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_9602423_1    

相信很多人看過媒體標題:我在軍中的日子,只有一點想說的當過兵的沒被如此操過絕對是0,不管志役或義役,自己到上兵階段從沒叫兵[菜鳥甚至老天兵]庫房晚點名的幾乎是少之又少,換言之就算現場不見得有資格去談洪案,頂多讓菜鳥當不完的衛兵哨,之前在自己臉書上po過有關洪案,國安局外勤退役人員臉書自爆導致洪死,盜賣軍品[非地下錢莊恐怕層級之高'前所未聞'動搖國本]甚至將有可能國民黨執政2016易黨,媒體不敢用,每個人在退伍前想瘦是不可能的,這也是事實足足胖半年。

 

但悔過室跟禁閉室基本是同一間而,士官跟士兵對此稱乎的不同,若真要說實話跟,那時被關禁閉[歐軍官被關],但體能跟洪比可是伏地1000起跳標準憲兵18%的,[每次操完拿筷子都是抖]仰臥300起跳,開合也是1000起跳兼早晚及晚點名照3餐,到退伍後40歲伏地還有3開頭起跳實力,不是幸災樂禍,但是幾10下及新聞剛吵時說體能很好,這也未免差太多,軍中的黑暗不是很多人真的適合當兵,在自身經驗'連無法排汗的都當兵當到退伍,作者還記得姓張的弟兄[後勤最操的架設連通信學校標準爬電桿23秒'作者的連隊19秒]。

 

洪案軍官記過無關痛癢,下基地演習全補回來,唯有害洪冤死施壓者,虐待者軍法審判,以收震懾之效!如果查出一個你我都不想看到的結果,那不是更難辦嗎?"
總統:"你知道咱最痛恨什麼嗎?做統帥的最,痛恨屬下欺君[朱元璋名言]欺上瞞下自古皆然。

 

最後要說未來還是有這種事發生,要當兵心態要建設好千萬別亂說,由其要命實話,[不是擺爛而是藉其他方式要求改革]會顧人怨'平安退伍才是王道'守規矩'官場文化'工作場所幾乎如此,何況洪案欺上瞞下,不幸已經被言中。豈是改的了來一言敝之。

 

至於廢軍檢軍法作者並不認同,美國及世界各國都存在這些單位,作者認同洪案應有一般法律來處理,適度修改及廢除不時宜法條,但是各位應知不少軍檢法人員退役後轉入律師法院體系,這個最應該廢止免去有心人士惡搞。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洪案與扁案
    2013-8-7 自由時報 陳致中

    洪案有一塊看不見的「黑布」在遮蓋,布幔之後有串供、有滅證、有推罪於小兵、管定了變成全放了、有甫花公帑維修完、插頭卻在關鍵時刻自動掉落的「黑畫面」監視器、有不翼而飛的大兵日記、有如墮五里霧中的手搖杯事件、有一份在自宅被「他殺」的死亡證明書、有一本找不到犯罪動機但凶手叫做「犯眾怒」的起訴書、有從頭到尾不敢用測謊及對質來釐清事實的偵辦、有開頭先污衊受害人的犯罪事實、有化身一干軍士官被告辯護律師的軍事檢察官…。請問,您能相信這不是一件集體虐殺案嗎?
    從洪案看同樣沒真相的扁案,則有一隻看不見的「黑手」在操作,有押人取供、有媒體審判、有無限期羈押、有違法換法官、有特偵組檢察官飛到日本教唆通緝犯作偽證咬扁、事後卻以「查無此事」簽結、有被告遭到檢察官恐嚇「大家一起死、你會走沒路」以及脅迫「再說政治獻金就把妳聲押」、有最高法院史無前例自創實質影響力說,並自為及切割判決、有馬英九以總統身分公開批判個案,並在總統府宴請司法首長後數日就發生龍潭案有罪定讞…。請問,您能相信這不是政治追殺迫害嗎?
    洪案與扁案,一為義務役士官,一為卸任總統,兩者看似無關聯,但細繹其中,我們可發現:
    兩案都是不公不義的迫害,都是極度不人權不人道的虐待,都是國家機器殺人的歹毒殘暴,都是用謊言堆砌編造的結論,都是有受害者卻無加害凶手,都是等不到「真相」來敲門的霧夜,都是盼不到「公道」來平反的漫漫長路。
    台灣只有哭到一眼失明的扁媽與心已經空了的洪媽嗎?有多少母親為了她們在軍中與法庭受到不公不義迫害的孩子長夜哭泣!
    (作者為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碩士、紐約大學法學碩士)
  • 白衫軍與綠色社團的差異
  • 2013/8/9 台灣時報社論 陳茂雄

    行政院長江宜樺於八日在行政院會聽取國防部報告「國軍人權改革保障作為」時表示,三日白衫軍在凱達格蘭大道的活動展現與以往社會運動不同的能量,他對於這期間並未發生任何非理性的衝突表達高度肯定。他也指示相關部會應學習危機處理能力並誠實面對,才能妥善解決問題。江宜樺也要求各部會從中學習事件發生後的危機處理,他認為快速、不拖延是最起碼的要求,但更重要的是對危機處理必須開誠布公,讓資訊透明,必要時應擴大參與面,並誠實面對,才是最終妥善解決問題的關鍵。
    執政黨對軍中的積弊雖然沒有能力面對,可是對白衫軍的要求卻是盡量配合,這是以前沒有發生過的現象。可是社運團體在立法院的抗爭,執政黨只朝卸除壓力的方向走,並沒有像對白衫軍那樣的禮遇。綠營因而有人對白衫軍感到不滿,他們認為「參加凱道遊行的二十五萬年輕人不夠關心,反服貿及反核四公投才不能成功」;有關沒有成功佔領立法院這一件事,他們也表示,「這次的行動沒有獲得社會與政黨的支持,所以最後還是沒辦法成功的佔領立法院;台灣的民眾水準不夠,所以他們的行動無法成功」。
    江宜樺表示,白衫軍的活動非常理性。事實上雙方沒有衝突的原因是警方沒有挑釁,例如由於群眾太多,因而參加聚會的人超越申請的場地,警方圍阻的範圍還是主動往後移;不像黨外時代因警方施暴激怒了群眾,才造成嚴重的衝突。另一個重要因素是白衫軍沒有讓政黨介入,沒有形成「藍綠對決」的局面,促使執政黨多方面的讓步。與其說白衫軍「理性」,不如說他們有「智慧」:他們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解決問題,他們更清楚社會運動沒有被「政治」牽著鼻子走才會降低阻力。
    有關「民眾水準不夠」這句話值得商榷,這是綠營常出現的怪異說詞,隨時都在抨擊別人。綠營的人喜歡建立自己的「舞台」,提出一套自己的論述,所以專家一大堆、各吹各的調,更會強調自己的論述才是「靈丹」、別人的都是「毒藥」,民眾當然不知道哪一家推出的才是真正的「靈丹」?民眾面對的已經不是「藍綠對決」的問題,更要面對綠營(包括社運團體)內部的「派系惡鬥」。這些派系要群眾跟著他們走,不跟的人就加以圍剿,他們的做法為「不是朋友便是敵人」,所以敵人越來越多,與白衫軍正好相反。白衫軍雖然歡迎大家加入他們的行列,可是不會強烈要求他人加入,充分做到「不是敵人便是朋友」的境界,所以朋友越來越多。事實上,有些綠營集團不是他們所追求的「目標」不受肯定,而是他們的「人」不受歡迎。
    「一百行動聯盟」凝聚龐大的群眾,使台灣的刑法邁進一大步;「野百合」學運廣獲民眾支持,是逼退萬年國會的功臣;白衫軍號召關心軍中人權的志士,撼動軍方封閉的社會。誰說台灣的「民眾水準不夠」?不正常的人往往覺得別人不正常;正常的人反而會懷疑自己是否正常?
    (作者為中山大學退休教授、台灣安全促進會會長)
  • 邱毅:藍軍憂執政江山毀在馬英九的手裡
  • 2013-08-09 中評社台北8月9日電(記者 倪鴻祥)

    台灣近來政事紛擾不斷,外界關切馬英九執政危機。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國際企業管理研究所教授、前立委邱毅接受中評社訪問時表示,現在“反馬”變成全民運動,外界抱怨馬英九最多的已經不是綠營而是藍營,藍營普遍憂心2008年拿回的執政江山恐怕要毀在馬英九手裡。
    邱毅表示,過去說“說大人則藐之”,現在是“說馬英九而藐之”。馬在兩岸政策上會更裹足不前、更保守,因為兩岸已進入深水區,馬只要往前邁出一小步都會動輒得咎,所以會更躊躇不前,這是非常嚴重的。兩岸關係走不出去,台灣經濟就無法提升,悶經濟就無法解決。國民黨人看在眼裡急在心裡,大家都知道:如果民進黨上台,兩岸關係一定發生巨變。
    邱毅認為,浴火重生的辦法就是:2014年縣市長藍營若敗選,馬辭黨主席,邀連戰或吳伯雄等孚眾望的大老主持黨政,然後營造2016總統大選“非朱立倫不可”的氛圍,或許有救。否則朱2014連任新北市長後面對選民的承諾會很尷尬。
    他說,為何情況會變得如此?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已經點出重點,就是無能加私心:馬用人幾乎都是在識人不明的情況下用一些酒囊飯袋型的人物,連一個必然對台灣有利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都會被搞得烏煙瘴氣。
    他表示,馬英九空有國安情治系統,對人才的考核卻完全失真、走調。卸任的國防部長楊念祖的抄襲事件是在6年前發生的,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以軍中的文化,天天檢舉信堆積如山,難道都沒人檢舉過楊嗎?當然是有嘛!可是馬為何不察?以致於楊變成6日部長,成了馬用人的最大笑話。

    他指出,馬無能、私心自用又勤奮,事事都要跳到第一線,小事都管,對大事方向就抓不準,不斷搖擺,造成底下人無所適從:誰知道幫忙政策辯護後,政策若轉彎,不是變成豬八戒嗎?所以每個人都自我限縮,整個團隊變得沒有執行力。
    他說,君要控制臣有兩個手段,就是恩威並施;馬兩者都沒有,自然造成各路人馬反對馬。對藍營來講,不反馬,政治前途就結束;對綠營來說,反馬成博取政治舞台最好工具;一般民眾也不信任馬,變成所有事都以怪罪馬作最後結論;所以才會在這麼短時間,在非黨派運作下有25萬白衫軍事件,這比2006年紅衫軍事件還嚴重,現在是全民反馬運動。
    邱毅表示,馬英九現在執政腳步紊亂還被民眾看破手腳,在野黨當然加倍修理;馬必需透過出訪展現對外交、國際事務熟稔的優點,把心穩下來,恢復自信,然後再外銷轉內銷,讓民眾重新肯定馬,才能提升聲望。
    蔡英文呼籲取消出訪、召開國是會議。邱毅指出,蔡只想趁火打劫、混水摸魚,馬堅持出訪是對的,否則會深陷內政泥淖、最後作繭自縛;馬還表明出訪結束返台後邀蔡入府暢談國事,等於把球丟回去,反正蔡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 洪仲丘案案外案
  • 華納提版權警告 「你敢有聽着咱的歌」下架
    新頭殼newtalk2013.08.16 林朝億/台北報導

    由歌劇「悲慘世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歌曲改編的台語版「你敢有聽着咱的歌」於7月28日推出後,震撼人心。填詞者吳易澄醫師本希望能向唱片公司取得授權,但卻沒有獲得正面回應。但昨(15)日,華納國際則去電「李江却台語文教基金會」告知,因為侵犯他們歌曲版權,並將於近日正式發函警告。
    「李江却台語文教基金會」總幹事陳豐惠指出,辦公室是15日收到華納國際公司來電警告,但詳細內容他們還不知道,需等到該公司正式來函才會得知相關版權爭議。目前辦公室已經將網站上的音樂連結暫時下架。
    而原始改編的吳易澄醫師也與音樂家王希文於15日深夜發出「未取得著作授權聲明」指出,自從「你敢有聽着咱的歌」(台語版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在網路上發表以來,受到國人的大量的轉寄與輔以影像製作,從原先朋友之間的分享到帶動公民社會對社會公義的關注,這是填詞者始料未及的。他們也因應公民的行動而重新編曲並錄製合唱管弦版本,並嘗試向唱片公司(Warner/Chappell Music)取得授權。
    聲明表示,很可惜的是,「你敢有聽着咱的歌」的音樂並沒有獲得著作權人的授權。因此他們第一時間將音樂檔案從原先發佈的平台下架,也聲明不會再主動進行與鼓勵這首歌曲的散佈。有些朋友先前陸續詢問是否有樂譜可供使用,他們也必須婉拒了。
    聲明表示,這首歌所引起的效應絕非一個人所能帶動,過程中我們見證了公民社會的力量。期望「咱」依舊能聽見遠方的鼓聲,為着民主自由奮力前進。
    至於華納公司,由於新頭殼於深夜得知此訊息,截稿之前尚無法取得該公司的回應。
    根據維基百科相關記載,「悲慘世界」原始音樂作者是法籍音樂家Claude-Michel Schönberg於1980年創作。隨後,美國百老匯樂團到世界各國演唱時,也多曾將「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這首歌改編成當地語言。
    2010年前後,俄羅斯當局曾以取締盜版軟體為由,侵入多個異議團體進行搜索,並將當事人起訴,引發譁然。最後迫使微軟公司法務長Brad Smith宣佈,「我們在此表明,我們明確地厭惡任何利用智財權,去壓迫政治團體或追求不當個人利得的作法。我們正迅速採取行動,移除任何涉及此類行為的誘因或能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