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西元1995年元月當時李登輝'曾命當時的劉泰英'將資金要交給當時的黨主席施明德'而被斥[民進黨是錢能夠收買的嗎?]之後就交給後來的許信良'也就是後來民視的資金來源'而資金專案也就是後來的奉天專案'也因此施明德黯然離開民進黨'不再入黨''直到現在'後來扁案中的陳敏薰'是劉泰英一手帶出來的'也說明當時報導說捐錢給民進黨'是為了脫罪'說明商業龍頭'為何常進出總統官邸關說'也就是一個扮黑臉的扁'一個扮白臉的珍'也導致後來馬總統把總統官邸的門關起來'必免不必要的麻煩'及重 蹈黑金貪腐再度掛到國民黨這塊招牌而蒙羞'要說是民進黨的黨產也不為過!因為蔡同榮'還是實際負責人'現任只算是人頭'若回逤'當時的董事長自然就是蔡同榮'你們以為民進黨粉清廉嗎?做官清廉'吃飯灑鹽啦!ps:1997年正式開播

創作者介紹

綠吱吱的陰謀

mib76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丸哈哈哈
  • 民進黨不當黨產更該檢驗
    2016/07/24 中國時報 陳宜民(立法委員)

    國民黨黨產其來有自,有一定的歷史背景與問題的複雜性,社會自有公評。然而,民進黨此次於臨時會提出的不當黨產條例草案,卻充滿了針對性,罔顧公平,更遑論該草案徹底違背轉型正義的原則。
    首先,該草案不具前瞻性,僅針對歷史事件與政黨進行批判與鬥爭,不但無法團結人民,更無法造就奠定民主政治基石的格局。不論哪一個版本均載明,該法所規範的政黨僅限於民國76年7月15日以前成立,並依動員戡亂時間人民團體法規備案者。換言之,身為國會第一大黨的民進黨以及其他國會有效政黨,在立法通過後,不論過去或是未來都將不受該法的約束。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陳水扁總統貪汙的鉅款,即便流向民進黨,亦會被視為『合法黨產』。民進黨立法掩飾,讓非法黨產有轉變成合法黨產的可能。陳幸妤曾說:『民進黨人哪個沒拿過我爸的錢』。我不禁要問:一個執業律師,縱使他擔任過無數公職,但哪來那麼多的資金可以資助黨內同志競選?陳水扁擔任總統期間亦同時擔任過民進黨黨主席,那到底有沒有貪汙所得流向民進黨、變成為民進黨的不當黨產,民進黨也未曾向社會大眾清楚交代過。現在,立法院內所有討論的不當黨產條例都技巧性的規避了民進黨的責任,讓這一段歷史無法釐清、亦無法咎責,這就是我反對臨時會通過不當黨產條例的第一個原因。
    其次,臨時會的召開有兩種方式:一是總統咨請,二是立法委員四分之一以上請求,且須以特定事項為限。此次臨時會,民進黨洋洋灑灑羅列勞基法修正案、不當黨產條例草案以及總預算等三案要進行處理,看似兩個民生法案、一個政治性法案。但第一天委員會審議勞基法修正草案時,委員會主席就刻意迴避職責,導致法案無法進行審議。臨時會召開的目的就是處理重大事項,而非變成常會的加班列車。從處理勞基法修正草案的過程來看,整個國會的表現荒腔走板,民進黨豈非將臨時會當作是兒戲、戲弄全國民眾?
    第三,臨時會只處理重大急迫性法案、不應處理常會無法通過的一般性議案慣例,應該被建立。過去8年,臨時會的制度被過度使用,甚至可說是濫用,早已失去召開臨時會的意義與目的。國民黨執政時期,臨時會用來處理美牛等爭議性議案,導致社會動盪不安,早為國人所詬病。國民黨過去錯誤的殷鑑不遠,民進黨更應引以為鑑。民主制度應是激勵相互競爭的政黨彼此追求進步,而非互相比爛,否則人民終將對政黨政治失去信心。因此,立法院應審慎使用臨時會召開的機制,建立臨時會僅處理重大急迫性法案的慣例。
    面對國民黨的黨產,筆者認為:國民黨終究應該勇於面對社會大眾的檢驗,否則形同揮之不去的夢魘,淪為對手的政治提款機。但這樣的信念,並不意味民進黨就可以恣意立法、違背法治精神與民主原則。
    不當黨產條例草案,實不具召開臨時會之必要性與急迫性。再者,攸關勞、雇權益,即將到來的928是否放假的勞基法修正草案,既已確定無法於本次臨時會審議,民進黨即應優先處理較具急迫性的總預算案,以符合召開臨時會之意義。而有關不當黨產的問題,則應留待常會時充分溝通、討論。畢竟本屆立法院尚有7個會期,民進黨實在沒必要急於一時、而壞了建立體制的機會。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