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西南部距墨西哥六十英里的亞利桑納州沙漠,排列一大片連著一大片以千計的美國軍機,壯觀的場面,若不是親眼目睹,實在難以想像。從當年美國海軍的飛船,到去-年在伊拉克(新聞、網站)戰火中被追殺得千瘡百孔的A10「霹靂」攻擊機,都停放在這個被暱稱為「飛機墳場」的全球最大飛機保存場———「航太維修及翻新中心」。




飛機墳場位於亞利桑納州吐桑城的戴維斯—蒙森空軍基地內,佔地二千六百英畝(十點五二二平方公里,只比台北市信義區略小),目前存放了四千馀架、共約七十種美國-軍機。這裡也有幾架民航機,是軍方為取用零件而買的。

 

過去60 年,美國軍方一直將戴維斯-蒙山空軍基地當做飛機保存設施,近年來,空軍基地獨特的自然景色還吸引了好萊塢製片商的注意,像《變形金剛2》等一些影片都曾 到那裡取景拍攝。



飛越大西洋林白在此降落



這個基地已有近八十年曆史。基地建於一九二五年,一九二七年飛行家林白創下史上首次飛越大西洋紀錄後,駕著單翼型飛機「聖路易精神號」在此降落,為戴維斯—蒙森-機場舉行落成揭幕儀式,它也是當時是美國最大的民用機場。二次大戰期間,這座機場並擔任轟炸機作戰訓練基地。

大戰結束後,機場轉為空軍基地,自一九四六年開始,負起保存軍機的任務。美國當年在廣島投下第一枚原子彈的B二九轟炸機—艾諾拉?蓋,即是戴維斯—蒙森成為飛機-貯存場後的第一批「住客」。

之後,在韓戰和越戰期間,這一基地曾負責提供飛機和零件。基地也在對伊拉克戰爭期間供應飛機零件。少雨鹼性土適合存放飛機

據美國與前蘇聯間當年簽署的「限制和削減戰略進攻武器條約」,數百架B五二戰略轟炸機曾在此地銷毀。



這片基地全盛時期是在一九七三年,當時共存放了六千馀架飛機。因為此地存放的多是退役且不能再飛的空中英雄,這些飛機的零件,也常被拆作他用,等於是許多軍機的-最後安息之地,飛機墳場之名因而不脛而走。

但稱這里為「墳場」,其實並不完全公平,因為存放在這裡的飛機也常翻新。二○○三會計年度中,這里共收存了一三一架飛機,但也翻新出廠了一一二架飛機,並對外供-應近一萬八千件飛機零件,總值達十億美元(約合台幣三百卅八億)。

美軍挑中此地存放非現役飛機,是看上吐桑得天獨厚的天候適合長期存放飛機,不必另建機庫和停機坪而無朽損之馀。吐桑沙漠少雨(年降雨量十一英寸)、濕度低,加上-鹼性的緊密鈣質層土壤,成為最理想的飛機存放地點。

對決定保存準備將來啟封翻新的飛機,航太維修中心都依照存封的標準程序處理,先移除危險的武器和機密裝備,釋出燃料,以潤滑油料保護油管及油箱,之後用膠帶密封-所有的門窗、開口處及隙縫,再噴上數層特殊噴膠封住飛機外層,底層則不封以便散熱。有些飛機則用塑膠罩保護。

這個標準存封程序一般可將飛機存封四年,四年後再啟封重新封存。

由該中心翻新的飛機,主要是提供給美國國防部使用,不過,義大利、波蘭和泰國跟台灣等美國友邦也在此提取軍機,都曾買過這裡封存的F十六戰鬥機。

 

泰國跟台灣買F-16同樣戰機只差AB跟CD泰國2億美金就買CD型台灣買AB型卻貴1億美金,同樣的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比希臘貴1400萬美金X30隻=3億6千萬美金。



台灣一九九三年前曾在該中心選購四架E二「鷹眼」空中預警機,今年五六月間,也在此挑選了十二架「獵戶座」反潛偵察機。

但當時美國國務院嚴格規定不能全新軍機給台灣,因此最後折衷的做法是,台灣取得全新的E二,但另外裝上舊E二的起落架門,及台灣完全派不上用場的尾鉤(飛機停靠-航空母艦上所需,但台灣沒有航空母艦)。

航太維修中心很自豪的指出,在這里花的每一塊美金,可賺回十六美金的回饋,為美國政府省下大筆經費。也因此該中心也正名說自己不是飛機墳場,而是「沙漠之鑽」。



在基地裡廣闊的沙漠中儲存著美國軍方的退役飛機和封存飛機。因為這裡的氣候溫暖乾燥,機體腐蝕很慢。

每架被送到墳場的飛機都要拆除易損的部件和昂貴的儀器,並且抽乾了“飛機的血”——燃油、液壓油等所有液體,機體上的窗口、門、艙口都用保護性材料密封,座艙玻璃遮蓋嚴密,否者很容易被沙漠強烈陽光所老化變黃,但是飛機機腹的艙門則盡量開著,避免機內氣壓過高。

多數被送到這裡的飛機最終的下場是成為“配件供應者”,最終被拆得零零碎碎;少數幸運兒像C-130運輸機側整修後被賣成民用,如改成滅火機。但是也有飛機是指定到這裡來“殺頭”的,大批B-52成為核裁軍條約的犧牲品,被肢解後排列整齊後供蘇聯衛星拍照。當然也有少數一些封存的飛機也會被賣到國外。

 

事實上藍綠陣營自古皆然,沒半個受不了美國壓力去買些墳場毫無用處甚至易出事故軍機,還被當凱子削對的起納稅人嗎?每次都以特別預算亦指不列入總預算1.8兆才是舉債元兇,蘇貞昌有種就不要再跟美國(眾議員都跟軍火商有絕對關係)說民進黨執政加倍買,作者會毫不客氣羞辱你跟民進黨。

 

唯有兩岸和平統一才能擺脫美國施壓買垃圾武器。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yNoToIdiotBall
  • 異哉 安倍歷史學
    【2014/01/25 聯合報】聯合筆記 張佑生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敲鑼打鼓宣揚的「安倍經濟學」,各界耳熟能詳;現在,該好好注意「安倍歷史學」。
    安倍在瑞士世界經濟論壇表示,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夕,英國與德國經貿關係密切,仍不免一戰。安倍說,中國和日本目前的處境,類似當年的英國和德國。
    安倍此言一出,日本政府發言人、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趕忙滅火,先說不了解安倍發言細節;後來又說發言遭誤解,已訓令外館向各國政府澄清,安倍的重點在於如何避免戰爭。
    英國金融時報社論批評,就算安倍意圖藉類比來強調當前局勢的險峻,其發言仍然是「具煽動性且令人驚恐」。
    今年是一次大戰爆發一百周年,除了兩千萬人因此喪命,更讓德意志、奧匈和俄羅斯三大帝國走入歷史,促成世界秩序的變動:在全球呼風喚雨數百年的歐洲由盛轉衰,將霸主地位讓給美國。
    其實,早在安倍之前,牛津大學歷史學家麥克米蘭在《終結和平的戰爭》中,就將當今兩強的關係和百年前的英德關係類比。不過,麥克米蘭說的兩強並非中日,而是美中。
    提倡「軟實力」而享譽國際的美國國防部前助理部長奈伊,在〈一九一四重探〉專文中指出,鑑往知來固然重要,但不應過度引申。
    百年前,英國擔心德國崛起,德國害怕俄國崛起,加上各方誤判情勢,才會擦槍走火,一發不可收拾。
    華府要和北京共同經營「新型大國關係」,首先得管好日本。
    安倍引一戰為例,說是要避戰;參拜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說是為了和平。這種超出常識理解範圍的「安倍歷史學」,恐怕正是東亞局勢動盪的主因。
  • “棄台論”再起 美國著名學者:告別台灣
  • 2014-03-03 中評社華盛頓3月2日電(記者 余東暉)

    過去幾年“棄台論”時有所聞。最近又有新的“棄台論”冒出,這回是號稱美國國際關係“現實主義大師”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說的:“如果中國繼續其引人注目的崛起,台灣似乎注定成為中國的一部分”,美國終究只好“告別台灣”。
    不管是覺得美國更需要中國,不能因為台灣問題而阻礙美中建立大國關係,還是覺得兩岸和平發展,台灣不再需要美國,“棄台論”興起的大背景是中國迅速崛起。此番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更是直接論述中國崛起對台灣前途的影響。
    這篇日前發表在“國家利益”網站的長文題為“跟台灣說再見”(Say Goodbye to Taiwan),開篇即發問:中國持續崛起對台灣的意涵是什麼?台灣將面臨的真正困境將在幾十年後出現,當中國比今天要強大得多的時候。
    13年前以《進攻現實主義:大國政治的悲劇》而聞名的米爾斯海默說,他堅定地相信,中國繼續崛起對台灣有巨大的後果,不僅中國幾十年後將比今天更強大,也仍將堅持台灣要成為中國的一部分,還將像美國主導西半球那樣主導亞洲。美國將不遺餘力地遏制中國實力增長。接踵而至的安全競爭,不管結果如何,都不利於台灣。時間不在台灣一邊。
    米爾斯海默認為,多數台灣人希望的理想世界是台灣獲得法理上的獨立,但台灣在可預見的將來不會獲得正式的獨立,主要是中國不會容忍那種結果,因此台灣所能希望的最好狀況是維持現狀。對台灣來說最壞的可能結果是在北京決定的條件下統一,也許壞處最小的結果是台灣獲得可觀的自治,就像今天的香港那樣。關鍵問題在於,面對崛起的中國,台灣能否避免統一,而保持事實上獨立的現狀。他分析,對中國來說最好的可能結果是令台灣成為中國一部分,而且從長期來說一定會更加有力地追求這個目標。
    米爾斯海默指出,華盛頓沒有盟約義務在台灣遭受攻擊時來保衛台灣,但美國有強烈的動因使台灣成為其制衡中國聯盟中的重要一員,希望台灣的資產放在自己的戰略制衡一邊,而美國對台灣的承諾也關乎美國在本地區的可靠性。然而也有理由想到美台的這種關係長遠看不可持續:在下個十年的某個時候,美國將不可能幫助台灣防禦攻擊;台灣離中國大陸那麼近,離美國這麼遠;為台灣而戰,美國決策者擔心核升級,一定不願意在中國大陸發動針對中國軍隊的重大攻擊。美國聰明的策略是不要試圖將核威懾延伸到台灣,因為台灣不是日本或韓國。
    米爾斯海默認為,美國可能終將放棄(forsake)台灣的第二個理由是:這是一個特別危險的衝突點,很容易引發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中美戰爭。美國決策者理解台灣的命運是所有中國人的重大關切,如果看似美國在阻止中國統一,他們將極為憤怒,如果美台組成密切的軍事聯盟就是如此,而中國民族主義一定是導致危機的驅動力,戰爭因此變得更加可能。
    米爾斯海默說,冷戰中也沒有一個超級大國間的衝突點像台灣在中美安全競爭中那麼危險。考慮到引發戰爭的危險性,考慮到美國終將無法防衛台灣,美國決策者有合理的機會終將得出結論,放棄台灣在戰略上說得通,允許中國強迫台灣接受統一。
    於是米爾斯海默的結論是:美國可能在未來幾十年對待台灣就像是某種精神分裂者(schizophrenic)。一方面,它有強勁的動因使台灣成為旨在遏制中國的制衡聯盟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有很多理由相信隨著時間推移,與台灣維持密切關係利益將被可能的代價超過,代價可能還很大。當然從近期看,美國會保護台灣並將之作為戰略資產,但這種關係能持續多久是個問題。
    對於台灣方面採取的政策,米爾斯海默認為,未來台灣的首要目標沒有疑問是保持其獨立性,這在下一個十年不難達到,但此後台灣的戰略形勢將顯著惡化,主要是因為中國將快速逼近一個節點,即便美國軍事幫助保衛台灣,中國也能將台灣拿下。這種情況下,台灣有3個選項:一,發展自己的核威懾力;二,傳統威懾力;三,“香港戰略”,台灣接受失去獨立性,成為中國一部分的現實。
    米爾斯海默分析,從第一個選項看,北京和華盛頓一定都反對台灣自制核武器,美國人不願意自己置於台灣引發一場可能導致美遭受大規模核攻擊的境地中,台灣追求核武器似乎亦已太遲。從第二個選項看,傳統威懾力的“風險戰略”也有許多問題,美國會否以很大代價且冒著會輸的結果,去跟台灣並肩作戰?台灣自己是否想要在本土進行死亡和毀滅代價很大的戰爭,追求這個選項要與中國進行持續的軍備競賽?總之“達摩克利斯劍”一直懸在台灣頭上。
    對於第三個選項,米爾斯海默認為,到下一個十年之前,這個選項都不受歡迎,但在未來如果中國變得如此強大而能夠相對輕鬆地征服台灣時,這個選項可能變得更吸引人,即台灣放棄維持現實的獨立而追求“香港戰略”最行得通,雖然對台灣來說不吸引人,但修昔底德說過,在國際政治中,“強者為所欲為,弱者逆來順受”(the stong do what they can and the weak suffer what they must)。
    米爾斯海默說,很明顯台灣會否被迫放棄獨立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未來幾十年軍力變得有多強大。台灣一定會盡其所能爭取時間,維持政治現狀,但如果中國繼續令人矚目的崛起,台灣似乎注定要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他分析,在若干情況下台灣能避免這種情形,特別是中國經濟增長顯著放緩,北京面臨內部嚴重政治問題,中國無法追求區域霸權,但台灣無法施加影響使得這種假想變成現實。
    米爾斯海默最後說:“一個強大的中國,對台灣不只是一個問題,是一個夢魘。”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