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牛案在立法院鬧得烏煙瘴氣。民進黨揚言,不惜以「ECFA的規格」抗爭到底;但這句話卻正好洩了民進黨的底。

二○○八至二○一二年,民進黨的抗爭主軸即是反ECFA。從○八年陳雲林來訪引爆街頭流血衝突起,一路皆以「喪權辱國」、「傾中賣台」、「糖衣毒藥」轟炸ECFA,一下子揚言要公投,一下子宣示要罷免;至立院表決時,綠委又用計時器將藍委砸得頭破血流。從街頭「流血抗爭」到立院,這就是民進黨「ECFA的規格」。


然後呢?(蘇貞昌曾如此問蔡英文)然後,至二○一二總統大選接近之際,蔡英文居然改口稱,「若執政將延續前朝兩岸政策」,到了投票前兩個月又改口稱對ECFA「一切概括承受」,甚至毫無修飾地逕稱「不會廢止ECFA」。如此這般,其實也是民進黨「ECFA的規格」。

作者保證再四年後_2016總統大選_保證民進黨會說_進口美牛_概括承受_
這個毫無黨格理念的民進黨_騙不到政權就鬧_不惜犧牲台灣經濟
搞成全民皆輸_坐在立法院大門鬧事的林佳龍_及癱瘓議事霸佔主席台民進黨40名立委你們是歷史的罪人~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民進黨反美牛將自食苦果
    2012年6月13日 美麗島電子報 郭正亮(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國際企業管理學系副教授)

    一場超大豪雨,打亂了民進黨120小時的動員抗爭。原本白天佔領主席台、晚上夜宿議場、內有立委死守、外有民眾抗爭的全面焦土作戰,卻因為中南部豪雨成災,不得不暫時休會返鄉。
    但美牛爭議並未結束。在美國官員放話「美牛沒過,就沒有TIFA,更不可能有台美FTA」之後,馬政府已經全面轉彎,不再糾纏於瘦肉精的健康辯論,改將美牛定位為「台美貿易議題」。馬本人甚至還連結到「台灣需要台美FTA,才能平衡兩岸ECFA」,藉此反將民進黨一軍。
    反觀民進黨在訴諸焦土作戰之後,反而愈陷愈深,把焦點全部集中在「反對開放毒牛進口」,力主「國民健康是最高價值」、「不能為了台美FTA,不惜犧牲國民健康」。這些立論固然言之成理。但「只顧健康、不顧經貿」的單向論述,最後不但可能難以為繼,更可能短多長空,甚至傷到自己。
    畢竟,美牛議題造成經貿利益與健康風險的兩難選擇,原本就很難提出一面倒的簡單答案。如果台灣不急於推動台美FTA,沒有美國施壓,沒有韓美FTA的競爭壓力,馬政府豈會沒事找事、自找麻煩?民進黨作為曾經執政8年的大黨,理應站在兼顧國民健康、經貿發展、台美關係、平衡兩岸的綜合立場,不能和小黨或社運團體一樣只單純考慮健康層面。
    但民進黨只慮及國民健康的孤注一擲,卻使馬政府「怒形於外、暗喜於心」。例如6月12日《聯合報》社論,標題就以「民進黨何不直接宣布放棄TIFA?」公開抨擊;民進黨固然反駁並未反美或反對TIFA,但並未說明:一旦不放寬瘦肉精,究竟如何說服美國恢復TIFA?畢竟,目前與美國簽署FTA的國家,例如中南美洲、以色列、約旦、新加坡、澳洲、南韓等等,絕大多數都放寬瘦肉精標準。台灣與美國既無邦交,又缺乏談判籌碼,如何可能不比照日韓兩國,可以單獨成為美國FTA的例外?
    更重要的是:相對於國民黨親中,民進黨向來被認為更加親美;如今卻可能因為反美牛到底,把推動台美FTA的主導角色全部讓給國民黨,甚至還可能因此得罪美國,從此更難和美國打交道。尤其是盛產美牛的美國農業州,不少參眾議員長期親台,一旦發現民進黨比國民黨更難溝通,未來民進黨面臨的選舉困境恐怕不只是國共聯手而已,還可能加上美中聯手、一面倒向國民黨;果真如此,民進黨邁向執政之路恐怕只會更加艱難。
    事實上,深諳台美關係的馬政府早就明白反美牛的政治後果。本來以為6月8日蘇主席坐鎮民進黨立院黨團大會之後,民進黨可能在美牛議題有所轉圜;結果卻反其道而行,民進黨鷹派不但全面主導議程,更把「國民健康」上綱為討論美牛爭議的唯一標準。據熟識國民黨高層的媒體友人告知:「馬看到這種結果,判斷蘇主席已經領導失控,對馬蘇會已經不抱希望。」
    馬轉而借力使力,質問民進黨:既然憂慮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為何要反美牛到底,導致TIFA無從恢復,台美FTA更加遙遙無期?部分未經深思的民進黨立委,甚至揚言不惜以「ECFA規格」抗爭到底;這對馬政府來說,更是正中下懷。畢竟,2010年民進黨為了反對ECFA,動員數萬人上街抗議;但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民進黨為了爭取經濟選民支持,卻改口一旦執政,將「概括承受ECFA」、「不會廢除ECFA」;前後矛盾如此明顯,自然難以引起經濟選民共鳴。
    如今,美牛議題卻可能使民進黨重蹈覆轍,再度陷入前後矛盾的困境。一旦國民黨強行闖關美牛成功,美國必將與馬政府恢復TIFA談判。民進黨既然反對美牛在先,如何針對以通過美牛為前提的TIFA談判表達看法?尷尬的是:為了證明自己也支持推動台美FTA,民進黨恐怕也要改口表示,一旦執政,將「概括承受放寬瘦肉精」、「不會廢除新的瘦肉精標準」?果真如此,當初堅持「零檢出」的反美牛氣魄何在?
    為了避免自陷困境,民進黨不宜比照小黨或社運團體的絕對立場,只以國民健康作為放寬美牛的唯一考量;必須綜合考量國民健康、經貿發展、台美關係、平衡兩岸等因素,對美牛議題改採有條件支持。重點有四:
    一、堅持牛豬分離,放寬對象只限於美牛。
    二、堅持境外檢查,比照日本的受檢模式。
    三、堅持強制標示,提高對違規業者罰則。
    四、設立補償基金,進口商預繳作為財源。
    第一點「堅持牛豬分離」,也是閣揆陳冲的決策底線;儘管不易落實,但透過立法約束政府,卻可作為對美談判的立論基礎。
    第二點「堅持境外檢查」,可大幅降低進口風險,在境外擋下違規產品。
    第三點「堅持強制標示」,提高對違規業者罰則,可增加進口商成本。
    第四點「設立補償基金」,則是慮及可能衍生的健康危害,在放寬同時設立補償基金,規定進口商必須預繳健康捐,作為補償基金的財源。
  • 訪客
  • 支持馬的美牛政策
    2012年3月7日 蘋果日報 蘋論

    馬總統在旁觀國內美牛爭執多日後,前晚拍板決定美牛有條件開放。馬延宕多日是合理的:一則向美國顯示此一議題的爭議性與決策的困難性,希望美國也讓步接受馬提的開放條件(美國反對台灣排除內臟);二則向美表示馬力挽狂瀾,美應有回報,可作為日後與美討價還價的籌碼;三則向台灣社會表示這項決策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是草率決定。
    馬所謂有條件開放的條件是:「安全容許、牛豬分離、強制標示、排除內臟。」坦白說,這已是在美國壓力下唯一能做的,即使今天是民進黨執政也只能如此。重大政策本來就是兩害相權取其輕,不可能有百利而無一害。
    美國此次把許多事與美牛綁在一起,包括於私的部分在大選時公開支持馬、使馬順利當選連任,這麼大的人情能不還嗎?於公的部分,美國對台灣的各種影響不言而喻,馬競選時的承諾:赴美免簽證以及簽美台經貿優惠協定等,美國都拿來與美牛包裹看待;更別提以後的軍售──包括幫助台灣從他國獲取潛艦等,以及對《台灣關係法》實踐的輕重等,美國都傾向和美牛綁在一起。站在這樣的矮簷下,除了武大郎,誰能不低頭?
    每個國家都有國家利益的優先次序排列表。全球所有的國家,幾乎全數都把國家安全排列在最高優先的位階。美國已經把美牛問題綁在台灣國安的諸多議題上,直接影響台灣的國家安全,此事怎能輕忽玩視?日後軍售議題越來越重要;尤其前天中國預算發布,軍費呈兩位數字劇增,台灣能不依靠美國的軍售與安全承諾嗎?
    人民的健康當然重要,但目前還沒有吃美牛生病致死的案例。瘦肉精只要符合安全值以內,也不致影響健康。政府只要管理得宜,把關嚴格,美牛進口後明白標示各類數據和警語,由消費者決定是否購買,然後由市場決定美牛的銷售成敗,是最合理、合情的做法。美方的立場是接受市場機制定生死,反對民粹式政治干預市場。
  • AntiIdiotBallan
  • 民進黨正輸掉親美保台戰場
    2012/06/29 美麗島電子報 郭正亮

    6月27日,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司徒文(William Stanton)在美國商會演講時,痛批「美牛問題已經成為政治鬥爭的人質」,並警告說:「不要忘了,美國也有政治人物,他們也看得到台灣的新聞,他們一直都是台灣的朋友,無法接受這種說法。這些反對者未顧及美牛對台美貿易所帶來的後果。」這些充滿憤怒的指責,顯然都意有所指,而且主要是針對民進黨。司徒文曾在2006-2009年擔任美國駐南韓首爾大使館副館長,正好歷經南韓開放美牛的最關鍵時期;他對反美牛運動的政治虛實,早就了然於心。
    2006年5月,韓美開始啟動FTA談判;當時的左派總統盧武鉉聲言,與美國簽訂FTA是他剩餘任期的最大任務。盧武鉉是反美起家,本人是勞工律師出身,比大多數民進黨公職都左,但他正是韓美FTA的主要推手。2007年4月,韓美FTA達成共識,盧武鉉承諾開放美牛。
    2008年2月李明博當選總統,上任才兩個月,就履行對美承諾開放美牛,引起民眾空前反彈。光是2008年,南韓各地反美牛示威就高達2300次,李明博民調也從選前將近七成暴跌到三成以下,與馬總統處境非常類似。5月2日起,南韓民眾連續在首爾舉行40多天的燭光集會,6月10日更衝到空前的50萬人,要求立即停止美牛進口,高喊「彈劾李明博」。隨後南韓內閣總辭下台,李明博也兩度公開道歉,但李並未改變開放美牛的立場。
    李明博以反美牛抗議為籌碼,要求韓美重新談判,爭取更好的開放條件,包括美國出口商保證不交易30個月以上的美牛、美國農林部要檢附「輸出衛生證明」(否則韓國可退運)、增加美牛禁止進口部位等等,但這些細部修正並未否決開放美牛交換簽署FTA的戰略決定。
    耐人尋味的是,南韓民眾對美牛的態度,在開放前後,明顯有所不同。2003年美國爆發狂牛症之前,南韓是美牛出口的第三大市場,僅次於墨西哥、加拿大。2003年進口27萬1824公噸,總值8億1500萬美元。南韓禁止美牛後,2004年進口美牛銳減到741公噸,只有93萬美元。直到2006年韓美啟動FTA談判後,盧武鉉恢復部分美牛進口,2007年進口美牛才增加到2萬7741公噸,總值1億1800萬美元,只有2003年的八分之一。2008年,李明博全面開放進口,儘管爆發大規模的民眾抗議,但進口美牛仍然持續增加。
    2010年,南韓美牛進口再次超過日本,成為亞洲最大進口國。2011年第一季,由於南韓爆發口蹄疫,加上美牛比韓牛便宜三成,導致進口美牛大幅成長三倍,在南韓市佔率也衝到38%;隨之而來,李明博的支持率也逐步反彈。
    南韓民眾對美牛的態度轉變,正顯示美牛的健康危害並不嚴重;否則美牛豈有可能在不到3年內就完全改變形象,得到南韓民眾信任?南韓民眾的前後不一,對當時常駐首爾大使館的司徒文來說,感受必定極為深刻。
    對司徒文來說,南韓經驗雖然慘痛,至少決策邏輯清楚:從盧武鉉到李明博,儘管互為對手,但朝野都支持韓美FTA,把FTA當做高於一切的戰略目標;換言之,不管是盧武鉉或李明博,都同意開放美牛不可避免,是簽署韓美FTA的必要條件,差別只在如何爭取更好的開放條件而已。但司徒文到台灣,卻碰到令他難以理解、深感溝通挫折、不知道如何打交道的民進黨,主因是:民進黨反對美牛,卻又支持台美FTA;但依照韓美FTA模式,二者根本互相矛盾,除非民進黨認為台灣可以爭取到比南韓更好的談判條件。民進黨的想當然爾,顯然與國際現實完全脫節。
    首先談政治層面。南韓是美國的正式盟國,對美國的亞洲重要性僅次於日本;但台美之間並無邦交。最讓司徒文不解的是:民進黨既然不信任中國,及早簽署台美FTA不正是平衡台灣過度親中的最重要手段?豈有為了反美牛,不惜讓台美FTA破局的道理?
    其次談經濟層面。台灣市場比南韓還小,美國對台美FTA並無太大誘因;再加上韓美FTA已經簽署在先,台韓出口產品又有高達75%重疊,台灣需要台美FTA的急迫性明顯遠大於美國。台美雙方的談判條件如此懸殊,台灣憑什麼要求美國另外給予更好條件,不能比照韓美FTA模式?
    民進黨如此脫離現實、如此自以為是,讓司徒文深感挫折。據了解,美國總統歐巴馬原本以為台灣將在6月底搞定美牛,7月起便可啟動農業州的競選行程;誰知司徒文卻搞不定台灣,難以向歐巴馬交差;出乎意料的是,最大阻力竟然來自一向親美的民進黨。也難怪司徒文會激動到流下眼淚,痛批「美牛問題已經成為政治鬥爭的人質」,並提醒「美國政治人物無法接受這種說法」;弦外之音:民進黨的美國政界友人,無法諒解這種自以為是的反對邏輯。司徒文一旦返國述職,恐怕也會向歐巴馬大吐苦水,狠狠數落一下民進黨。
    民進黨不顧一切反對美牛,即使可以短暫得分,但長期來看卻是短多長空。畢竟,美牛早晚仍將過關;台灣民眾的反美牛情緒,也會因為美牛並未引起明顯的健康危害,迅速降低抗拒情緒。但經此一役,美國與民進黨的信任關係卻會大打折扣,因為美國將認定:民進黨不了解國際現實,不清楚政策的優先順序,對台灣前途缺乏整體的戰略思考。
    民進黨不顧一切反對美牛,也相對凸顯出馬的親美立場。民進黨愈激進,就愈凸顯出馬更能和美國打交道,為了平衡依賴中國、訴諸FTA的全球經貿保台布局。經此一役,馬也得以摘掉長期難以拔除的親中標籤;往後民進黨如果批馬「親中賣台」,馬必將以民進黨「不惜讓台美FTA破局」回敬。
    事實上,馬最近刻意對兩岸降溫,已經逐步顯現出「親美制中」的戰略布局,例如:反對兩岸共同介入南海,明顯附和美國立場;突然對兩岸投保協議增加人身保護要求,不惜造成投保協議擱淺;拒絕現任黨職或軍職的中方人員參與台北會談;反對台北會談討論「兩岸互信」和「認同」問題等等。更早之前,馬政府還高調反對平壇特區、吳伯雄在國共論壇突然提出「一國兩區」、吳敦義在博鰲論壇要求更多國際空間、馬拒絕在就職演說明確表述一中等等,都是刻意凸顯台灣的政治立場,讓中國大陸知難而退。
    不管是馬刻意降溫兩岸、或是全力護航美牛過關,都是為了爭取美國信任。畢竟美國對外簽署FTA,都帶有一定的戰略布局考量;馬必須向美國證明是可靠的盟友,美國才可能配合演出、讓台美FTA順利前進。
    換言之,馬連任後一再強調的歷史定位,恐怕並非外界想像的兩岸和平協議,更不是民進黨想當然爾、馬鶴齡留下的「化獨漸統」遺言。馬的歷史定位,恐怕更多是在打通台灣的經貿關節:洽簽各國FTA,及早追上韓國;啟動台美FTA談判,藉由「親美制中」促成ECFA更多讓利,恐怕才是馬比較現實的歷史定位。
    政治上的最大錯誤,就是誤解對手,尤其是從相反方向誤解對手。民進黨的最大錯誤就是:陷入舊有的習慣性思考,繼續把馬想成「隨時都想親中賣台」,卻對馬迅速展開的「親美制中」布局毫無深究。這種輕忽現實、沉緬過去的慣性思維,隨著民進黨反美牛的激進戲碼繼續刺痛司徒文,隨著民進黨與台美FTA愈走愈遠,隨著馬愈來愈成為美國更樂於打交道的對象,民進黨原有的親美保台戰場也將一步一步喪失。
    民進黨自以為贏了反美牛戰役,卻輸掉台美關係的整體戰爭;自以為馬走不出「親中」的兩岸原罪,卻看不見馬轉向「親美制中」的連任布局。因小失大,見樹不見林,勢將成為民進黨邁向執政的最大盲點。
  • 林濁水:綠別再搞美牛焦土戰
  • 林濁水:綠別再搞美牛焦土戰
    2012/06/24 聯合報 記者林河名/台北報導

    立法院7月將召開臨時會處理美牛案,在野聯盟是否持續杯葛,引人關注。不過,民進黨籍前立委林濁水認為:在野黨癱瘓國會是「七傷拳」,雖把國民黨打倒,也讓自己受傷,臨時會不要再搞焦土戰術。
    對於美牛爭議,林濁水表示:「假使台灣兩大黨都只聽得見自己愛聽的聲音,那將是台灣的不幸;但現在看來是這樣。」
    他認為:馬政府只聽到多數人希望趕快和美國進行貿易協商,便對立法院頤指氣使,要求放行瘦肉精,結果大慘,「民眾反瘦肉精的聲音,他(馬英九)像是聽不到。」但他也說:民進黨只看到6成人反瘦肉精,便採焦土戰術全力杯葛,結果也討不了便宜。
    林濁水表示:目前認為與美國重啟TIFA談判,「很重要」比「不重要」是69比11,認為簽不簽影響「很大」比「不大」是51比33。因此他認為:在TIFA與瘦肉精之間的拿捏,民進黨必須比馬英九更有智慧才行。
    他建議:民進黨在臨時會期間,應該提出一個比國民黨更清楚、更專業的方案,向國人表達立場,然後投下自己的票,「不要再搞焦土戰術。」
  • 訪客
  • 幾年過去了,看看9%如何贏得2016
  • 臨會挫敗 綠委轟黨軟弱
  • 臨會挫敗 綠委轟黨軟弱
    2012年7月28日 蘋果日報

    【顏振凱、張麗娜╱台北報導】立法院臨時會一口氣通過開放含萊克多巴胺(俗稱瘦肉精)美牛進口、復徵證所稅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人事等案,引爆民進黨內訌,支持者質疑黨中央軟弱。多名綠委批黨中央對美國及馬政府過度退讓,「讓全黨輸到脫褲!」綠委林淑芬更質疑,黨核心價值不再。黨主席蘇貞昌昨晚罕見發新聞稿,表達對立委的感謝,強調將嚴格監督政府。
    相較於立院上會期末綠委夜宿議場強烈杯葛的作法,民進黨在臨時會火力銳減。有綠委抱怨,黨中央不願強勢杯葛,讓馬政府一路闖關。綠委對黨中央很有意見,不滿情緒涵蓋各派系。有綠委質疑:蘇貞昌上任以來,都是黨中央先定調,再透過黨鞭要綠委背書,「如果互動模式不改,未來自行其是的綠委會非常多。」
    曾和黨團總召柯建銘槓上的林淑芬,前晚在臉書嗆聲:「對於旺中案過關,人民還能期待高層有大動作批判?」「不過前後兩個月,美牛放了、旺中放了,我們的問題不在Codex(聯合國食品法典委員會),而在核心價值吧?」
    民進黨團周三在臨時會退席抗議證所稅案,黨內瀰漫挫敗氣氛。當晚NCC有條件通過旺中案,挑動綠委悲憤情緒,鄭麗君前天在記者會講到哽咽。據了解,當天有綠委私下串聯杯葛NCC人事同意權行使,但因大勢已去而作罷。
    鷹派綠委認為,人事案和旺中案連結,只有癱瘓議事才能逼馬政府重新提名,質疑黨高層對旺中案讓步。
    綠委透露,前天黨團回應旺中案記者會,一度找不到立委出席,昨黨團再轟旺中案,會前書記長陳亭妃及綠委許智傑都嘆:「都輸到底了!」
    某資深綠委坦言,臨時會攻防,黨中央和黨團非常傷,尤其Codex通過瘦肉精新標準後,黨中央未經溝通就發新聞稿表示接受,引爆綠委反彈,更讓未來異見整合埋下變數。
    據透露,美牛案表決前,黨祕書長林錫耀到黨團大會坦言,因美國壓力,要求不要堅持在瘦肉精零檢出上表態。黨團幹部也主張臨時會先表決不堅持零檢出的修正動議,讓黨團幾乎分裂。後來林退讓,柯建銘和立法院長王金平協調不先表決民進黨版修正動議,勉強化解分裂風暴,但心結已深。
    對綠委反彈,民進黨發言人王閔生昨說,黨部與黨團已充分溝通,議案攻防也尊重黨團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