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基解密文件近日披露大量美國在台協會(AIT)電文,除了大爆AIT對政壇人物檯面下的觀察,事實上其中有不少與環境政策相關。例如一份2005年3月1日的電文,就描述了扁政府2005年前後反核立場鬆動的始末。

電文中顯示AIT官員的觀察,指扁政府2005年後大選過後不須再操弄反核語言、加上京都議定書生效、時任中研院院長李遠哲以減碳為由支持核四,導致扁政府反核立場未如選前堅定。而為了應付輿論,經濟部以尋求共識為由舉辦全國能源會議,部分高層卻早已內定擁核結論,包括核四續建至完工、撤銷2001年提案的核一二三提前除役政策。

在名為「Taiwan: Prospects for GE Nuclear Power Plant」(奇異核電廠在台情勢研判)編號05TAIPEI846的電文中,描述扁政府在2000年停建核四失敗後,反核人士仍持續運作,促成2005年1月中的扁政府的「非核家園」主張。而陳水扁在2004年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時,仰賴反核力量提供的選票,但選舉過後、加上2005年2月16日京都議定書生效,扁政府試圖修正反核立場,這是民進黨執政後擁核人士獲得支持的開始,在當時讓AIT認為核四完工所需的預算與政治力支持不會有問題。

AIT也在電文中抱怨政府執政黨官員操弄反核語彙,將核四說成不定時炸彈。電文中以AIT觀點描述了扁政府以反核意識形態贏得選舉,任內並叫停核四造成至少3000萬美元損失,也減低投資人對台灣穩定度的信心。

2005年1月,諾貝爾獎得主、時任中研院院長的李遠哲以京都議定書生效、二氧化碳減量為由,公開呼籲扁政府延後實現「非核家園」政策。經此之後,加上大選已過,扁政府開始修正原出堅定的反核立場,行政院多位官員開始公開支持核四完工,包括新任行政院長謝長廷與經濟部長何美玥。不過謝長廷也曾私下向AIT官員表示,他會設法和具影響力的反核人士以及前民進黨主席林義雄溝通,說明民進黨的非核政策不變。

電文中指出,核四預算在2004年9月確定復活,何美玥仍是幕後操盤手,選後的2005年2月,何美玥則公開個人支持核四續建的態度──儘管他說仍須尋求社會共識,也因此籌辦2005年6月的全國能源會議。但在AIT接觸主辦的經濟部能源委員會時,經濟部官員告知AIT部分高層早已內定結論:核四完工、撤銷2001年核一二三提前除役的政策。

當時才遭解除民進黨副秘書長職務的新潮流人士鐘佳濱[現為屏東縣副縣長]還告訴AIT,民進黨早在2004年12月已有明確的決議(conscious decision)要和反核人士分道揚鑣,他透露部分高層認為和國會多數的在野黨立委合作,比迎合反核民意還要重要。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理事賴偉傑認為,2001年核四復工後,地方進步的反核力量遭受嚴重挫敗,後續的演變當時就很清楚了;而經濟部不管誰執政,從來都是擁核,也不令人意外。倒是美國從來都是壓力,與核四簽約的廠商石威與奇異公司,從來都是強勢;核四,從來都是政治角力與籌碼。

賴偉傑認為,最重要的是,核四的合約應該要公開,並請當前的政府要講清楚,美國政府「現在」、「今年」,還在「關心」台灣的核四嗎?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yNoToIdiotBall
  • 民進黨會垮在路線之爭
    2013-02-18 臺灣時報 陳茂雄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鬥爭,政黨出現內鬥是很正常的事,不足得大驚小怪。只是民進黨的內鬥與中國國民黨完全不同:後者的內鬥只是利益之爭;民進黨除了利益之爭外,還有路線之爭。利益之爭只要利益再重新分配,就有和解的空間;路線之爭則無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認為自己提出的是「靈丹」,別人所提出的則為「毒藥」,內部相互攻擊。事實上不需要中國國民黨,只是綠營的路線之爭就足以令民進黨垮台。
     綠營的特色是人人很自負,不相信別人也有智慧,所以出現一些光怪陸離的事件:沒有選舉經驗的人要指導身經百戰的選將,完全沒有行政經驗的人卻要指導資深的行政官員。筆者擔任四年總務長時就有這種經驗:完全不懂總務業務的教授要指導總務長推展總務業務;若沒有接受他們的意見,他們還會責怪總務長「頑固」,不會覺得自己才「頑固」,完全不懂的業務也要指導別人。
     沒有選舉經驗或行政經驗的人看到的只是「點」,他們不瞭解「面」,不知道:自己所提出的意見在「點」的方面是好意見,可是在整體的「面」卻完全不能實施。綠營有一個奇妙的特色:從事過社運的人就變成萬能,樣樣都懂;嚴重的是,他們竟然會認為身經百戰的選將或有工作經驗的行政官員什麼都不懂。
     若說完全沒有經驗的人所提出的意見永遠超越經驗豐富的人,在邏輯上說不過去:這些沒有經驗的人豈不是「超人」,那些經驗豐富的人反而就變成「白癡」?筆者認為每個人都有他的智慧,所以對綠營的人建議時,常以傳真或電子郵件執行,或公開發表文章描述;對方若沒有接受,代表他們有更佳的策略,筆者絕不強迫推銷,更不會惡意攻擊。在九○年代,筆者曾經攻擊不同的意見;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才領悟到自己的意見未必就對,所以不強迫推銷。
     綠營嚴重的地方不只是路線之爭,連利益之爭都會假借「路線」的名義來鬥爭,因而重創綠營。若像中國國民黨一樣,赤裸裸的表達內鬥係出自利益之爭,還有和解的空間;可是在綠營,沒有人會真誠的提出利益之爭,而以路線問題來攻擊對方,因而沒有和解的空間。事實上,社團及綠營民眾未必完全瞭解政壇的真相,可是大家紛紛加入路線之爭,整垮民進黨;2008年的「入聯公投」就是明顯的例子。
     2008年總統大選時,民進黨提出「入聯公投」,國、民兩黨都認為公投可以綁大選;因而中國國民黨積極反對,鼓吹藍營支持者在選舉時不要領公投的票。事實上,民進黨錯得離譜:只可能「大選綁公投」,怎麼可能「公投綁大選」?因為:台灣人不關心公共政策,但對選舉比較感興趣。最後一次修憲時的公投,經過國、民兩黨努力催票,投票率也只有兩成多;若沒有政黨催票,相信投票率還不到一成,在這種環境怎麼可能「公投綁大選」?
     公投與大選合併舉行對民進黨並沒有沾到便宜,對台灣卻有大害,尤其是民進黨。為了這件事,台、美之間瀕臨拉破臉,因為:當時朝鮮(北韓)、伊朗、伊拉克問題使美國焦頭爛額,而中國卻可以影響那三個國家、尤其是朝鮮。美國需要中國幫忙,中國卻打台灣牌,美國當然恨透扁政府的「入聯公投」。比較瞭解美國政情的人都知道這一件事。可是任何綠營人士若公開反對「入聯公投」,必定受到綠營支持者的圍剿,且被扣上「由綠轉藍」的帽子;因而沒有人敢公開反對。顯然的,社運人士的意見未必正確。
     民進黨執政年代,筆者曾公開表示:沒有人會找筆者擔任部長;若有人找的話,筆者必不敢接。筆者並非怕藍營人士,而是對綠營人士感到恐懼,因為綠營會有一大群外行人要指揮內行人。藍營的部長可以完全不理會這些「外行人」,可是綠營的部長不能不理會,內行的綠營部長還是幹不下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