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下周將審議「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台灣環保聯盟今召開記者會,指此協議將開放中國大陸環境服務業、污水處理業、廢棄物清理業、土壤與污水整治業來台,未來中國的廢棄物可能都因此傾倒來台,而依《環評法》規定,任何對環境有衝擊的政策都要做政策環評,所以請求立法院要求行政院要先提出服貿協議的「政策環評」供人民參考。

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說,像宜蘭焚化爐沒有東西燒,就接受新北市等其他縣市垃圾進來燒,未來大陸廢棄物也可能因此進來,連金門都可能淪為東北亞的核廢料處理場址。

 



真是夠了稍有知識都知道核物質[廢料] ,是國際管制物品,進出皆須向國際核能組織報備許可才能有動作,另外垃圾海運符合商業利益原則嗎?寶特瓶1瓶1元,紙秤斤就算加水也虧死,廢電腦回收1台250元一錢的黃金戒指需要30部電腦才能提煉出來,一公斤金條則需要8000台電腦。海運就算能鍊1公斤黃金都還不夠付關稅貨物稅。

 

 

 


蔡英文要反服貿ok請先把家族企業在中國轍資,蘇貞昌要反服貿ok請先把第一銀行對中國投資轍資,否則粉難說服中間選民,薛凌陽信銀行也得轍資都在服貿範圍保障下肥了民進黨及蔡英文蘇貞昌薛凌荷包卻餓死台灣人,如同蔡英文說自己人過去沒啥錯,國民黨馬英九去就是賣台,完全與性侵女兒被判18年的父親心態強姦自己女兒沒啥不對如出一轍。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AntiIdiotBallan
  • 鄭新助痛批民進黨:私下盡做齷齪事
    2013-07-17 中評社高雄7月17日電(記者 高易伸)

    高雄市“一邊一國”議員、電台主持人鄭新助16日晚間在廣播節目火力全開,砲火猛烈攻擊民進黨“立委”薛凌、其夫民進黨中評委主委陳勝宏、其子民進黨中常委兼台北市議員何志偉與民進黨發言人鄭文燦:薛凌的陽信家族要去大陸做生意當然不反對,但不應該利用民進黨政治資源玩兩面手法;此外,民進黨發言人鄭文燦針對此事回答是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一碼歸一碼,簡直就是天下大亂。
    民進黨“立委”薛凌家人主導的“陽信融資租賃(中國)有限公司”日昨在上海開幕,由於全家都是民進黨重量級公職,引起矚目。
    挺扁大將鄭新助說,他的服務處電話一早被民眾打爆,許多支持者都紛紛表達不滿。他舉例:2009年7月,許榮淑是當時的民進黨中評會主委,許赴大陸參加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回來被民進黨開除黨籍!今天薛凌這樣搞,若民進黨中央沒有處分或表態,民進黨的支持者只會越來越失望、越來越沒凝聚力。鄭新助認為:薛凌家族應該退黨,不能再利用民進黨的資源大玩兩面手法;民進黨中央不能沒有動作。
    鄭新助接受中評社訪問時表示,台灣人民被這些滿口仁義道德、私下卻盡做齷齪事的政客給賣了。鄭表示:鐘鼎山林、人各有志,但不應該利用民進黨政治資源玩兩面手法。
    鄭新助表示:自己是現任一邊一國的議員,同時也是現任高雄市演員工會理事長;一直以來,中國大陸有太多的單位想跟他接觸,條件開得很好!但他都不敢過去大陸,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要避嫌,否則對不起支持他的選民與聽眾;如今薛凌家族利用民進黨的政治資源,在台灣罵共產黨,私底下卻大賺其財,真是標準“政客”。
    鄭表示:自己雖然在電台賣賣藥,但也無傷大雅;現在算起來,自己的人格還比他們高尚,至少自己不會滿口仁義道德、私底下盡作些齷齪事!
    鄭新助認為:身為一個重要的民進黨員,在大陸有任何投資,應該要向人民、向黨中央報備;薛凌今天的作法,會讓民進黨給人“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感覺;你自己去大陸做鉅額投資,然後再聯合些理髮從業人員出來抗議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鄭新助說:何志偉三天兩頭上電視台罵共產黨、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結果到上海被拍個正著;如此表現,以後該怎樣在民進黨立足,如何對得起台灣人民?鄭新助氣憤表示:鄭文燦還說這是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一碼歸一碼,根本就天下大亂!台灣人民都被這些人操弄在股掌之間!
  • [反服貿文宣]全台灣服務業罷工宣言
  • << 被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賣掉的64項服務業從業人員,請集體大罷工,迫使馬英九辭去總統職務,重選新總統,並廢止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
    我是一位台灣資訊業從業人員,在看了2013年6月21日政府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後,發現資訊業是受到影響的服務業之一,深感憤怒及憂懼。畢竟當前資訊業極大量很有用的參考書籍都是大陸人寫的,工作中上網查詢所需的技術知識也往往是由大陸高手所提供,開放大陸方面投資資訊業,台灣必有許許多多的資訊業從業人員會被大陸人搶走飯碗。為求自保,也哀憐同為台灣同胞的美容美髮業從業人員、物流業從業人員,印刷出版業從業人員、旅行業從業人員、殯葬業從業人員、餐飲業從業人員、……等,他們以及倚靠他們生活的家人,會面臨嚴峻的生存問題,認為用陰險卑鄙的偷渡手段,做出這種行為的馬英九,實在是愧對國人所託,必須下台。要迫使馬英九下台,在下覺得只有以下這個方法是有效的,那就是:被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賣掉的64項服務業從業人員,請集體大罷工,迫使馬英九辭去總統職務,重選新總統,並廢止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擔心將來全家大小的生計受到影響,在各服務業打拼的台灣同胞,我們開始罷工吧!只要我們團結一個星期以上,必能迫使馬英九就範。
    全台灣美容美髮業從業人員一起罷工吧!馬英九不下台,讓全台灣無處可做美容,也無處可洗剪燙染頭髮。
    全台灣物流業從業人員一起罷工吧!馬英九不下台,讓全台灣物流癱瘓,工商業停擺。
    全台灣印刷出版業從業人員一起罷工吧!馬英九不下台,讓全台灣沒有辦法印刷文件廣告,沒有新書出版買賣。
    全台灣旅行業從業人員一起罷工吧!馬英九不下台,讓全台灣沒有觀光旅遊的服務。
    全台灣殯葬業從業人員一起罷工吧!馬英九不下台,讓全台灣喪事無人處理。
    全台灣餐飲業從業人員一起罷工吧!馬英九不下台,讓全台灣外食者找不到地方吃東西。
    全台灣資訊業從業人員一起罷工吧!馬英九不下台,讓全台灣所有資訊服務癱瘓。
    被兩岸服務貿易協議賣掉的64項服務業從業人員,唯有團結才能拯救自己全家大小的生計,除了與生命安全有關的醫療業等不建議參與外,各行各業只要有70%以上的人響應,包含馬英九在內的全台灣人都會感受到極大的壓力,馬英九再怎麼厚臉皮不辭職,底下文武百官也沒辦法應付這種情況,只有一起要求馬英九辭職。在此也請求所有台灣同胞,若你們願意幫助在各服務業努力工作養活全家大小的從業人員,在罷工開始後,不去使用不參與罷工者所提供的服務,這樣就是支持我們的集體罷工行動。
    唯有團結才能拯救自己全家大小的生計,犧牲一、二個星期工作賺錢的機會,保障一生的工作不會被大陸人搶走,也讓未來100年內再也沒有任何政治人物敢像馬英九一樣賣台。
  • 民進黨應備妥戰略 別逢中必反
  • 2013年7月29日 蘋果日報 趙春山(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

    由於馬政府連連為內政問題所苦,民進黨此刻顯然信心滿滿、自認已邁向執政的「最後一哩路」;與此同時,黨內高層也意識到,必須搬去橫亙在路上的一塊大石頭,也就是改變民進黨長久以來在兩岸關係所處的邊緣化地位。
    因此,舉辦「華山會議」動機非常清楚:首先是基於選舉考量,民進黨必須為其大陸政策的空泛進行「補白」。在民進黨內部,許多人相信:2012年總統大選的結果,是因兩岸關係,特別是經濟因素,讓原本預估領先馬英九的蔡英文最後痛失總統寶座。有此前車之鑑,民進黨不願在未來選戰中,眼看大陸政策和兩岸關係成為魔咒,讓國民黨候選人「躺著都能當選」。
    其次是形勢所逼,民進黨必須盡快建立內部共識。中共近年來透過各種管道,大力推動對民進黨的「懷柔政策」。民進黨有人欣喜來自對岸的「關愛眼神」;也有人憂慮中共的「統戰」箭頭正步步指向民進黨的內部堡壘。民進黨高層希望經由一個「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過程,能消除雜音並統合各方的意見。例如:針對這次「華山會議」討論如何處理「九二共識」的問題,民進黨內即出現「憲法各表」、「歷史文化論」以及「中華民國認知論」等三種不同的說法,也有人主張不必隨「九二共識」起舞、即不需提出任何替代方案。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我們認為:民進黨想扮演「忠誠的反對黨」,要在大陸政策積極有所作為,關鍵是必建立新戰略和戰術思維。
    談戰略思維,首先就應思考如何處理「自我認同」的危機。以台灣目前的處境,其中涉及的是「國家認同」、「民族認同」和「文化認同」三個層次。解決自我認同危機,才能知道「為何而戰」、「為誰而戰」,才能使大陸政策符合國家的整體發展目標。至於戰術思維,則是涉及「如何而戰」的問題。民進黨受限於台獨基本教義的掣肘,因戰略目標的搖擺而使其無法面對現實,無法在戰術上創造靈活運用的空間;面對問題,自然出現「為反對而反對」的即席反應,諸如「逢中必反」、「逢馬必反」甚至「逢九二共識必反」皆是。
    無論從政黨政治或國家整體利益考量,我們期待「華山會議」能讓民進黨的大陸政策論述脫胎換骨,改變民進黨在兩岸關係扮演的角色。民進黨政府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不愧是華山會中的「武林高手」,他在會議結束前的簡短結語,點出了民進黨未來努力的方向,那就是:民進黨大陸政策主張,除了取信於對岸和國際社會外,更應思考如何取信於台灣人民。從這個角度看,難道ECFA和服務貿易協定對台灣一無是處?民進黨能夠扮演的角色,難道只是反對而已?
  • 兩岸服貿還在審 獨派拆帳篷散場走人
  • 2013-07-31 中評社台北7月31日電(記者 黃筱筠)

    台“立法院”今天將舉行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公聽會。揚言反對服貿協議的獨派團體,昨晚已經將在立法院外的帳篷拆掉,回復到平靜,只剩下反對服貿的標語還綁在立法院大門口的欄杆上。
    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蔡丁貴等人一連兩天在立法院臨時會期間衝撞大門,試圖要闖進立法院抗議服務協議的審查。台灣國家聯盟召集人姚嘉文更發起在7月29日到8月1日接力包圍“立法院”行動,但臨時會第一天在立法院門口搭起的帳篷,第二天晚上已經都拆光了,支持者也都不見蹤影。
    只剩下長期在立法院側門駐守的公投護台灣聯盟零星支持者,大約只有2至3人待在長期搭的棚子裡。
    蔡丁貴這兩天帶領衝撞立法院的群眾,都是老人以及老婦人。據指出,今天上午將有青年反服貿行動會發起佔領立法院。
  • 綠變紅 帽子戲法不言而喻
  • 旺報 韓化宇 2013年7月12日

    《兩岸服貿協議》簽署後,綠營展開鋪天蓋地的「抹紅」,台聯指控是「賣台協議」;民進黨雖未慣常使用「賣台」的字眼,但「逢中必反」心態一覽無遺。
    但就在喊打喊殺的氣氛下,民進黨中評會主委陳勝宏、立委薛凌夫婦主導的陽信商銀,在大陸設立的租賃公司「陽信融資租賃(中國)公司」卻悄悄在上海開幕。
    令人納悶的是:綠營一邊「逢中必反」,無所不用其極地扣人「紅帽子」;怎麼現在自家立委卻跑去中國開金融機構,準備大撈「中國財」?更讓人瞠目結舌,民進黨的回應竟然是「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
    如此兩套標準,不禁要問:當下回民進黨嘶聲力竭反服貿,扣人「賣台」這頂沉重的帽子時,要如何站得住腳?還有多少說服力呢?
  • 請蘇貞昌公開支持陳勝宏登陸投資
  • 2013/07/19 美麗島電子報 吳子嘉

    2010年,兩岸簽訂ECFA,民進黨以「親中賣台」四個字定義這項協議的內涵。
    2013年,兩岸進一步簽訂服務貿易協議,民進黨以「攻佔侵台」四個字定調這項協議的終極目標。
    但令人費解的是:2012年,民進黨在總統大選前夕,對ECFA態度逆轉,公開宣示如果取得執政權,未來將「概括承受」一切已經簽妥的協議內容,要民眾把昔日的批判當成一場夢。
    而現在,當民進黨揚言服貿協議若逕付二讀,就要讓立法院「永無寧日」;而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也在民進黨中常會標舉「全面擱置兩岸服貿協議」的時刻,扮演蘇貞昌「新蘇連」勢力鐵三角之一的陳勝宏,人剛好與妻子、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薛凌,及兒子、民進黨中常委何志偉,在上海為ECFA開放項目之一的「陽信租賃」舉行盛大開幕式;中國事務委員會發言人鄭文燦,則輕描淡寫的說「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
    面對這兩項協議,民進黨一再出現同樣的矛盾場景,令人不禁想問:到底黨對於中國大陸的基本態度,是「仇陸反中」、「逢中必反」?還是像月亮初一十五不一樣,國民黨人做就是賣台,民進黨人做就是愛台?
    在民進黨可能執政的關鍵時刻,扮演關鍵角色的蘇貞昌,不能再以凌亂步伐面對這把無法迴避的兩岸烈火。
    從去年到上月底,謝長廷兩度前往中國大陸,尤其是在香港舉辦論壇,明顯帶動民進黨討論兩岸政策的熱潮。民進黨中央隨即在中生代催促下跟進,舉辦九場「華山會議」;蔡英文也不落人後,邀請大陸學者曹遠征來台共談「人民幣國際化」,儘管只談金融,但卻也傳達出相當程度的政治味,讓冰封多年的民共關係開始出現融冰現象。
    老實說,眼前綠營天王對於中國議題雖是百花齊放,但熱鬧有餘,動力卻不足,因為:在蘇貞昌主導下的民進黨,對於兩岸總是說得多、做得少,惡意太多、善意太少。否則,今年初,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洪財隆信誓旦旦說要在年底前與中方智庫合辦論壇的構想,也不會莫名遭到中方冷淡婉拒。
    所以,在可預期的短期內,民進黨並無法讓人期待、能提出耳目一新的進步論述。
    但不可否認的是:除了謝長廷、蔡英文等之外,與蘇貞昌關係密切的陳勝宏,現在能夠在對岸順利推展租賃業,背後所傳達出的意涵,實在不該被低估。
    陳勝宏此次在大陸設立的「陽信融資租賃(中國)公司」,在當地算是兩岸簽訂ECFA後的特許行業。而陳勝宏本身,除了是民進黨中評委主委外,手上還握有兩萬名黨員票的實力,長期都是蘇貞昌「新蘇連」鐵三角勢力的一環;無論是去年黨主席選舉還是明年主席連任,都扮演舉足輕重的挺蘇角色。
    同時,陳勝宏的妻子薛凌也是目前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他的兒子何志偉,除了是台北市議員,同時也身兼民進黨中常委。
    換言之,從地方到中央民代,還是黨內權力機制,在北京眼裡,陳勝宏家族絕對不單只是開銀行的企業家。所以,這次「陽信融資租賃(中國)公司」能在對岸順利開設,絕對是民共關係轉向的重要指標。
    尤其,一般租賃執照在中國大陸必須經過六至九個月才能獲得批准,但陽信在今年二月送件後短短五個月就獲得批准;同時,儘管陳勝宏、薛凌一家人在開幕式當天刻意保持低調,但出席開幕的大陸官員包括上海市台辦主任李文輝、黃浦區委書記周瑋等,都算得上是高規格。
    由此可見:昔日中國大陸官員「聞綠色變」的情況已經有重大改變,才會藉此對綠營重量級人士釋出善意。
    其實,陳勝宏本人從未反對兩岸交流;此次家族企業登陸上海,也是希望能夠趕上企業發展的最後一班列車,帶領陽信商銀開發大陸巿場。這既是趨勢,也是歷史的必然;畢竟當了過河卒子,只能拚命向前。陽信商銀的員工、股東,應當也會給他肯定的掌聲。
    如果作為蘇貞昌政治盟友的陳勝宏,都能在中國大陸占得一席之地;那麼如果蘇貞昌本人到今天為止,都還是被中國大陸官方媒體新華網稱作「仇陸反中」,那麼他或許真的應該思考:過去這段時間他認為的「善意發言」,是不是都是太過自我感覺良好,否則為何總是無法突破眼前的僵局?
    例如,今年以來他前往日本、美國主張的「民主聯盟」,實際上就是在向國際推銷包圍中國的概念;連紅遍一時的「我是歌手」節目,蘇貞昌也解讀為「入島、入戶、入腦」的統戰手段。更別說近期簽訂的兩岸服貿協議,表面上雖說不反對,但從黨發言機器到對外文宣品,充斥著「攻佔」、「侵台」、「殘害民主」的字眼,反對態度不言可喻。
    但矛盾的是:當蘇貞昌的政治盟軍進入中國市場大賺人民幣時,他卻選擇熄火,基本立場明顯是因人而異。
    所以,即便蘇貞昌接連成立中國事務委員會、召開華山會議,但面對諸如以上的事件,當然會讓北京對他產生一種無法信任的疑慮。
    不可諱言的是:基本教義派的牽制,確實是讓蘇貞昌在兩岸議題陷入進退兩難的主因之一。例如,當陳勝宏登陸後,一邊一國連線成員、市議員鄭新助就透過電台批判:何志偉三天兩頭上電視罵共產黨、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結果卻在上海被拍個正著,根本是在玩兩面手法。
    類似的反彈聲音,在民進黨內確實是普遍存在。但就如薛凌在上海時所言,無論政黨是否輪替,兩岸經貿往來不應中斷,「人民的肚子還是最重要」。何志偉也說,兩岸要溝通了解、認知問題,才能解決問題。
    所以,蘇貞昌已經無法再以駝鳥心態面對民共交流氣氛到來的轉變。所以,他如果能藉著肯定或祝福陳勝宏登陸投資的機會,讓外界感受到他不同於以往的反中態度,同時藉著這股兩岸熱確定民進黨的「交流總路線」,如此民進黨才有轉型的機會,台灣才有前進的機會。
  • 主席蘇貞昌到台南 市黨部主委避走「外地」?
  • 2013年8月4日 NOWnews 記者莊漢昌/台南報導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4日到台南市參加由市議會民進黨團主辦的「自己的產業自己救」反服貿座談會,地方3大巨頭唯獨市黨部主委蔡旺詮未到場,不但蘇貞昌表示「關心」,外界更是議論紛紛。
    外界議論的焦點為:何以由民進黨中央主導的反服貿座談會,竟然跳過台南市黨部,而由市議會民進黨團主辦?是否全國各縣市都是如此辦理,還是只有台南市特別「標新立異」?
    對於市黨部主委蔡旺詮未出席反服貿座談會,市黨部表示:過去黨主席到台南市,依慣例中央黨部均會傳真主席行程告知市黨部,不過8月4日蘇主席到台南市,市黨部未接獲書面傳真告知,以致於蔡旺詮主委在不知蘇主席到台南的下,當天在外地因處理公務以致趕不回參加該座談會。
    經由市黨部的解說,外界對這場反服貿座談會的舉辦,更不禁產生中央黨部似乎有意跳過市黨部的聯想。難道黨中央與市黨部關係生變?還是有人故意「架空」市黨部?果真如此,那也就難怪市黨部主委蔡旺詮會在「外地」處理公務,以致趕不回參加該座談會。
  • 鄉民經濟學之二:所有的定價都(應該)是成本價
  • 2013年7月29日 埃西亞商會

    在基礎的經濟學模型中,我們知道:個別產品市場在供需改變後,其部份均衡可能會移動。價格可能變高也可能變低,但到底變高或變低多少,主要還是看供需的相對變化。若是原物料下降,產品價格其實是有可能降價幅度低於成本下降幅度的。舉例而言:在最簡單的完全競爭市場模型中,如果需求不變,當生產成本全面性地降低一成,實際上最後物價不見得會達到一成的降幅,這是因為消費者的彈性讓他們會因為降價而多消費,吃掉更多供給而達到一個較完全降價高一點的均衡。
    但是鄉民們並不這麼認為-成本降低五元,就該降五元。甚至從一開始,企業就應該只能收取成本價!亦即是說,對他們而言,投入資本以及企業家精神,是不會有任何生產者剩餘的。價格不該由市場供需決定,而是由生產成本決定。產品只能收取成本價,沒有任何生產者剩餘,企業絕對不可以賺取利潤。也就是說,在鄉民的認知中:資本不該有、不會有、也不能有任何報酬;一個有巨大經營風險的企業,絕對不可以因為規模擴張承受更大營運風險來囊括較大佔有率就賺更多錢,因為這都是資本主義的剝削。
    反過來,這種並不以經濟學的思考方式考慮機會成本的論述,就形成了另一個現象:
    "中國企業會挾著人工便宜的優勢毀滅台灣產業"
    姑且不論投資一億台幣只為了請九個中國勞工以便毀滅台灣產業這種說法有多麼愚蠢-這麼高的資本與勞動力比率的產業,中國勞工根本沒有比我國勞工有優勢。光是投入一億台幣的投資都不會創造任何的就業、只會讓這個資本額一億、資產可能高達兩億的企業雇用九個中國人,在淨利率遠低於中國的台灣內需市場做些根本不符合經濟利益的事情,就極難想像了。資本有其機會成本,並不是只要毛利是正的就一定作。如果全世界的企業家都跟鄉民一樣低能,這世界大多數高度開發國家恐怕還在過人均GDP不到三千的生活。
    企業的營運計畫、投資決策,並不是以成本決定,亦不是以市場大小決定,而是以這個投資計劃有沒有經濟利益來決定。是的,中國確實在最低水平的勞動力上較我國有優勢,但你要怎麼讓中國勞工搶這個飯碗?投資一億,就為了帶九個印刷工人來台灣,然後以九敵百毀滅台灣市場?還是當你走進看起來就很詭異的廉價中國業者理髮店時,一個看起來很詭異的機器會套在你的頭上、把你的頭髮整個吸走瞬間傳送到廈門去讓廈門的理頭妹剪完再傳送回來給你?還是你一把車開進修車廠,就把你的車壓縮送去大連維修後再運回來解壓縮還你?
    這並不是經濟學的評估方式,更不是一個經濟學式的政策批評。在過去兩週以來,只有陳其邁這個批評(http://udn.com/NEWS/BREAKINGNEWS/BREAKINGNEWS1/8031631.shtml)比較像樣;有趣的是,他並不是一個經濟學家,他只是照著他的文膽或是相關智庫提供的論述來質詢而已。
    中經院承接服務貿易協議效益評估的報告,一如承接ECFA評估案的作法,刻意使用錯誤的假設、對於有負面衝擊的產業別避重就輕、沒有正確評估國安以及治安等問題衍生的外部成本。ECFA過度誇大對就業機會的正面效果數倍,而服務貿易協議則在已經刻意扭曲之下,實際上的經濟效益仍只有一億美金左右-甚至還沒有評估社會以及政府將要花人力物力承擔的外部成本:產業轉型扶助所需投入的財政支出,移民署查緝非法入境的成本,經濟部審查投資案件的成本,甚至因為中國企業的貪污賄絡文化移入可能造成台灣公務員體系貪污問題惡化的成本。一個沒有正確評估衝擊影響中的外部性問題的研究報告,根本就不能作為公部門的施政基準。
    自由貿易協議降低交易成本,降低稅壁,對於藉由競爭提升生活水準會是正面的,但若不能正確評估對整體經濟的衝擊與影響,而是用虛與委蛇優先的行事方針作個爛評估就想了事,那這個自由貿易協議就該在國會被駁回,回去重作。連這個協議的真正效果都沒有辦法捕捉個七八成,作個不完整的分析就想施行,絕對不符合經濟學的評估方式。問題不是不要自由貿易,問題是在不要一個評估的不清不楚、亂七八糟的自由貿易協議。一個未完全遵照正統經濟學方式進行衝擊影響評估的報告就想說服民眾要接受這個簽得零零落落的協議,未免把大家當白癡。
    另一個問題是:在這個執政團隊的帶領下,公務員跟專業官僚敷衍了事的行事風格在服貿協議的評估與談判上,曝露得一清二楚。欠缺法治觀念的落後國家-中國,與我們之間貿易壁壘被降低後,通商人口中將會夾帶大量非法移民、進行違法商業行為的人。這可以說是自由貿易的必要之惡。這些人口將可能會有部分對我們的公務員行賄、暴力恐嚇、對現有的競爭者行使不當的手段,可能讓我國勞工曝露在不合法的勞動條件下,甚至有危害國家安全的疑慮。一個因為執政團隊的無能而習於敷衍的公務員體系,能作為WTO體制中自由貿易協議簽署後的最後一道壁壘,守護我國民眾的權益嗎?
    絕對不可能,只要看那亂作一通的評估報告就知道了。就算最後這個服貿協議通過-不論有沒有逐條審查修正,都不能繼續讓這個會使公務員體系鬆弛的政黨繼續執政。這不是政治色彩取捨的問題,而是政黨必須經常輪替,這樣不論是政黨或公務員體系才會上緊發條。很顯然的,國民黨已經整個都鬆了,該是換他們下去轉緊發條的時候了。
    不幸的是:在這場服務貿易協議的正反兩面論戰中,在目光焦點的意見領袖們似乎從不打算把正統評估FTA的經濟學論述端出來批評這個執政團隊的愚蠢與無能將造成問題,只打算以社會主義式的反自由貿易論點、全面性地反對自由貿易(註)。更有趣的是,帶頭的還是台灣學術首府台大的經濟系主任(鄭秀玲)。
    最高學府的經濟系主任都決定用左派社會主義式的論點來宣揚他的政治觀點,開口閉口"中國會用掠奪性定價搶奪市場然後再用壟斷性定價壓榨顧客"的反經濟學論述-這句話從地球上還沒有共產國家就存在了,根本只是標準的反自由貿易話術:你要把中國換成任何大國家,甚至換成大企業或大銀行的名字都通用。這並不是一個經濟學式的論述。問題不是在什麼掠不掠奪性訂價,而是我們的社會整體能否透過各種形式的競爭而受利。三星要跟蘋果進行殺頭戰爭讓智慧型手機便宜到吐血,到底有什麼不好?這種只憎惡大財團、大國,卻絕對不把整個論述放到整體經濟效益分析上的論點,就是標準的社會主義反自由貿易論述。
    經濟系主任都這樣了,我們還學什麼經濟學?大家都可以回家啦!經濟學可以丟掉啦!
    註:鄭秀玲主任引用的Stigliz三原則並不是什麼受到經濟學界普遍接受的東西,甚至引起了軒然大波,這是因為這三個原則很大一部分在否定另一邊的經濟學門派的價值觀。把這個還極有爭議、甚至有一條相當愚蠢(拿symmetrical當標準的話,地球上根本沒幾個國家之間可以簽FTA,能簽的就算簽了根本就沒有意義,怎會拿這個當準則?)的東西當作準則,是很可怕的。
  • 楊秋興指賴清德對服貿協議解讀太誇張
  • 2013-08-05 中評社高雄8月5日電(記者 周敏煌)

    台南市長賴清德4日表示,兩岸服貿協議衝擊台南8000億新台幣產值,就業人口32萬人。負責在南部協助拼經濟的“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南部聯合服務中心主任楊秋興5日對此說法很不以為然。楊秋興指出,依照賴清德的說法,試想受影響的台南32萬名勞工,從何而來?又沒開放大陸勞工來台,如何被取代受影響?
    賴清德4日在台南市議會民進黨團舉辦的“自己的產業自己救”服貿協議座談會上表示,兩岸服貿簽署之後,衝擊台南相關產業家數65000多家,就業人數32萬多人、產值8000多億元。楊秋興中午在南部聯合服務中心接受民眾陳情時,聞言大表不滿。
    楊秋興表示,賴清德說的太誇張,要引用數據也要慎重,要有事實根據,怎能亂扯一通。台南市服務業產值何來8000億,這個數字多大,他知道嗎?如果按照他的說法是正確的,全台恐有16兆新台幣產值受影響。其次,兩岸服貿又沒開放大陸勞工來台,又怎麼會有32萬名勞工受影響,這些人如何被取代?替代勞工又從何而來?
    楊秋興強調,賴清德講的並非事實,美髮美容業產值只有占全部的0.002%,都不講它創造出多少的工作機會。而且大陸市場有13億人口,市場那麼大,都看不到。
    楊秋興再舉文創業為例,難道台灣永遠都要播放本土劇嗎?何不演一齣戲讓13億人看,產值才高嘛。台紐也簽了FTA,怎麼沒看他在反對,看他在討論幾萬人受衝擊。政治人物講話怎能不負責任,一直在搞民粹,只有立場。
  • 金改、洪仲丘、服貿有啥共點?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 2013/07/31 王大師論壇

    今天台灣的內閣大改組。其中的重點是兩大部門,一為國防部,另一則為金管會。前面的部門目前已改由文人領軍,之前支持募兵制的本土大將高華柱被鬥垮,由與美國有深厚淵源與軍購經驗的楊念祖操刀;另外,剛晉升退輔會主委的董翔龍也是美海軍戰院畢業,與老美的淵源也不淺。這讓我感覺到,台灣的徵兵制很有可能要延期了,軍購也會大量增加。
    在另外一方面,所謂個性保守的金管會主委陳裕璋也被鬥下,而有業界經驗的曾銘宗則上台,好為將來的網路第三方付費、三次金改、以及壽險投資活化作準備,順便讓金融業能夠進入自由經濟示範區內,當作未來台灣金融產品的示範區,好讓更多元、風險更大的衍生性金融產品能進入本島內。
    而又在同一時間,馬總統應邀參與聯合報的悶經濟論壇,講解他的服貿協議被某台大教授曲解,明明沒有開放400~500萬個大陸勞工,卻硬要栽贓給他。但我覺得,台灣很多單獨事件,不能一一用放大鏡看,否則容易失焦。如果讀者能夠將上面三項新聞事件串連在一起,那很多紛紛擾擾,就能一目了然。
    在談以上事件的關聯前,先談一下最近中俄的海上聯合作戰演習。兩國軍隊成功從日本的領海上方穿越,在太平洋上行駛一圈後,繞經日本南端入中國領海內,成功突破老美的第一島鍊,這使得小日本好不緊張,連忙允諾菲律賓10艘巡邏艦和協助構築情報通訊系統,以及向菲律賓派遣海運專家協助提升菲律賓船舶航行安全性等。
    另外,美國副總統拜登在上週於新加坡的拜訪上,試圖想要鞏固與紐、澳、日、新、韓、印等國家的軍事互助,當然重點還是放在鞏固與日本在東海與南海上的防衛聯盟。奇蹟似的,南韓也在同時間宣佈將延期美國交回軍權的時刻表,也代表說,美國還會擔任朝鮮半島上的作戰指揮中心。那台灣呢?
    別急,在同時間,台灣爆發了撼動國軍史上的虐殺案。但仔細看洪仲丘的案件,會發現這不是史上頭一遭的慘案;之前,不管是在兩蔣、李登輝、阿扁的任期內,都有國軍被操死人的案例。
    也有被當作替死鬼的冤案,像江國慶。但那些時候,我們國軍都沒有準備實施募兵制,直到馬英九,以及其所屬的高華柱團隊,才會很突然的會迅速的搞那麼大,媒體每天爆料,好像一個訓練有素的樂團。然後,無巧不成書的,美國國會突然發表報告,提到台灣軍隊正空洞化,內容為:
    "美國會報告:台灣軍隊正空洞化
    陸軍下士洪仲丘遭虐死案,引發國人關注軍中管教問題之際,美國國會研究服務處(CRS)的一份報告指出,台灣總統馬英九一直無法實踐國防預算要達到GDP三%的承諾,台灣要改募兵制又招不到兵,愈來愈多人關切台灣的軍隊正在空洞化。
    國防委員會立委蔡煌瑯認為,美方這份報告「一針見血」,洞穿馬英九弱化台灣國防的企圖,洞察台灣的國家安全警訊及中華民國的敗亡危機。他批評,馬政府近年連編列象徵性軍武、向美國採購精密先進武器的預算都沒有,且明年比今年的國防預算初步編列少廿七億元,而募兵制是馬為求勝選而草率提出,洪案更是壓垮募兵政策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有一種說不上來的預感,我們國軍的徵兵制,很有可能會延期一段時間,外加楊念祖與美軍軍購的輝煌紀錄,台灣可能會在短期內,莫名其妙的增加國防支出至佔GDP的3%。算一算,搞不好這價差是彌補核四停工的價錢吧,Who knows!
    再來到金管會改組議題,三次金改與壽險的資金活化彷彿是未來的重點議題;但三次金改的目的,如之前跨越藍綠立委曾說過,此為進入大陸市場的必備之道。外加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台灣很希望躋升成為離岸人民幣市場的中心。
    而一旦壽險的資金活化後,金融業就可以投入公共建設、房地產等事業。而兩個月前的金銀會已簽訂,大陸的金融業將可以入股台灣銀行業。而最近的服貿協議,亦將開放大陸的保險業者來台入股,這將可間接開放陸資企業來台投資銀行、壽險、房地產,甚至加上銀行董監事的提名,大陸的金融業可以實質操控台灣的產業了。
    所以,目前則來到服貿協議這關,為的是什麼?我認為在國防方面,老美已經強迫台灣進入美、日、韓、菲等安保條約內。而洪仲丘案則剛好(或是被剛好)可逆轉台灣國防支出削減的趨勢,讓兵力與軍購在未來幾年內保持穩定上升;否則,你會不會納悶,菲律賓怎麼遲遲不公佈廣大興案的結果?是否是因為,背後的老爸叫他們先按兵不動?
    而金融業的鬆綁,尤其是三次金改的成型,是為了要加速兩岸金融整合的策略,好讓台灣對美國老爸的談判籌碼更加足夠;畢竟,一路聽老美的後果是:釣魚台丟了、廣大興號賠了、核四燃料棒被逼著入洞、電信業機密被逼著開放、爛軍購案被逼著掏腰包、F-16被逼著落海、美牛被逼著吞下肚,我們還有啥尊嚴可言嗎?
    這就來到目前的兩岸服貿協議。這根本不是什麼正常的自由貿易協定,因為反對黨所反對的項目根本不是他們在意的,那些都是假議題;什麼美髮業、印刷業、中藥業,這些產業不是品質比我們爛,就是老早已開放四年,再不就是產業規模超迷你。但有一個產業,其資產大到可以動搖國本,且動搖兩次,而且也是藍綠都想染指的大寶庫:金融業。
    不信,你去問問蔡其昌,他是不是主張台灣的銀行一定要整併,否則會鬥不過老共的國營銀行,讓進入大陸市場窒礙難行?不信,你去問陽信銀行董事的太太兼民進黨立委薛凌,什麼是金融業入大陸的『綠色通道』?
    不信,你去問問空心蔡最近是否有請大陸金融專家來台大談『人民幣』的重要性?不信,你去問問謝長廷最近去了幾次阿共那,持續銷售他的『憲法一中』?不信,你去問問台南市長賴清德說簽完港-南直航路線後,不排除跟大陸其他城市也直航一下。
    所以那些一直扛著鄭教授的反服貿海報、到處爬拒馬的綠營朋友,我可能要澆你們一盆冷水了,因為:你們只是棋子,幫反對黨與中南海喬更多好康的戲碼。兩岸服貿協議一定會過,就算國民黨不想過,民進黨也會幫你過。
    但霸佔主席台這個技倆還是要搞一下的,因為坊間有一句話:鬧得越大的綠營人士,中南海會給更大的糖果吃。不然問問自由時報的林榮三,他在對岸的房地產與人民幣投資是否還不錯?而三立的偶像劇,也在大陸那蠻夯的;只是可憐了鄭弘儀,將節目養肥了,突然被過河拆橋,誰叫人民幣那麼香!
    這就來到最後一個問題:為何要簽服貿協議?首先,我們是很難吃老共經濟的虧,因為中南海已下定指令:跟台灣簽FTA,只能吃虧,不能佔便宜。為什麼?因為老共要的是統戰,他們一年7兆美元的GDP,不會貪我們的幾百億貿易量;隨便一個與日本的FTA,就是我們的好幾十倍。
    但失去台灣的民心,就會失去西藏、新疆、香港、與澳門的民心;所以老共勢必不會得罪我們,他們真正的敵人是山姆大叔。如果服務得好,在軍事上輸給老美,老共會用經濟上贏回,因為:在全球經貿博弈的最頂層那,搭上了兩個天花板,一個叫TPP,另一個則叫RCEP,前者由美國領導,後者為老共。
    如果老共的ECFA、服貿協議讓我們吃虧了,台灣就會擁入TPP的懷抱,這會使老共的整個第一島鍊攻勢失手,會讓他們的國際博弈失策,對國內的重要自治區也交待不了;也無法鞏固東海與南海的海權,讓美國整碗捧過去;更會壞了他們的『中美新型大國關係』。
    所以就像核四案一樣,老美不會允許我們不續建;而兩岸服貿協議,則是藍、綠、紅三黨都不會讓它胎死腹中,因為三方均各取所需。那現在在那抗議的人士是在幹嘛?好問題;也許看到這篇文章的人,您們可以自己試著回答一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