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電視報導】前總統陳水扁目前在台北榮總戒護就醫,壹電視獨家直擊他在2月1號,及2月24號兩天,在榮總放封的畫面,在戒護人員陪同下,陳水扁在庭院步行繞圈,半個小時走了13圈,台北監獄表示,陳水扁每天都有一小時放封時間,目前的身體及精神狀況,都還算正常。

 

扁被拍到行走如常

 

《壹電視》昨也播出該台在二月一日及二十四日直擊扁放風狀況,指出扁由戒護人員陪同,散步時,雙手握拳,自然擺動,也會指手劃腳地邊走邊和戒護人員聊天,顯得和常人無異。

 

作者除了會模仿扁還能再加上哈啦猛男!男主角包著紙尿褲學嬰兒走路的橋段,說白點貪扁全是裝的,有甚麼樣沒水準沒常識的選民支持者,就會有啥鳥樣沒水準沒常識的民代,就會有啥鳥樣的民進黨[政黨],有這種沒水準沒常識的民進黨支持者及民進黨民代合起來的民進黨烏合之眾,台灣只會倒退嚕不會向前行。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負責的反對黨 不能只搞反對
  • 2013-04-29 中國時報 孫慶餘(專欄作家)

    施明德針對扁鬧自殺,指出:哪個囚犯沒有憂鬱症?就算扁自認遭政治迫害,也該有個政治犯樣子,不能一直抱怨不放他或尋死覓活,「要有異議份子的尊嚴」、「請留給我們一點前總統的尊嚴」。針對法務部臨時將扁移監,他也說:難道要預先通告,讓大家來劫囚嗎?
    施明德這些話說得太好了,既像一條漢子,又有令人懷念的1970年代黨外風骨。這點骨氣,現在民進黨快要絕跡了;身為反對黨,他們除了理直氣壯反對(而且是表演性質的反對)、做錯事振振有詞強辯、黨職愈高愈精於算計個人得失外,幾乎看不到任何高度及深度。這使原本對反對運動充滿期待的人已漸不敢再抱期待。
    阿扁一年來的軟弱,與一向自豪「比氣長」的他簡直判若二人。總統大選期間,他還對民進黨發號施令、比手畫腳;怎麼蔡英文剛落敗,他就變得病體支離了?而民進黨明明全黨被扁害慘,馬政府「完全執政」是扁幫忙,民進黨卻從不檢討扁,也不促扁道歉還錢,只一味要馬放扁;一聽到扁移監而不是保外就醫,更是全黨震動,不惜放開緊要的核四攻防,殺去法務部興師問罪。
    這種「反對使不負責任合理」的行為,正是70年代黨外所厭惡的。不只無端被捕、酷刑的楊金海、顏明聖、白雅璨堅持風骨,美麗島志士也具備這種風骨。當年施明德被關到憂鬱,經常情不自禁流淚,卻從不示弱。鄭南榕、林義雄等更是可歌可泣。即使爭議頗多的呂秀蓮也是鐵骨錚錚。誰想到:阿扁居然先後靠裝病及公投綁大選來打選戰,貪汙有罪還謊稱是政治迫害,最後連自殺這招也使出來了。而其他同志有樣學樣,踹破法務部長門,竟說是在執行立委職責;看到阿扁手腳不抖的影帶竟惱羞成怒,指控法務部長洩漏個資(似乎公布阿扁手抖不是洩密,公布手不抖才是洩密)。
    反對真的能使一切不負責任合理嗎?絕非如此。反對或反抗者如果沒有比對手(例如壓迫者)更崇高的品格,反對將只是以暴易暴,明天不會變得更好。那些以為反對或反抗就是反對黨職業或志業的人,有必要記住馬克斯.韋伯的話:「政治做為一種志業必須對政治感受到使命與召喚」、「我所謂的職業政治家是兼備了熱情、責任感和判斷力的真正的人」。政治過去並非人人皆可從事的行業,它在古代主要是世襲權利,治人與被治間截然有別。
    在民主時代,雖然廢除了世襲制,但今日的反對黨仍然可能是明日的執政黨。因此,反對黨不能以反對為職志,尤其是不負責任的反對。
    二次大戰期間敗於羅斯福手下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威爾基,留下語重心長的〈忠誠的反對黨〉一文,呼籲:反對黨只是選票稍少而落敗,它該擔負的責任還是一樣,黨員該像故總統威爾遜說的「寧願在必勝的成功中遭遇失敗,不願在必敗的事業裡享受成功」。民進黨上述的不負責任行為就是「必敗的事業」。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