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進步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今天說,提凍結台獨黨綱著眼於2016年總統大選重返執政。至於對岸指凍台獨黨綱提案是積極信號,他不願評論。

中國大陸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發言人范麗青表示,「民進黨內一些有識之士提出凍結『台獨』黨綱的主張,這是一個積極的信號。」

柯建銘接受記者訪問時說,「那是他們的事情,我不評論」。

柯建銘昨天在民進黨昨天對中政策擴大會議(華山會議)會中建議民進黨考慮正式宣告凍結台獨黨綱,並說台獨黨綱是民共雙方來往的障礙。民進黨主席蘇貞昌今天表示,台灣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獨黨綱沒有凍不凍結問題。

柯建銘晚間受訪說,華山會議開了9次,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主持會議就要黨內思考台獨黨綱的問題,昨天是最後一次會議,由他主持,因此拋出凍結台獨黨綱的想法,這是肺腑之言,出於善意,目的是要去除外界對民進黨的刻板印象,重返執政。

柯建銘說,昨天會議,他開宗明義提「自信、互信、共謀」6字,必須以積極、自信、務實態度面對兩岸問題,因此拋出「凍結台獨黨綱」,只要堅持台灣主體性與核心價值,民進黨的黨綱是可以調整的,立法院經常凍結預算,如果有問題再解凍即可。

柯建銘指出,就中、美雙方及國際社會的認知而言,民進黨台獨黨綱才是民、共雙方來往的障礙,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及前立委沈富雄日前出席華山論壇時都曾經提醒,民、共互信關鍵點在於「不獨」。他當時回應蘇起「民進黨現在已經很少有人在講台獨了」

柯建銘說,他以為台獨黨綱是當年特定歷史時期為反對中國國民黨專制統治而提出的。國民黨戒嚴統治時期將黨外人士、共產主義者與台獨人士列為「三合一」敵人共同打壓,而在黨外運動時期,主張台獨其實是主張言論自由的表現與延伸。

因此當台灣已經民主化,台獨不再是種禁忌,而是可以公開倡議的政治立場之時,是否有必要再將台獨黨綱視為緊抱不放的教條,確實可以討論與商榷。

柯建銘還引用蘇貞昌說「現階段最重要事件是建設國家,不是回頭搞台獨」,以及蔡英文在新加坡演講也指出「必須致力維持兩岸的和平與共榮發展」。美國更多次公開反對海峽兩岸任一方單方面改變兩岸現狀。因此,在當今國際、兩岸和台灣社會主流民意大環境下,民進黨堅持台灣主體性與社會核心價值不變,但沒必要回頭搞台獨。

 

他說,提「凍結台獨黨綱」是著眼於2016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希望重新執政,若要執政,兩岸政策必須有不同調整與看法,前主席謝長廷提「憲法各表」、前總統府資政辜寬敏提「兄弟之邦」都希望民進黨重返執政。

這個議題早在陳水扁參選總統除了修改阿扁條款並用台灣決議文讓台獨以借屍還魂方式形成阿米巴(變形)台獨,扁宋會前後一年新聞也曾炒作到這個議題,說穿了只要民進黨不改變兩岸政策.繼續操弄統獨.繼續操弄族群.繼續製造仇恨製造恐懼.國民黨­就可以繼續執政下去.


估計2016年要讓民進黨再敗一次.民進黨才會開始檢討目前的仇中恐中抹紅台毒­鎖國路線.說好的木馬屠城呢?ECFA糖衣毒藥?公園變公廁?談吐變吐痰?孩子要去黑龍江?

最具體的例子是2012年台灣總統大選,美國政府在最後一刻,用極其露骨的方式,告訴台灣百姓不要選蔡英文,為何美國政府直接阻止民進黨執政呢?民進黨一向狂熱反中,替美國站崗吹哨,難道不好嗎?真相就是,此刻美國無力也無心以武裝力量涉入台海,民進黨上台所帶來的戰爭危機,很可能使得美國在台海議題上,出現災難性潰敗,從而根本上動搖其全球的地位,這是美國不敢說出來的真相,而未來幾年,日本也會逐漸體會到這點。

凍結可退冰是因為不敢廢除台獨黨綱,逐條審查還是過比較慢,只能扯不如預期不敢斧釜底抽薪廢除ECFA,這就是作者所說本質相同。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一邊一國」:柯應退黨
  • 2013-12-31 中國時報 朱真楷/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凍結《台獨黨綱》,以扁為精神領袖的「一邊一國連線」,昨日砲轟此說法等於承認「一中」,呼籲柯建銘主動離開民進黨。
    柯建銘昨天回應,基層的聲音他能理解,但請黨內同志不要懷疑他想幫助民進黨重返執政的理想,呼籲關心民進黨的人能認真對此議題有更理性的討論,妥善處理《台獨黨綱》的問題。
    面對一邊一國成員的發言,扁的兒子陳致中第一時間透過臉書表示,民近黨內掀起《台獨黨綱》存廢論戰,這是重大議題,有其歷史脈絡、發展進程,也有民進黨的黨魂,他呼籲,「或許應該砲聲少一些,理性討論多一點。」
    陳致中也說,無論如何,基本立場及路線不可偏離,「一邊一國」才是台灣人民最強而有力的主權後盾。
    一邊一國連線召集人、台南市議員陳朝來指出,針對凍結《台獨黨綱》的問題,民進黨有相關討論機制,柯建銘不應以個人言論,試圖傷害台灣主權。
    陳朝來說,無論如何,台灣已經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前途則要由2300萬公民,以民主投票的方式決定。
    陳朝來強調,民進黨並非輸在《台獨黨綱》,但柯建銘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民進黨受傷;他也質疑,柯建銘日前被指控涉入司法關說案,雖然出面喊冤,但民進黨的形象卻已經受到傷害;因此,呼籲柯建銘應盡速離開民進黨。
  • 倡議「凍獨」 柯建銘:印記不除怎執政?
  • 2013-12-31 中國時報 朱真楷/台北報導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拋出凍結《台獨黨綱》引爆爭論,柯建銘昨日直言,朝野要和解,兩岸要和平,「這樣搞政治,才有意義!」民進黨若總以膝反射方式處理兩岸議題,不思考讓國家融入東亞、美中架構中最有利的位置,就無法消除固定印記,「要如何執政?」
    據了解,民進黨1月9日將召開最後一場「中國事務委員會」,屆時黨版對中政策將大致底定。為了趕在結論出爐前將民進黨兩岸政策拉向務實路線,柯建銘上周拋出凍結《台獨黨綱》後,密集與熟悉兩岸議題的朝野重量級人士接觸,盼能促成各方對處理《台獨黨綱》的共識。昨日傍晚,他也親自拜會獨派大老辜寬敏。
    儘管辜寬敏一度對媒體表示柯建銘的主張太單純幼稚,但雙方會面溝通後態度已有改變。柯建銘表示,辜寬敏雖認為兩岸應走向「兄弟之邦」,但對於凍結《台獨黨綱》也多表認同,並表示若有人因此把他打成統派,這是不對的。
    面對反對聲浪,柯建銘昨晚透露,今年民進黨召開首場「中國事務委員會」時,坐他在身邊的前總統府秘書長邱義仁,開宗明義就問「《台獨黨綱》要不要處理?」結果,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沒有人敢回應,「坦白說,這個問題可以迴避嗎?」
    柯建銘強調,邱義仁的經歷,讓他很清楚知道阻礙民進黨執政的問題在哪裡,也知道黨有必要改變「固定的印記」,只是沒有人敢接下去說;問題是,私底下大家卻都會討論要如何處理《台獨黨綱》,「這問題不是今天才蹦出來的」,所以不能再繼續迴避。
    他更不諱言地說,華山會議開了9次,若無意外大致就做類似《台海人權宣言》這類不會有人反對的結論,看來四平八穩,也能維持派系平衡,「但總要有可行的策略嘛!」
    「我不可能選總統,也不會選6都,頂多幹總召,不必猜忌我的論述。」柯建銘說,美國重返亞洲,台灣必須擔負起積極責任;在維持東亞和平的過程中,台灣也站在關鍵位置,如果民進黨老以「膝反射」回應,對兩岸議題做政治攻防的考量,這樣該如何執政?
    柯建銘表示,民進黨若凍結《台獨黨綱》,撇開中共看法不談,預料台灣內部及美方都會樂見;不然天天看朝野對立,民進黨總是「待在家裡說協議該怎樣簽、怎樣簽」,「這樣不對吧,只會愈綁愈死!」
    柯建銘強調,朝野和解、兩岸和平,台灣才能存活,這樣搞政治也才有意義。
  • 國民黨:台獨黨綱存廢 蘇蔡應速表態
  •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102.12.28

    針對民進黨立委柯建銘主張「凍結台獨黨綱」,國民黨發言人楊偉中今(28)日表示:中華民國早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也是國民黨一貫的立場;如果「凍結台獨黨綱」是指向中華民國靠攏,國民黨歡迎這種轉變。
    楊偉中指出:所謂的台獨黨綱是主張以公民投票方式建立台灣共和國,這樣的主張和台灣主流民意和國際社會現實嚴重脫節;民進黨已經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參與選舉,更曾經執政八年,卻至今無法面對現實,並且修正、廢除台獨黨綱,足見該黨一直被台獨基本教義派力量所綁架。
    楊偉中表示:不少民進黨人士說,1999年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承認「台灣是一主權獨立國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已經推翻了台獨黨綱;但民進黨內的主流意見至今不願廢除台獨黨綱,可見台獨黨綱仍是民進黨內難以挑戰的神主牌。另一方面,民進黨兩岸立場向來缺乏一貫性、穩定性:在執政前,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勉強承認中華民國;執政後,卻又制定正常國家決議文,重回正名制憲建國的急獨老路,反覆無常;如今柯建銘說要凍結台獨黨綱,不但未必能獲得黨內共識,即使民進黨真的凍結、廢除了台獨黨綱,仍不免讓民眾質疑,是否只是騙取選票以求重返執政的手段?
    楊偉中強調:蘇貞昌、蔡英文等民進黨領袖應該儘速針對台獨黨綱的存廢問題,尤其是台獨黨綱是否仍為民進黨的核心價值與政治目標,表達清楚的立場。
  • 也談神主牌
  • 2013年12月31日 蘋果日報 江春男

    加薩走廊可說是個超大型難民營,陸海空三面全被包圍,人民生活悲慘,全靠國際援助。哈瑪斯與以色列誓不兩立,前幾天又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以色列立刻還以顏色,出動3次空襲。衝突永無止境,與西岸情勢大不相同。
    加薩和西岸本是一家人,都是巴勒斯坦人,現在分裂成兩個政府,對以色列採取不同政策。最大的不同是:西岸準備跟以色列和平共存;但控制加薩的哈瑪斯是激進的伊斯蘭組織,發誓要消滅以色列。
    這個目標很不切實際,卻寫在哈瑪斯憲章上面,那是30年前的事。以色列要求哈瑪斯拿掉這一條,否則雙方不可能談判;但哈瑪斯則堅持它是歷史文件,沒有必要取消,要談就談,不談拉倒,反正這個神主牌不能動。
    哈瑪斯憲章和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有幾分相似,都是激昂的革命時期的產物;後來客觀環境發生巨大變化,許多人主張加以修改、刪除或調整,都會遭受激進派的反對。以色列以此為藉口對付哈瑪斯,正如中共也以此為藉口對付民進黨一樣。
    除了哈瑪斯之外,還有巴勒斯坦組織、愛爾蘭共和軍、巴斯克獨立運動,都有不達目的絕不妥協的口號;但大都與時俱進,不時調整政策,也跟著修改政綱,很少組織會把它當神主牌一樣供在神桌上。何況民進黨當過執政黨,不是反體制的革命團體。
    革命團體的政綱最有水準的,可能是南非的民族議會。它的黨章不斷強調,他們是南非這塊土地的主人,代代相傳,永遠守護這塊土地,永不分離;且要讓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不分種族、膚色、男女,均享有平等自由人權和尊嚴。
    這不是神主牌,而是真誠的信仰。這裡不談國家、主權或獨立,不談白人、黑人或國名;只訴求普世價值,它簡潔深刻,如感人的詩篇,任何對手都無法挑剔。
  • 蔡公投的台獨、主席夢 抱憾終了
  • 中國時報 舒子榕/特稿 2014年1月12日

    堅持不懈,是描繪蔡同榮這一生最貼切註腳。就像他熱愛的長跑運動,蔡同榮也以同樣精神,為推動台獨與公投奔走,搏得「蔡公投」封號。他曾表示「有生之年要看到台灣獨立」,隨著走到生命終站,台獨夢仍一場空。
    蔡同榮出身政治世家,考取台大政治系後,轉到台大法律系就讀;他曾是台大第1位非國民黨員的代聯會主席,卻因為非國民黨員身分備受打壓,萌生推翻國民黨的念頭。赴美之後,蔡同榮組織數個海外獨派團體,也和美國國會議員建立友誼,推動台美國會議員連線的設立,為海外台獨運動奠下基礎。
    蔡同榮在美國為台獨運動奔走,卻也因此被國民黨政府列入黑名單;好不容易在1990年回台,蔡同榮主張從體制內進行和平改革,推動公民投票運動,讓台灣人民決定自己的前途。
    蔡同榮對於台獨的不懈精神,也落實在生活面。蔡同榮熱愛運動,更為自己的肌肉健美照片得意不已;就算是卸任立委後,仍保持每天清晨運動習慣;如有人嫌他老,還會回嗆「不如來比伏地挺身」。回首過往,蔡同榮從運動健將到中風辭世,讓黨內同志不勝唏噓。
    蔡同榮創立民視,原以「台灣人的電視台」為號召,後來卻屢遭抨擊把民視當成私人工具;但蔡同榮不以為意,繼續藉由電視曝光,經營個人的政治版圖。
    2012年競選立委失利,爭取中常委也不如預期,蔡同榮跌落從政生涯的谷底。儘管努力布局今年5月的黨主席選舉,還向友人表示「人生最後願望是選黨主席」;無奈的是,黨主席這一戰,蔡公投卻是提前除役了。
  • 民進黨的歷史與現實
  • 民進黨的歷史與現實
    【2014/01/08 聯合報】陳芳明(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教授)

    台獨黨綱是民進黨的歷史,柯文哲是民進黨的現實。面對這兩個問題,黨內的決策高層,到今天仍然進退失據,舉棋不定。因為耽溺於種種算計,使得這個從民間崛起的政黨,陷於前所未有的困境。當柯建銘提出凍結台獨黨綱之說,立即遭到黨內大老的圍剿。各種說法都有,說什麼「台灣前途決議文」早就超越台獨黨綱,又說什麼不能偏離建黨的精神。只要對這個黨綱有任何意見,就是最大的褻瀆。華山會議召開無數次,就是沒有人敢於觸動這塊崇高的神主牌。
    黨外人士柯文哲,還未正式宣布參選台北市長,民調數字便一直高居不下。對照過去民進黨的候選人,從來沒有任何政治明星可以與他相互比並。陳水扁、謝長廷、蘇貞昌都無法望其項背。即使是現在的呂秀蓮與顧立雄,也簡直不可同日而言。他的出現,使民進黨備受威脅,已經有人稱之為「柯文哲現象」。他們千方百計要求柯文哲入黨,但未曾得到積極回應。這個現象,只會持續發酵。
    夾在歷史與現實之間,民進黨顯得越來越狼狽。逃避兩岸議題長達廿年,似乎許多既成的事實,已經遠遠超出黨的智慧範圍。華山會議提出的言論,恰好證明民進黨早已淪為歷史的囚犯。對國共兩黨會商的任何指控,顯然已不能幫助自己向前移動。一個要解決台灣問題的政黨,到今天也無法解決自己的落伍。
    真正的問題,並非是所謂黨綱的取捨。處理兩岸現實之前,民進黨應該有勇氣面對中華民國的現實。無論是黨綱或決議文,都是在吃中華民國的豆腐。那種輕佻、蔑視的態度,可能在十餘年前有其政治效益。但是客觀條件發生變化之後,民進黨反而遠遠落在時代之後。如果有一天兩岸開始啟動和平協議的談判,都必須從各自的現實出發,而雙方的現實是以憲法為基礎,請問民進黨要端出什麼?從九二共識到ECFA可以持續缺席,若兩岸和平時機出現時,還要執意缺席嗎?
    這種以拖待變的怠惰思考,在民主政治成熟的今天,已經非常不得人心。同樣的,在台北參選市長的黨外人士,為什麼必須入黨?柯文哲從來沒有參加黨內派系,也從來沒有豢養人頭黨員,一旦入黨,注定是要任人宰割。在派系結構那樣嚴密的文化裡,已經完全不存在任何人情義理。他還未入黨,就已經遭到不堪想像的羞辱。如果入黨,下場自是可以想像。
    對於九二共識,民進黨的意見很多,就是不願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對於蔡英文曾經提出的「台灣共識」,柯文哲說他完全不懂。真正的台灣共識,他說,不就是「民主、自由、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他的思考內容,完全與民進黨南轅北轍。他站在公民社會的立場,無論是政治視野或人格,都比黨還要開闊。獅子為什麼必須關在籠子裡?柯文哲不考慮入黨,正好意味著民進黨既不能趕上時代、也不能趕上社會。
    國民黨的執政確實是千瘡百孔,但是民進黨更不可能帶來任何希望。明明中華民國是政治現實,卻還是迷戀著上世紀的歷史文件。明明是可以勝選的候選人,竟不能創造聯合反對力量的策略,卻要求他必須就範於黨的繁瑣規定。這個黨已經背叛大開大闔的氣派,也違背了廣大的草根民意。老態龍鍾的民進黨,果然是歷史棄兒,也是社會的孤兒。
  • 童振源:台獨黨綱兩不三沒有 應予凍結
  • 2014-01-04 中評社台北1月4日電(記者 王宗銘)

    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日前在民進黨對中政策擴大會議建議,民進黨應該凍結台獨黨綱,才能推進民共互動與互信,掃除邁向執政與推動兩岸和平發展的障礙。台灣政治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所長童振源3日接受中評社記者訪問時表示,民進黨要在1月9日召開中國事務委員會,如果能針對凍結台獨黨綱通過決議,對於未來民進黨邁向執政,推動兩岸關係的和諧,會是很重要的一步,在這過程中,會改變兩岸關係的總體格局,過去是國共互動,未來會是三黨互動。

      童振源說,過去不敢處理政治問題,因為台灣內部政治分歧太大,而且兩岸共識也不足,未來可以透過這樣的互動,慢慢累積互信,累積共識,有助於整體兩岸的衝突可以找到方式來解決,在總體上有存在這樣的一個意義。

      台獨黨綱指民進黨於1991年10月13日第五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通過修訂黨綱一項條文,主張依照台灣主權現實獨立建國,制定新憲;基於國民主權原理,建立主權獨立自主的“台灣共和國”及制定新“憲法”的主張,應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

      童振源認為,台獨黨綱目前有兩不三沒有,不符合當前的形勢,不符合台灣的“國家利益”,民進黨執政沒有意願同時也沒有能力來推動法理台獨,推動之後也沒有效益。

      他表示,台獨黨綱已不符合當前情勢,因為台灣經過民主化之後,台灣已經變成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在這過程中,有沒有更改國號,不是台灣內部關切的議題,也不需要更改國號去確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當你去更動國號時,對於兩岸關係與國際關係都沒有正面的影響,甚至可能造成負面的影響,不符合台灣整個的“國家利益”。

      童振源說,民進黨執政之後,大概也沒有意願去推動,因為過去在2000年到2008年,很清楚的,民進黨在執政時告訴大家,它不會做這個事情,所以很清楚的,它沒有意願;民進黨也沒有能力,因為現階段在“國會”裡面要來“修憲”,要有四分之三多數,民進黨現在只有三分之一的席次,除非要採取革命的手段,目前看起來是不太可能的,台灣人民也不會接受。

      童振源還說,民進黨如果去推動,也沒有效益,就算是推動法理台獨成功,修改國號為“台灣共和國”,也不會讓其他國家來承認“台灣共和國”,況且在國際組織也不會有任何的突破,反而會引發更多的打壓,甚至對存在形成威脅。

      曾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擔任過“陸委會副主委”的童振源還表示,另外有兩個妨礙,一個是妨礙執政,在2012年時是最清楚的例子,5.75%的選民轉向支持馬英九連任,是兩岸關係的因素,其中有4.25%的選民轉向支持馬英九連任事因為兩岸經濟因素,有2.8%的選民投票給蔡英文,但同時卻擔心蔡英文當選會影響台灣經濟,這樣的兩岸經濟與社會的交流,選民要的不只是國家的主體性或台灣的價值,也希望維持兩岸的穩定與和平發展,如果在這過程中,民進黨不能展現實力與能力,來告訴大家說,它有能力來做到兩件事情,一方面捍衛台灣的主體性與台灣價值,二方面也能穩定兩岸關係的發展,選民是不容易信任、投票給民進黨的。

      童振源說,第二是妨礙施政,過去,民進黨在“國會”如果不能突破半數,必然會與國民黨互相抵制,對於推動施政會有很大問題,主要的癥結點可能會在兩岸關係上面的政策;台灣的國際發展,包括參與區域經濟整合,與經濟發展,其實跟大陸都相關,所以如果與大陸不能有妥協的方式,也會妨礙台灣未來的“國家”發展,這些都會導致如果民進黨未來執政的話,可能要有政績時,會面對比較大的困難與挑戰。

      童振源說,民進黨在1月9日如果有機會凍結台獨黨綱,對於台灣內部選舉與兩岸關係都會有一個非常巨大的轉變。
  • 台獨夢與中國夢
  • 2014年4月18日 中國時報 傅建中

    海峽兩岸都有夢,大陸作的是中國夢;特別是習近平上台後,把復興中華民族的中國夢幾乎每天都掛在嘴邊上。相對的,台灣有不少的人追求的是獨立的夢。獨立有事實的與法理的的區別。台灣自1949年以來,事實上是獨立的,即兩岸分治、互不隸屬。
    馬英九的「不統、不獨」政策,即在維持事實上的獨立、而不追求法理上的獨立,因為後者的風險太大、會觸發兩岸的戰爭。為了阻止台灣走向法理台獨,中共不是在2005年還制定了《反分裂國家法》嗎?台灣的保護國美國,對法理台獨也是期期以為不可,在其對台三不政策中,有「不支持台灣獨立」一項。
    台灣藍綠之間的統獨之爭,爭的就是法理的台獨,從早期的長老教會、黨外到民進黨和最近學運的頭頭們,一貫追求的就是台灣法理上的獨立,建立一個所謂「新而獨立的國家」。反《服貿協議》學運分子「監督兩岸協議」草案的版本開宗明義不就說兩岸是「一邊一國」嗎?在示威遊行中還高舉「支那豬滾回中國」的標語呢。
    我可以大膽的說,除非中國人都死光了,台獨夢絕無實現的可能。這個夢只是黃粱一夢,等到醒時必是玉石俱焚。學運頭頭和其盲從分子的暴亂行為,根本就是「無知之勇」(The Valor of Ignorance,孫中山美國軍事顧問李荷馬的名著,斷言美國和日本之間的戰爭不可免),到頭來其毀滅性將不亞於二戰後的日本。
    做台獨夢的不僅限於島上的台獨分子,美國人也有。最知名的是曾任美國參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派爾參議員,於二戰期間在哥倫比亞大學接受過秘密訓練,本來準備在美國打下台灣後到台灣當民政長官的,開羅會議使他這個夢成為泡影。另一位是曾在台灣當過領事的葛超智,《被出賣了的台灣》(Formosa Betrayed)一書的作者。但這二人的台獨夢都是「死後原知萬事空」。當然,晚近做同樣夢的美國人還有前國務院官員譚慎格。
    不過也有美國人是堅決反對台獨的,例如去年過世的美國在台協會(AIT)創會理事主席丁大衛,生前曾告誡過海外的台獨頭目們,說搞獨立運動等於把自己的腦袋放進已經張開血盆大口的獅子的嘴裡。此外美國務院知名的「中國通」和外交官恆安石及何志立等,生前也引台獨為美國的心腹之患,他們憂心忡忡,擔心台獨會把美國拖下水,捲入和中國的戰爭。
    邇來西方國家鬧獨立最為人知的是英國的蘇格蘭,而且今年9月18日要舉行公民投票,一旦蘇格蘭獨立成真,大不列顛聯合王國將分崩離析,國不成國,美國也為之憂心不已,因為英國是美國最忠實的盟友,蘇格蘭棄英而去,這個盟友也就可有可無,無足輕重了。鬧獨立多年但沒能成真的加拿大魁北克最近也蠢蠢欲動,這些國際上的發展,大概都使台獨受到鼓勵,見獵心喜,但他們必須明白,中國的政治文化不同於西方,在獨立的問題上,是沒有商量餘地的,其實連頭號民主國家如美國對獨立也是不能容忍的,150年前美國南方宣布脫離聯邦,另組新的國家,不就掀起一場為時4年的南北戰爭,單只參戰的軍人,就死了62萬人,等於當時美國人口的百分之二。以此類推,台灣宣布獨立,和大陸開戰,台灣至少要死46萬人,台獨分子像蔡丁貴之流者,可曾考慮過這樣的後果?
    多年前,彭明敏接受我的訪問,批評要搞流血革命的台獨分子時說過:「這些人要別人去死、去當砲灰,自己躲在幕後、坐享其成,是極不道德的。」
    人生應該有夢,如同美國人權鬥士馬丁路德金所說:I have a dream(我有一個夢)。但這夢應切合實際,而非虛妄的。就此而言,中國夢儘管有其高調,但實現的可能性遠超過台獨夢,在兩岸的競爭中,中國夢終將壓倒台獨夢,可為預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