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總統府日前指控民進黨執政時期有3萬6000多份公文下落不明,將蘇貞昌等17名民進黨官員移送監院調查,特偵組也打算追究刑責,引發美國在台協會前主席白樂崎、譚慎格等多名美歐澳學者關注,近日聯名致函馬英九總統,質疑馬政府公布此事時機令人憂慮,認為若有公文「不知去向」,應在2008年政權轉移時就發現,選擇在3年後、民進黨進行總統大選初選時搬上檯面,令人懷疑有政治鬥爭的意圖。
這封給馬英九的信有34人共同署名,其中不乏美國政府前官員及知名學者,信中措詞強烈直接,認為「消失公文」案在蘇貞昌宣布參選民進黨總統初選的前一天公布,選擇此時機對蘇及其他官員進行調查,讓人覺得目的是打擊民進黨及其候選人。

充滿政治動機

這些學者更直指,馬政府的指控極不恰當且充滿政治動機,看起來是試圖利用監院及司法來達成政治打壓。

作者認為美國在台協會前主席白樂崎、譚慎格等多名美歐澳學者會此時此刻藉由新聞來向馬總統失壓'通常原因只有一個'這些人在任之時'也把外交部送來美國在台辦事處公文用碎紙機或搞丟'其中不乏與金錢'交涉的文件記錄相關文件!

 

建議馬政府將名單送進美國議員友人或美國聯邦調查局名單如下:

Nat Bellocchi白樂崎〔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

2.Coen Blaauw昆布勞﹝美國台灣人公共事務會 ﹞

3.Gordon G. Chang﹝「即將崩潰的中國」作者﹞

4.Peter Chow周鉅原﹝美國紐約市立學院經濟學教授﹞

5.Stephane Corcuff﹝法國里昂大學「中國和台灣研究」政治學副教授﹞

6.Michael Danielsen﹝丹麥哥本哈根「台灣一角」主席 ﹞

7.June Teufel Dreyer金德芳﹝美國邁阿密大學政治學教授﹞

8.Edward Friedman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政治學和東亞研究教授﹞

9.Michael Rand Hoare﹝英國倫敦大學退休副教授﹞

10.Christopher R. Hughes ﹝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教授 ﹞

11.Thomas G. Hughes ﹝美國前參議員斐爾國會辦公室主任﹞

12.Terri Giles賈泰麗﹝美國福爾摩莎基金會執行長﹞

13.Bruce Jacobs家柏 ﹝澳洲蒙納許大學亞洲語言和研究教授﹞

14.Richard C. Kagan柯耕義﹝美國翰林大學教授歷史系榮譽教授﹞

15.Jerome F. Keating祈潤夫﹝國立台北大學副教授(已退休)﹞

16.David Kilgour﹝加拿大前國會議員、亞太國務卿﹞

17.Andre Laliberte﹝加拿大渥太華大學政治學副教授﹞

18.Perry Link 林培瑞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所退休教授﹞

19.Daniel Lynch ﹝美國南加州大學副教授﹞

20.Liu Shih-Chung劉世忠﹝美國布魯金斯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21.Victor H. Mair﹝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中國語言和文學系教授﹞

22.Donald Rodgers﹝美國德州奧斯汀大學政治學副教授﹞

23.Christian Schafferer﹝僑光科技大學國際貿易系副教授,奧地利東亞研究協會主任,「當代東亞」主編﹞

24.Scott Simon ﹝加拿大渥太華大學副教授﹞

25.Michael Stainton﹝加拿大多倫多York Center for Asia Research﹞

26.Peter Tague﹝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律系教授﹞

27.John Tkacik譚慎格﹝前美國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及前美國務院台灣事務協調處官員﹞

28.Arthur Waldron林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

29.Vincent Wei-cheng Wang王維正﹝美國里奇蒙大學政治學教授﹞

30.Gerrit van der Wees韋傑理﹝台灣公報編輯﹞

31.Stephen Yates葉望輝 ﹝ DC Asia諮詢顧問團主席,前美國副總統國家安全政策顧問﹞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1.我想, 他們這種類的人, 有趨動兩艘航母的原能 !

    2.自由不會在人們分群結黨中, 自然掉下來的 ! 鬥爭現象也存在於自我意識, 及自我的器官.

    3.名單如果交 FBI, 那 FBI恐怕可以輸送數倍的專門分化外國為美國式民主的人給大家 !
  • AntiIdiotBallan
  • 不要太相信譚慎格這種人
    ──答覆洪惟仁的指教
    ◎ 傅雲欽(律師 / 建國廣場負責人) 2010.03.23

    美國的台海兩岸問題專家譚慎格這兩天在台灣說:「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他接著又說:「台獨建國應該先建立好的基礎,不能太過急躁」。這句話的意思應該是:台灣目前還不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散發電子信大罵他:「一下子說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一下子又說不是,顛三倒四,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並罵聽他演講的台下的民眾:「聽眾對這種胡言亂語竟給予熱烈的掌聲,真是一群容易受騙、愛被灌迷湯的笨蛋!有這種笨蛋,台灣繼續被外來政權統治三千年,不足為奇。」
    台中教育大學教授洪惟仁接到信後,回信勸我要有耐心,說話的語氣、文氣不要太衝,可能會傷及無辜。他說:「我看不出譚慎格的話有什麼不對,譚慎格第一句話“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指的是事實上獨立,後一句話“台獨建國應該先建立好的基礎,不能太過急躁”就是說法理上還沒有獨立。這豈不是您常常掛在嘴上的話嗎?」
    非常感謝洪惟仁的指教。洪惟仁是語言學家,充分了解我常說的「事實上獨立」、「法理上獨立」的概念,比起一些獨派大老還要內行,實在難得。洪惟仁所說沒錯,譚慎格應該是知道台灣只是事實上獨立,法理上未獨立。但他的陳述方式會讓一群台灣笨蛋誤以為台灣已獨立。因此,我批評他。
    但我批評的主要對象,不是譚慎格,是台下那群聽眾。台灣人被外來政權統治久了,奴性難改,缺乏自信,總以為遠來的和尚會念經。只要是外來的,不管是中國人(如曹長青之流)還是外國人(如譚慎格之流),如果他是同情綠營的,就感激涕零,照單全收,不知篩選。殊不知其中有些是淺薄之輩,甚至別有用心之人。
    我不太了解譚慎格底細,只知道他以前是美國國務院有關中國事務的官員,退休後到智庫傳統基金會當研究員。他最近離開傳統基金會,聽說是因馬政府不喜歡他太親綠,而關說傳統基金會的結果。
    譚慎格雖親綠,但他照顧的不是台灣的利益,是美國的利益。他的角色就像威權時代與「黨外人士」做朋友的調查局調查員。他們常跟你接觸,噓寒問暖,表面上同情你的遭遇,了解你的理想,但他們在關鍵時刻,還是照顧他們所屬機構的利益,勸你不要這樣,不要那樣。
    2000年陳水扁以獨派之姿執政,美國自然會有一些人跟陳水扁政府做朋友,緊盯著陳水扁政府的一舉一動。陳水扁於2004年搞加強軍購及兩岸談判公投時,譚慎格說:「我是美國人,首先關注的是美國利益,而這兩項公投的高票通過就是最符合美國利益。」2008年,陳水扁搞加入聯合國公投時,他也和美國政府一樣反對。他說:「台灣兩黨為了選舉,執意辦公投,對於美國在內的外在國際反應幾乎是處於耳聾狀態。」
    我曾在「費浩偉織的“國王新衣”能穿嗎?」一文中說:「明明美國不認為台灣是國家,為什麼費浩偉、譚慎格等人要說些台灣是國家這類違反美國政策的話?難到他們是受美國政府之託,故意投總管陳水扁所好,說一些證明台灣是國家的歪理給陳水扁爽一爽,以騙取陳水扁接著說出“……因此,台灣不必也不會宣佈獨立”這個重點宣示呢?果如此,費浩偉他們是在給陳水扁灌迷湯,陳水扁中計矣!」台灣獨立要成功,就不能太聽信美國的安撫之計。我認為我們不要太相信譚慎格這種人。
    洪惟仁勸我在言詞上多加修飾,少得罪人才能廣結善緣,縮小打擊面,才能擴大支持面,這對台獨事業才有貢獻云云,固然很對。但面對奴性不改的台灣人民,我現在已不敢奢望能創造什麼「台獨事業」,如果能當個烏鴉嘴,拆穿一些統獨的迷思,「成一家之言」就夠了。
    洪惟仁說得對,我是急躁了一點。我的心境像舊約時代猶大國的「哀哭的先知」耶利米(Jeremiah),備受誤解,但仍要當烏鴉嘴,大聲疾呼。耶利米說:「我心疼痛!我心在我裡面煩躁不安。我不能靜默不言,因為我已經聽見角聲和打仗的喊聲。」(耶利米書4:19)
  • AntiIdiotBallan:自由時報當了這些人的傳聲筒
  • 致馬總統的公開信
    2011-4-10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apr/10/today-o8.htm

    馬總統鈞鑒:
    您可能記得,我們這一群下列署名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及澳洲的國際學者及作家,曾經數次公開向貴政府致函,針對台灣目前一些令人顧慮的發展走向表達我們的關心。身為支持台灣民主的國際友人,我們深切關心貴國的民主自由及未來的發展。
    這次,我們致函給您,是為了向您表達我們關心台灣最新的政治發展:貴政府指控十七位民進黨官員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未歸檔」三萬六千餘件公文,而違反檔案法及另外兩條法規。
    根據貴政府在三月二十九日發出的聲明,此案已送請監察院調查,也表示刑事責任擬被一併追究。
    被調查的名單上包括了民進黨許多政要:前任總統府秘書長及交通部長葉菊蘭、前任總統府秘書長及外交部長陳唐山、前任副秘書長及駐華府大使吳釗燮、前任副秘書長及外交部長簡又新、前任秘書長及行政院長蘇貞昌。
    此事件發生的時機令我們感到憂慮。如果任何的公文「不知去向」,貴政府應該在二○○八年政權從民進黨政府轉移至貴政府交接時就應該已發現。選擇在三年後,當民進黨正在進行明年總統大選初選的時刻,將這件事情搬上檯面,難免令人懷疑有政治鬥爭的意圖。
    除此之外,「消失公文」案是在蘇貞昌先生宣布參選民進黨總統初選的前一天公布的。蘇先生毋庸置疑將會在未來的總統大選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不管是身為候選人或是最終候選人的支持者。選擇在此時機宣布對他及其他人進行調查,確實讓人覺得這是一種政治手段,目的是打擊民進黨及其候選人,並使他們失信於民。
    我們也想要指出,在任何的政府機構裡,這些公文,被行政首長檢視及審核後,其下的部屬則負責處理公文歸檔的工作。雖然政權已經從民進黨輪替至國民黨,但這些公務員們應無變動。在台灣重視法規的官僚體系之下,這些公務員不敢偏離既有的處理公文規章。根據我們長期觀察台灣政治發展的經驗,我們相信這些指控是不正確的且充滿政治動機。在民主體制內尊崇法治本無可厚非,但這必須是在公平且無私的情況下進行,不能讓人覺察到有任何一絲的濫權。
    在我們看來,貴政府所採取的行動極不恰當。這樣的行為使貴政府看起來是試圖利用監察院及司法體系來達成政治打壓的目的,企圖讓整個事件表面看來似乎「於法有據」,以避免外國政府及人權組織的批評。
    我們因此呼籲您及貴政府,應竭盡全力在台灣建立最完整的民主制度,並避免利用司法之名以行政治迫害之實。
    近二十年來因為台灣人民的努力而促成了台灣轉型成為民主國家。台灣人民有權利要求他們的領導人物治國之道應該是公正、公平及不偏不倚的。
    順頌 鈞安
    二○一一年四月八日
    署名人(依英文姓氏排列):
    1.Nat Bellocchi白樂崎(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
    2.Coen Blaauw昆布勞(美國台灣人公共事務會)
    3.Jean Pierre Cabestan(香港浸會大學「政府及國際研究」系主任及教授)
    4.Gordon G. Chang(《中國即將崩潰》作者)
    5.Ketty Chen(德州柯林大學政府研究副教授)
    6.Peter Chow周鉅原(美國紐約市立學院經濟學教授)
    7.Stephane Corcuff(法國里昂大學「中國和台灣研究」政治學副教授)
    8.Michael Danielsen(丹麥哥本哈根「台灣一角」主席)
    9.June Teufel Dreyer金德芳(美國邁阿密大學政治學教授)
    10.Norman W. Getsinger(美國國務院退休,喬治華盛頓大學研究所研究)
    11.Terri Giles賈泰麗(美國福爾摩莎基金會執行長)
    12.Michael Rand Hoare(英國倫敦大學退休副教授)
    13.Christopher R. Hughes(英國倫敦政經學院教授)
    14.Thomas G. Hughes(美國前參議員斐爾國會辦公室主任)
    15.Bruce Jacobs家博(澳洲蒙納許大學亞洲語言和研究教授)
    16.Richard C. Kagan柯耕義(美國翰林大學歷史系榮譽教授)
    17.Jerome F. Keating祈潤夫(國立台北大學退休副教授)
    18.Hon. David Kilgour(加拿大前國會議員、亞太國務卿)
    19.Andre Laliberte(加拿大渥太華大學政治學副教授)
    20.Daniel Lynch(美國南加州大學副教授)
    21.Victor H. Mair(美國賓州大學中國語言和文學系教授)
    22.Rev. Bruce McLeod(前加拿大教會委員會會長及加拿大聯合教會前議長)
    23.Donald Rodgers(美國德州奧斯丁大學政治學副教授)
    24.Terence Russell(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中國語言和文學系副教授)
    25.Christian Schafferer(僑光科技大學國際貿易系副教授,奧地利東亞研究協會主任,《當代東亞》主編)
    26.David Schak(澳洲格里菲斯大學國際貿易及亞洲研究副教授)
    27.Michael Stainton(加拿大多倫多York Center for Asia Research研究員)
    28.Peter Tague(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律系教授)
    29.Ross Terrill譚若思(美國哈佛大學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
    30.John Tkacik譚慎格(前美國傳統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及前美國國務院台灣事務協調處官員)
    31.Arthur Waldron林蔚(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國際關係學教授)
    32.Gerrit van der Wees韋傑理(台灣公報編輯)
    33.Michael Yahuda(倫敦政經學院訪問學者)
    34.Stephen Yates葉望輝(DC International諮詢顧問團主席,前美國副總統國家安全政策顧問)
  • AntiIdiotBallan
  • 必須維護國家主權尊嚴和司法獨立
    嚴正警告白樂崎等霸權主義者不得干涉台灣內政
    《海峽評論》第245期(2011年5月號)社論

    4月10日,《自由時報》刊出了由前美國在台協會主席白樂崎領銜的34名外國人士致馬英九總統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您可能記得,我們這一群下列署名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及澳洲的國際學者及作家,曾經數次公開向貴政府致函,針對台灣目前一些令人顧慮的發展走向表達我們的關心。身為支持台灣民主的國際友人,我們深切關心貴國的民主自由及未來的發展。
    這次,我們致函給您,是為了向您表達我們關心台灣最新的政治發展:貴政府指控17位民進黨官員在民進黨執政時期『未歸檔』三萬六千餘件公文,而違反檔案法及另外兩條法規。
    根據貴政府在3月29日發出的聲明,此案已送請監察院調查,也表示刑事責任擬被一併追究。
    被調查的名單上包括了民進黨許多政要:前任總統府秘書長及交通部長葉菊蘭、前任總統府秘書長及外交部長陳唐山、前任副秘書長及駐華府大使吳釗燮、前任副秘書長及外交部長簡又新、前任秘書長及行政院長蘇貞昌。
    此事件發生的時機令我們感到憂慮。如果任何的公文『不知去向』,貴政府應該在2008年政權從民進黨政府轉移至貴政府交接時就應該已發現。選擇在3年後,當民進黨正在進行明年總統大選初選的時刻,將這件事情搬上檯面,難免令人懷疑有政治鬥爭的意圖。
    除此之外,『消失公文』案是在蘇貞昌先生宣布參選民進黨總統初選的前一天公布的。蘇先生毋庸置疑將會在未來的總統大選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不管是身為候選人或是最終候選人的支持者。選擇在此時機宣布對他及其他人進行調查,確實讓人覺得這是一種政治手段,目的是打擊民進黨及其候選人,並使他們失信於民。
    我們也想要指出,在任何的政府機構裡,這些公文,被行政首長檢視及審核後,其下的部屬則負責處理公文歸檔的工作。雖然政權已經從民進黨輪替至國民黨,但這些公務員們應無變動。在台灣重視法規的官僚體系之下,這些公務員不敢偏離既有的處理公文規章。根據我們長期觀察台灣政治發展的經驗,我們相信這些指控是不正確的且充滿政治動機。在民主體制內尊崇法治本無可厚非,但這必須是在公平且無私的情況下進行,不能讓人覺察到有任何一絲的濫權。
    在我們看來,貴政府所採取的行動極不恰當。這樣的行為使貴政府看起來是試圖利用監察院及司法體系來達成政治打壓的目的,企圖讓整個事件表面看來似乎『於法有據』,以避免外國政府及人權組織的批評。
    我們因此呼籲您及貴政府,應竭盡全力在台灣建立最完整的民主制度,並避免利用司法之名以行政治迫害之實。
    近20年來,因為台灣人民的努力,而促成了台灣轉型成為民主國家。台灣人民有權利要求他們的領導人物,治國之道應該是公正、公平及不偏不倚的。」
    這封公開信一發表後,馬政府竟一反「溫良恭儉讓」的常態,立即由總統府和國民黨提出嚴正的反駁。據報導云:
    「羅智強針對白樂崎等人在公開信上提出的質疑作出說明。他指出,公文遺失案是2008年9月份最高檢察署特偵組承辦陳水扁涉貪案,兩度搜索扁辦公室時,扣押證物發現有府方公文。特偵組要求府方協助調查,發現情形嚴重,於是全面清查、核對民進黨執政8年間的收文紀錄與歸檔資料,才發現外交部秘抄二萬多件、一般公文一萬多件不知去向。
    他表示,2008年5月20日政權移交時並不知道有此一情形,也不瞭解是否有公文遺失的問題,直到特偵組搜索證物才發現;又因為這些遺失公文無法以電腦稽查,同時要顧及正常業務,所以只能3個人力進行人工比對,完成初查與複查兩階段。
    他說,台灣年年都有選舉、提名,年年有人參選,何時移送監察院才無政治考量?尤其這可能危及國家機密與利益,涉及行政責任,也涉及刑事責任,相信歐美國家也不能坐視檔案流失在外、去向不明,因此全案移送絕無政治考量。
    羅智強表示,府方目前移送全案是『移事不移人』、『移送監院不移送檢察機關』,這是因為公文遺失的內部責任歸屬當待進一步釐清,由於府方對扁朝五長(正副總統、秘書長、2位副秘書長)辦公室機要及幕僚人員沒有調查權,因此只能依法送監院處理。」(「中評社」,2011-04-11)
    國民黨方面的反駁,據報導云:
    「蘇俊賓表示,任何國家的自由,毫無疑問都是以法治為前提,這是現代政治學基礎知識。
    他說,民進黨政府時期的總統府高層,有高達三萬六千餘件公文未依法歸檔,破壞國家法治事證明確。經總統府長期仔細清查後,基於公務員職責舉發,卻被誣指為打擊民進黨及參選人,『這種不符事實的指控太過沈重,也無法讓人接受。』
    蘇俊賓表示,在公開信連署人士中不乏曾在美國政府任職的退休官員,不可能不知道建立國家制度重要性,『如果政黨輪替一次,制度就要被摧毀一次,那麼國家不僅永無寧日,更無法期待昌盛與繁榮的願景。』
    他說,總統府公開這個案件的目的,就在建立可長可久的制度奠立基礎。但公開信中一面強調『深切關心貴國的民主自由及未來的發展』,另一面卻無視破壞國家發展的行為,令人匪夷所思。
    蘇俊賓表示,這種昧於事實的批評,與國內多數民意、國際社會主流價值有極大差距。」(「中央社」,2011-04-11)
    台灣的官員和政府,一向見到美國人就矮半截。從「抱美國大腿」的扁政府到「親美、友日、和中」的馬政府,毫不顧及國家尊嚴,一個比一個窩囊。這次馬政府卻發出了維護國家尊嚴和法治主權的聲明,不能不讓人刮目相看。但我們民間的在野統派也有我們的一些看法和意見。
    公開信中自稱,他們「曾經數次公開向貴政府致函,針對台灣目前一些令人顧慮的發展走向表達我們的關心」。「貴政府」當指馬政府,他們沒說對扁政府的「發展走向」「令人顧慮」,而只「顧慮」馬政府的「發展走向」,當然也就是「顧慮」馬政府與扁政府「發展走向」的不同。
    扁政府與馬政府的「發展走向」有什麼不同?眾所周知的,扁政府的「發展走向」是「一邊一國」、「正名制憲」、「去中國化」、「鎖國政策」,其結果是兩岸關係惡化,幾乎兵戎相見,把台海變成世界三大戰爭危險地區之一;對內撕裂族群,致使父子陌路、夫婦反目、兄弟失和、友朋不相往來,整個社會人際關係呈現撕裂和惡鬥;在經濟上,不斷衰退和邊緣化;在國際上,「烽火外交」,愈來愈被孤立;政府官員更是貪贓枉法。對這樣的扁政府「發展走向」,從來沒有看到這些自稱「支持台灣民主的國際友人」有過什麼「顧慮」,而只看到他們的不斷火上加油。
    馬政府上台後,堅持憲法架構,恢復「九二共識」,重新開啟兩岸兩會會談,至今已簽署了15項協議,台灣海峽已從戰雲密佈的戰爭危險區成為了兩岸交流的和平大道,因而馬英九還獲國際媒體稱他應為真正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馬政府上台後,強調清廉檢樸,守正不阿,依法行政,寧願受支持者「無能」、「親綠不親藍」的批評和民調低落,堅持司法獨立,公務員國家化,用人唯才,社會和諧,努力彌平被撕裂的社會傷口。馬政府還領導了台灣度過「八八水災」,而受到聯合國和歐盟勘災小組的肯定;領導全民度過「世界金融海嘯」,迅速恢復了股市活絡,經濟成長,降低了失業率。
    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顧慮」馬政府的「發展走向」,究竟「顧慮」些什麼?其實這些「國際友人」中,當馬英九競選2008年總統時提出「不統、不獨、不武」和以「九二共識」爭取兩岸和解時,就有人「顧慮」:一旦馬英九當選,台灣將繼韓國的金大中、盧武鉉之後又出現一個「不配合美國亞洲政策的民主國家」。也就是「顧慮」馬英九的兩岸和解政策。那是小布希總統的時期。
    馬英九的當選是台灣民主政治的勝利和使然,他的兩岸和解政策更是一直民調居高不下的政策,又何勞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關心」?所以,他們「關心」和「顧慮」的其實並不是台灣的「民主自由」,而是兩岸和解政策。他們沒說出的,就是民進黨說的「傾中賣台」。
    韓國出現金大中和盧武鉉的「陽光政策」導致南韓和解,就認為是「不配合美國亞洲政策」;兩岸和解,也當然是「不配合美國亞洲政策」。美國的亞洲政策是什麼?那就是要有亞洲各國間衝突和對抗;在衝突對抗中,美國才能漁翁得利,這就是美國的亞洲戰略利益。
    自1979年中共發表《告台灣同胞書》,以「和平統一」取代「解放台灣」,經「葉九條」、「一國兩制」到「江八點」,只要台灣不搞台獨,「什麼問題都可以談」;一「談」不就「和」了嗎?一「和」,就沒有或減低衝突對抗了,美國就無法從中取利了。美國雖不願為台獨而戰,但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兩岸和解而喪失在亞洲的戰略利益。所以,我們把後冷戰的美國對台戰略概括為「不統不獨,不戰不和,以台制中」。如何才能「不和」?就是在「不獨」的現實上,不斷以台獨挑釁中共,但不能實現台獨。因此,這20多年來,美國口口聲聲「不支持台獨」(而不說「反對」),又不斷放出「錯誤訊息」鼓勵台獨勢力;白樂崎就是這麼一號人物。
    1991年7月16日,美國賓州大學舉辦「兩岸民主化和統一前景」研討會,身為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的白樂崎在會中即強調:「台灣的分離身份本來就已經很明顯了,在和大陸的政治和經濟差距擴大後將會更形顯著,政府將必以更有責任、更有回應的態度面對全體選民。」這是在鼓動李登輝走向台獨路線。
    1993年3月22日,時「九二共識」已形成,「辜汪會談」已敲定,許信良主席率民進黨立院黨團與白樂崎餐會。席間,白樂崎嚴厲批判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大陸政策;他批評國民黨「太過樂觀」、「信心十足」,其實「辜汪會談」不會有什麼結果;他批評民進黨「缺乏戰略思想」、「不夠用功」、「立場也不明確」,「對於國際問題,民進黨不能沒有自我主張」。這是明顯的反對「辜汪會談」,反對兩岸和解。
    2000年7月8日,白樂崎在《自由時報》專欄發表《香港殷鑑不遠,台灣將重蹈覆轍!》,他要台灣選民清楚知曉:香港「一國兩制之下的政治活動並未更趨民主,以及中國經濟獨霸香港經濟的負面衝擊」是極其重要的,「因為台灣選民可能正是日後票決自身未來的人」。他不但反對香港「一國兩制」,還擔心台灣選民可能接受「一國兩制」。
    2003年5月7日,白樂崎在《自由時報》發表《國家認同分歧是台灣改革最大障礙》,鼓勵扁政府在立院推動台獨的「改革」,說:立法院的力量「這也是未來台灣推動與國家認同此一根本問題相關的憲法修正案時之必要條件」。
    2003年6月9日,他又發表《突發性危機考驗陳總統》,鼓動陳水扁控制媒體,約束公眾,迴避民意機構監督。
    2007年1月8日,白樂崎又在《自由時報》發表《維持現狀,難逃中國威脅》,鼓動扁政府突破現狀,邁向法理台獨。
    2008年,馬政府上台後,從11月底到12月初,白樂崎就與多位「國際友人」二度致函法務部,對余政憲、李界木、王定宇、邱義仁、陳唐山、蘇治芬所涉刑案進行干預,要求遵循無罪推定、公平審判。
    2009年4月,白樂崎又在《自由時報》發表兩篇文章指導民進黨反對兩岸簽訂ECFA,說什麼「主權被矮化」、「讓步太多」、「將台灣經濟與衰退中的中國出口導向經濟連結在一起」。
    簡言之:白樂崎等「國際友人」就是見不得兩岸和解,以民進黨為棋子,不斷以台獨挑釁大陸,製造兩岸「不和」;而對馬英九的兩岸和解政策的「發展走向」「令人顧慮」和「關心」,以至冒國際之大不韙,粗暴地干涉台灣內政和司法獨立。
    企圖佔領台灣、控制台灣,將台灣從中國領土中分裂出去,這是從19世紀中期伯里 (Matthew C. Perry)將軍以來美國霸權主義的戰略思維;歷經迪龍 (Charles Delong)、田貝 (Charles Danby),戰後又歷經遠東戰略小組的葛超智 (George Kerr)、「台灣地位未定論」、裴爾、索拉茲,到白樂崎等「國際友人」,而不絕如縷。
    但是,美國霸權主義經過「九一一」,成為全球恐怖主義攻擊的目標,又身陷阿富汗、伊拉克戰場;再者,美國猶未脫出「世界金融海嘯」的泥淖;中東的「茉莉花革命」中,親美政權一個個倒台,新政權的動向尚未明確。而中國大陸卻在「改革開放」後,經「世運」、「世博」和「世界金融海嘯」的試煉,已躍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霸權主義分裂中國的陰謀還能得逞嗎?
    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顧慮」台灣「發展走向」,但美國在台協會處長司徒文卻說:
    「美國不會因兩岸關係改善而緊張,或是被排除在外。兩岸發展符合人民的意願,也是美國一直堅持的原則和立場。兩岸關係的改善,不但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東亞區域穩定。與中東和朝鮮半島的情勢相較,穩定和平的台灣海峽堪稱『上帝恩賜』(God Send)。
    美國對歡迎兩岸以和平方式解決彼此歧見。他說:台灣與大陸的關係進展是驚人的,海基會與海協會過去3年簽訂了15項協議,項目包羅萬象;最受矚目的是ECFA,這是兩岸迄今簽署的最大的協議,而且在今年已生效,這將為兩岸人民來財富與機會。」(《聯合報》2011-03-09)
    「時代在變,潮流在變」,但白樂崎等「國際友人」卻和拿破崙的老兵一樣抱著美國霸權的「沙文主義」不變。
    白樂崎等「國際友人」除了「顧慮」台灣「發展走向」外,之所以如此急切粗暴地干涉台灣內政和司法獨立,來「關心」扁政府的「公文消失」案,不能不令人懷疑另有原因。
    扁政府時期,以「烽火外交」收買各國政要和「國際友人」。遺失的二萬多件「外交部秘抄」,是不是包括收買白樂崎等「國際友人」的資料在內,一旦曝光,這些「國際友人」豈不均得在醜聞中現身?原來,美國霸權主義的什麼民主、人權、自由是可以賄賂的;所謂「國際友人」者,不過是和扁政府互為表裡,拿二千三百萬人的命運做台獨冒險外,還是參與分贓台灣人民納稅錢的竊賊!
    這次馬政府不為「國際友人」的壓力所動,不為其恐嚇所屈,嚴正的予以反駁,維護了國家主權的尊嚴,維護了台灣司法的獨立,應該獲得國人最大的肯定;但更進一步,馬政府應宣佈白樂崎等34名外國人士為中華民國的「不受歡迎人物」,以杜絕列強霸權主義對台灣內政的干涉。
  • AntiIdiotBallan
  • Trouble Maker白樂崎
    《海峽評論》151期(2003年7月號) 夏華海

    6月9日《自由時報》,白樂崎以「突發性危機考驗陳總統」(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3/new/jun/9/today-p4.htm)為題,鼓動陳水扁控制媒體、約束公眾、迴避民意機構的監督。他說:
    「台灣是民主國家,總統並未擁有中國國家主席所握有的工具。他得接受官員和民間機構的檢核與監督,不得藉口推託,亦無法安排其黨員監督、約束公眾。
    「台灣總統因SARS危機而較常在媒體曝光。但不論這是因為台灣和中國的經濟往來關係改變、抑或媒體通常對他不友善所致,其政府尚無法像布希或胡錦濤那樣支配新聞的走向。……
    「陳水扁總統和台灣人民只擁有短暫的民主歷史,法制尚未完備,遑論支持政府統治的傳統。……台灣若欲發展處理外來問題的傳統,那麼就和其面對國際事務時極為類似,必須達成某種形式的共識。由於缺少這種共識,迄今仍深深困擾著台灣。」
    民主政治講「言論自由」與制衡。白樂崎開民主倒車,鼓勵陳水扁「像布希或胡錦濤那樣支配新聞的走向」,是要宰制言論、主導輿論;說穿了,不過是為他嘴裡「必須達成某種形式的共識」服務,因為缺乏這種共識,「迄今仍深深困擾著台灣」。
    「台灣若欲發展處理外來問題的傳統,那麼就和其面對國際事務時極為類似,必須達成某種形式的共識。」白樂崎所謂的「共識」,說白了,就是「台獨」共識。究竟是缺乏台獨共識困擾著台灣,還是「台獨」困擾著台灣?白樂崎心知肚明。
    美國一方面與中共唱「一中」,另方面又到台灣鼓動「台獨」。美國若支持台獨,為何不恢復與陳水扁政府的外交關係?安置一個地下總督到台灣鼓動台獨,一旦陳水扁真信了他,實行獨裁以台獨,出了事,白樂崎能負責嗎?
    奉勸台獨政府:一定要美國先放棄「一中」才可台獨,否則倒楣的是台獨政府。白樂崎推別人上火線,成天在那搧風點台獨野火,哪有點大國外交官風度,只是一個混點稿費的「文痞」、是一個「Trouble maker」。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