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地區近代最著名的案例,就是南韓的全鬥煥與盧泰愚。這兩名軍事強人從1980年到1993年間,接力擔任13年總統,高壓獨裁統治之餘,當然也不忘搜刮民脂民膏的“天職”。所幸天網恢恢,反對運動領袖金泳三當選總統之後,這對軍校同學很快就淪為監牢獄友。

  1995年11月,全鬥煥與盧泰愚因為募集、侵吞秘密政治資金而被捕,成為南韓歷史上第一位與第二位接受法庭審判的前國家元首。隔年八月,首爾地方法院以主動參與軍事叛亂和內亂罪、謀殺上司未遂罪及受賄罪,判處全鬥煥死刑、盧泰愚徒刑22年零6個月,上訴後分別減刑為無期徒刑與17年有期徒刑。

  1997年12月,兩人得到候任總統金大中特赦,恢復自由,但仍必須償還侵吞的非法政治資金,全鬥煥2205億韓元,盧泰愚2628億韓元。南韓司法單位至今仍在追討這兩筆爛帳,也從兩人的直系親屬身上追回不少資產;全鬥煥的傢具、寵物甚至遭到強制拍賣,這種作法值得參考。

南韓自全斗煥以降的歷任總統,無一不跟貪污腐敗扯上關係,不是本人涉弊,就是家人不乾不淨。

一九九三年金泳三就任總統後,旋即對全斗煥和盧泰愚這兩位前總統所涉及的官商勾結活動展開調查。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全、盧兩人相繼因籌集和侵吞祕密政治資金遭到逮捕。次年兩人皆被判刑入獄,罪名都包括受賄罪。

然而金泳三查弊,家人卻涉弊。其子金賢哲在他當政期間被稱為「小總統」,一九九七年金泳三下台在即,金賢哲被查出收受企業六十六億韓元資金,且逃漏十四億韓元贈與稅,遭判刑兩年。金泳三去年宣布將捐出全部財產五十億韓元回饋社會,不留一分錢給子女。

接下來的金大中總統,其三個兒子都曾因涉嫌收賄被起訴,迫使他公開向全國民眾道歉。擔任國會議員的長子金弘一因收受企業提供的一億五千萬韓元非法資金被定罪,議員職務被解除,但因身體不便得免牢獄之災。次子金弘業和三子金弘傑於二○○二年間,因分別收受廿多億韓元和十五億韓元非法政治獻金被捕入獄。

盧武鉉擔任總統期間,其兄盧建平在二○○三年和二○○六年兩度捲入收賄案。二○○九年,已卸任的盧武鉉和夫人權良淑、兒子盧建昊捲入收賄醜聞案。檢方認為盧武鉉和家人多次收受「泰光實業」會長朴淵次賄賂。

二○○九年五月廿三日早晨,盧武鉉在其家鄉慶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私宅後山爬山時,跳下一百多米高的山崖,頭部受重創,送醫後不治身亡。他留有簡短遺書,宣稱自己清清白白,寄望歷史給他公正的評價。

話說回來美國前司法部長克拉克如此力挺不是聯合國成員的台灣貪污阿扁,何不順道到南韓力挺一下南韓貪污前總統全鬥煥與盧泰愚金泳三金大中盧武鉉等,由其是特別關懷力挺跳山崖自盡盧武鉉家人,若是真是清白卻含冤而死且死不瞑目的話,加上南韓是聯合國成員,慰問盧武鉉遺孀必定能引起國際焦點新聞話題,更能彰顯美國維護司法人權及民主地位不可撼動。

希望台灣阿扁案也可以一直追查下去.

但是.台灣人有一種習性!

虎頭蛇尾!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ntiIdiotBallan
  • 馬英九就是不給扁保外,外來和尚克拉克冏很大
    2012.08.29 李彥謀 (2012.08.30 刊載於《新新聞周刊》1330期)

    馬英九總統一句「保外就醫,等於是釋放了」,把四年來奔走呼籲讓陳水扁保外就醫的努力一夕化成烏有。即使獨派大老蔡同榮遠從美國請來前司法部長克拉克,只是再次證明:「外來的和尚,並沒有比較會唸經。」
    不過,馬英九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所提,如果以政治性考量,詢問是否特赦陳水扁時,他表示自己已經表達很多次了,就是:「不考慮。」問題是:郝龍斌呼籲的是保外就醫,挺扁人士也是朝向保外就醫,現在要特赦的聲音已經微乎其微;馬卻把政治性問題納入「醫療假釋」裡一起談,顯然他認為:醫療假釋的要求,含有政治特赦的因素在內。
    扁的兒子陳致中就在臉書撰文表示,保外就醫是基本人權,不是「等不等於就是放了」的問題;如果用這個角度去思考,這個議題就會變成政治問題,而非醫療與法律問題。他指出,已經有各大醫療小組提出證據,認為陳水扁為何需要保外的理由;如果法務部不同意,應該要把不符合之處告訴社會大眾。
    藍營台北市議員汪志冰,日前在媒體表示:陳水扁保不保外,「藍的還是藍的,綠的還是綠的」;亦即:不論如何處置陳水扁,仍然不會影響選民的板塊移動。因此,政壇人士認為:以馬英九精打細算選票的個性,保外與特赦既然都不會影響藍營的支持度,不妨繼續關著陳水扁,在必要時還可以拿來當「扁維拉」。
    事實上,扁的病情是否嚴重到需要保外,這是令藍軍支持者感到懷疑的。多數立委認為,扁應該先認罪、再考慮政治性的特赦;即使是保外,也需要認罪。然而馬英九對扁案的談話,保外就醫等於就釋放了,其實是說出國人共同對司法的認知;只是能不能禁得起考驗,從不少政商界詐欺犯的氾濫保外,就能一窺究竟。
    只是,陳水扁是「頭號貪瀆犯」,還有相當多的政治能量,必須重兵防守;馬未切開保外與特赦的差異,未來的麻煩恐怕不會比較少。
    重點是:陳水扁從拚特赦到拚保外,到底所為何事?他的「一邊一國連線」不斷發起運動,包括向在野黨立委尋求連署、向民進黨與台聯黨主席施壓、與國際特赦組織聯繫、透過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接洽美國議員、扁案律師赴美向議員說明扁案,以及安排美國參、眾議員、卸任官員赴監探扁等,族繁不及備載。
    因為如此,一位政界人士表示:馬政府這幾年受到來自外國人士對我司法的「關切」,絕對不在少數;扁能搞來這麼多議員、官員及醫療團隊到龜山監獄,只是讓馬政府更難堪;馬難堪,當然也不會讓扁隨心所欲。
    曾經有位退休的北監官員回憶說:當年黃信介從被判處無期徒刑到改判有期徒刑十四年,簡直是喜出望外,抱定「一定能、也一定要活著出去」的信念;所以他閒來無事時,就在牢房做伏地挺身、仰臥起坐。黃告訴這位北監官員:「我當然不能死在這裡,所以要好好鍛鍊身體。」
    相對於黃信介勤於運動養生,陳水扁卻是關出一身病,從感冒到拉肚子都能上報,治牙痛還是女兒陳幸妤操刀,不能說沒有特權;一下冠心症、攝護腺、大腸癌,或者是血脂肪、糖尿病;他窩在零點三坪的牢房,吳淑珍還痛評:「我家的狗住的地方都比扁還大。」但這裡是監獄,不少綠營支持者看到扁的「慘樣」,反而感到愧疚而不是驕傲;他們要扁應該維持台灣總統的尊嚴,而非一味求饒。
    事實上,扁在監獄生活相對單純;但是扁家批評沒有「放風」、也沒有下工廠,但這是少有的禮遇。相關人士表示:監獄裡龍蛇雜處,很多犯人說不定還不認識陳水扁;若看見這麼一位白面書生,萬一他被打、被揍、被強暴,而且監獄死角甚多,稍有不慎,馬政府如何擔待得起。
    這次蔡同榮力邀相當具分量的克拉克,探監後的夜晚在飯店席開近百桌,幾乎所有獨派人士都到場;他們藉挺扁而聚首,這是扁的利用價值。但是保外就醫確定遙遙無期,援扁行動是否就此打住,幾乎少有人做如是想。
    扁、馬從黨外鬥到現在,從政壇鬥到司法。扁因為關押而繼續保有其呼風喚雨的能力,綠營天王無人敢不買單;馬則是藉扁案而在落難時消費;兩人各有千秋,甚至是相互奧援。只不過,這齣人民早已厭倦的爛戲,早就應該要謝幕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