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在天安門前

1993年謝長廷(黑色短袖衫,左三,五星紅旗下)、姚嘉文(白髮者,左二)、民進黨“立委”蔡同榮等人前往大陸訪問,在北京機場貴賓室內于五星紅旗下合影

陳水扁的“恩師”李鴻禧(圈中人),1990年暢遊北京的故宮、長城等景點,後來又到敦煌去遊覽。攝影者描述,在長城下留影時,李鴻禧表現出一顆熾熱的中國心。(

1990年,呂秀蓮(圈中人)走訪大陸,從北京一路走到福建漳州南靖縣祖居地,儘管祖居在荒郊野外,但呂秀蓮踩著原鄉的土地,神采飛揚。呂秀蓮在大陸認識新朋友,拍照留念,開心極了。

2002年,游錫堃胞弟游錫賢(中)回福建漳州市詔安縣祖厝時的情形。

 

教育部調整課綱引發民進黨執政六縣市抵制,國民黨團書記長王廷升昨力挺教育部,強調歷史不會因執政黨不同而扭曲,呼籲民進黨不要用政治力干預。藍委陳淑慧說,微調內容包括婦女「被迫」做慰安婦、日本「殖民」統治,重視二二八和白色恐怖事件,切合史實且強調台灣主體性,這樣有錯嗎?陳淑慧批,民進黨只有選舉考量,只會用意識形態製造對立,「寧做日本走狗,卻不願做中華民國的國民,令人不齒!」正確說:「寧做日本走狗,卻不願做台灣人,令人不齒!」

 

台灣有四種人是日本走狗

一'說慰安婦是志願賺錢兼賺爽的

二打死都不承認祖先源自中國

三拼命說日本佔台時期台灣人生活豐衣足食

四說釣魚台是日本的

第一種民進黨支持者連證據都拿不出來證明慰安婦是志願賺錢兼賺爽的'這點絕對無庸置疑。

第二種來看看民進黨執政前後如何前仆後繼跑去中國如何祭祖吧!

副總統呂秀蓮的胞兄呂傳勝率台灣呂氏宗親會一行五十多人,今天上午赴福建南靖書洋鎮祖厝龍潭樓參加九日的祭祖典禮。這是呂傳勝自一九八九年首度到福建尋根以來,第五次率團進行原鄉之旅。事實上,呂秀蓮本人也曾於一九九○年八月藉著訪問中國大陸之便,前往南靖尋根謁祖。祭祖總共八次還去不少嘛!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410067/IssueID/20031008

游揆祖籍在福建 捐錢蓋祖祠思源
  
  TVBS日前獨家探訪呂副總統大陸老家福建漳州,其實行政院長游錫堃祖籍也是福建漳州,TVBS深入採訪發現,雖然兩岸關係停滯,不過游揆日前不但在大陸捐錢蓋祖祠,更以自己名義在祖祠立牌匾,請看TVBS來自福建漳州的獨家報導。 這個位在大陸福建漳州的古厝,就是行政院長游錫堃的祖祠;抬頭一看,這個「祖德流芳」的匾額就是游錫堃當年在當宜蘭縣長時送的。 漳州游氏宗親理事長告訴TVBS記者,游錫堃本來想回老家看看,不過因為當了院長所以作罷。雖然沒返鄉祭祖,不過在修建祖祠的時候,游錫堃還是捐了錢。 祭祖在大陸是件大事,對台灣人也是如此,雖然不能去大陸,不過游錫堃的母親及弟弟游錫賢,倒是回漳州老家好幾次。此外,游錫堃的祖先曾被康熙皇帝封為「驃騎將軍」,而現在他又貴為行政院長,這似乎冥冥中是一種巧合。

修祖墳前後捐3萬5千元
游錫堃也發明一個說法叫華裔台人
http://www.tvbs.com.tw/news/news_list.asp?no=eveno20031009100038&&dd=2010/2/24%20%A4W%A4%C8%2010:54:25

民視 (2006/06/30 20:26)
  陳總統將在明天七月一號回到台南老家祭祖,在此之前,總統委請了自己的堂弟,前往中國尋根並製作族譜,最後發現總統其實是,中國詔安第三都磁瑤村的人,並不是外傳第二都白葉村的客家人,來看民視的獨家報導尋根之旅,要從這塊牌子講起。牌子的年代有些久遠,是在總統老家西莊村的堂哥家裡找到的,上面寫著他們性陳的來自福建詔安的第三都磁瑤村,於是總統的堂弟陳俊朗啟程低調前往。走上一趟之後,真相大白,還記得陳總統兩年前手上拿著這張紙條,在接見外賓時提到,他是福建詔安白葉村的人嗎,其實那張紙條是羅宗勝去幫總統尋根之後拿給總統的。根找到之後,族譜也開始著手進行,翻遍清朝時期的資料和台灣的日據時代的資料證實陳總統祖先陳烏在兩百多年前渡海來台,生了四個孩子,分別陳嚴、陳固、陳篤、陳典,子孫不斷繁衍遷徙,散於全台各地,第三房的陳總統這支一直沒離開過老家西莊。七月一號總統就要回相祭祖,屆時看到那麼多個堂兄弟,但親戚變多了,第一家庭的負擔也變重了。

前民進黨綠營中執委:帶族譜繞日本 偷回大陸尋根
  
  昨天(26日)是農曆六月十五,臺商、前民進黨中執委陳美壽率領“台北同安丙洲陳元光文化節謁祖團”一行55人來到同安丙洲,參加“陳元光誕辰1354週年”活動,尋根謁祖。
  
    早在1982年,他就帶著一本由祖輩帶到台灣的陳氏族譜,繞道日本,以經商的名義“偷偷”來大陸尋根。1997年,他還幫助時任台北市長陳水扁寫的 “崇德思源”四字帶到廈門,做成牌匾挂于同安丙洲的南院陳太傅祠內。
  
    對陳美壽來說,現在每年到廈門省親是必做工作之一。

陳水扁1991年年紀輕輕就當上了“立委”,正是得意之時。那年7月23日至26日他一連四天都在北京訪問。陳水扁還特地與隨從人員站在天安門前留影。

綠蛆不敢回答為何不許國民黨和中國往來 自己卻可以去中國祭祖 ,每個民進黨人拍照時不僅笑開懷還忘了我是誰勒!說不定不敢回答這些綠蛆都已經去過中國祭祖過了。

第三種拼命說日本佔台時期台灣人生活豐衣足食,只敢強調日本在台灣的建設嘉南大在台如八田難怪日本議員與賴清德走出大億被潑屎,作者外公就是標準日佔時期外公當時說當時生活是很苦的日據時期1家不管幾口人'1個月就是4兩豬肉'3袋藷'2匙鹽'1瓢油,私藏米輕可被關拘留29天,重可判死。

日本在台灣建設鹽場'阿里山小火車佃農制等建設日本人修築此森林鐵路的主要目的,主要開採阿里山高價值性的珍貴林木,如檜木、雲杉等,供台灣各地建造神社約超過200座,及運往日本國內提供為建材,如神社、溫泉旅社的修建等,目前日本很多傳統建築物所使用的檜木建材,很多都是來自當時的開採。經過幾十年開採,阿里山珍貴林木幾乎開採殆盡。

至於第四點不用作者說明吧!609民進黨死都不會承認釣魚台是台灣的。

同樣在課綱微調也算一種九二共識一個中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同屬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上個月19日蔡英文稱呼中國為對岸意指血濃於水的同胞,承不承認九二共識?

蔡英文稱中國改稱為對岸,意指血濃於水的同胞,請問到底是中國同胞還是台灣國同胞?對的起所謂主張獨立75%的臺灣人?

 

二個問題都不敢回答還妄想政權好笑!可笑!例外作者就連過年都會繼續修理這些所謂小英支持者甚至獨派及蘇系保證全年無休。至少作者臉書從不不刪綠營的留言及封鎖到是妳們從蔡英文到民進黨支持者都對作者封鎖及刪文還真是民主。

順帶一題這些問題作者將會參加未來總統大選辯論人民提問做為正面表列運動讓民進黨總統候選人難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b768 的頭像
mib768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台南市拒絕接受新課綱? 千萬不要口頭說說而已
  • 2014/02/17 今日新聞網 記者莊漢昌/台南報導

    教育部「課綱微調」,台南市長賴清德率先表態「台南市拒絕接受新課綱」並宣示繼續援用及印製一百年課綱教科書,不隨教育部起舞。對此,台南市李登輝民主協會表示尊敬且力挺,但希望賴市長能有進一步具體動作,千萬不要口頭說說而已。
    台南市李登輝民主協會理事長王壽國表示,教育部若通過新課綱,基於教科書一綱多本原則,國內各書商會根據新課綱內容編寫教科書,經過審核才可上市。賴清德宣示台南市所轄4所完全中學繼續採用一百年通過的課綱與教材,請問這些教科書是要用原出版社庫存的呢,還是要請出版社根據一百年課綱新編?要叫出版商特地為台南4所完全中學出版新書,這有可能嗎?而且將來台南市完全中學學生升大學時面對的學測和指考,出題也是根據新課綱,台南市學生讀的課本若是根據舊課綱編輯的,難道不會影響到考試的成績嗎?
    王壽國表示,若真要拒絕新課綱,則一定要由民進黨帶領全民來反對才行。要形成一股龐大的社會運動力量,才有辦法讓教育部縮手。就像當年香港人反對中國洗腦式的愛國教育一樣,數萬人上街頭,持續給政府壓力,才能成功。
    王壽國希望,賴清德能在黨內提議,民進黨年底七合一的選舉將「拒絕教育部大中國意識課綱」列為各級選舉的首條政見,並規畫一連串的活動來凝聚公民反對「大中國意識課綱」的力量。否則,只是口頭說說而已,實在沒有多大意義。
  • 史東:扁曾接受「一個中國」原則
  • 史東:扁曾接受「一個中國」原則

    【2010/09/10 聯合報】【聯合報╱編譯莊蕙嘉/報導】

    長期穿梭台海兩岸的美國學者史東(Jeremy J. Stone )在新書揭露,二○○○至二○○五年間,曾密集會晤當時的總統陳水扁,扁同意兩岸就「一個中國」原則會談,後因台獨基本教義派反對告吹。史東並爆出陳水扁任內秘密發展核武,史東向美國政府示警後,扁政府將其列為拒絕往來戶。

    史東在新書「觸媒外交:俄羅斯、中國、北韓及伊朗」(Catalytic Diplomacy: Russia, China, North Korea, and Iran)中,以第二篇中的四個章節,描述當年推動兩岸和談的過程。在扁仍是總統候選人時,雙方即已見面,史東表示願居間協調兩岸領導人,在「九二共識」的基礎上,以一個中國的原則進行會談,扁欣然同意。
    這番說法,和民進黨主政府主政時期外交部研設會副主委劉世忠最新出版的「歷史的糾結—台美關係的戰略合作與分歧」有關論點,不謀而合。
    史東的新書中說,他之前往來兩岸穿針引線,會見時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兼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錢其琛、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及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熊光楷,大陸當局也接受會談構想。在台則與多位政界重要人士交換意見,包括二○○○年參選總統的宋楚瑜。
    不料此構想遭到民進黨內台獨分子激烈反對,扁迫於壓力,放棄「一個中國」原則,二○○二年發表「八三談話」,提出「一邊一國論」,改向李登輝曾提出「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兩國論靠攏。
    史東急赴大陸,修改遊說路線,改提以民主進程,「視台灣為主權實體」,必要時將兩岸談判議題公開,訴諸台灣民意。大陸政策已定調為「挑釁及侵略」的扁政府,派密使赴華府會晤史東要求支持。史東再赴台嘵以大義,然而扁政府已揚棄一個中國原則。
    二○○四至二○○五年間,史東接獲在台消息人士指出,二○○四年八月十三日,英文「台北時報」刊出「台灣需要核武遏阻威脅」為題的社論,得知陳水扁秘密成立一個高層級的委員會,研究發展核武。
    史東向美國白宮示警,認為台灣已違反國際「反核武擴散條約」,並來台蒐集資料,證實傳言為真,向美國國家安全會議遞交備忘錄。
    在美方壓力下,扁政府假裝放棄核武研究,扁對史東相當惱怒,自此不再見他。
    史東在新書「兩岸篇」的後記寫道,自始至終,他認為陳水扁是個「非常聰明、勤奮及充滿勇氣」的人,也相信扁是真心希望突破兩岸僵局,開創和平契機,只是受黨內同志阻礙而不得實現。
  • 提升台灣尊嚴 學者挺課綱微調
  • 提升台灣尊嚴 學者挺課綱微調
    2014/02/19 中央社記者王靖怡台北19日電

    捍衛國史聯盟總召集人張亞中今天說,課綱微調不僅提升台灣在中國近代史地位,也提升台灣民眾歷史尊嚴及在兩岸的地位。
    捍衛國史聯盟今天在立法院舉行支持課綱微調記者會,總召集人、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張亞中說,課綱微調有助還原歷史真相,去除日本皇民史觀;如原有課綱是寫「日本統治時期」,微調後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多「殖民」兩字是還原歷史事實。
    他說,從「中國」改稱「中國大陸」,代表與大陸是平起平坐,不是它的一部分,對中華民族未來前途,雙方都有發言權,這才是真正提升台灣民眾在兩岸的地位,希望有更多立法委員、縣市首長等挺身支持課綱微調。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東野在會中表示,原歷史課綱太過頌揚日本在台建設,卻不提迫害台灣人部分,站在日本這種侵略國家的角度看歷史會被扭曲;他認為課綱微調仍不夠,但是個起步。
    中國文化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林忠山說,課綱微調後修改原美化日本統治部分,這是找回台灣民眾自主性及尊嚴。
  • 民進黨可放火 別人不許點燈
  • 民進黨可放火 別人不許點燈
    2014年2月17日 中國時報 唐豪駿/台大政研所碩士

    民進黨連續幾周不斷大動作抗議調整課綱,小到指責修改程序不合法、委員不專業、史實不正確、內容不現實;大到痛斥課綱是統一課綱、去台灣化、大中國史觀、威權復辟。種種匪夷所思的大帽子飛來飛去,不小心就會被扣上其中一頂。其實,這一切都只是民進黨搏取新聞版面、吸引輿論焦點的慣用伎倆。
    民進黨這次抗議課綱的立場自相矛盾。如果中華民國不是「光復」台灣,而是代替聯合國接管台灣,那蔡英文在2012年競選總統時怎麼會說出「台灣就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如果憲法不能當做教科書史觀的依據準則,那民進黨前主席謝長廷何必不斷提倡「憲法共識」與「憲法各表」?如果在教科書中把「中國」改成「中國大陸」就是自我矮化、喪權辱國,那在2012年3月,代理民進黨主席的高雄市長陳菊改以「中國大陸」稱呼對岸後,次年8月便獲得對岸投桃報李的增加大陸各大城市直航高雄的航班,豈不是典型的賣台求榮?
    只有民進黨可以高喊「中華民國是台灣」,只有民進黨可以主張「憲法一中」,只有民進黨可以稱呼對岸為「中國大陸」,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符合主流民意」,其他人做了就是親中賣台。這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態度,其實背後目的就是在轉移焦點,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課綱的討論上,藉此激化意識形態的對立,鞏固深綠票盤。如此便能淡化國民黨達成兩岸官方正式會面的歷史里程碑,以及兩岸關係走向正常化、制度化即將帶給民進黨支持群眾的重大衝擊。
    民進黨這種以虛代實的手法,只能一時譁眾取寵,時間長了自然會被人民看穿的。
  • 請君入甕的統獨大戰政治陷阱
  • 請君入甕的統獨大戰政治陷阱
    2014年2月7日 美麗島電子報 陳淞山

    被國民黨所設定且主導議題的「高中歷史新課綱」政治爭議,引發「去台灣化」、「去日本化」與「中國化」的統獨大戰,民進黨中常會決議,綠營執政六縣市拒絕採用新版課綱,將續用100年通過的舊課綱與教科書。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表示,此波歷史課綱調整有「三大違背」:違背程序、違背規定、違背歷史。民進黨將結合民間團體及學者專家反對此事,並動員協助所有民間抗議活動;民進黨立院黨團也將在新會期開議後,要求教育部撤回課綱調整案。
    看來,原本政治形勢大好的民進黨又將再度陷入「反對到底但又無力阻止」的藍綠政治對抗亂局當中無力脫困,讓馬政府的無能主政政治禍害繼續操弄並主宰台灣的未來命運與發展,重蹈覆轍的民進黨顯然還沒從當年反兩岸ECFA與服務貿易協議的政治經驗中記取教訓,在馬政府精心佈局的政治誘餌與陷阱中再度捲入統獨、省籍與族群對立的政治漩渦而難以自拔。
    高中歷史新課綱的爭議問題,原本就不是教育問題,也不是歷史問題,而是真正的政治問題。把「中國」改為「中國大陸」,「日本統治時期」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對慰安婦的描述增加「被迫」兩字,或許夾雜著課審會、課發會委員個人部分主觀的價值認知,「去日本化」的政治意涵相當濃厚,但並沒有明顯「去台灣化」的政治操作,民進黨根本毋須對號入座過度解讀,再度無端捲入「逢中必反」的政治論戰當中。
    在台灣內部,原本大多數人就對統獨爭議沒有好感,甚至是有意忽視排斥的政治議題,誰去觸碰此議題誰就容易被看成是操弄省籍、族群情結的政治禍首,這也是民進黨長期以來因為擺脫不了「台獨黨」的政治印象而被外界不信任有能力處理好兩岸關係發展的根本原因所在。兩千年的政黨輪替,除了因為國民黨的內部分裂外,最重要的原因是當時參選的陳水扁選擇了「新中間路線」,用台灣前途決議文取代了濃厚台獨色彩的台獨黨綱,獲取臺灣人民的認同,進而贏得了總統大選執政八年。
    在歷經馬政府四年執政後的臺灣新局,2012年的總統大選,其實民心已經開始思變,蔡英文的當選機會相當高,然而因為其「十年政綱」並沒有好好處理「九二共識」的問題,甚至還被國、共聯手操弄成反ECFA等於「反商」、「反中」,最後只好勉強接受敗在「最後一哩路」的與中國因素相連結的經濟問題,痛失重返執政的政治契機。民進黨雖未必是敗在「九二共識」與「一個中國」問題,但至少可以解讀為敗在兩岸政治罩門的台獨問題,政治烙印與包袱未除,台灣多數民眾就難接受並信任民進黨有能力處理好兩岸關係,有能力穩定執政。
    因此,拆除台獨舊城牆以修補民、共政治關係是民進黨重返執政的重要課題,但不要誤入統獨論戰政治陷阱以調整民進黨對中政策的心態與政治氛圍也是關鍵所在,否則台灣多數民眾與北京當局也只會把修廢台獨黨綱的作法與行動當成是為了選舉目的所進行的政治權謀工具而已,還是很難從此解開民進黨的兩岸政治罩門。
    從陸生、陸配、陸客與陸資的政策調整,到高中歷史新課綱的政治爭議,民進黨是該藉此改變「逢中必反」的政治心態與作為,重新思索如何與中國大陸和平共存、互利共享的新政、經、社會關係,千萬不要被馬政府所設定且主導的統獨大戰政治煙火所迷惑而再度誤入歧途、自陷險境,畢竟,唯有能被重返執政才能主導政策、改變政策方向與內容。「高中歷史新課綱」的政治爭議,既是馬政府所主導的引君入甕政治圈套,其意並不在「去台灣化」以扭曲台灣歷史,也並非擁抱中國的「中國化」,而是故意製造讓民進黨陷入統獨大戰的誘敵深入政治陷阱,民進黨實在不需要跟隨馬英九的「魔棒」起舞,把原本就是政治鬥爭的議題深陷在目前無解的歷史與教育各說各話、仁智互見的政治爭端當中,讓外界誤以為民進黨又在搞台獨、搞意識形態、搞省籍與族群衝突情緒,而馬政府是在拼兩岸、拼民生、拼經濟的政治假象,讓馬政府繼續執政禍害臺灣!
  • 謝長廷:民進黨應處理台獨黨綱爭議
  • 謝長廷:民進黨應處理台獨黨綱爭議
    【2014/02/20 聯合報】【記者黃驛淵、林河名、鄭宏斌、李昭安/專訪】

    民進黨主席改選,兩岸政策成焦點。行政院前院長謝長廷昨天接受聯合報專訪時表示,民進黨應處理「台獨黨綱」爭議,並釐清黨內「三個決議文(台灣前途決議文、正常國家決議文、多元族群決議文)」定位,「不能打混、不必迴避」,清楚告訴人民要走的方向。
    謝長廷認為,自己提出的「憲法各表」是對兩岸現況最精確的描述,只要當選黨主席,他有信心憲法各表會獲得七成民意的支持,如此一來,未來民進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就不用背負太大的包袱,活動及發言的範圍就會廣、也比較有彈性。
    他還說,目前沒規劃訪問中國大陸,也不會為了訪中而訪中,但只要有需要,「該去就去」。

    對於「王張會」互稱官銜,謝長廷說,符合他主張的憲法各表。

    至於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在「連習會」提到「應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謝說,「對連戰的說法,我沒反對」。
    不過,謝長廷也感慨說,如果民進黨早點接受憲法各表,「現在就是國民黨跟進民進黨了」。
    謝長廷說,參選黨主席談兩岸政策會吃虧,但已有心理準備,「站在浪頭上,浪頭來就要頂一頂」;有人對他紮稻草人、吐痰,但不能不談理念、不去開拓,這是他參選意義之一,要把理念說清楚。
    謝長廷還自嘲,若他的主張違背基本教義或決議文,「早就被送黨紀處分了」。
    他說,有人說二○一六民進黨不該談兩岸議題,這樣會上了國民黨的當,國民黨雖壞卻不笨,「你不談,他就愈會談,這點正好是我們最弱的」;兩岸政策要讓台灣人民滿意、美國接受、中國忍受,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台灣人民不能接受,「民進黨卻三個都沒有」。
    謝長廷也說,既然稱「台灣共識」,就是要找出兩黨共識,怎麼可能沒有國民黨的色彩?台灣對外要有向心力,若離心就是內耗、分裂,會被世界淘汰,淪為民主內戰。
    謝長廷表示,憲法各表提出後,經三年辯論及實證,民意支持度已達百分之六十一;但民進黨目前的兩岸政策支持度僅百分之廿七,輸給國民黨的百分之卅五,為何要「棄六十一取廿七」?
    他說,有人主張台灣人要有志氣、走自己的路,不該管中國、美國;但小國外交就是要處理好大國關係,若連美國都處理不好,如何走出去?
  • 為虎作倀 記協指鹿為馬
  • 為虎作倀 記協指鹿為馬
    2014年2月14日 中國時報 劉益昌/工商時報證券新聞中心主任

    新聞業被尊稱為「第四權」,扮演對政府、社會的監督角色,其精神在於必須本持公正、客觀的態度與立場,這也是新聞業存在的最終價值。但號稱結合台灣新聞同業人員的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簡稱記協),最後卻只淪為特定人士把持、壟斷的協會,當其已失去公正、客觀的精神,所謂「台灣記協」還能剩下甚麼?
    記協號稱為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照理講,應廣納博徵台灣各領域優異的新聞人員才對,但目前卻已淪為特定成員藉由「會員審查」方式排外的手段,令新聞從業人員頗為遺憾。
    本人在去年9月初,以電子信件向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寄出會員入會申請書,由於遲無下文,9月25日晚上再度以電子信件詢問,還是無訊息。本人乾脆直接打電話詢問,記協人員的回答竟然支支吾吾,理由包括「理監事會開會日期不定、還沒審查等」。
    數月已過,還是遲無下文,本人又再次以電話表達嚴重抗議。記協的回覆更是可笑,直說:「記協向中國時報同仁查詢,該同仁不認識您本人等等……」。這有沒有搞錯,本人是工商時報編輯部同仁,記協去問中國時報?每家報社的同仁少說以數百計算,請問記協是問誰?為何不問本人所屬的工商時報編輯部?為何不請本人直接附上在職證明?這都是很奇怪的審核過程與藉口。
    歷經本人多次電話抗議,記協終於在去年12月16日下午5點07分以電子郵件通知:「您的入會申請,經理事會審查未予通過。」
    從去年9月5日遞件,至去年12月16日,歷經超過100天,接獲如此答覆,真是無言以對。一來,本人自民國80年進入報社,一路從基層做起,歷經助理編輯、編輯、記者、召集人、副主任、主任等職,期間也多次榮獲報社績優同仁等榮譽,這是本人的榮譽。二來,這近23年的新聞工作,本人未曾有過重大新聞處理疏失,也迄今一路保持敬業精神,不知有何資格不符。三來,本人家世清白。但,竟然通不過記協的會員申請,真是無奈與無助。
    經本人以電子信件嚴重抗議後,記協才於隔日12月17日下午22點05分,又補寄通知說:『入會申請「需記協會員擔任介紹人推薦」,您可以補齊介紹人資料再提出申請。』
    放眼各領域的從業人員申請,以壽險從業人員來看,只要加入成為人壽保險、保代公司的員工,通過考試、取得證書、登錄後就可成為正式保險從業人員,也無須現有會員介紹才可入會。要證明本人是否為新聞從業人員,只要請報社出具證明即可。如此正規、又具合法合理的方式不採用,盡找些無端是非為藉口,記協挾「自由時報」自重,卻獨斷欠缺公正、客觀的作為,這非台灣新聞從業人員之福,更非全世界新聞從業人員之福。
  • 日本殖民統治與日據
  • 日本殖民統治與日據
    2014年2月23日 中國時報 劉廣定(國立台灣大學名譽教授)

    近日來,有關高中歷史科課綱的「微調」,例如規定須用「日本殖民統治」與「日據」而非「日治」,引起許多爭論。甚至有人竟歪纏到說,中華民國政府也是殖民者!然而,最根本的是要問:「日據」和「日本殖民統治」錯了嗎?
    先談「日治」與「日據」之別。從字面看,「日治」是日本統治,「日據」則是日本占據。有人卻認為占據後也是統治,兩者並無不同。台灣光復初期兩者常是混用的,後來才正名為「日據」,表示是1894年甲午之戰,中國戰敗而在與日本締定《馬關條約》時,因日本強行索取才割讓的。至於「日治」可否用為「日本殖民統治」的簡稱呢?當然不可以,因為兩者是截然不同的。
    日據時代,大多數的日本統治者乃視台灣為「植民地」(即「殖民地」之日文寫法),是以「內地」日本人為中心而藐視台灣人的。他們建設台灣,是為造福「內地」日本人,是為日本軍國主義者鋪設「南進」跳板的。以烏山頭水庫為例,姑且不論八田與一的功過如何,修成後的日據時期台灣民眾的生活水準並未因而提高,則為事實,甚至「殉工碑」上雖刻有殉職傷病死亡台灣人92名和日本人41名的姓名;但八田與一所寫悼念文之對象只是身喪「異鄉」的日本人而非台灣人,故只說「異鄉の墳塋眠る」!許多人卻視若無睹。
    近讀《成大六十年》一書,內有原「台南工業專門學校」1944年入學學生陳祖旬先生所記當年入學考試台灣人受歧視之事,深深表達了「殖民地人」的感受。他說:「……入學考試當年採用不記名只記號碼,我們機械系要錄取二班80名,應考生1200名,……經筆試錄取100名,理應參加第二次口試;但因無記名關係,100名中台灣人即占80名,日本人20名,發生變相結果;為此校長無法下台,延期口試,再增錄取100名(日人80名、台灣人20名)合計200名;經二次口試正式錄取80名(日本人86名、台灣人14名) 做為收場。……真是做為殖民地人升學之悲哀事件。」初次錄取的80名台灣學生,只正式錄取14名;但日本學生卻自20名反增加錄取為86名!真是欺壓「殖民地人」。據陳先生說:「過去是每年台灣人即不到一成,而9成以上為日人子弟。」可知「殖民者」的教育政策一向如此。
    再者,中研院的《中國研究通訊》2011年有一篇「文哲譯粹」,是日本東京大學文學教授藤井省三原作「序:植民地台灣におけゐ下村湖人……」的譯文。下村湖人原名下村虎六郎,1925至1931年曾先後擔任台中一中及台北高等學校校長。
    無論藤井教授或已故的下村校長等日本人,都視1895至1945年的台灣是受日本的殖民統治;反而有些非日本人卻認為不是殖民統治,可不怪歟?
  • 別鬧了 民生史觀還是殖民史觀
  • 別鬧了 民生史觀還是殖民史觀
    中國時報 石明元 2014年2月14日

    作家公孫策在《聯合報》發表〈拋棄統治者史觀〉,指出每次政權轉移都會發生「撰史權大戰」,與其是讓兩黨鬧下去,不如以「民生史觀」落實人民詮釋歷史的權利;日本殖民政府讓八田與一建造嘉南大圳,目的固然是為剝削台灣,但後來對人民有利,就該肯定其作為。
    1918年,日本發生「米騷動」。日本在明治維新期間為了讓國家強大,極度壓榨人民。原來人民生活就很苦。加上俄國革命後,軍閥和財閥介入俄國革命內戰,把米送去西伯利亞當軍糧,搞到連日本人都沒飯吃,因此從盛產稻米的富山縣發生暴動,很快蔓延全國,導致寺內正毅內閣垮台。這是日本在台灣與韓國增產白米的原因。
    日本在1920年代建嘉南大圳時,顯然沒料到有一天會戰敗而逃,打算剝削台灣到天荒地老。嘉南大圳有利於台灣人,是因為中華民國戰勝日本,把台灣搶回來。要是大日本帝國和納粹德國打贏,可能到今天台灣的稻米還是送回日本內地,台灣人繼續過吃不到蔗糖、吃不到白米的「日治時代」美好時光。
    有人會說,隨著時代改變,民主風還是會吹向戰勝的大日本帝國,好比美國就在1960年代終於給黑人最起碼的人權。歷史不是這樣講的。1920年代日本就是剝削台灣,連慰安婦都不道歉,其他還講什麼?肯定八田,根本是殖民主義史觀。
    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30幾年前的黨外怎樣抨擊十大建設的中山高?說那是給有錢人開的路。照他們的危言聳聽,高速公路可能只有幾輛黨國特權的黑頭車呼嘯而過。所謂的民生史觀,往往淪落成少數人奪權用的抹黑工具。接受他們詮釋的「民生史觀」,就是被賣了還樂於當順民。
    每到內憂外患的時代,就有很多這種有意思的言論出現,清一色要我們自毀長城。香港《明報》登了兩天日本學者天兒慧的專訪,說是「共同主權可解釣島困局」,用「一個島嶼,各自表述」解決中日兩國的對立。中國可沒侵略日本。如果換成中國實施侵略政策,日本人接不接受「一個東京,各自表述」?
    如果硬要講民生史觀,嘉南大圳確實是對人民有利,但所謂的人民僅限於真的日本人。有了台灣的稻米,富山縣的人民生活應該有一點進步。從殖民史觀的角度看,剝削台灣也幫不了大日本帝國打贏大東亞戰爭,是不是殖民地的台灣人還要向天皇陛下道歉?(作者從事資訊業)
  • 六十年前本土菁英施壓「外來政權」
  • 2013/10/09 人間福報 作者:馮建三(政大新聞系教授)

    周末(五日)與周日(六日),「台灣社會研究學會」在世新大學舉辦了第四屆年會。雖然菲特颱風來襲,會場的求知、交流、串連與結社的熱度不減,最多時候有兩百三十多人,平均接近兩百。青壯輩居多的兩岸三地人士齊聚切磋,馬來西亞朋友也在會場揭示四月馬國大選的「異見」。
    我聆聽了五場,很有收穫。箇中,大會推舉的「批判與實踐博碩士論文獎」作品實至名歸,不乏考察歷史,提出雖與主流迥異,但在史料支持下,讀來相當具有說服力的觀點。學術價值之外,對於現實政治,已經另有重要的啟示。
    廖彥豪論一九四五~一九五四年的土地改革,讓人眼睛一亮,險些不敢置信。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十日,蔣介石從成都直飛台北。二十一日,台灣省政府新舊完成交接,但省主席吳國楨沒能想到:他所任命的、堪稱省府第一大要職的民政廳長,也是台灣抗日先賢、第一個政黨民眾黨創黨人之一蔣渭水的胞弟蔣渭川等人,竟然遭致本省土地與政治菁英強力抵制。這些「本土」人不但施壓「外來政權」,也用報紙宣洩:先在二十九日假藉《全民日報》(《聯合報》前身之一)諷刺蔣「鑽營、忘八、濫芋、事仇」,繼之在十日之後(一九五○年一月九日),升高文鬥的規模。
    當天,他們在《中央日報》、《全民日報》及《公論報》三家報紙同步刊登「慶祝」蔣等人「榮任」的廣告;不過,掛名「慶祝」的二十一人,三分之二已在三年前的二二八事件中亡故!顯然,這批土地與政治菁英笑裡藏刀,表面「慶祝」,實則恫嚇與警示。蔣渭川認為,這些人在戰後接收日產時貪汙致富,擔心其出任民政廳長會翻舊帳,是以先發制人。此說是否屬實,不論;實情是,倒蔣派很快得逞,民政廳長在十三天(一月二十二日)就換成他們屬意的人。
    倒蔣不是孤立事件、不是明日黃花。本土菁英以本土庶民之名綁架大眾作為施壓「外來政權」的劇碼,很快就在一九五一、五二年的農土改革立法過程,再次搬演。對於這段往事,當前的主流說法是:彼時「國家強,社會弱」,黨國是外來政權,權在手,令來行,兼有二二八造成的威嚇在前,誰敢不從?廖彥豪追溯這個說法的根源,指認其非與誤導。他實事求是、考察各種文獻之後,述說當年的本土政治菁英及土地階層成功地操作「維穩保台,台人治台」的政治論述。他們以台人代表自誇,實則謀求己利。具體表現是:至今人們仍可朗朗上口的耕者有其田政策,成績相當侷限;且這個有限的農地改革成績,還是蔣介石與陳誠因領受大陸執政時期的教訓,一方面對本土菁英「讓步」與「妥協」,同時又不得不有的堅持才能取得!農地改革之後登場,《實施都市平均地權條例》的立法過程與結果,就只能落得「潰敗的市地改革」之下場。
    廖彥豪研讀六年,成就近四十萬言,材料豐富、梳理清晰、創見有力,不但是歷史之作,對於現在與未來的台灣同樣意義非凡;不但有益於土地政治的研究,對於台灣的傳播研究同樣會有啟發:國府創電視時,何以不徵收部分執照費,如同南韓?行政院在一九八○年要創公視,費時十八載,背離「強國家」「應有」的效率。公視原定規模六十億,後成九億;這與民進黨聯手國民黨阻卻向商業台課徵公視財源,是否無關?若得史料與廖彥豪的史識,這些問題或許另有新解。
  • 日右翼漫画家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没有国际感觉
  • 2014-02-08 【环球时报驻日本特约记者 蒋丰】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不仅引起国外强烈反对,甚至连原本与他同属右翼阵营的日本国内人士也展开批评。2月3日发行的日本《信使周刊》刊登对日本右翼漫画家小林善范(小林善紀)的专访,他表示,“我在2005年出版的《靖国论》一书中,认为首相应该堂堂正正地参拜靖国神社。近10年过去了,我感受到现在形势不同了。安倍这次不应该参拜,以后也不应该参拜了。”
    小林善范认为,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是“完全没有国际感觉”。他指出:自称保守派的媒体和网络右翼团体大声称赞安倍首相“干得漂亮”,完全是自说自话。现在再谈什么“(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参拜时中韩都没有反对”,这对以美国为首的世界是没有任何说服力的。他认为,虽然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与日本有纷争,韩国因为历史认识问题也与日本出现外交困境,但他们并没有走到要与日本断交的地步。日本目前的做法是遭到欧美蔑视的。“现在,安倍首相在海外已经和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勒庞、俄罗斯极右翼政党自由民主党党首日里诺夫斯基一样,被看成是一个极右的首相。”小林说,安倍参拜的初衷就是“要做不屈服于中韩的爱国者”,他的支持者不过是一小批狭隘的反中厌韩的民族主义者,只看到安倍无视中韩的强烈反对去参拜,就会感觉特别开心。但是,国际社会将安倍和他的支持者们视为目光短浅、幼稚排外的极端民族主义者。
    小林善范1995年到2003年连载的右翼思想漫画作品《战争论》引起国际关注,他经常在漫画作品中鼓励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否认日本强征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等行为,呼吁日本军事脱离美国,要求日本积极修改教科书等。
  • 二二八後「美眼」看台灣
  • 中國時報 艾台 2014年2月28日

    文大教授陳鵬仁日前公開表示,「二二八沒有元凶」,認識二二八須先了解台灣戰後狀況。很多人認為當時的行政長官陳儀是罪魁禍首,但公道說,陳是好官,用心治台。
    早把陳儀汙名化的台灣,恐怕難以接受陳教授的看法。但是美國駐台北總領事克藍茲(Kenneth C. Krentz)在二二八事件一年多後所撰寫的政情報告,頗為同情、讚美當時的台灣政府。陳儀地下有知,應感欣慰。克氏所寫的報告,解密之後,被《自立晚報》翻譯刊登於1992年2月25日的報上。
    克氏說:「日本統治時期近半個世紀的孤立,加上和清朝極為有限的接觸,使得島上人民對外部世界幾乎一無所知。儘管當地出現不少一流人才,但對政治和經濟現實可說完全缺乏瞭解。我甚至懷疑在島上能找出一打人,能夠分析出通貨膨脹的經濟理由。」
    他又說:「省政府所屬的四個局之上,多由大陸籍人士出任行政長官。這些省級以上的行政長官,一般而言多半頗具能力和正直性格,和我們國內一些人口較少的州政府比起來,他們的治績還算不太差。根據我個人的理解,這些行政長官都曾嘗試說服一些受過良好教育的台籍人士出任政府中相當重要的位置。」
    克藍茲說:「在該島和大陸經濟的不尋常關係中,一項近乎奇蹟的事實就是台幣尚能保持相當輕度的穩定。直到把台幣釘住金圓變動之前,大多數的台灣民眾似乎對中國的貨幣及物價情形幾近無知。」按:金圓券由1948年8月開始發行,之前流通的是法幣。當年極力主張在台幣與法幣之間架起防火牆的,就是陳儀。
    最後,克氏說:「此間的人民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即使有黑市問題存在,物價也要比中國大陸好很多。生活水準雖然比戰前要稍差,但比起亞洲其他國家,甚至比起戰前日本境內一部分地區,台灣的生活水準都要好得多。這種戰後生活水準的滑落,由於全球各國一時缺乏實施政治和經濟分工的能力,使得問題更加速惡化。此間民眾一切以1936年為標準,一切低於當時生活水準的部分,都視為是國民黨政權有意的剝削。」
    按,1936至1937年是日據時期台灣各業產值的最高點。1937之後,受中日戰爭影響,台灣經濟停滯或下滑。國府來台之後,百廢待舉,直到1952年才再恢復1937年的經濟產值。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否定、甚至想推翻國府統治的在台美國官員也大有人在。1946年1-4月,美陸軍情報部柯喬治(G.H.Kerr)在台從事「台灣民意測驗」調查,訪問約300名各階層各政治派系台人,結論是:「台人不願受中國管,希望美國來管」。1947年1月,在柯喬治主使下,約有150名台灣人署名「台灣人請願書」,向美請願要求聯合國託管一一直至台灣獨立。
    相較之下,克藍茲的政情報告,應比柯喬治的偏頗言行更有助於釐清真相。可惜後人多只知柯氏,不知有克氏。
    (作者為大學教授)

  • 嗆聲自身──民主運動與美國帝國主義
  • 2004/05/30 台灣社會研究季刊 陳光興(台灣社會研究季刊編委、清大亞太/文化研究室)

    本文的核心論點是:有主體意識的民主運動必定要清理與美國帝國主義的關係。

    《台灣社會研究季刊》(以下簡稱台社)在一九八八年發刊時,是以站在民間社會的立場參與台灣的民主反對運動來自我定位,這個立場在過去十六年沒有改變,所以台社也不會像某些團體一樣因為政權的移轉就順理成章的變成御用,更不會像以前反對運動圈的一些朋友那樣,現在會說台灣的民主已經完成,不要用高標準來衡量,云云。作為永遠的反對派,我們認為民主是永遠的革命,它不僅意味著選舉政治的民主化,我們同時認為民主是得在社會、文化及日常生活中的全面深化,沒有社會及文化的基礎,民主會成為少數人的政治遊戲。因此,像和平、反戰及反對帝國主義,這些普世價值必須能夠深入人心。

    基於這樣的信念,台社在2003年的十五週年的會議中,提出『邁向公共化,超克後威權』的分析[2],指出台灣的民主化過程非但沒有完成,反倒是仍然處於後威權的階段,我們認為台灣的批判性份子不能怠惰地滿於現況,必須重新清理過去戰前戰後民主反對運動的歷史,才能看清楚我們現在的處境,也才能推動台灣的民主繼續前進。

    而在重新理解台灣戰後歷史的一個無法迴避的重要問題,就是如何理解威權體制(乃至於民主反對運動)與美國(特別是其帝國主義面向)的關係。在2003年四、五月間台社舉辦的兩次反戰論壇中,筆者曾經提出了「反共親美」在戰後成為台灣主體性的主要構成的論點,用來解釋何以反對美國出兵伊拉克的力量相較於世界各地是如此的薄弱;我的核心論點不是把美國帝國主義視為外在於台灣/我們的存在,而是將美國視為早已內在於我們的主體性,其深入的程度是我們不願意也看不到的,反美就是反自己,愛台灣就是愛美國,所以不能反對美國發動的帝國主義侵略戰爭[3]。台灣現在有哈日族、哈韓族、哈上海族,但是為什麼沒有哈美族?哈Michael Jordan也不會說這是哈美,就是因為哈美已經早已深入人心,成為我們社會文化的共識,當我們自己的身體、思想及慾望都已經充斥著美國想像的時候,當然就不用哈了。台灣的批判性學術思想、另類文化乃至於反對運動也不例外,大家的參考點都很單一的指向美國,這才是台灣社會在知識上的危機之所在。

    讓我試著轉換參考座標,來跟南韓民主化運動進行對照。南韓1980年代光州事件後民主運動發生重大的變化:民主運動所推動的民族解放不再只是要從軍人政權的威權體制中解放出來,同時也開始強烈的質疑戰後在台前台後支持威權體制的美國帝國主義,所以反威權及反帝是同一件事。光州事件中全斗煥政府動用軍事力量對光州民眾強力鎮壓,異議份子原本認為美國會以人權為由介入防止對立擴大,因為南韓與美國簽軍隊共同指揮的協定,但是美國不但沒有積極介入,同時默認軍事鎮壓;之後,1981年美國雷根政府居然邀請全斗煥訪美,深化民眾對於美國的懷疑,讓韓國民眾看到號稱民主、支持人權的美國政府公然支持南韓軍事威權體制,美國的雙重標準(在國內聲稱民主,在國外卻大行帝國主義),造成反美情緒不斷深化,到了1985年,運動份子更進一步的認知道,美國帝國主義是使得軍事威權體制能夠存在的根本條件,為求民主必須要根除外來的帝國主義勢力[4]。

    因此,在南韓的民主運動中,反威權就必須是反美帝,也就在過去二十年間形成了龐大的反美反帝傳統,九一一事件後的反美軍入侵伊拉克的大遊行,也才會是在十九個城市同步進行;盧武鉉能夠當選總統跟他鮮明的反美立場有很大的關係(雖然他上台後還是受到保守派的牽制,無法立即將美軍撤離漢城市中心)。簡單的說,要批判、檢討、清理威權體制,就不能不處理、面對、批判美國帝國主義為了取得世界霸權因而提出反共的全球性戰略,於是對於像南韓及台灣威權體制進行扶植;美國的行徑不是慈善事業,也不是追求民主的普世價值,更不是自由的解放者,而是為其自身利益,到處扶植反共親美的反民主政權,這些都是建立自主的主體性過程中必然要誠實面對的清理工作。

    反觀台灣,以民進黨為首的所謂民主反對運動並沒有檢討過美國跟兩蔣威權統治的共謀性(作為太上政府,聲稱民主的美國在五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做了什麼,七0年代美麗島事件又做了什麼,來阻止國民黨政權屠殺左翼及異議份子),也沒與美國帝國主義的部份劃清界線,上台以後居然比國民黨政權還要更為親美。顯現的是台灣政治反對運動的主體性只是一味的反中,沒有意識也不敢反美,更沒有重新清理日本殖民主義,這樣缺乏主體性的反對運動又如何能夠得到國際民主運動界的尊重?

    這次美國少數國會議員結合在美獨派人士提出要台灣政府出兵伊拉克事件就可以看到,像李文忠這樣出身學運、長期參與反對運動的政治人物,一碰到美國,思想就亂了,平時經常言必稱美國,這次更把美國對伊拉克侵略的帝國主義行徑完全丟開,不管美軍對戰俘極度違反人道的虐待,竟然說什麼美方的友善態度,邀約台灣出兵伊拉克,台灣方面應該要高度配合,「這是從蔣介石到陳水扁都會做的事」[5]。昔日的反對運動份子,這此刻完全丟去反對帝國主義的普世價值,現在一方面要切割國民黨時期與民進黨統治是截然不同的階段,因為前者是威權,後者是民主,所以希望社會不要以他們當初像國民黨抗爭的方式來對待民進黨政權,但是一碰到美國卻又縮起來,說什麼「這是從蔣介石到陳水扁都會做的事」,這是說親美是普世價值,不分威權還是民主時期?這就是所謂台灣主體性的表現?這樣的現象反應的是,當初的民主反對運動沒有反思美國帝國主義與台灣的關係,然後一但當權成為統治階級就更會很容易的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就緊抱著美國不放,就連只有四百萬人口的新加坡都不會如此的沒有「國格」。

    2004年320開票後的當天晚上,陳水扁對於支持者的講話中指出,這次選舉是台灣主體意識的勝利,至於所謂台灣主體意識是什麼他沒有清楚的陳述。

    我個人認為這次大選最為重要的結果是阿扁政權正式向民眾宣告:台灣是美國的藩屬國,也就是台灣作為美國保護國或是附庸國身份的確立。

    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因為他聲稱整個中國都是他的版圖,所以在心態上把自己看成是泱泱大國,雖然在過去五十年來是在美國至少是軍事的保護下,為了保存統治者的國家顏面,他不會、也不必要公開地表現出台灣的中華民國是美國的保護國。所以對台灣的民眾而言,美國是我們最親密的“友邦”,雖然這個友邦後來在一九七0年代拋棄了我們,承認了中共,但是美國是世界大國,他跟中共建交是不得以,他還是我們忠實的夥伴,沒有外交關係有實質關係也可以接受。這個情勢到了民進黨上台後,所有以前沒有的尷尬都直接地出現在台灣民眾的面前,例如只要陳水扁對兩岸關係問題說錯了什麼話,馬上就得派他的核心幕僚到美國去報告,美方如何反應變成很多事能不能做的先決條件,台灣從屬於美國的階序關係,在老百姓的認知當中越來越清楚。到了這次選舉,台灣是美國的保護國的上下關係在媒體所中介的社會空間中到達了最高點:

    1. 選前的公投問題,由於美方的公開反對,結果陳水扁必須調整公投的內容,讓美國接受才能進行。

    2. 選後泛藍開始抗爭,連戰公開要求美方介入台灣的選舉爭議,意思是只有美方才有更高一等的位置來處理台灣內部紛爭(這點上藍綠一致)。

    3. 由於選舉的爭議,美方遲遲不對台灣官方公佈的當選人發出賀電,後來派出呂秀蓮直接向美方提出要求,也就是台灣選舉的結果只有美國承認才算(雖然台灣與美國早已沒有外交關係)。

    4. 有關槍擊事件的調查,藍綠雙方的共識是要有美國的專業公正人士參與鑑定(日本、歐洲等都有先進的高科技,但是從來沒有進入想像的可能當中);為了回應泛藍提出槍擊事件的陰謀論,阿扁公開說他可以出錢請美國一流的槍手來對連宋進行試射(也就是所有一流的都只有美國才有,包括神槍手)。

    5. 這次替綠營大力助選的前總統李登輝在選後公開表示,阿扁要跟美國修復關係,這意味著台獨路線要能走下去,必須得到美國的支持。

    6. 陳水扁為了520的就職演說,派他的秘書長邱義仁赴美請示[6]。(世界上哪裡有民選的國家元首,就職演講要得到別的國家批准才行?這樣的總統其實滿值得同情的。)

    這些事件不斷的曝光,很多民眾都已經清楚的意識到,要台灣派兵伊拉克(或是同樣具有爭議的幾千億軍購案),其實是美國在跟台灣收取保護費,或是藩屬國在向皇帝朝貢。如果說台美的保護國關係已經不只是社會上層政治菁英說不出來、也不願說的共識,但是這個關係逐漸在民眾的認知中發酵,那麼這種認知會起什麼樣的作用?台灣獨立的理念本來是要提升台灣人生存的尊嚴,但是現在大家都開始看到,還沒獨立都已經要背躬屈膝,真要獨立,那得受美國多大的保護才有可能,這就是所謂主體意識呢?

    對於台灣的獨派人士而言,台灣獨立是神聖理想的追求,不能有任何的前提,承認獨立的前提在於台灣是美國保護國,會無法自圓其說,很難堪的。退一步,像陳水扁這樣的務實獨派,他們經常大聲說出的標準答案是,“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它的名子叫做中華民國”,這時候如果你提醒他,這個命題能夠成立的前提是:台灣是美國的保護國,也就是“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在美國帝國主義的庇護下,它的名子叫做中華民國”,他還能那樣大聲的說話嗎?民眾大概都會覺得無法接受。

    如此推演下去,不顧顏面、真正敢於面對政治現實的其實不是台獨基本教義派,而是五一俱樂部的立場,他們更為勇敢地出來推動放棄主權、把主權讓渡給另一個國家[7],五一俱樂部的存在也就指出了台獨基本教義派全然的主觀主義。而五一俱樂部的難題也正在於他自身滑入另一個主觀主義,認為美國人民會願意接受台灣成為美國的一州,中國人民也會接受,台灣人民更有意願,這些有什麼根據?無論如何,五一俱樂部提出的方案獨派從來沒有直接的誠實面對過。

    五一俱樂部的提案把問題推到極端:台灣是在中國與美國之間作選擇。

    你要當中國人,還是美國人?不是什麼愛不愛台灣的問題。

    於是我們再次回到原點:台灣戰後長期營造出來的“親美反共”是台灣主體性的主要構成,是社會身體/生活構造的主要地層,是藍綠雙方共有的歷史經驗,也是台獨運動的物質及情感基礎。這樣說還比較有尊嚴的講法,好像親美反共是主體有能動性選擇的結果,真實狀況是:沒有美國軍事帝國主義的支撐哪能反共,台灣作為美國的保護國是台灣主體性的基礎。

    就像去殖民運動如果無法展開,殖民主義的陰影還會繼續籠罩在身體、思想、慾望上,持續作用,沒有辦法解開親美反共的總體歷史作用,台灣的主體性永遠會繼續臣屬於美帝之下,也一定會繼續是保守右派的。

    從這次的選舉往回看,台灣八0年代以後的所謂民主化運動是沿著族群、省籍、國家認同為主軸的路徑在進行,反對運動透過差異政治來凝聚能量,奪取政權,而這次的選舉不過是在繼續深化這條路線,能夠持續執政。從這樣的歷史軌跡來看,支持台灣獨立的激進能量仍然將在未來繼續主導台灣政治的走向。任何的分離主義式的獨立運動都有其存在的歷史條件,我們期待支持台灣獨立的政治力量能夠超越主觀主義的狂熱,提出更為深刻的分析,擺開戰爭問題不談,台灣獨立有沒有在國際社會存活的空間?台灣有沒有可能真的脫亞入美,把台灣從地圖上搬到夏威夷會是加州旁邊?亞洲的鄰居到底如何看待台灣獨立?除了少數日本的右派團體,台獨在亞洲有市場嗎?真的獨立了,作為一個小國,台灣有沒有條件跟身邊的大國長期處於敵對狀態?在國際環境極為不利的條件下,台灣的經濟狀況會是如何?台灣所有的選舉都避開一個關鍵的問題:台灣的經濟在現實上能否脫離中國大陸的市場來存活?這些問題都不是能夠一廂情願全然從主觀主義的立場來思考的。我個人期待這些問題與具體的分析能夠清楚地進入政治辯論的空間,甚至跨出台灣的範圍,對於亞洲各地的社會進行調查,看看鄰居們有什麼反應,不能關起門來,一廂情願的憑空想像。

    更為重要的是︰聲稱這是台灣主體意識的勝利又有什麼民主的內涵?族群、性別、階級的平等與公平正義達到了嗎?台灣的民主化過程中,國族問題很明顯地凌駕於其他問題之上,統攝了幾乎所有問題的思考,而這正是台灣民主的危機所在。為了突破台灣政治持續在國族問題軸線上打轉與深化,台灣的進步力量確實有集結的必要性;台灣雖然因為歷史的因素目前沒有左翼階級政黨的空間,但是社會民主路線的政黨空間似乎正在出現。社會民主的立場必須要面對國家認同問題,但是要將社會分配的正義問題擺在平行的位置,而不是受制於國族問題。工人及社會運動主導的廢票運動所打開的或許正是這個政治空間的想像,至少在這次選舉中有20%以上的人沒有投票或是投廢票,他們沒有捲入瘋狂的民族主義情緒當中,這是否意味著他們有可能支持藍綠之外的第三種選擇、國族問題之外的第二種軸線能夠在政黨政治的空間中出現?

    總結的說,台灣的民主反對運動必須得要重新清理過去的歷史,在這個過程中得有主體性的去面對日本殖民主義對台灣長遠的傷害,以及美國對於兩蔣威權體制的支持過程中對於台灣民主造成的迫害及長遠的影響,而不只是切掉歷史重要的構成,透過簡單的反中來自我正當化;這也就是要把歷史中台灣主體構成的他者多元化:四九年後的中國、戰前的日本、戰後的美國。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超越前人的論述,不能再只把帝國主義當成是外在的力量去反對它,其實帝國主義早已在我們所有人的身體、慾望及思想中流動著,台灣主體性的批判性重建必須從自身的清理開始。

    [1] 本文為發言稿,於〈台社反戰和平論壇:從派兵伊拉克到麥可喬丹──嗆聲美國帝國主義〉二00四年五月三十於台北紫藤蘆.

    [2] 台社編委會,〈邁向公共化,超克後威權──民主左派論述的初構〉,《台灣社會研究季刊》,53期,2004。

    [3] 陳光興,〈在全球反戰聲浪下反思台灣主體性中的美國〉,馮建三編《戰爭沒有發生?2003年美英出兵伊拉克評論與紀實》,台北:唐山,2004.

    [4] 更為細緻的討論,參見Gi-Wook Shin (2002), “Marxism, Anti-Americanism, and Democracy in South Korea: An Examination of Nationalist Intellectual Discourse”, in Tani E. Barlow (ed.), New Asian Marxisms,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pp. 359-384.

    [5] 有關李文忠發言的報導,參見《聯合晚報》,2004年,五月23日。

    [6] 根據《中國時報》2004年6月5日報導,邱義仁對美方官員逐行報告就職演講內容。

    [7] 對於五一俱樂部的詳細分析,請見Kuan-Hsing Chen (2001), “Club Fifty-one: America in East Asia”, New Left Review 12(Nov/Dec), 73-88.
  • 台灣教授講日據時歷史:"皇民化"台灣人被瞧不起
  • 2014年2月26日 海峽導報

    日本殖民統治,有台灣人稱是“最美好的時代”。可是,歷史事實到底是怎樣的?只有親歷過那個時代的人才有發言權。
    24日晚,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日本語文學系兼任教授陳鵬仁,在台灣大學演講“日據時代的台灣人”。通過他的親身經歷,還原了“二二八”事件前台灣被"皇民化"的歷史,也還原了在1949年前那個特殊的歷史階段,台灣人、日本人與國民政府之間的交錯糾結。
    陳鵬仁,1930年出生,小學畢業時被送到日本讀書,直到1945年日本戰敗後才回臺。成年後,他獲得日本明治大學經濟學學士、明治大學政治學碩士、日本東京大學國際關係學博士學位,也曾任國民黨中央黨史委員會主任委員,長期研究日本的政治、歷史、外交、社會,著有《戰後日本的思想與政治》、《蔣經國先生傳》、《決定日本的一百年》等160多本專著,是當今中國近現代史、日本近現代史及日本政治、外交領域知名學者。
    “我們小時候講‘我們是台灣人’,它的意思是‘我不是日本人’。”陳鵬仁說,那時雖然他在學校成績最好,經常受到日籍老師的表揚,但他從小就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
    一次,他幫日本老師抄寫全班的籍貫,看到很多“福建”的字樣。於是回家問父親,“福建”是什麼意思?父親告訴他,“孩子,我們就是福建人”。而當時,日本老師教他們的卻是“我們是日本人”。
    可是,日本老師也有自相矛盾的時候。有一次,老師教大家“裕仁”就是天皇。陳鵬仁發問,“那天皇姓什麼”?日本老師大怒,罵道:“天皇就是天皇,哪有姓。”“從那時候起,我就知道自己不是日本人。”
    台灣為什麼要叫台灣?“臺”的閩南語音同“埋”,陳鵬仁說,“埋了就完了,所以台灣的閩南語是‘埋完’的意思”。既然連台灣的名字都是從福建來的,又跟日本扯得上什麼關係?
    當時,日本在台灣推行“皇民化”運動,哪一家人只要改成了日本的姓名,就會在那家人門前掛個牌子,名曰“國語之家”。而這個牌子可以給那家人帶來很多好處,比如在糧食、物質匱乏的時候會優先配給糧食、米油和衣服,兒女可以去念小學。“那時日本人念的學校就是小學,我們讀的是公學。小學的老師好,教的內容也比較多。”
    陳鵬仁說,日本人還利用有人貪小便宜的心理,把台灣人進行兩極化管理,“但當時愛佔小便宜的人不是很多”。“可是台灣人不如朝鮮人敢反抗”,他說,當時日本也在朝鮮推行“皇民化”,有個朝鮮人故意改名為“田農丙下”,念起來與日語“天皇陛下”同音,以此嘲笑日本人。
    雖然表面上不敢反抗,但私下裏,那些被“皇民化”的台灣人還是會在鄰里親朋面前抬不起頭來。“我們罵日本人是狗,狗有四條腿,人有兩條腿。而那些‘國語之家’就是介於狗與人之間的‘三條腿’,我們罵他們‘三腳仔’。”據說,有次一年輕記者到李登輝的家鄉採訪,聽到人們叫李父“三腳仔”,以為“三腳仔”是誇人的話,還撰文猛拍李氏的馬屁,說鄉親們讚揚李父勤勞勇敢、簡樸刻苦。
    日本戰敗前夕的內閣總理大臣叫“鈴木貫太郎”,日語發音與閩南語“輸輸去”相近。那時,陳鵬仁在日本讀初中,“我們這些小孩子常說:‘輸輸去’最好,這樣我們就可以回台灣了”。
    日本投降那天,他們被命令穿上正裝,站在操場聽廣播,雖然廣播的效果很不好,一直有嚴重的干擾,但他聽到“天下太平”這四個字時,就想可能是日本投降了。可是老師卻稱,廣播是說“天皇叫我們好好學習,長大以後效忠天皇”。不久,他聽到隔壁教室有女同學在哭,“我就知道,日本投降了,我很高興”。
    “‘二二八’事件是個悲劇。”陳鵬仁說,當時國民政府剛剛接收台灣,到處一片混亂,百廢待興,民心動蕩,造成族群對立。“那時區分你是台灣人還是外省人,就看你會不會唱日本國歌。”
    “從日本回來後,我在高雄讀初二。‘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我想回台南老家,但高年級學生把著火車站不讓上,讓我們留下來參加‘二二八’。我不想參加,就從高雄左營火車站走了一個半小時,走到下一站去坐火車回家。”陳鵬仁家在台南縣的山上鄉,在新市下車。陳鵬仁遇到一個叫洪平山的同學,此人在高雄畢業後在政府部門做事。可是那天遇見的時候,洪平山臉上擦了很多土,慌慌張張地說他正在跑路。後來,陳鵬仁再也沒看到洪平山,“估計是被人殺了”。
    “這是民族的最大悲劇。”陳鵬仁說,他在很多報紙上寫過,“二二八”事件是由於當時本省人與外省人語言、價值觀念的不同造成的,“二二八”沒有元兇,它只是一個偶然爆發的事件。“即使‘二二八’有元兇,那也是後來有心人人為製造的。”
  • 呂秀蓮公布登陸照片 海外無產
  • 呂秀蓮公布登陸照片 海外無產
    2014/02/26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26日電

    前副總統呂秀蓮今天說,她在海外沒任何資產,並公布她1990年到中國大陸漳州祖厝龍潭樓照片,呼籲其他競選對手也清楚交代。
    曾呼籲有意參選台北市長人士應公布海外置產、與中國關係的呂秀蓮,今天率先揭露資訊表示,她沒任何國外銀行戶頭、存款,在海外沒任何資產,從沒想做外國人或美國籍,連申請念頭都沒有。
    她說,1990年以素人身分到北京參加留美台灣同學會暑假座談會並專題演講台灣民主化,之後轉到西安、武漢、重慶,到福州、漳州龍潭樓。小時候,父親告訴她,祖先來自龍潭樓。
    呂秀蓮出示多張照片,其中一張是呂秀蓮站在水井邊笑容燦爛,另一張是觀光客站在寫著「呂秀蓮祖籍地」牌子旁。
    她說,那時是素人,沒任何官職,只是被特赦的政治犯。呂秀蓮並表示,見到當時的統戰部長、國務院等相關官員。
    呂秀蓮說,希望各黨、無黨籍台北市長參選人響應,對外公布。
    她說,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去中國大陸次數,外界看得到的就16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接見連戰時說「兩岸同屬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從來沒有改變,也不能改變」,她要問宣布參選的連戰兒子連勝文是否認同。
    呂秀蓮表示,連戰在西安出生,她不清楚連勝文在哪出生,但連勝文要說清楚、講明白選擇哪裡當祖國;她質疑,連勝文若當選,是要圓民族復興中國夢、還是圓台北市民的夢。
  • 自由時報副總編輯鄒景雯,妳說好的南線專案呢?
  • 批踢踢實業坊 › 看板 HatePolitics
    作者chrisstar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標題[黑特]929反馬勢力串連 鄒景雯呼籲三地點嗆馬
    時間Mon Sep 23 11:23:21 2013

    929反馬勢力串連 自由副總編鄒景雯呼籲三地點嗆馬
    東森新聞記者蔡宜靜、陳泰祐/台北報導
    九月政爭加上大埔拆遷引爆民怨,反馬勢力大集結,揚言要仿效白衫軍,在929國民黨十九全會當天,穿上黑衫上街嗆馬。曾經在2012年總統辯論會犀利提問的自由時報副總編輯鄒景雯在臉書上鼓勵929黑衫軍要遍地開花,除了國父紀念館,還要包圍凱道和總統官邸 ,讓政府真正感受到人民怒火。
    抗議民眾19日高喊,「暴政殺人!血債血償!」在總統官邸前潑紅漆、撒冥紙,大埔張藥 房老闆張森文之死讓民怨沸騰,抗議政府強拆房、逼死良民,反馬情緒達到至高點。超過10個公民團體連線號召全民929黑衫軍上街嗆馬。資深媒體人鄒景雯在臉書PO文,建議黑衫軍有三個地方很好,包括國父紀念館、凱達格蘭大道以及總統官邸,鼓勵大家遍地開花。
    鄒景雯寫道,第一階段全部人先包圍國父紀念館,等十九全開完了,鞋丟完了,才能去凱道和總統官邸,更說總統府若先去設拒馬,那勢必在國際露臉,最後更直接嗆聲「家醜,絕不能鎖國」。
    「633的承諾你做不到,是不是要放棄承諾?」鄒景雯在2012總統辯論會上言詞犀利,完全不給馬英九留情面。這一次鄒景雯再發聲,要黑衫軍遍地開花、出其不意。洪仲丘枉死軍中,25萬白衫軍走上凱道,如今再度號召929上街反馬,人夠不夠多到可以包圍國父紀念館,各界都在關注。

    呵....這麼沉不住氣啊 說好的南線專案呢?
    要怎麼說馬英九爛 我是不在意啦
    但看到你們這造謠成性 興風作浪的霉體人 就不可能跟你們站在同一陣線啦
    X人就是矯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20.135.36.127
    推 NPITGOD:看 是南線大記者? 09/23 11:31
    推 moondark92:這時候又希望馬違憲介入地方自治了? 09/23 11:36
    → moondark92:更不用說前幾天施明德認為馬應回歸憲法只管國防外交兩 09/23 11:37
    → moondark92:岸,綠營要不要先統一見解? 09/23 11:37
    → moondark92:如果法律有問題是立法院的責任,這時又要馬用黨權伸入立 09/23 11:39
    → moondark92:法院? 09/23 11:39
    → godspeed933:整天嗆馬...嗆就能下台喔!?你身上先綁個炸彈衝進去辣 09/23 11:39
    → moondark92:地方自治的範圍內依法行政,不滿意到苗栗發動罷免 09/23 11:41
    推 lunatich:看來最近各項事件讓她覺得機會到了,不用再裝中立了~ 09/23 11:52
    推 mornlunar:你怎會有她裝中立的錯覺? 09/23 11:57
    推 mutsutakato:鄒南線還有臉出來? 當初她可是配合執政黨演出南線專案 09/23 12:11
    → mutsutakato:一點記者的風骨都沒有 今天換了個執政黨後 09/23 12:11
    → mutsutakato:她居然還有臉出來指三道四的? 我真不屑這種人 09/23 12:12
    推 mutsutakato:台灣就是一堆極度兩套標準的人 尤其他還配合前朝演出 09/23 12:15
    → noonee:樓上就是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他都敢做了還在乎這個? 09/23 12:16
    → mutsutakato:南線專案 我真好奇她怎麼還有臉出來呼籲些什麼? 09/23 12:16
    → jarry1007:就是因為可以「完全配合」才能當得了總編呀 XD 09/23 12:30
    → jarry1007:你看張雅琴的誇張演戲不也是配合老闆的意思嗎? 09/23 12:30
    → jarry1007:記者的專業? 那是什麼? 可以吃嗎? 09/23 12:31
    → yellowshoes:我對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一堆記者包圍訪問某藍營高 09/23 12:37
    → valepiy:南縣大記者耶 09/23 12:37
    → yellowshoes:層, 這女的不僅問了很不專業的問題,人家回答她時,她還 09/23 12:37
    → yellowshoes:噘嘴翻白眼,一副很"必取"的樣子,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09/23 12:38
    推 cheng399: 老k被這樣搞 越搞越穩了 09/23 12:43
    → cheng399:dpp 似乎抓不準住中壢的心態 09/23 12:43
    → j3307002:就是因為可以「完全配合」才能當得了總編呀XD 09/23 12:59
    → chrisstar:好一個"總編"啊 編南線編得可精美了 09/23 13:14
    推 eddienakajim:說好的南線專案勒? 09/23 13:25
    → diefishfish:南線專案: 09/23 14:51
    → tina1007:喔 據說今天賴士葆跑票了呢 09/23 15:04
  • 呆丸哈哈哈
  • 狂妄無知何以為人師
    《海峽評論》291期-2015年3月號 石文傑
    http://www.haixiainfo.com.tw/291-9375.html

    一群狂妄自大又無知的台獨老師,揚言自訂課綱,無視課綱的定位和全面一致性。這群台獨高中公民、歷史老師和大學教授宣稱要發起「教師自訂課綱」運動,其中為首的自稱「公民教師行動聯盟」召集人、台東女中老師周威同叫囂:「政府惡搞,我們只好自救,自己來編課綱」試問自訂課綱外還必須編成課本,由誰出版?誰來審定?誰決定採用?
    這種動作和去年台南市長賴清德揚言,台南市高中將拒用新課綱,繼續沿用舊課綱(台獨課綱),狂妄無知,簡直如出一轍。台南市賴市長嚴重侵犯剝奪高中教師自主選書權,竟毫不自知。如今這些教公民的高中老師罔顧法治教育,簡直是公民教育的最大反面教材和錯誤示範!
    如果對現行憲法不滿意,可以不遵守,可以自訂憲法嗎?對於紅綠燈秒數不滿,可以不遵守交通號誌,我行我素嗎?
    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只是初審,雖然教育部敗訴,但還可以上訴;而且只說程序有瑕疵,並未觸及實質內容。豈可就此斷定教育部一定終決敗訴?《自由時報》把程序和本質混淆,顯然有蓄意誤導讀者之嫌,身負教育重責的高中老師豈可以訛傳訛,擴大解釋,還無限上綱!
    誠如教育部國教署長吳清山所說,《高級中等教育法》及《國民教育法》授權國家課綱是由中央政府訂定,必先由國家教育院研發再進行二級審議,先通過七大分組會議,再送教育部審議大會決議後生效,法律並未授權老師可以訂定課綱,老師訂了課綱,誰來審議呢?當然如果只是草案則另當別論。
    課綱有如教科書的憲法,人人得遵守,除非修改課綱;課綱不是不能修,除非政權更替,政黨輪替。誠如教育部長吳思華所說,今年8月將按計畫依新課綱編定的教科書問世後,屆臨「107年領綱」制訂時再檢討修訂。這些台獨教師到底急什麼?不說等到各位締造獨立共和國成功,至少等到2016年,你們支持的台獨候選人當選後再說吧!
  • 悄悄話
  • 訪客
  • 日本走狗真利害,民進黨名不虛傳,比李燈輝還利害,賣了台灣卻成為民主之父,台灣人真該死啦,不能怪別人,認賊做父不打緊,還要養仇人一輩子,金氏世界記錄可以登錄,世界最愚蠢的國家,跟世界最笨的人民嗎?
  • 呆丸哈哈哈
  • 人間動物園
    2016-07-15 聯合報 王正方(電影導演)

    某年紀不大的市長說,台灣在「日治」時期,人民比國民黨統治下幸福。還有「台灣民政府」,盡情誇讚日本殖民統治者,主張台灣應回歸日本。都不是他們的親身見證,七十多歲以下的台灣人不曾經歷過日本統治。歷史真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二○○九年日本NHK播放的紀錄片「人間動物園」,陳述一八九五年至一九四五年日本殖民統治台灣的種種。
    明治維新後,日本要躋身為擁有殖民地的一等國家,台灣是最早的日殖民地。怎麼殖民呢?首任台灣總督的民政局長後藤新平,下鄉調查後做出結論:要台灣人成為日本人,就如同將「比目魚變成金眼鯛」那樣困難。遂全力平定抗爭,史稱「日台戰爭」,在雲林殺抗日台灣人,鮮血染紅了一條河。頒布「匪徒刑罰令」,破壞公物者就定為匪徒,可判以死刑,處死匪徒三千餘人。日本殖民統治台灣殺人數十萬,紀錄都巨細無靡的在二萬六千冊台灣總督府文獻中。
    開始日本的殖民統治成績不佳。台灣樟腦產品曾占世界產量百分之七十,日軍登陸,樟腦全面停產,英法等國對日大肆恥笑。之後建起四百公里南北縱貫鐵路,保障樟腦輸出線,歲入一百億日圓。一九一○年的倫敦英日博覽會,日本全面炫耀殖民台灣的成果,數十位排灣族原住民穿上民族服裝,在展覽室中行住表演,供人觀賞;證明文明人為落後民族做了好事,人稱「人間動物園」,是最吸引人的展出,有八百萬人參觀博覽會。製片人以一張老照片找到「人間動物園」某成員的女兒,老太太捧著照片說父親從沒提過此事,垂淚。
    柯德三老先生,八十六歲,以純正的日語談往事。祖父柯秋潔,日軍入境時就學日語,監視居民,向政府報告,在為台人設立的學校教日語;功勞不小,將兒子送去日本公學就讀,遭勒令退學。後藤新平批示:兩種學校的目的不同,台灣人學基本日語就夠了。
    一九三七年,日本發動侵華戰爭,深恐五百萬漢族後裔心向中國,在台灣推動「皇民化」,鼓勵甚至強制台灣人歸化為日本人,嚴禁中文,不講日語的不准乘公車。專為日本子弟設立的台北第一中學(建國中學前身)開始收台灣生,柯德三上了這所中學。
    NHK在台北召開「台北第一中學同學會」,最老的出席校友九十六歲。當年一班五十人,只有二名台生,成績要特別好,否則不能繼續讀。他們努力學做日本人,但經常受日本同學的歧視嘲弄。柯德三畢業後入伍日海軍,被美軍炸傷。許多台灣同學身死戰場,柯老懷疑,有的是受傷後無法撤離,便就地處理了。日軍徵台灣兵廿一萬,在南洋及中國戰場陣亡近三萬人。
    有何感想?老同學們多說不喜歡;當時的一等公民是日本內地人、琉球人為二等公民、台灣人屬第三等人。我們徹底日本化了,還是受歧視、被愚弄、遭到拋棄!老先生邊說邊掉淚。
    NHK一向製作嚴謹,言之有物。片尾警語:瞭解別人的歷史,有助於瞭解自己。為什麼這麼多亞洲國家討厭日本,台灣最親日,日本卻這樣傷害過台灣。日本是如何走過來的,該怎樣走下去?
    台灣是怎麼走過來的,怎麼生存下去,日本殖民統治也是一條路?後藤新平的話揮之不去:「比目魚焉能變成金眼鯛?」
  • 呆丸哈哈哈
  • 「當年靠嘴拐選票」 呂副語出驚人
    2007/11/11 TVBS新聞 攝影:黃國鈞 台中報導

    呂副總統今天應邀在中華民國國際演講協會演講,或許就是因為強調口才的重要性,呂副總統自我調侃的說,當初也就是2000年總統大選,阿扁總統和她,就是靠著一張嘴,到處演講,贏得選舉,不像毛澤東還要流血革命,所以比毛澤東要來得厲害。不過在演講中,呂副總統一句「把選票拐來」的話,倒是引起不少人討論。
    隨扈一個個搜皮包,沒搜到危險人物。倒是副總統呂秀蓮在演講會場上語出驚人,說她在2000年總統大選投票前一週,對陳總統說過,靠嘴就可以拐選票。
    副總統呂秀蓮:「想當年毛澤東,要2萬5千人長征,還要8千萬人頭落地,才取得江山。我們就是靠選舉的時候,就是靠一張嘴巴,到處演講,跟大家握手微微笑,這樣就可以把選票拐來,就可以當選的話,那我們比毛澤東還厲害。」
    靠一張嘴拐選票,這聽得台下不知道該不該笑;因為想當年陳呂配拚總統選戰,還真是到處微笑握手講了不少話。支持民眾:「阿扁當選!」
    副總統呂秀蓮:「我們省吃儉用繳稅金,結果被人ABC(A錢)。」
    總統陳水扁:「我提名呂秀蓮(桃園)縣長,不是做副總統而是做總統,阿扁做副總統,那我們相信在桃園的票一定會更多。」
    當年497萬多張選票,「靠張嘴拐來的」,副總統可能是在這演講協會的場合,要大家多練練「嘴上功夫」。呂秀蓮:「We made it! 我們真的是靠一張嘴,我們把政權拿過來。」
    但畢竟這「拐」有「騙」的意思,呂副總統這一說,實在有太大的想像空間,讓人不知該說她這到底算失言、真話,還是玩笑話。呂秀蓮:「就是靠一張嘴巴,到處演講,這樣就可以把選票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