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偵組查出,陳水扁在總統任內,涉嫌侵占含機密文件在內的公文一萬七千三百五十七件,將他依侵占公務上特有物品罪、隱匿公務員職務上掌管之文書罪及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罪起訴。

 可笑的是,就在特偵組起訴的前一天,還有一群人在台北遊行,這支隊伍舉著標牌,上書「救扁」,領隊的就是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亦同樣可笑的是,五位競選民進黨主席者有四人以「特赦阿扁」為共同政見,另一位則主張「保外就醫」。

 不論是「救扁」、「特赦」、「保外就醫」,口徑一致都說「陳水扁無罪」,稱對他起訴判刑是「司法迫害」、「政治迫害」。

 陳水扁貪污已有數罪定讞,且還有別的案子在偵辦中,法院也有幾個案子在審,未來還會不會又有案子爆出來?證據顯示,可能性極大。

 但是,民進黨不但不敢面對現實,還以千奇百怪的理由在保護他。其中緣故,陳水扁的妻子吳淑珍和他女兒陳幸妤都說過內情:因為,大家都拿過阿扁的錢。吳淑珍說是在一家飯店�分錢;陳幸妤則是指名道姓,說謝長廷、陳菊、蘇貞昌......都拿過她爸爸的錢。

 從她們的說法�,大家便可明白,原來,阿扁貪的錢,民進黨很多人也有份。所以,他們不得不保護陳水扁,如果陳水扁又爆出新案子,說不定他們的名字便在其中。

 他們自己的力量不夠,就用民粹的手段,號召綠營基本盤一起「救扁」。有了這支「護扁保扁」隊伍,陳水扁才會到現在還不認罪。

,陳水扁主政8年,政壇就盛傳扁利用掌握行政機器,搜集李登輝、政敵宋楚瑜、連戰的“黑資料”,就連“立法院長”王金平也曾遭司法案件威脅。陳水扁恐嚇在野政治人物,2003年達到最高峰。

  2003年8月下旬,李登輝心導管手術住進台北榮總,陳水扁在8月25日晚間七點到醫院探視;為了躲避媒體,以兩個車隊的障眼法抵達,“扁李會”只談15分鐘,陳水扁就離開。

  外界不知“扁李會”談了什麼,兩人密會的內容時隔3年,在2006年才從李登輝的友人及媒體披露。

  當時阿扁帶着一分有“陳國勝”、“李忠仁”在內的名單,探視李登輝。阿扁告訴李登輝,他准備要辦人,問李認不認識名單的人。李登輝氣炸,認為阿扁是“假探病,真恐嚇”,兩人不歡而散。

  當時檢調正如火如荼偵辦密帳弊案及新瑞都案,陳水扁懷疑李登輝利用“陳國勝”與“李忠仁”兩位隨扈當人頭,匯出5100多萬美元到海外。

  2008年陳水扁卸任,扁家爆發洗錢案,扁李兩位卸任台灣地區領導人上演互揭瘡疤的大戲,互控對方將巨款匯往海外。

  陳水扁嗆聲,自己“壓住75顆未爆彈”,才讓外界免於追究李登輝的密帳等弊案。75顆未爆彈的說法,“間接證實”扁利用公器,搜集李登輝“把柄”。

  李登輝也不甘示弱反擊,指扁家早在2002年“已經開始在匯錢了”。

  2003年二月“連宋合”,連戰、宋楚瑜搭檔競選正副台灣地區領導人,挑戰陳水扁、呂秀蓮的“陳呂配”。

  陳水扁在3月到苗栗公開表示,“興票案還沒結束”,興票案回到原點。親民黨副秘書長劉文雄當時就在“立法院”指控陳水扁利用興票案恐嚇宋楚瑜,離間連宋配,分化國親合。

  陳水扁為讓“恐嚇戰術”發揮最大效果,鎖定南一中校友王金平。連宋當年有意請王金平抬轎,擔任連宋全台競選總部主委,但王金平尚未點頭,陳水扁見縫插針,極力拉攏。

  陳水扁先是通過中間人傳話,表達願“扁王配”的態度,但王金平表達續留藍營。陳水扁希望王金平至少不要幫連宋,並且要求王金平等到他從“欣榮之旅”返台後再宣佈。

  陳水扁返台後約見王金平,再度遭到拒絶。陳水扁拿出包括新瑞都案,以及王金平身邊人的司法資料,用“黑金”形容王系人馬,此舉形同“恐嚇”的舉動,王金平動怒拍桌要陳水扁“有證據就趕快辦”。

  自此,檢調不斷釋出新瑞都案的相關訊息,暗暗指向王金平。

  阿扁搜集黑資料,對政敵施壓,一直無法獲得證實。特偵組昨天的起訴書,已經將陳水扁“柔性恐嚇”的輪廓,清晰的攤在陽光下。

  李登輝密帳案資料 扁:我隨身帶

  陳水扁從辦公室帶走李登輝涉及密帳、新瑞都等資料,他不但要求情治首長提供有關李的第一手情資、筆錄,還自承:“這種檔案我是隨身攜帶”。

  特偵組在陳水扁位於寶徠住處,查扣到密帳奉天專案孳息支出統計表、調查局製作的相關證人筆錄,以及相關資金流向等。

  “調查局前局長”葉盛茂證稱,多件扣押檔案是他在局長任內依扁指示提供。葉盛茂說:“印象中只有跟李相關的新瑞都案、密帳等案件,陳才會要求看最原始的調查筆錄”。

  平常幫扁保管資料的幕僚陳心怡則證稱:“與李有關的奉天專案及新瑞都的報告,應該是陳自己保管”,沒有交給她保管。

  陳水扁坦承,“奉天專案孳息一覽表是蔡局長(“國安局前局長”蔡朝明)給我的”,他帶回寶徠住處,“因為這種檔案我是隨身攜帶”。

  陳水扁辯稱,相關資料都是例行的情資報告,可能涉及到李,為了避免被李誤會他在恐嚇,才會保存這些資料。

  特偵組:扁為弊案攻防查李連馬宋

  陳水扁多次表示,帶走各機關公文是為了撰寫回憶錄,但特偵組認定陳水扁另外還為搜集李登輝、連戰、宋楚瑜、馬英九等相關政治人物的不利事證,應付自身弊案攻防之用;辦案人員說:簡直是公器私用。

  特偵組調查時,扁更主張,卸任台灣地區領導人辦公室具有機關性質,有權保管機密文書。

  特偵組第一次搜索扁辦時,執法人員詢問扁,為何在公文檔案室存放各機關的大量檔案?

  “改天我要寫那個回憶錄,那個口述歷史,要去查比較方便。”陳水扁說,“最主要是這樣而已,現在都要做口述歷史,你如果沒有這個,你都沒有辦法講。”

  特偵組調查發現,陳水扁卸任前曾以日後要寫回憶錄為由,指示各局處提供相關公文或資料;當時部分公務員對扁辦的作法有意見,尤其是部分已被列為“絶對機密”公文,依法連影印、複製都不行,最後因各局處意見分歧才作罷。

  陳水扁接受調查時曾說,沒人要求他繳回相關文書,且他有權銷毀,顯然有處分權。

  但各機關代表強調,相關檔案包含機密和一般機密,都具公務性質,都是公物,不能贈與私人。未主動索回是基於對台灣地區領導人職務的信任與尊崇,但不表示拋棄相關公物所有權。

  特偵組調查後發現,陳水扁不管在2008年8月14日坦承扁家海外資金的記者會,或法院開庭過程,都不斷引用在任職時期特別搜集,與李登輝等人相關的筆錄、文書;又在事後在處理自己及家族涉及貪瀆、洗錢弊案時,提供扣案文書給檢察官,並通過媒體公諸於世,藉此移轉輿論焦點。可見陳水扁侵佔、隱匿扣案機密資料等文書,部分目的也在搜集相關政治人物的不利事證。

  特偵組參照陳水扁在2008年8月14日的記者會指出,陳一方面承認短報選舉剩餘款,並匯往海外,同時也扯出李連馬宋,要求特偵組一併偵辦。

  陳水扁當時指稱,查興票案時,宋楚瑜有3.8億元(新台幣,下同)匯到海外;查新瑞都案時,李登輝也利用人頭匯出10億元左右;連戰在島外投資置産,連戰三代匯出海外的錢有多少?2008年馬蕭陣營一定短報獻金,籲請特偵組一併偵辦。

  後來扁在法院開庭時提到,2008年選戰末期,“調查局前局長”葉盛茂曾告訴他,有謝長廷通過親友帳戶匯款到海外的情資,甚至說“調查局”曾提供他報告、用A四的紙張記載等。

 這是台灣政治最黑的一塊。何止黑在2003年8月下旬,李登輝心導管手術住進台北榮總,陳水扁在8月25日晚間七點到醫院探視;為了躲避媒體,以兩個車隊的障眼法抵達,“扁李會”只談15分鐘,陳水扁就離開。

  外界不知“扁李會”談了什麼,兩人密會的內容時隔3年,在2006年才從李登輝的友人及媒體披露。

  當時阿扁帶着一分有“陳國勝”、“李忠仁”在內的名單,探視李登輝。阿扁告訴李登輝,他准備要辦人,問李認不認識名單的人。李登輝氣炸,認為阿扁是“假探病,真恐嚇”,兩人不歡而散。

 

俗話說冤有頭,債有主,在發生陳水扁恐嚇李登輝之後,台聯則跑去國民黨去抗議,根本搞錯對象,之前520馬總統就職時台聯說要罷免總統及國民黨立委罷免北中3都市長,建議國民黨可先以妨礙名譽及加重毀謗作為反擊,並要求台聯賠8億[每年2億政黨補助金]作精神賠償或慈善之用。

至於520水災建議藍軍朋友一人寫封檢舉信到監察院彈劾賴清德及陳菊擅離職守災害來時不在災害防治中心鎮座,並且把責任推給中央及氣象局[連續4天預報15次]。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