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真心要改變大陸政策、接受九二共識,對中國大陸願意以交往代替對抗,經過黨內的討論、辯論,寫入民進黨的黨綱,說服、教育民進黨黨員及支持者,則這樣的轉變有可能擴大民進黨的支持版圖,達成執政的目的,但假如其改變只是為了勝選,而不是真心誠意從根本上相信民進黨的兩岸愈來愈走不通,則這只是為了勝選執政掌權的「術」,只是選舉策略,和李登輝的「我說了兩百多次不是台獨」、陳水扁的「四不一沒有」、「新中間路線」、蔡英文的「會概括承受ECFA」、「會成立兩岸小組」等如出一轍,台灣的選民見多識廣,一眼就會看穿。
長久以來,國民黨打的就是「安定牌」,而民進黨打的則是「恐嚇牌(恐共牌)」,國民黨說民進黨執政兩岸就會亂、經濟就會垮,民進黨說國民黨執政兩岸就統一、台灣就完蛋,當兩黨成天都在「統獨、兩岸、省籍」的意識形態中打得難分難解時,誰還會真的在乎什麼公共政策?
從李登輝高舉「台灣優先」的旗幟開始,「本土、愛台灣」就成了金剛不壞的護身符,只要「愛台灣」不離口,幹盡黑金、貪腐的壞事也沒關係,只要給對手戴上「賣台」的紅帽子,不管他為台灣做了多少事都是枉然。

下次照打「恐嚇牌」

民進黨要大幅轉變大陸政策很難,至少這次當選的四十名立委就是靠「仇匪恨匪」恐共牌奏效的,這招花錢既少,動員力、煽動力又強,民粹最好用,他們都是既得利益者,為何要改變?真要靠公共政策的政見當選,那多累人啊?
只是沒有辦法,因為更怕民進黨、更怕蔡英文罷了,這樣要執政雖不易,但不費吹灰之力就可拿到40到45%的選票,多划得來,貿然改變,新的沒得到,舊的可能丟,民進黨沒有那樣的膽量,捨不得也拒不了那樣的誘惑。


作者認為只要民進黨拿不出兩岸政策甚至不承認九二共識,2016照樣輸到脫褲給人吹喇叭,但是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中心主任卜睿哲表示民進黨蘇貞昌必須立刻改變兩岸政策,作者卻認為在兩岸政策上幾乎已給國民黨整碗捧去,以狀況來說,只剩兩岸和平協議能玩玩,畢竟這種協議書只有執政黨才能做,至於在野黨蘇貞昌只能以在野黨主席簽下兩岸和平合同[但]書,至少能把贏得選舉趴數拉到55波,還能多騙些選票何樂而不為。下篇預告:拿台胞證走著中國公民通道的蘇志芬。

2016總統大選預告議題:將是兩岸和平協議及一.南北極冰山於2015年全部溶化海平面上升,屆時嘉南平原蘭陽平原及臨海低窪地區大部份將泡在海水中,如何因應?
二.天災不斷糧食失收,世銀曾警告糧食將不足,農糧政策為何?
三.如果歐盟 ,美國,中共等經濟垮下來時,台灣如何因應及如何解決失業問題?
四.如果中共中國銀行倒閉如何必免台灣金融業受拖累?

前面2個問題涉及地方執政權,民進黨絕對說甚麼都不敢把這議題吵起來,讓自個失去執政機會,因為賴清德以做出示範520民進黨嗆馬大遊行,同一天在台南仁德淹死二人,立刻打出賴清德施政第一名如鋪馬路囉!

後面2個問題一句話就解決了加速fta簽署讓食品業流通更快速'中國絕不可能倒下由其是銀行雖便一家資金都超過台灣全部銀行總額達百倍之多

民進黨真心要改變大陸政策、接受九二共識,對中國大陸願意以交往代替對抗,經過黨內的討論、辯論,寫入民進黨的黨綱,說服、教育民進黨黨員及支持者,則這樣的轉變有可能擴大民進黨的支持版圖,達成執政的目的,但假如其改變只是為了勝選,而不是真心誠意從根本上相信民進黨的兩岸愈來愈走不通,則這只是為了勝選執政掌權的「術」,只是選舉策略,和李登輝的「我說了兩百多次不是台獨」、陳水扁的「四不一沒有」、「新中間路線」、蔡英文的「會概括承受ECFA」、「會成立兩岸小組」等如出一轍,台灣的選民見多識廣,一眼就會看穿。
長久以來,國民黨打的就是「安定牌」,而民進黨打的則是「恐嚇牌(恐共牌)」,國民黨說民進黨執政兩岸就會亂、經濟就會垮,民進黨說國民黨執政兩岸就統一、台灣就完蛋,當兩黨成天都在「統獨、兩岸、省籍」的意識形態中打得難分難解時,誰還會真的在乎什麼公共政策?
從李登輝高舉「台灣優先」的旗幟開始,「本土、愛台灣」就成了金剛不壞的護身符,只要「愛台灣」不離口,幹盡黑金、貪腐的壞事也沒關係,只要給對手戴上「賣台」的紅帽子,不管他為台灣做了多少事都是枉然。

下次照打「恐嚇牌」

民進黨要大幅轉變大陸政策很難,至少這次當選的四十名立委就是靠「仇匪恨匪」恐共牌奏效的,這招花錢既少,動員力、煽動力又強,民粹最好用,他們都是既得利益者,為何要改變?真要靠公共政策的政見當選,那多累人啊?
只是沒有辦法,因為更怕民進黨、更怕蔡英文罷了,這樣要執政雖不易,但不費吹灰之力就可拿到40到45%的選票,多划得來,貿然改變,新的沒得到,舊的可能丟,民進黨沒有那樣的膽量,捨不得也拒不了那樣的誘惑。


作者認為只要民進黨拿不出兩岸政策甚至不承認九二共識,2016照樣輸到脫褲給人吹喇叭,但是美國在台協會(AIT)前理事主席、布魯金斯研究所東北亞中心主任卜睿哲表示民進黨蘇貞昌必須立刻改變兩岸政策,作者卻認為在兩岸政策上幾乎已給國民黨整碗捧去,以狀況來說,只剩兩岸和平協議能玩玩,畢竟這種協議書只有執政黨才能做,至於在野黨蘇貞昌只能以在野黨主席簽下兩岸和平合同[但]書,至少能把贏得選舉趴數拉到55波,還能多騙些選票何樂而不為。下篇預告:拿台胞證走著中國公民通道的蘇志芬。

2016總統大選預告議題:將是兩岸和平協議及一.南北極冰山於2015年全部溶化海平面上升,屆時嘉南平原蘭陽平原及臨海低窪地區大部份將泡在海水中,如何因應?
二.天災不斷糧食失收,世銀曾警告糧食將不足,農糧政策為何?
三.如果歐盟 ,美國,中共等經濟垮下來時,台灣如何因應及如何解決失業問題?
四.如果中共中國銀行倒閉如何必免台灣金融業受拖累?

前面2個問題涉及地方執政權,民進黨絕對說甚麼都不敢把這議題吵起來,讓自個失去執政機會,因為賴清德以做出示範520民進黨嗆馬大遊行,同一天在台南仁德淹死二人,立刻打出賴清德施政第一名如鋪馬路囉!

後面2個問題一句話就解決了加速fta簽署讓食品業流通更快速'中國絕不可能倒下由其是銀行雖便一家資金都超過台灣全部銀行總額達百倍之多。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AntiIdiotBallan
  • 綠釀陸生納健保? 藍:若誠心歡迎跟進
    2012-08-12 中央日報網路報 謝志岳/報導

    針對民進黨立委擬提案讓陸生納健保,國民黨發言人馬瑋國表示:民進黨從兩岸直航、陸生來台、ECFA到兩岸投保協議,都採取「逢陸必反」的最高指導原則。這次讓陸生納健保的提議,倘若民進黨是終於「豁然開朗」、接受國民黨一貫維持兩岸和諧和保障人權的角度,國民黨樂觀其成;但若這只是民進黨為了政治目的所做的「假動作」,則只會讓台灣人民失望。
    馬瑋國說:今年二月,由於陸生來台政策已實施半年,馬英九總統指示教育部對陸生來台政策「三限六不」原則通盤檢討,希望能真正招收到優質陸生來台,也兼顧保障陸生避免受到差別待遇。然而馬總統僅說做政策檢討,民進黨「逢陸必反」的按鈕立刻被啟動:立委潘孟安痛斥「要台灣的學生怎麼活下去」,陳亭妃批在總統眼中「中生比台生還重要」、「台生權益被徹底踐踏」。馬瑋國問:碰到陸生問題,當初「喊打喊殺」的也是民進黨,現在「拿香跟拜」的也是民進黨;民進黨兩岸政策的反覆搖擺,恐怕只會讓支持者感到傻眼、精神錯亂。
    然而,民進黨兩岸政策立場轉彎例子不勝枚舉。馬瑋國舉例:蘇貞昌主席過去曾參加過反ECFA大遊行,卻又在民進黨主席選舉時說「ECFA納入的項目不夠多」、「當選總統,將延續ECFA政策」;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會從聲稱ECFA「喪權辱國」、「糖衣毒藥」,後來又改口「會延續馬政府兩岸政策」、「概括承受ECFA」。
    馬瑋國強調:民進黨過去為了反對陸生政策,在立院使出全武行;而今卻如川劇變臉考量「普世價值」,這究竟是否已是黨內共識?還是只為了政治利益行口惠、呼攏人民?倘若民進黨真心願意修正其兩岸政策方向,也呼籲民進黨:不該單就陸生納健保的議題評論,歡迎加入國民黨通盤檢視現行三限六不政策的行列,讓陸生政策更為完備。
  • 綠陸生納健保收手 國民黨:不敢超越
  • 2012/08/14 中國國民黨文化傳播委員會新聞稿

    民進黨立委吳秉叡拋出陸生納健保構想,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昨(13)改口稱「國人感受很差,也很不恰當」、「不宜個人躁進」。對此,國民黨發言人馬瑋國表示:從蘇貞昌主席的態度變變變就可以看出,民進黨對於兩岸政策只有「投機」、毫無「牛肉」。雖然民進黨搬出「人權考量」等冠冕堂皇的理由,卻一被批評就收手。就算蘇貞昌主席恢復中國事務部,宣稱要了解大陸、釋放善意;但從民進黨被意識形態綁架的情形看來,民進黨的兩岸思維不只「沒超越」、更是「不敢超越」。
    馬瑋國說,自從吳秉叡提出陸生納健保以來,蘇貞昌主席的態度就令人玩味:蘇主席從一開始測風向時採取觀望的策略,到受到批評撇清稱純屬「立委個人意見」;乃至現因黨內立委砲聲隆隆、綠營支持者抗議電話不斷,改口稱「國人感受很差,也很不恰當」、「不宜個人躁進」。外稱蘇系立委的吳秉叡也從原先疾呼這攸關「基本人權保障」到「相信黨內會有雅量」,到最後公開道歉、稱「有處分也願意接受」,短短三日態度轉變之大令人驚嘆。
    此外,民主進步黨中國事務部主任洪財隆12日也公開表示:「站在人道與人權角度,民進黨歡迎讓陸生加入健保的方向。」馬瑋國問:民進黨才剛恢復中國事務部,怎麼黨主席就立刻否定中國事務部的意見?究竟中國事務部的意見和黨主席的意見,哪個才能代表民進黨真正的政策方向?
    馬瑋國說:民進黨若願意和國民黨一起努力,從陸生納健保等議題開始全盤檢視國家兩岸政策,國民黨絕對樂見;然而,民進黨再次落入意識形態、逢陸必反窠臼,把兩岸議題當做政治操作工具,不敢「玩真的」,恐怕只會讓人民失望。
  • AntiIdiotBallan
  • 民進黨不會變
    2012年2月10日 蘋果日報 趙少康

    謝長廷主張:民進黨的兩岸政策應和國民黨的相近,至少不可相差太遠;否則國民黨只要打出「兩岸牌」就可以迴避施政的缺失,且中國也會打擊民進黨。他的如意算盤是:在統獨兩岸議題上,民進黨往國民黨靠,搶中間及中間偏藍的選票;深綠台獨的票,由台聯吸收;餅做大了,綠營就可選上總統;當選總統贏者全拿,綠營選民應會權宜支持。
    如果民進黨真心要改變大陸政策、接受九二共識,對中國大陸願意以交往代替對抗,經過黨內的討論、辯論,寫入民進黨的黨綱,說服、教育民進黨黨員及支持者,則這樣的轉變有可能擴大民進黨的支持版圖、達成執政的目的。但假如其改變只是為了勝選,而不是真心誠意從根本上相信民進黨的兩岸愈來愈走不通,則這只是為了勝選執政掌權的「術」,只是選舉策略,和李登輝的「我說了兩百多次不是台獨」、陳水扁的「四不一沒有」、「新中間路線」、蔡英文的「會概括承受ECFA」、「會成立兩岸小組」等如出一轍;台灣的選民見多識廣,一眼就會看穿。
    長久以來,國民黨打的就是「安定牌」,而民進黨打的則是「恐嚇牌(恐共牌)」:國民黨說,民進黨執政,兩岸就會亂,經濟就會垮;民進黨說,國民黨執政,兩岸就統一,台灣就完蛋;當兩黨成天都在「統獨、兩岸、省籍」的意識形態中打得難分難解時,誰還會真的在乎什麼公共政策?
    從李登輝高舉「台灣優先」的旗幟開始,「本土、愛台灣」就成了金剛不壞的護身符:只要「愛台灣」不離口,幹盡黑金、貪腐的壞事也沒關係;只要給對手戴上「賣台」的紅帽子,不管他為台灣做了多少事都是枉然。
    民進黨要大幅轉變大陸政策很難,至少這次當選的四十名立委就是靠「仇匪恨匪」恐共牌奏效的;這招花錢既少,動員力、煽動力又強,民粹最好用,他們都是既得利益者,為何要改變?真要靠公共政策的政見當選,那多累人啊?
    民進黨的反共反交往政策對台灣是有意義的:綠營堅持做黑臉,可襯托藍營的臉白一點。試想:如果藍綠的大陸政策忽然都一樣了,老共還怕什麼?怎麼還會對台灣讓利?光靠台聯的10%是不夠的。老共何嘗不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怎麼會喜歡馬英九、怎麼會認同國民黨?只是沒有辦法,因為更怕民進黨、更怕蔡英文罷了。民進黨也許很不甘願成為只能扮黑臉的角色,這樣要執政雖不易,但不費吹灰之力就可拿到40到45%的選票,多划得來。貿然改變,新的沒得到,舊的可能丟;民進黨沒有那樣的膽量,捨不得也拒不了那樣的誘惑。
    下次大選,國民黨打的還是「安定牌」,民進黨打的還是「恐嚇牌」。不相信,等著看好了。
  • AntiIdiotBallan
  • 民進黨到底要往哪邊靠
    2012-02-10 旺報 王崑義(台灣戰略學會理事長)

    前行政院長謝長廷2月7日在他主持的電台節目中說:民進黨兩岸政策應往中間靠,不要和國民黨差太多,去擠壓國民黨的票,不讓兩岸政策成為選舉議題,由台灣團結聯盟顧守本土派。謝長廷的主張,其實跟蔡英文這次參與總統大選的想法差不多。只是最後蔡英文還是輸給馬英九80萬票,如果再加上宋楚瑜所獲得的選票,蔡英文的票數應該還是輸給馬英九100萬票以上;這麼大的差距,難道只是向中間靠攏就能挽回頹勢嗎?
    民進黨內最早提到向中間靠攏的,當屬陳水扁在2000年選舉時的「新中間路線」,這是他到英國向紀登斯取經回來的創意。但是1990年代正是冷戰結束後,西方各國在尋找新的國際秩序的階段;在民主與共產集團的對峙崩潰以後,西方國家內部回歸到左右的競爭,為了避免左右爭執過於激烈,所以以紀登斯為首的英國學者,一方面主張應該為政黨的競爭找出「第三條路」,一方面另一批學者則從「全球化的擴展」著手研究。
    反觀1990年代,台灣並沒有左右路線的分歧;只有因為中國大陸的因素,使得國內的統獨分野更加分歧。但統獨的分歧畢竟是國家認同的問題,跟「第三條路」的政策主張並不相同。也就是:西方國家並沒有國家認同的分歧,只有政策主張不同的問題,所以選民只要在政策上認同哪一黨;他們在投票的選擇上,比較能夠傾向「理性的選擇」。
    就是因為台灣的統獨分歧和西方國家政策分歧有著相當程度內涵的不同,以致陳水扁雖然到英國取了「新中間路線」的經回來,但最終還是失敗了:在2002年「八三講話」提出「一邊一國論」之後,徹底瓦解他的「新中間路線」。
    現在呢?國內統獨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雖然馬英九一直強調他的施政是以「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做基礎,而且是在「不統、不獨、不武」的條件下和中國大陸進行協商。馬英九在民進黨認定是走向「終極統一」的目標,但他還是可以說出「不統」;可是蔡英文卻不敢說出「不獨」。這也是民進黨在這次總統大選中,無法取得大眾與企業家信任的原因。
    現在謝長廷又重題「向中間靠」,到底他「向中間靠」的意義是什麼?他說:「如果民進黨和國民黨的一樣,就沒有意義了;太靠近的話,獨派會不會跑光光?這必須思考。」顯然謝長廷還是在乎「獨派」這一塊;既然在乎,那麼民進黨就不可能接受九二共識。沒有九二共識,國民黨、中國大陸還是會把民進黨定位為獨派團體;民進黨再怎麼向中間靠,結果還是一樣,不可能在統獨的光譜上真正靠向中間。
    這當然也是民進黨的難題。日前獨派團體喝春酒,蔡英文也缺席未到,但獨派團體並沒有因此苛責小英。所以「獨派」其實並非一個整體的派系,只是依附在民進黨求取權力;他們是否真的因為民進黨接受九二共識,就完全唾棄民進黨、轉而支持台聯,恐怕也未知。
    因此,民進黨真的要向中間靠,它必須把自己轉變成像謝長廷所說的「選舉機器」,而不是一個意識型態的政黨。如果民進黨還是要在意識型態領域和國民黨競爭,恐怕這塊意識型態的戰場,民進黨絕非是國民黨的對手。
    所以,民進黨的改造不是只求向哪裡靠的問題,而是真正捨棄意識型態領域,像馬英九一樣的敢說出「不統、不獨、不武」的主張,這是馬英九勇於放棄在意識型態領域跟民進黨競爭的勇氣。民進黨若缺乏這份勇氣,2016不管派什麼人出來,也許真的會印證邱義仁所說的,絕對拚不過國民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