu Shu-jen—with the hope she would prevail upon her husband to intervene on Yuanta’s behalf—the cash followed a circuitous path thereafter. It was held in a bank vault in Taipei along with other piles of loose cash that the first lady described as “political donations.”放在銀行保險庫裏的現金堆 吳淑珍說是政治獻金 Later, much of the cash in the vault was stuffed into seven suitcases and stored in a basement at the home of a Yuanta executive.後來大部份現金又分裝在七個旅行箱裏,寄放在元大高層家中地下室 It was moved through banks in Hong Kong and the United States, then landed in a Swiss account controlled by the first couple’s son.金錢轉到香港銀行再至美銀,最後抵達瑞士銀行,由扁珍兒子管帳。

    In the spring of 2008, a chunk of that money was wired into an account in Miami,2008年春,一大筆錢匯入美國邁阿米銀行戶頭 ,這錢用購買紐約曼哈坦價值160萬美元的豪華公寓where it was used to buy a $1.6 million apartment in Manhattan’s Onyx Chelsea, a residential and commercial tower described by its promoters as “an elegantly-layered sculpture of glass, metal and granite illuminated at night by vertical bands of light.” Amenities included radiant-heated bathroom floors and rooftop terraces with dramatic views of 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The journey of Wu Shu-jen’s ill-gotten cash illustrates one of New York’s dirty secrets: high-end real estate in the city is an alluring destination for corrupt politicians, tax dodgers and money launderers around the globe。吳淑珍收刮來的錢財,和世界各國貪污政客、非法洗錢歹徒、逃稅者同個去處,到紐約買高價位房地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